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三堂
文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158
  • 关注人气:18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八)

     还是张力有主意。他听完金锁说的事情经过后说:我觉得这事说大就大,说小就小。如果说小,最多算个医疗事故,甚至连医疗事故都不算,而是一个意外事故。如果把这事非往阶级斗争上拉,事就大了。现在的形势就是什么事都往阶级斗争上说事。所以咱们得谨慎处理。他想了想说:这么办。咱们做个分工。我去公社找知青办,让知青办出面去公安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七)
     董一正在临村出诊,金锁慌慌张张地跑来了。“董哥,不好了。”她气喘吁吁地说:“杨老太太可能青霉素过敏了。”董一赶紧收拾好东西跟金锁往回赶。边走边问道:“她什么症状?”金锁说:“脸上发白,直出冷汗。”董一问:“你给她做皮试了吗?”金锁说:“做了,是阴性啊。”董一说:“你先回卫生所,我回队里找辆马车。”“好吧。”
    董一回到队里找到了魏来喜,说:“马上给我一辆马车,我有急用。”魏来喜也没问究竟,知道董一说急用就一定是急事,就招呼来张起,把队里备用马车套上了。董一让张起赶紧往卫生所赶。
    到了卫生所,董一进屋一看,只见杨老太太浑身抖动,随时都可能发生痉挛。董一毫不迟疑,让张起帮着把老太太抬上了马车。董一催张起:“快,赶紧去公社卫生院。”
    马车飞快地癫起来了。董一和金锁一边坐一个。董一知道,老太太的这种过敏症状必须注射肾上腺素才能缓解。可大队卫生所没有那种药。以前董一和公社卫生院说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六)
     好消息,恢复高考啦!
    这不蒂于天上打开了一扇上帝之门,是这帮知青的马太福音。当公社通知户里自愿报名参加考试的时候,他们的心里一阵阵的激动。时间紧迫,根本没有复习时间,那也挡不住都纷纷去报名。反正考上考不上都得试试。
    考场在县城四中。连仓也去参加考试。那天热闹极了。北京的天津的本地的知青都有,初中生高中生全上。校园里跟赶庙会似的。连仓看见董一,张力,魏来喜,生子都来了。
    铃声响了,他们都按考号进了教室。连仓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中学时代。教室内的桌椅板凳和黑板都似曾相识。考卷发下来了。连仓大致扫了一遍考题,太容易了。连仓曾经和别人说过,他活这么大,最不怕的就是考试。不管是考哪科,只要一拿起考卷,大脑立刻清醒百倍,注意力特别集中,思路也开阔。甚至比平时做作业时的脑子都好使。更何况,他觉得自己中学时学过的知识基本都没忘,基础打得特别扎实,所以他此时觉得精神很轻松。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五)
     电机井打好了,一通上电水就咕嘟咕嘟流出来了,给社员们看得直拍手。这下好了,以后多旱也不怕了。魏来喜说:“还差得远呢。这个井只能管周围几块地。等以后队里有了钱咱们把所有地块都安上机井,让咱队所有的庄稼都渴不着。”
    队部的院子里立起了一块大黑板,这也是魏来喜计划中的一项。可黑板立起来了,谁来写呢?户里的生子自报奋勇地说:“我写。”大伙都惊异地看着生子。生子说;“看什么看?就显你们有本事我没本事?我这叫真人不露相。写板报,小菜一碟。”
    生子真不含糊,他只用半天时间就把队部的黑板上布置得满满当当。各种花边图案色彩鲜艳,尤其他仿宋体的板书才叫一绝。字迹工整,清晰秀美,布局得体,令人拍手称奇。
    确实,以前大伙总觉得生子就是一个小混混,头发老是乱七八糟,穿衣也是邋里拉遢,谁也不知道他如此内秀。生子说:“告诉你们吧,我爷爷的书法特棒,他最善写董其昌的字。我是我爷爷带大的,我从小就跟我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长篇小说
(四)
     才过三天,夏静又来了。她直接到了董一的卫生所。董一问她怎么又来了。她说部队正好有去白城的车,她就搭车顺便来了。
    董一让她坐下,说:“对不起,我们这连开水都没有,我们渴了都喝井拔凉水。”夏静说:“没关系。我自己带着水呢。”说着就从书包里掏出来一个军用水壶。
    董一问道:“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夏静说:“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吗?”
