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三堂
文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336
  • 关注人气:1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五)
    连仓从大忠家出来,路上碰上了坏四儿。哦,应该叫四哥了。因为人家已经大学毕业当上中学老师了。连仓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四哥。”四哥说:“哟,好几年没见了,到我那坐会吧。”连仓随李老四进了李老大住的院儿。连仓说:“这不是大哥住的院儿吗?”四哥说:“现在我也搬这住了。连我们老太太都在这住呢。”连仓看到,原来封着的三间北房都住上了人。换句话说,等于康宝珍他们一家都搬进了玻璃匠的院子。
    四哥只占一间小屋。屋里摆设简单,一把椅子一个茶几,里边是个单人床。茶几上有个花盆。花盆里种的是一棵草。草前边还插着一个标签,上边写着三个字:死不了。连仓觉得有意思,就问道:“人家都种水仙什么的,您怎么种这玩意?”四哥说:“这玩意好活呀。那年我下乡劳动就发现这东西生命力特别强,所以我很喜欢。死不了,死不了,我们就是死不了。呵呵呵。”他还是那么大大咧咧嘻嘻哈哈。“大哥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四)
    大忠说大鼻子回来了。连仓说得去看看他。几年不见怪想他的。可是当他到了大鼻子家见到大鼻子时一下楞住了。眼前的这个带着眼睛的文静大学生是大鼻子吗?大鼻子笑了,说:“哥们怎么了?不认识老弟啦?”连仓说:“是,不敢认了。常言道,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真是如此啊。” 
    连仓进屋后发现还有一个女生,大鼻子赶紧介绍说:“这就是我以前说过的女孩。”女孩主动打招呼:“你好。我叫乌日格。”哦,连仓明白了。不用说,这就是大鼻子的 女朋友。
    坐下后连仓问道:“快说说,这些年你怎么过的?”大鼻子说:“前年我被推荐到内蒙师范大学上学。再有一年就该毕业了。”连仓佩服得竖起了大拇指,说:“你真棒。读的什么专业?” 大鼻子说:“中文。”连仓说:“真不错。”大鼻子说:“瞎对付吧。我想学哲学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三)
    连仓一月初就回到了北京。他自打进了工厂就有了探亲假。他本打算年根再回去。因为厂里有点公事让他办,就提前回来了。
    他每次回北京都有一个特殊任务,就是帮着厂里的同事在北京采购。主要是给女同事买衣服。年轻女工爱打扮。她们觉得北京的衣服样式好,面料也好,所以就托他在北京买。
    这天他早早地就来到了王府井。到了百货大楼他不紧不慢地在各个柜台前转。逛了一个多钟头,买了几件衣服,就出了百货大楼往家走。走到王府井南口他发现好多人在围着一个人争抢着什么,就走了过去。原来是有人在发传单。连仓也好奇地要了一张。一看,两个黑色的大字映入眼帘:“号外”!以前连仓也见过号外,可都是红色的。这回怎么是黑色的呢?再仔细一看,上边登的是周总理逝世的消息。开始连仓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仔细读了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
    该吃饭了。张力和魏来喜一人从书包里拿出一个贴饼子。走的时候他们贴了一锅贴饼子,一人带五个,就算是路上的口粮。俗话说穷家富路。可是这穷乡僻壤哪有什么好吃喝啊。大队的商店里只有一种糕点,当地叫“炉果”,是一种像小砖头一样的吃食。这吃食硬的也像砖头,牙口不好的咬一口能把牙给锛了。所以他们宁可吃贴饼子也不吃炉果。他们每人带着一个军用水壶。如果运气好的话可以在车厢饮水炉里上接到一壶热水。可是今天运气太差,车里的饮水炉没烧。没办法,只好就着凉水吃贴饼子了。
    金锁从包袱里拿出几个黄米面粘糕饼子给张力他们。张力说:“谢了,粘糕饼子凉着吃我可受不了。”金锁又拿出了一个罐头瓶,里边有自家淹的小咸菜。张力说:“这东西还不错。要不干啃贴饼子也真难咽。”
    他们就这样啃着贴饼子就着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长篇小说
第二十章
(一)
    商量结果还是由杨花坚持看户。魏来喜因大队的事还没交代清楚,说晚几天走,张力说等他。生子等不及了,他要带英子去北京有重要的事要办,所以就先走了。
    魏来喜的事办完了。他和张力、董一,还有金锁决定一块走。他们得先坐慢车到白城。因为新开了一趟快车是从白城始发,在白城上车能够买到有座的票。
    慢车是一大早五点多钟的。所以他们天不亮就得收拾好东西出发。一出屋门才发现下起了大雪。杨花非要送送他们。张力说:“这么大雪送什么?又不是以后见不着面了。”杨花说:“我不,下雪算什么?东北人就喜欢雪。”魏来喜说张力:“你也是。人家杨花是好心,送就送送呗。”随后,他们五人就冒着大雪出了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十二)
