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三堂
文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884
  • 关注人气:1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九)
    今年的庄稼又长得不错。尤其是苞米,穗大籽粒满。又到了看地的时候了。张力决定让生子看地。生子愿意干这个活,主要是图个自由自在,就一口答应了。张力不放心地嘱咐说:“你可得尽到责任。如果有猪进地祸害了庄稼就扣你工分。”生子说:“你放心吧。有我在,谁家猪也进不了地。”魏来喜提醒道:“不光防猪,还得防人。”生子问道:“什么意思?”魏来喜说:“就是防着人偷。”生子说:“你是说社员进地里偷庄稼?不可能。这些年咱队还没有过这种事。”魏来喜说:“别的地方的人就不能来偷了?”生子说:“还会有这种事吗?”魏来喜说:“怎么没有?以前咱公社的交通大队就发生过这种事。有的地方自己的年景不好就出去偷。虽然这事少见也不得防。”生子说:“得嘞,我注意点就是了。”说完,他拿了一把洋叉就出去了。
    俗话说,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生子看地头一天没啥事,挺太平。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生子就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八)
    张力病了,发高烧。董一给他量量体温,41度。董一给他打了退烧针,留下几包药就背着药箱出去了。生子觉得张力准是因为公社来人把大种马枪毙了心疼得上了一股火才病倒的,就安慰他说:“算了吧,多好的马它也是一个畜生。咱不能因为一个畜生上这么大火,不值得。还是自己身体要紧。”说完,他也上工去了。
    屋里只剩下张力一个人。他躺在炕上,盖了两床被子还觉得冷。他觉得是从心里往外冷。他觉得浑身的骨头架子都快散了。
    在别人看来,张力是个爷们,是个坚强的男子汉。其实不知,他也有软弱的时候。那次他第一次在这过他十六岁生日的时候,酒喝半道他就自己跑出去了,躲在柴火垛偷偷地哭。这回也是,他病了,而且挺重。他就想起小时候,他一病倒,他妈就给他煮一碗挂面,上边还卧个鸡蛋。切碎的葱花再滴两滴香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长篇小说
(七)
     下了火车天刚蒙蒙亮。连仓顺着铁道往村里走。铁路路基比庄稼地高出很多,所以只要抬眼一望,片片庄稼尽收眼底。此时正是临近秋收季节,那片暗红色的是高粱,那片黄色的是苞米。晨曦中庄稼地显出了斑斓的色彩。连仓忽然心里产生了一种感觉,使他停住了脚步。他凝神地迷恋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他想到,以前他所看过的诗歌和散文都是歌颂大海和高山的。他们歌颂大海的无限宽广,海浪的汹涌澎湃;他们歌颂崇山峻岭的神奇和伟岸,突兀而艰险。可是很少有人歌颂平原。大概他们认为平原太平庸,没什么可歌颂的。其实大谬。连仓觉得广袤的平原大地厚德载物,是一切生命的母亲,当歌之颂之。此时他心中立刻产生了一种冲动,一种欲望。他从书包里拿出了本和笔,就站在路基上奋笔疾书。
    《我爱大平原》
  曾经的坎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长篇小说
(六)
    连仓现在快成了“公共文人”了。
    先是老山东让他帮着写一份入党申请书。连仓说:“入党申请书都是自己写,哪能别人替写呢?”老山东说:“就我那点文化根本写不上来,都不知道写什么。你就帮我写一个吧。你写完了我照着抄一遍。”连仓起来了,老山东前些日子跟他说过,他爸是个老党员,要求他也尽快加入党组织。他每次回家他爸都催他写入党申请书。为这个他烦死了。估计他实在是写不上来才开口求人的。连仓很看好老山东这个人。工作积极肯干,为人老实厚道。而且他们都是一块进的工厂,又在一个车间,算是是师兄弟了。所以既然他有所求,就不好拒绝,就答应了。
    帮老山东写完入党申请书,连仓不禁哑然失笑。自己还没写过入党申请书,倒替别人写了一个。
    接着,厂里的食堂管理员找到连仓,说让他帮忙写一份检查。这事就怪了。按说这个管理员是个复员兵,也有文化,自己完全有能力写,干嘛还要求人呢?管理员说:“我已经写三份检查了,领导还说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长篇小说
(五)
     连仓在县城结识了一帮酒友。这些人基本都是在县城各个企事业单位工作的北京知青。连仓爱喝酒。他觉得自己天生就有酒量。这帮人每礼拜六晚上都在街边大车店聚齐。大车店里有一个饭店,虽然条件简陋,但地处偏僻,清净,而且饭菜便宜,适合这些小工人消费。
    这帮人并非每次都来。但每次差不多都有七八个人。菜都是一般的菜,没什么特色。酒也是本地产的散装白酒。每个桌子上都有一个铁皮做的烫酒的家伙式。他们每次都是一人一壶酒。那个酒壶是磁的,造型像一个苞米,所以大家管它叫“苞米壶”。一壶酒差不多有四两。一人手把一壶,谁也不给谁倒酒。如果不够,自己去添。吃好喝好后,费用均摊。
    烫酒的家伙式里有热水,大家各自把自己的酒壶放到里边。等菜上来,酒也烫热了。
    喝酒就免不了唠嗑。他们每次唠着唠着就唠到了当前形势。关心政治形势是文化大革命给练出来的。因为今天打倒这个,明天又打倒那个,弄得人们都不知道谁对谁错,只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四)
     因为厂里没有夜班,所以吃完晚饭,在厂里单身宿舍住的青工就没事了。他们有的三两结伙出去逛街,或去电影院看电影。
    连仓有个师兄弟,外号“老山东”,老实巴交的不爱说话。可是今天晚上他跟连仓说要和连仓“拉拉呱”。连仓说,行啊。于是两人就到了车间。车间安静,没人打扰。
    老山东说:“我想跟你说说我的事。”连仓觉得老山东的表情还挺郑重,就说:“说吧,什么事?”
