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我在风中等你(外一首)




是谁唱起阳关三叠

不知是寻觅还是等待

慵懒在斜风的黄昏


古桥遗址上

枯树桩如鳄鱼嘴林立

脚下石缝中

渭水潺潺流淌

演绎历史的厚重


扶古思今

曾经有多少人儿抹泪

那朝天翘首的桥墩

经风残噬

如我的心

那天你弃信离去

不带一丝风

怨恨的眸不再回头

飞燕快告诉我你在哪里


近处芦花如雪点头

我在咸阳古渡口等

枯木发芽




春天

在田里种下

黑色的豆

用碳的热情

扎根发芽

等到秋季收获

熬一腕粥

细细品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08 21:39)
标签:

文化

我在风中等你



是谁唱起阳关三叠
不知是寻觅还是等待
慵懒在斜风的黄昏

古桥遗址上
枯树桩如鳄鱼嘴林立
脚下石缝中
渭水潺潺流淌
演绎历史的厚重

扶古思今
曾经有多少人儿抹泪
那朝天翘首的桥墩
经风残噬
如我的心
那天你弃信离去
不带一丝风
怨恨的眸不再回头
飞燕快告诉我你在哪里

近处芦花如雪点头
我在咸阳古渡口等
枯木发芽




春天
在田里种下
黑色的豆
用碳的热情
扎根发芽
等到秋季收获
熬一腕粥
细细品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5 13:01)
标签:

文化



        小时候,奶奶的柜子里总放着一块有粽子大小的菱形琥珀糖。每当小妹哭闹的时候,奶奶才切那么一小块,放在妹妹嘴里。几个大点的孩子总眼巴巴的看着那黄白相间,形如虎纹的琥珀糖,多么想奶奶也给自己嘴里也塞上一块,哪怕再小点也行,可是奶奶总说:“大嘴不能吃,糖是哄孩子的”。就这样妹妹吃上几回,我们几个大孩子才能吃上一次。那种酥脆的糖很有嚼头,吃完唇角总粘有黄渍,用舌尖再舔舔,真是绝美的享受。

         时光如白驹过隙,悄悄偷走了我们想吃琥珀糖的梦。如今的社会不在是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我的孩子对琥珀糖的兴趣从来没有我们儿时那么浓烈。使我常常怀疑,现在的琥珀糖是不是没有儿时的琥珀糖甜。

         可是一件事情改变了我的看法。几个月前我报名参加了医学类继续教育培训班,快到期末考试了,老师要求每人照两张免冠2寸照片。下课后,我从西安回到咸阳,来到离家不远的“爱尔美”照相馆。因为平时不喜欢照相,很少光顾这家照相馆。走进照相馆,照相师傅一张笑容可掬的脸,亲切的问我:“复印还是照相?”。我说明来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23 17:18)
标签:

文化


咸阳盛开格桑花


        早晨起来,妹妹打电话说一起回家看爸爸,顺便在迎宾大道看格桑花。听到格桑花这三个字,我一下来了精神。

        路上妹夫开车,我的思绪如一粒种子在心中滋生。第一次听格桑花这个名字,是二十几年前在咸阳西藏民族学院上学的时候。

        记得有一天上体育课,我们班要举行篮球比赛,我和几个同学领到篮球在路上随走随拍,前面的同学让我把球扔过去,同学旁边还有几个藏族同胞都一起往操场走。我当时鼓足了劲,只听“啪”的一声,篮球重重砸在一个高个字藏族同学的后脑勺上。他捂着后脑勺,慢慢转过身,那个高大黝黑的同学会不会打我呀?我吓的眼泪都快要出来了。只见他轻轻捡起那个罪魁祸首,在手上掂了掂,对着我说:“小妹妹,接球”。这时凝固的空气一下欢乐起来,大家都哈哈大笑。

等到比赛结束,我去他们班那边向那位大哥哥道歉。他笑着说:“没事,小事一桩,小伙子还挨不下那一下。就是今年我们大五了,快要离开咸阳了,很留恋这个地方,不过我要回去看我的格桑花了!”说话间他的眼睛放射着异彩的光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9 15:29)
标签:

杂谈

七绝·蜻蜓

精灵蜕变水中来,
抬腿洗冲头上灰。
夕映池塘添彩翼,
为谁等得粉荷开?

七绝·昏灯慈影长

睡眼惺忪是几更,
昏灯慈母纳鞋声。
椒墙孤影整年映,
染白鬓丝心血倾。

七绝·桃花落

修炼千年新蕊红,
桃花玉面醉村东。
不及一夜经春雨,
半落涓溪半逐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8 22:32)
标签:

诗歌

杂谈

蜻蜓(外一首)


玉米拔节的时辰

蜻蜓像绿色的飞机

展开翅膀


那水晶般的双翼微微震动

啜饮绿皱涌动中的艳阳

自己的领空

飞奔

三百回的迂回


仿佛那是糖纸的幻化

时光跳跃

点水栖居

诗意像外面延伸


等待另一只蜻蜓

进入童话的摇篮



盐水

没有绿洲的心海
一片荒芜
唯有惊涛拍岸的声音
在呐喊
叫你砍伐

沙漠在继续蔓延
太阳炙烤着大地
风干的尸体
泪痕斑斑

所有的谜底
终将解开
不要说我咸
不要考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3 22:00)
标签:

杂谈

我是你的谁(外二首)

一张发黄的旧报纸已在箱底
沉睡二十年
那首没有提起我的诗
字里行间洋溢着爱
往事尘封已久,看清了
才会真正快乐
我并不是你的谁
也不说一字千金
我的幸福来源于
曾经红梅飘落,与无际的雪留在心底

曾经

拖着鞋的老人
步履蹒跚
蓬头垢面
半开半闭的眼睛
欲言还止
突然灵动起来
似乎在诉说
当年妇女队长的风采
细雨淋沥中
穿过一个个繁华的十字路口
去寻找属于她的过去
东方开始泛白
建筑工地的土坑
蜷缩着的黑影
刚刚笑过



问自己

总感觉
落红如蝴蝶翩翩起舞
总感觉
俪句如诗雨缕缕不断
一路的风景
用稚嫩的手编织
聚集所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2 13:03)
标签:

文化

七绝·忆纳兰性德

(平水韵)

深宫金井落红萦,

边塞榆关数几更。

欲寄相思鸿雁远,

百年悲苦有谁听?


七绝·马问

(平水韵)

祖上沙场任纵横,

父亲蜀道赛群英。

如今郡邑无骁骑,

谁晓香车灌我名?


七绝·阳春

(平水韵)

野烟缈缈隔青纱,

濯脚溪边鱼吻丫。

软语桃花多妩媚,

逸情山水忘归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2 11:17)
标签:

杂谈

卜算子·咏鹏


翅击万层涛,

志在凌云顶。

小雀寒蝉不解情,

讥笑鲲鹏影。

尽怨暮秋萧,

待到鸿鹄骋。

万里晴空满地花,

处处丹霞景。


忆王孙   ·秋思

(平水韵 ) 寒蝉凄切语低吟,落叶残花暮气沉,秋雁飞离何处寻。杳无音,今世孤情梦伴心。



如梦令·春雨

(中华新韵)


菩萨柳枝轻展,甘露婀娜如线。仙酒味香浓,酡色已将花染。斟满,斟满,化做幼胚惊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6-11 16:08)



祖上沙场任纵横,

父亲蜀道赛群英。

如今市里无良骥,

谁晓香车灌我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个人资料
易茗
易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801
  • 关注人气: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