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三堂
文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664
  • 关注人气:1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分类: 长篇小说
(七)
     村里丢人了。童林失踪不知去向。所有的人都纳闷,童林是个蔫蔫巴巴老老实实的一个孩子,平时和谁也没过节,怎么会突然失踪了呢?这可急坏了白队长。因为不管怎么说,童林也是这个村的一员,更何况还是北京知青。所以他马上吩咐让几个村民出去在附近找找。这时马官把白队长叫到了一边。
    原来,童林和赵海媳妇的事马官看见了。马官是负责喂马的,住在马棚。俗话说“马无夜草不肥”。所以,每天半夜马官得给马喂一遍草。这天他刚给马喂完草,就看见磨房还亮着灯,心想,谁这么晚还磨面哪?就走过去随便看了看,正赶上赵海媳妇拽着童林的双手在她的胸上揉。马官看到的是童林从背后抱住了赵海媳妇。马官一下就缩回了头。他这么大岁数了,见得多了。这种烂事他懒得管。于是他就悄悄地回到了马棚。其实这事他根本没往心里去。可是一听说童林失踪了,他一下子觉得事不好,弄不好得闹出人命,所以就一五一十地把他见到的情况跟白队长说了。白队长一边吩咐马官,此事不要跟别人说。一边派人去叫赵海媳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2 18:48)
致博友
     最近,有一些博友喜欢了我发的短篇小说《清白》。《清白》是我以前发的博文。因前几天发现以前发的博文里没有《清白》的第一节所以我又补上了第一节,发出来了。如果哪位博友感兴趣想阅览《清白》全文,请点击我的博文目录,在第7页就可找到。《清白》一共九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长篇小说
(六)
     自打赵海当队长,队里减少了高粱的种植,增加了玉米的种植。因为玉米比高粱产量高,上交公粮是按数量而不是品种。可这样一来,社员就吃不上高粱米了,改吃玉米了。吃苞米碴子知青有些吃不惯,所以只好吃玉米面。玉米面贴饼子还挺好吃。就是磨玉米面费事。队里只有一盘磨,大家都要用就得排队,一家使完了下一家再使。有时白天排不上队就晚上去。这样一来,队里的磨差不多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用。
    户里轮拨去碾房磨玉米面。这天轮到童林磨面。吃完晚饭他就到了碾房,发现已经有人占了,是赵海的媳妇。董林只好在一边等着。这时候不能离开等会再来,你一离开说不定就有人插进来,还得费口舌争竞。
    赵海媳妇今天穿的是一个薄薄的小坎,白净的胳膊和脖子都露在外。这个娘们据说是从辽宁海城嫁过来的,所以和这村的女人不大一样。她长得白净净的脸,细细的弯眉,大大的眼睛就像汪着一兜水。她的嘴有点大,可嘴唇老是红得那么鲜亮。本来她梳着两条辫子,但今晚头发就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五)
     陶奇眼见着白老师沉下了水底,他立刻觉得束手无策。他不会水,想救也救不了。于是他觉得这事得马上告诉集体户的人。于是他一溜小跑地到了村里。他跑到户里时正碰见张力。张力因为锄头坏了从地里提前回来了。陶奇就把白老师沉入井底的事告诉了张力。起初张力不相信,陶奇急的一个劲地说是真的是真的。张力略想片刻就去找白队长。白队长听了以后就找了几个村民,带着绳子,抓钩,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大井。
    大井的水清澈透底,一眼就能看到白杨侧身躺在井底,就像睡着了一样。她的头发散开了,脸也不那么黑了。白队长让村民赶紧拴抓钩,放绳子。由于白杨的沉水之处离井沿近,所以很快村民就把绳子上的抓钩钩上了白杨的衣服。白队长指挥着:“往上拽绳子,慢点,慢点,别把衣服拽扯了。”白杨一寸一寸地被拽出了水面,最后,几个人一起伸手把白杨抬上了井沿。这时候,只见张力发疯似的冲了上去,抱着白杨嚎啕大哭起来。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莫名其妙。白队长冷静地说:“就让他哭会吧。”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21 16:29)
标签:

杂谈

清白

(一)