    夏静喝了一口水,说:“今天我找你就是想问你一句话。你说咱们俩是不是有缘?”董一反问道:“什么意思?”下静说:“你看,你下乡,我当兵,怎么又凑在一起了呢?俗话说,有缘千里来相会。咱们就是千里相会了。这不是缘分是什么?”董一说:“也许是,也许不是,只是一种巧合。”夏静说:“我看就是缘分。好了,咱们不说这个了。我问你,将来有什么打算?”董一说:“没有打算。就现在的情况,我有什么打算也白费,没用。过一天算一天吧。”夏静说:“你别骗我了。我知道你最想的是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长篇小说
(三)
     董一去县城买药。买完药从药店一出门,和一个穿着军装的女兵擦肩而过。他下意识地转回了身,那个女兵也转回了身,俩人目光一对,几乎同时发出了声音:“夏静”“董哥”。接着,四只手握在了一起。夏静嘴快,先问道:“董哥你怎么在这呢?”董一说:“我下乡在这呀。”夏静说:“太巧了,我在这当兵。”
    这个夏静就是当年和董一一起跟老和尚学中医的那个女孩子。她爸爸是部队军官,因为找老和尚治过病,所以就打算让自己的女儿也学中医。可他这个女儿自己不愿学。由于夏静长得个高,所以她老想当篮球运动员。中医学了没一年,就不来了。后来中学生纷纷下乡,她爸就让她参军了。
    “我们是炮兵。我们部队就在县城。我是我们营的卫生员。”董一听了夏静的话笑了,说:“你不是最不喜欢学医吗,怎么现在当起卫生员了呢?”夏静说:“当兵了就由不得自己了。分配我干什么就得干什么。”董一说:“说明你命里注定应该搞医。”夏静说:“我才不信呢。按说我今年应该复员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
     老陆回来了!这是临村的老乡告诉张力的。正好今天是星期天,连仓也回来了,张力就和连仓一起去临村去看望老陆。
    老陆是连仓他们刚下乡那年被抓走的,算来已经有三四年了。当初听说老陆是因为“内人党”才被抓走的。在连仓他们的记忆里,老陆虽然穿的和老乡没什么两样,可总让人觉得他是个干部,有干部的气质,也有干部的头脑。不知道他这回是怎样从内蒙跑回来的。
    见到老陆连仓他们俩都吓了一跳。老陆的脸上刻上了一大块疤,整个脸形都变了。再一瞧,老陆的左胳膊没有了,一只空袖子耷拉在那。老陆冲着张口结舌的两个人笑了笑,他这一笑比哭都难看。老陆让他们俩坐下了。
    老陆给他们一人一支烟,自己也点着了,说:“你们一定想知道我的事前后经过吧?好,我跟你们说说。”
    “那年我被造反派们抓走,是因为有人揭发我是内人党。后来我才知道,是我们原单位一个同事揭发的。他是内蒙人,后调回内蒙了。他被人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08 08:57)
分类: 短篇小说
《天意》
     该回家了,天也阴上来了。才想起今天预报有雨,可我忘了带伞。出门赶紧往公交车站走,如果能在下雨之前上了汽车就好了。到了车站心里一再念叨着:上帝保佑,上帝保佑。可是汽车左等不来右等不来,难道老天爷今天非得让我浇雨?据说,“怕什么来什么”是一条铁律。
    起风了。我觉得雨快来了。这时,远远地看见一辆公交车缓缓驶来。有盼头了!我下意识地摸摸裤兜,妈呀,公交卡怎么没了?我翻遍了身上所有的兜,也没找着。算了,只要能上车,多花几块钱就是了。不过今天真有点晦气,我怎么丢三落四的。
    车快进站了,天上也掉雨点了。突然,有一个老头正往这边跑来,脚下一拌就摔倒了。我没有犹豫就冲上去,想把老头扶起来。我根本没想应该不应该,举手之劳,何乐不为?可是我走到老头跟前就吓傻了,只见老头躺在地上直抽搐。经验告诉我,他准是癫痫病犯了。怎么办?管还是不管?如果不管,老头的性命也许就没了。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得管,必须得管。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第十八章
(一)
     又是一年春。
    魏来喜的预备党员已经转正。大队决定让魏来喜当他们生产队的队长。这让所有的村民都感到意外。大家都猜测赵海准是有什么问题才被拿下的。有人说,准是去年抗旱保收时他措失不利,要不是张力出头力争,去年说不定会造成减产。这个责任可不小。有人说,肯定是因为和他媳妇闹离婚,他媳妇揭发他什么了。村里人就是这样,一有事就瞎胡猜。可话又说回来了,下去一个,上来一个,是因为什么社员什么都不知道,能不瞎猜吗?
    俗话说,一朝君主一朝臣。魏来喜一当队长就任命张力为“打头的”。“打头的”其实就是领着干活的,相当于班长。可实际上,“打头的”相当于副队长,队里的大事都要由队长、“打头的”、和会计仨人一起商量。魏来喜让张力当打头的,就是把张力也纳入了生产队领导班子,让张力当他的助手。本来,在社员的心目中,赵海下去还应该是白队长上来,如果白队长不干,就算让张力干也轮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
     自打户里同学知道魏来喜已经是预备党员就都疏远了他,总觉得他属于另类人了。哪类人呢?大概属于“装孙子”的人。魏来喜心里知道,可他无法为自己表白辩解。他尽量和大家保持“和平相处”的关系。尤其是对张力。其实他很佩服张力的为人处世,也尊重张力坚强的人格。可张力对他总是不冷不热,敬而远之。这回挑水抗旱,一下就改变了这种尴尬局面。魏来喜也像张力一样,豁出命似的卖力气。他的肩头也磨破了一层皮。他也不吭声,一个劲地咬牙坚持。张力是个有心人,魏来喜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抗旱完事了。张力主动找到魏来喜,说:“跟你商量个事。”魏来喜说:“什么事?”张力说:“咱们天天下地干活出一身臭汗,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咱俩想想办法弄个洗澡的地方吧。”魏来喜说:“好啊。你说怎么办,咱俩一块干。”
    集体户住的房子对面有两间土房,本来是队里让他们装粮食用的仓房。可户里没用,而是把粮食装在了男生宿舍东头的那间屋,那个仓房只装了他们使用的农具。张力他们俩把所有的农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