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文三堂
文三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180
  • 关注人气:1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十五)
    学习班不是拘禁,连仓有人身自由。小屋的门不锁,也没有人把守,连仓可以自由出入。到开饭时间他就去食堂吃饭,下了班就回宿舍。但他每天上班就得到小屋来,继续反省写检查。连仓感觉有点像《封神演义》里边的“画地为狱。”既便如此,连仓一个字的检查也没写。他没事就用提供的纸笔抄写毛主席语录,练习仿宋体字。
    才三天,孙干事就让他回车间了。供销科的差事不让他干了,也许这就是对他的惩罚。对此连仓根本不住乎。连仓觉得,给他办学习班可能就是老胡想吓唬吓唬他,让他管住自己的嘴,别到处乱说。可也是,多少人就是因为管不住嘴而招来杀身大祸。连仓本来想向老胡讨个说法。问问他们凭什么无缘无故的就办他的学习班。可等到开支一看,他的工资一分不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算了,别跟他们较劲了。他们有权,有权就可以耍混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四)
    噩耗又一次降临中华大地,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了!
    这才是真正的天塌地陷。共和国的三个顶梁柱就这样相继倒下,老天爷为什么这样无情?中国的老百姓承受的岂止是哀痛,还有几分不安和担心。中国向何处去?中国的百姓向何处去?
    人们又一次自发地戴上了黑袖章,还有人用白纸自己剪了白花缀在袖章上。厂院里的大喇叭哀乐低沉,像是在敲击着每一个人的心。
    连仓又想回户了。因为政治敏感的他此时心里的忐忑不安大于哀痛。他觉得只有回到户里才能化解心中的疑虑。就像孩子在外边碰到什么害怕的事第一想到的就是回家一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三)
    朱德逝世了。大家默默地戴上了黑袖章,仅此而已。再没表现出周总理逝世时的巨大悲哀,也没有那时的激烈冲动。是人们麻木了吗?还是因天安门广场的事还心有余悸?或许是人们的心又一次回到了酝酿爆发的沉默。不说话就是有很多话。
    当低沉的哀乐还没从记忆中消失的时候,唐山又地震了!强烈的地震把人心都震碎了。难道真的是天人感应?又是陨石雨,又是大地震,这不是天塌地陷吗?难道中国真的要大祸临头了?
    快下班的时候,有人给脸仓打电话,约他去大车店。他说没心情,不去。其实他现在特别想和别人沟通沟通。可是不行,还是谨慎小心点为好。
    还是回户里吧。那里是家。那里有一个自由空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二)
    按上级要求,厂里掀起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新高潮。明确指出要把矛头对准“党内最大的不肯悔改的走资派”。因为生产任务不多,所以厂里决定各车间半天工作半天搞大批判。要求每个人都得写批判稿,以车间为单位,每个人都要发言。各科室人员都分到各个车间,参加车间的批判会。
    写这种大批判稿连仓手到擒来。可有的老师傅就费劲了,吭哧半天也写不了几行字。于是连仓就大包大揽地挨着个地帮助写。其实每篇稿的内容都差不多,只把开头结尾变一下,中间再插点不一样的东西就得了。这种稿他一上午能写五篇。下午车间开批判会的时候,大伙都围着工作案子坐好,然后挨个轮着念自己的批判稿。老张师傅眼神不好,还得戴上老花镜。他念得也慢,沙哑的嗓子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连仓觉得特别好玩。
    书记让干部都到各车间去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十一)
    铲完头遍地了,张力还没回来。看来这回真是凶多吉少了。为此,连仓又回一趟户。他问魏来喜怎么办。魏来喜说:“怎么办?没法办。那次他是被咱们县公安局抓的,咱还能托托人说说情。这次可是在北京被抓的,而且是谁抓的咱都不知道,就是神仙也没招。再说,那次只是一个刑事案件,这次可是政治案件。现在什么事一沾上政治就不好说了。往最坏了想,说不定这回他这辈子也别想出来了。多少右派不都是这么回事吗?给你搁到一个地方劳改,叫你永世不得翻身。”连仓急得直叨咕:“这可咋整,这可咋整。”