    李达来是我们厂一个职工。我们这个一百多号人的小厂好混熟。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谁是谁,在哪车间都门清。我初次见李达来就觉得他一脸的沧桑。干枯树皮一样的脸,鼻翼两侧和额头上还挂着灰。他冲我一笑露出了歪七扭八的黄牙。他是翻砂车间的打磨工。什么是打磨工?就是把铸出的零件上的毛刺用砂轮打磨平的一种工作。在工厂里,本来翻砂工就是最脏最累的活,而打磨工又是翻砂车间里最不着人待见的活。而李达来干的就是这个。他这人干活绝对靠谱,一个人在砂轮跟前一沾就是一天。在他身前身后堆满了铸造件,他不停地一件一件地打磨,反复地做着这种枯燥乏味的工作。有一回我对他说:“歇会吧李师傅。”他撂下手里的活,随手卷了一根大炮。我问他:“听说您以前当过兵,是真的吗?”他笑了,说:“这话说的。我当兵的时候还没你呢。”我又问:“您当的什么兵啊?”他自豪地说:“当然是八路军哪。我是八路军一一五师的,是林彪的部队。”我冲他竖了竖大母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长篇小说
(四)
     白队长对他选用的两个人十分得意。尤其是董一。
    董一把大队卫生所重新收拾了一番。就挂牌开张了。他从公社卫生院取回来一些药,又从老乡手里采购了一些草药。这里的草甸子里有很多种中草药。有远志、防风、龙胆草、芦根、麻黄、车前子、蒲公英等等,算起来有几十种。这里的来信也有采集草药的传统。就是下地干活歇气的时候也不忘在周围踅摸着采点。不为别的,到城里买点小钱手里也宽绰一些。董一的收购不当时给钱,只给记账,等社员来看病的时候按账折扣医药费。卫生所刚恢复,药品太少,所以虽然董一会开中药,但主要是靠针灸给人治病。还别说,由于董一神奇般地治好了两例疑难病,十里八村都传遍了,这一带的村民都纷纷来这着瞧病。董一也真够忙活的,前来针灸的往往得排队,显得十分红火。
    白杨也干得不错。她虽然才初中毕业,但教小学还是可以的。她不仅教学认真,而且和学生的关系十分融洽。她没事就和学生们一起玩,这和其他老师绝对不一样。学生都把她当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长篇小说
(三)
    白杨长得一点都不白。只因为她爸姓白她妈姓杨,这是她自己说的。她的脸不仅黑,而且脸盘大,在加上她不爱笑,所以有人给她起外号叫“门板”。她是街道报名下乡的青年,叫“社会青年”。从学校下乡的青年才叫“知识青年”。所以,知识青年多少有些看不起社会青年。因此白杨在户里有些受歧视。但白杨不在乎这些。她下地劳动积极肯干,似乎有使不完的劲,铲地老是冲在前头。为此,白队长很喜欢她。大概这也是让她去大队小学校当老师的原因吧。
    当白杨到学校报到的时候,她的心凉了一半。这也叫学校?比北京最差的学校还得差十倍。教室的窗户几乎没有一个好的,不是没玻璃就是窗户框都碎了。正好是课间,学生都在院子里追逐打闹。她去教室里边看了看,墙上的黑板退了色,右下角还破了一个大窟窿。教室里的桌椅板凳也都残缺不全。校长没在,有个老师把她领到一个教室说:“以后您就教这个班。”这排房子尽西头是老师办公室。白杨问那个老师:“咱们学校怎么这么破破烂烂的呀?”那个老师说:“咳,现在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长篇小说
(二)
    按照大多数村民的意见,大队撤销了赵海生产队长职务,又重新启用了白队长。赵海不仅人品差,不得人心,而且能力也不行。去年年底分红10个工分才分五毛钱,这和白队长那时候的一块五一块八差远了。这村的农民不管别的,谁能让村民分得多就拥护谁当队长,说别的都是瞎扯淡。
    白队长一上来干了两件事。一是让户里的董一当了大队的赤脚医生,一是让户里的一个女生白杨当了大队小学的老师。
    白队长这么做绝对不是无的放矢。大队本来有一个卫生所,因为原来的医生走了,卫生所就关门了。而董一在北京曾和一个和尚学过中医,而且在村里治好过两例疑难杂症,显示出了他的医疗水平。这样的人才当然得好好利用。
   说起来都神了。董一治好的第一个病人是小琴她妈。她妈早晨起来就不会说话了。把小琴急得直哭,就来户里求援。董一就跟着去了她家。董一给小琴妈号了脉,询问小琴昨天晚上你妈干什么来着。小琴说,昨晚她和我爸吵了一架就睡了。董一基本上知道了小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长篇小说
天生我才必有用
     我说的是七几年的事。
    小徐是技校毕业分配到我们厂的学生。他被安排在机加工车间当车工。当时有句顺口溜:车钳铣没有比,铆锻焊将就干。可见,当一个车工还是满不错的。可是,这位小徐同志别的毛病没有,就一个字:笨。按说,技校毕业的学生在学校都实习过,实操应该没问题。可是他,刚一上床子就车出了废品。接着两三天都是废品。这下厂长就急了。小厂家底薄,搭不起原材料,所以马上让小徐赶紧住手,别干了,这么整企业就赔光了。没办法,厂长就安排小徐干了别的工作:转料。这个活简单,就是把各车间的毛坯件或半成品转到下个工序车间。小徐当然心中不畅,可他还是推起了小车,老老实实地转料。
    小徐是个大高个,长得也不寒碜,就是不爱说话,有点闷。人都是有脸有皮的,谁没有个自尊心?小徐也不例外。车间里有爱闹的小青年管他叫:“老废”,“废哥”。他听着当然心里不得劲。可他没话说,也没什么好说的,谁让自己那么不争气呢?“笨”就是一个甩不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长篇小说
第十六章
(一)
     新年伊始就有好兆头。
    先是张力放回来了。由于赵老师托人,赵四跑前跑后,张力被判防卫过当,在县城砖厂进行劳改。后又经过一番努力,又改成了监外执行。这样,他就回到了村里。张力回到村里,好几个人都去户里看望。赵四本来想摆一桌,为张力压惊。让张力给止住了。张力说:“怎么着我也是监外执行,可不能闹大扯了。”话是这么说,在大部分村民心中,张力是一个绝对讲义气的人,他的人缘一下提高了几倍。相反,张力这件事使赵海的威信一落千丈。人们都背后骂他什么玩意呀,纯粹是无情无义的小人。
    第二件让人高兴的事是公社下来了抽调指标,是抽调到附近城市的工厂。
    若说知青苦,不是苦在生活的艰难,而是苦在没有出路。现在有重新就业的消息了,他们就像在黑屋子里打开了一扇窗户,总算有点希望了。从他们脸上高兴的样子可以看出来,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