    老山东说:“我们家是山东临沂人。因为那地方太穷,所以国家就采取了移民政策。整村的人都迁到东北,在东北成立了一个农场。我们家就是那时过来的。”
    “新建的农场开始很困难。都得靠自己开荒种地,自力更生。我爸是农场的小干部,是党员,所以时时处处都得以身作则。见到谁家生活困难了就拿出自己家的粮食帮助人家。弄得我们家倒经常粮食不够吃。因为家里生活困难,我才念完三年级我爸就让我下地干活去了。”说到这,老山东的眼里溢出了泪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长篇小说
(三)
     张力从三孩子那借了一个大家伙——一个木头棍子一边穿一个石头做的圆盘,就像举重比赛的杠铃。张力每天早晨天蒙蒙亮就在户里柴火垛旁边举那玩意。他裸着上身,双手把石头杠铃先提在腰间,然后一翻腕担在胸上,接着一挺身,石头杠铃就被举过了头顶。坚持一小会,就把杠铃仍在地上。如此反复做了好几次。他身上的霉一条肌肉都鼓涨起来。
    杨花早起在洋井压水打算洗脸,她看到了张力正在发力,不知什么东西吸引了她,竟停住了打水,出神地看着。张力发现了杨花在看他,就冲杨花说:“过来试试?”杨花毫不在乎地说:“试试就试试。”说完就走过去,也学着张力的样子,把两腿叉开,哈腰抓杠,一较劲把杠铃提在腰间,然后猛的一翻腕,担在了胸上。可是她想继续往上举却努了好几下也没举起来,只好把杠铃扔在了地上。张力哈哈大笑,说:“不错不错,能举到这份上就不错了。你还真有点力气。”
    上工了。张力在队部分活的时候对杨花说:“交给你一个任务能完成吗?”杨花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长篇小说
(二)
     金锁从铁路路基滚下去,身上有多处挫伤,脑袋还撞了一个大包。她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一看,撞她的人早走远了。没办法。她一瘸一拐地走回了家。
    户里第一个知道这个事的是张力,是一个目击者村民告诉他的。张力随即到了金锁家,了解了当时的情况。他脑子里的无名火腾的一下就着起来了。等杨花一回来他就找了上去。他不由分说,一把抓住了杨花的胸襟。杨花一点都没惧色,问道:“你要干什么?”张力说:“我先问问你要干什么。”杨花说:“你撒手。”张力说:“我不撒手你敢怎的?”杨花说:“好,你不是不撒手吗?”说完她猛的抬起了右手,照张力的脸上狠狠地抓去。张力一时猝不及防,脸上被着实地挠了一下,三条指甲痕立刻渗出了血珠。张力也回手给了杨花一个大耳光。
    这时,魏来喜回来了。他见俩人正在撕吧,就赶紧上前拉开了架。魏来喜也听说了这件事。杨花还在一边疯狂地叫骂,魏来喜冲她喊道:“你闭嘴!”就把张力拽到了屋里。
    张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长篇小说
第十九章
(一)
     李书记因患癌症医治无效去世了。公社指定魏来喜代理大队书记。魏来喜让张力代替他当了生产队长。
    去年收成好。结算下来一个工可以分得2元钱。可是张力决定一个工只分1.5元。这就使每个社员都少分不少钱。他的这个决定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甚至有人要找他算账。魏来喜明白张力为什么这样做。魏来喜说:“没事,这事我跟社员去解释。你做得很对。我们赶上好年头不能吃光分光,应该留点后手,还要加强农田基本建设。咱们还得打两眼机井,还得买优良种子,扩大水稻试验田,这都得需要钱。再说,咱们去年按电灯的电线钱还没给人家农场呢,这不都是钱哪。行,我跟社员们好好说说,大家会理解的。”
    张力说:“我还打算多种点西瓜和香瓜,多养几头牛。这些都能增加队里的收入。”
    魏来喜说:“对,好主意。我们必须改变光靠种粮食这一条道。应该多几条道。就算遇上旱涝天灾也还有其他方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长篇小说
(十二)
    转眼,他们下乡已经五年了,当然要庆祝一下。本来他们是开春来的这里,可是为了不耽误农活,一直拖到秋收结束才安排这次活动。
    户里养了两头猪,今天杀一头。还是张力操刀。
    今天他们打算请李大个子李书记,临村的老陆,还有赵老师,白队长。白队长不能不请,他好喝酒可是村里出了名的。
    分配出去工作的连仓和童林都答应赶回来。
    这天,来电了,各家的灯泡同时亮了起来,老天爷真是给添彩。按电灯的事是魏来喜和农场商议的结果。农场答应帮着从农场给拉一根线进村。当然还得经过大队和公社同意。线拉好了,灯按上了,就等通上电了。这不,应时应景的电就来了。五年了,煤油灯下已经熬过五年了。灯光似乎把人心都照亮了。
    连仓先回来的。接着童林也回来了。和童林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女生,童林介绍说:“这是我们同事,叫林育,是白城知青。”生子说:“是林黛玉吧?”逗得大伙哈哈大笑。童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