    杀猪是个麻烦活,得户里喘气的都上手才能忙活的过来。所以今天户里的人都没出工。本来村里剩下的活不多了,少点人出工也没什么。
    小英子和杨花俩女生负责抱柴火烧水,一会退猪毛用。张力和魏来喜到猪圈抓猪。二人扯住猪后腿把猪放倒,那猪似乎知道了这是最后的时刻,只能用吱吱的尖叫表示抗议。他们用绳子把猪腿捆上,用杠子把猪抬上地桌。一切准备就绪,张力去白队长家借了一把杀猪刀。当然还是张力操刀。杀猪也是个技术活。一刀捅下去必须找准地方,这样猪血才能顺利地淌出来。如果捅得不准,血就会误在肉里,这种猪肉吃着就腥气。张力已经杀过四只猪了,这事第五只。所以他轻车熟路,游刃有余。只见他手执尖刀瞅准位置一刀下去,猪血就咕嘟咕嘟冒了出来,流到了下面接着的饭盆里。猪的尖叫声渐渐的消失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一)
    火车上,张力和杨花靠窗户对面坐着。张力开门见山地说:“杨花,这阵子你对我的好我心里都知道。我真感谢你。”杨花说:“这有什么,我们原来下乡的那嘎都这样,女生都在生活方面帮助男生。”张力好奇地说:“哦。你接着说。”杨花说:“我听说你们北京来的女同学都金贵着哪,从来不帮助男生。我们东北可不这样。都是下乡的哥们姐们,都挺不容易,有啥事就得互相帮衬着点。”张力说:“你说得也是。不过我就是觉得你就对我好,对其他几个男生都不那么好。”杨花说:“其他人还有谁?人家董一有金锁爷俩照顾着哪,生子有英子滋润着哪,魏来喜是大队书记,人家不用咱惦记。就你,像个没娘的孩儿,自己都不会照顾好自己。你一天天为村里的事操心挨累,连个心疼的人都没有。我看不过去了才帮你的。”杨花的这些话既实在又动人心,说得张力心里头热乎乎的。可他还是觉得杨花背后有人指点,就问道:“是不是白队长经常指点你?”杨花说:“是,也不是。一开始他告诉我,说你是这些北京知青里人品最好的,让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十)
    生子有事了。是白队长先发现然后告诉张力的。白队长说,小英子最近不正常,干活老是喘粗气,脸上也挂像了。张力还是不明白,就问道:“我怎么没看出来有什么事呢?”白队长说:“你就去问问生子吧。我的眼光错不了。小英子恐怕怀孕了。”张力听了暗吃一惊。心想:这他妈生子,真糊涂。我千叮咛万嘱咐的,结果还是出事了。准是他利用看地的方便乱来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都已经二十郎当岁了,也该着谈婚论嫁了,男女谈谈恋爱也无可非议。可你倒是正大光明地搞对象啊,干嘛非得干偷偷摸摸的事呢?不行,这事得管管,不然生子就得犯事。
    出工前,张力就把生子叫住了。说:“你今天别出工了,我找你有点事。”生子说:“啥事呀,这么重要?”张力把生子拽进了屋。张力拉下脸来问道:“你和英子干什么事了?”生子嬉皮笑脸地说:“我们能干啥事?啥事也没有。”张力气愤地说:“装,你给我装。你别以为你们干的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九)
    今年的庄稼又长得不错。尤其是苞米,穗大籽粒满。又到了看地的时候了。张力决定让生子看地。生子愿意干这个活,主要是图个自由自在,就一口答应了。张力不放心地嘱咐说:“你可得尽到责任。如果有猪进地祸害了庄稼就扣你工分。”生子说:“你放心吧。有我在,谁家猪也进不了地。”魏来喜提醒道:“不光防猪,还得防人。”生子问道:“什么意思?”魏来喜说:“就是防着人偷。”生子说:“你是说社员进地里偷庄稼?不可能。这些年咱队还没有过这种事。”魏来喜说:“别的地方的人就不能来偷了?”生子说:“还会有这种事吗?”魏来喜说:“怎么没有?以前咱公社的交通大队就发生过这种事。有的地方自己的年景不好就出去偷。虽然这事少见也不得防。”生子说:“得嘞,我注意点就是了。”说完,他拿了一把洋叉就出去了。
    俗话说,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生子看地头一天没啥事,挺太平。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生子就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八)
    张力病了,发高烧。董一给他量量体温,41度。董一给他打了退烧针,留下几包药就背着药箱出去了。生子觉得张力准是因为公社来人把大种马枪毙了心疼得上了一股火才病倒的,就安慰他说:“算了吧,多好的马它也是一个畜生。咱不能因为一个畜生上这么大火,不值得。还是自己身体要紧。”说完,他也上工去了。
    屋里只剩下张力一个人。他躺在炕上,盖了两床被子还觉得冷。他觉得是从心里往外冷。他觉得浑身的骨头架子都快散了。
    在别人看来,张力是个爷们,是个坚强的男子汉。其实不知,他也有软弱的时候。那次他第一次在这过他十六岁生日的时候,酒喝半道他就自己跑出去了,躲在柴火垛偷偷地哭。这回也是,他病了,而且挺重。他就想起小时候,他一病倒,他妈就给他煮一碗挂面,上边还卧个鸡蛋。切碎的葱花再滴两滴香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