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亚漠
亚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09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公告
博主。顾伟,作品曾在《诗刊》、《民族文学》等报刊发表。著有诗集《游走边缘》、《斑马线》、《牵引》三部。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0-12-21 12:07)

结束学生生涯那年,他们刚满十五岁

他们大多数是矿区石油子弟

基本上出生于一九六七年,属相为羊

 

进入劳动公司青年队快乐飞翔不久

还没有完全适应校院外的闲散日子

几十名八二级初中生集体分配到

距离家园五百里以外的一个采油厂

采油厂位于准噶尔盆地荒野

这座当年新开发的厂区用辽阔的热情

接纳着来自油田各处的待业青年们

他们摇身一变,转型为石油工人

 

最初传闻某某在学徒,跟师傅各处巡井

反复练习如何料理零乱的起居

某某开始抽烟、喝酒,结交女朋友

有一定脾气后,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

后来,有关他们的音讯越来越稀少

十多年前,他们中的一位肠胃动了手术

几经周折,调回家乡的石油公司

返回时,他面色腊黄,身形单薄

在父母亲家里静养半年多才有起色

他平静地认为,让他难忘的经历不少

和工友们去过不毛之地工作

曾身陷沙尘暴,无助地体验恐惧的滋味

血红的夕阳下,见过无数黄羊奔向天边

美丽的精灵,把野性发挥的淋漓尽致

没有约束,大伙义薄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03 11:07)

冬至过后冬天仍深入浅出,还有寒流

沿天山北麓一线,大雪

气温骤降十度,温差瘆人

跟不上滚动的晚间气象预报

 

风声唤醒黎明,掠走了云雾

冷空气摘下一片又一片阳光

慷慨地给每一位行人赠送刺骨刀

 

向南,天色意外的妩媚、透明

彩霞映照山脉,冰川配戴五彩花冠

红云朵朵,如侍女环立左右

仿佛一切准备就绪

一场晨光的贝伦舞

要在金砖玉瓦的山峰衣袂飘香

 

而此时,光芒的选台器

还没选中泥火山,泥火山一身素描

像落榜的白衣秀才

安静、淡泊地呆在一旁,若有所思

 

唯有雪山……

唯有雪山才可以抵近更高的苍穹

与其说冰峰伸向湛蓝,不如说

天空包容着山与雪缓慢的隆起过程

 

你雪白的如此真实

所以更容易让人吟颂你的存在方式

 

山脉之巅,总在海拔的高端

给我们预留了反复仰望的理由

 

蓝天与冰川相互牵引着

彼此相拥,相对千百万年

 

天空把三千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3 12:12)

初 

从现在开始,要说:

无骨的、飘舞的花瓣

灰尘,作为细微的事物

已从我的词库里

失去了细微的实用性

 

寒冷再度来临

厚重的北方

这白茫茫的颤栗

 

那么多紧裹冬衣的人

像梦中的白马

嘎吱嘎吱自由奔跑着

如此干净的奔跑

仿佛梦幻中的白马

 

雪花在飘

雪花在飘,落在头项上的一片山河

与往年没有什么区别,谈不上光芒

雪花飘落,无声无息,不紧不慢的

白了眉毛,湿了衣裳,雪花扇动翅膀

白茫茫千里一色,深藏着寒冷。寒意

飘过田野,翻越山脉,爬上相望的高度

深入一丝一毫的时光,一粒盐中的大海

雪花在飘,飘入余温尚存的胸怀

那满满的一腔欣喜,落满雪白的花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9 17:14)

使用什么词来拿捏这种感受

看得见表情,听得到声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09 11:01)

冤,雄视天下败走麦城的神

苦,鞍前马后扛大刀片的汉子

愁,唯命是听喏喏半生的小生

 

拜托了,拜托天赐的威风

我们左青龙、右白虎

还有一片江湖,弟兄袍泽

 

小商大贾,头戴瓜皮圆帽

点燃香火,一根接着一根

俯下身子祈祷永恒的滚滚财源

 

青烟邈邈,人世尘嚣

浮过历史的算盘珠子

 

还好,跑调的岁月如梭里

保留着半页忠义千秋

 

前世的是非曲直,今人的演义

还是骑上赤兔,继续夜行八百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作协会员顾伟:不厌其烦地按响写作朴素的门铃

——写在顾伟加入中国作协之后


 

2010-11-04 20:57:41 来源:独山子在线 

 

    风吹北疆大地,
    吹瘦了秀丽的天山牧歌
    晚风,
    轻轻掠过草原石人的静静守望
   

—《锡伯族之歌》

    顾伟在《锡伯族之歌》中对锡伯族获得“天山牧歌”机会之前迁徙历程这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果雨不停的话,整条山谷将得不到片刻安宁

如果上天不停止落泪,河水将无法停止咆哮

 

小溪被雨彻底激怒了,水势陡然膨胀

裹携牧区大批泥土、枯枝,山区的阴晴无常

 

从早到晚,雨水未曾合眼。把牧人锁入毡房

将羊群圈进栅栏,疾雨用一百把重锤敲碎河道

 

枣红马忘记反刍食物,母牛听不见牛犊的饥饿

山雀隐身树洞,河水已长出一口宣泄的利齿

 

一种暴力在雨中升级,抓紧岩石骨头的云杉

让雨滴破裂,打着趔趄,融入暴涨的风头浪尖

 

这多像情绪饱满的洪流,任何正反面的形容

都不可阻挠水漫过绿洲、荒野,但无权冠以暴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26 10:59)




那些沙丘

那些沙丘,仿佛浸入棉农骨缝的寒露

谁家老宅的围墙,一截一截出走

 

从草木披靡、水鸟低飞的克孜加尔湖

眺望流沙,是满目虚拟的进犯

 

游移的过程显得杂乱,条理却清晰

流露出魔幻现实的痕迹

 

辽阔的起伏胜似抒情的冲动

任你随意对它们的缠绵进行命题

譬如梭梭、红柳、芦荻、骆驼刺……

或许还有更多构思,赋予想象的张力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扁都口

 

我没有赶上一坡又一坡金黄的油菜花
我没有醉——

 

深谷里出来的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0-10-19 12:20)


                   时光:路过的光影

 

八月,风吹南疆

从精绝、渠犁到龟兹、姑墨

再到疏勒、子合、西夜……

抽象的丝路蜃景、孤烟

尾随着风干的历史

缠绵的支言片语

 

在一马平川的戈壁、沙漠,废墟

触摸到更加荒芜的遥远

浮光掠影的行程中

我认真履行一个守法公民的义务

交纳过桥费、门票费、交通罚款

和百分之十二点五的所得税

 

八月,风吹南疆

此时,歌声回荡于城乡的绿野

瓜熟已蒂落,稻香在飘远

 

邦克楼上的一轮一轮新月

召唤人们做昏礼的呼喊声

托起了一座又一座虔诚的穹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