    正当他们焦虑得无可奈何的时候,张力回来了!他一进村,就有好几个老乡都问他:“老娘的病好啦?”张力开始一楞,马上顺着说道:“嗯呐,好了,没啥事了。”
    回到户里,魏来喜一下就和他抱在了一起了,“哎呀哥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十)
    连仓憋着一肚子气回到了东北。因为他走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中央已经把天安门广场的事定性为“反革命事件”了。这回他心里不再是大惑不解了,凭感觉,他认为一定是中央出了问题。老百姓的剑锋所指绝对不会是空穴来风。无数事实让普通群众也有了一定的判断。其实,连仓心里挂牵的是张力。他觉得张力一定被抓了。他怎么这么倒霉呢。上次他就是因为解救本村的一个村民,出手给人家打坏了,被判了二年。这回又是为了救柳英,被别人打了,可能又被抓了。他当时如果不去救柳英就不会被打,也不会被抓。可是他看见了柳英被打就不可能不出手。这就是张力。现在中央已经给事件定性了,不知张力能不能逃出这一劫。连仓为此心乱如麻。
    回到厂交了差,政工科长找他。政工科长说厂里举行书法比赛,让他参加。连仓本来没那心情,不想参加。政工科长一再要求他参加,他只好答应了。厂会议室有笔有纸有墨。连仓进了会议室,提起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九)
    连仓从车间调到供销科去了。连仓琢磨着厂长真会算计。他出差到北京,不用住旅店,厂里起码省了一份住宿费。连仓还能经常回家,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这回厂里让他回北京买一些机床配件。他赶紧收拾好提包背包就去了车站。
    到了北京得先办公事。连仓由于地面熟,只用两天就把配件买齐了,并且到了车站办了托运手续。
    晚上他就去了大忠家。大忠说:“你回来得正好。咱俩去天安门广场看看去。”连仓问:“看什么去?”大忠说:“到那你就知道了。”
    他们走得快,只半个小时就到了天安门。到了那一看,哇!广场上聚集了那么多人哪,可以说是人山人海了。这些人都以纪念碑为中心无序地聚拢着。再看纪念碑,已经被大大小小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八)
    上午,厂里开职工大会,由厂长做新的一年生产计划安排。一个多小时会就开完了。厂长宣布散会之后就夹着文件出去了。正在大伙刚要起身往外走的时候,有一个职工冲上了讲台冲大家喊道:“大家不要走,听我讲几句。”大伙被这突如其来的节目弄得楞住了。只见这个职工从兜里掏出一份报纸,用不寻常的声音说“无数事实证明。走资派还在走!”说完,他就打开报纸开始念。他念得慷慨激昂,语重心长。可是,他没念几句,有一个干部就站起来,不紧不慢地走到了会场门口,开门出去了。紧接着,所有的人都三三两两地陆续离开了会场。最后一个听众冲着台上的人说:“拉倒吧,没看见人都走没了吗?”这时,台上读报纸的人抬头看了看,尴尬地闭上了嘴。
    这件事本来不大,但给了连仓一个启示,大多数人对批判右倾翻案风并不热心。他们只关心国家什么时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八)
    上午场里开大会,由厂长作今年生产计划安排报告。厂长的报告一个小时就作完了。厂长宣布了散会,就夹着文件出去了。可在这时,忽然站起一个职工,匆匆地走上讲台,大声说道:“请大家不要走,听我讲几句。无数事实证明,走资派还在走!”说完就从兜里掏出一张报纸开始念。会场的空气有点紧张。他没念几句,有一个听会的干部就站了起来,不紧不慢地走到了会场门口,开开门,走出了会场。接着,会场上的其他人也都三三两两地陆续离开了会场。会场里最后只剩下了一个听众。这个听众冲着台上还在唾沫星子乱飞的人说:“嗨嗨,别念了,没看见人都走没了吗?”台上的人抬头看了看,尴尬地闭上了嘴。
    从这件事连仓悟到了一个信息或说有一种感觉。别看人们不再轻易议论时局,但在人们的心里已经有了一定的估量,只是嘴上不说罢了。人心的向背已经出现了倪端。暗在的潜流正在涌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