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草原风信子
草原风信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4,510
  • 关注人气:2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9日晚上诗歌大赛完毕后,大家都各自回包里休息,因为他们都知道明天要早起。
我要求和额吉睡在一起,躺下后我们还能聊一会儿,额吉也很愿意。我像以往来看望她时那样,躺下来跟她聊着家常话。家人收拾完也准备休息时催促额吉该睡觉了,说明天早晨3点就要起床(蒙古族的习惯,庆典或是祭祀活动是在黎明日出之前开始)。于是我们就不说了,赶快休息,明天将是繁忙的一天。可是,我几次睁眼看额吉,她都没睡意,可能是有点兴奋吧。
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额吉就被叫起来,她麻利地起来,孙女们帮着穿上新的蒙古袍,梳洗完,喝了茶,就在布置好的大蒙古包的西北面端庄坐好,这是准备开始接受家族人的庆贺了。
外边人们已开始热闹起来,看来也都已起来,穿上正装——漂亮的蒙古袍,好像是安排好一样,从辈数大的开始,进到额吉的大蒙古包里来,向额吉祝贺大寿,并送上贵重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草原额吉乌云娜 定于今年夏天8月10日举行85岁庆典。她的儿子们早就向我们知青发出邀请让去参加,由于各种因素,最后只我一人过去了,但我也是代表着大伙儿,带去知青们的祝福,还有人托我带去了礼物,额吉很高兴,也很感到自豪。虽然当时发过了微信,但还是觉得不充分。可回来后又忙于他事,没有及时写东西详细描述,现在以后记的形式补上,一是觉得有汇报之责,二是有介绍蒙古民族这一风俗习惯实况之意。
 参加这种活动,关系近的,一定要头一天到,额吉的儿子嘱咐我前一天来,于是我9号准时赶到庆典地点——她的一个儿子的营盘上,只见那里已支起了一溜7座蒙古包。额吉有六个儿子,一个女儿,还有两个亲弟弟,大多一家支一个蒙古包,基本今天都到齐了,热闹得很,这也是这个大家族,机会难得的聚会,都在照相留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01 12:34)
标签:

四合院

大槐树

历史见证

分类: 杂谈

   我是在四合院里出生,在四合院里长大的。

我家租住在一个占地800平方米的四合院里,正规正矩的两进带后院的四合院,现在看来是一个很有讲究的院落。

它的前院大门开在东南方,大门厚重,里面带三道插门杠,两扇大门外面用浑厚的行书字体勾边嵌着“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两个石门墩静卧门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蒙语歌

分类: 游牧文化
  蒙古民族的生存环境是地广人稀的大草原,他们自古以来过着逐水草而居的游牧生活,也使他们对生活有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绿发会

取水

安全

分类: 日志
    6月22日至6月28日,我随中国绿发会《狼图腾》基金会到东乌旗、西乌旗牧区取水样。
我们历时七天,来去共跑了3000多公里路,其中五天,约有1000公里,是跑在牧区的草原路或是砂石路上。4个人、两辆车,拉着现场就能测试一项的机器和装水样的容器,马不停蹄的一处一处地奔波,很辛苦,很累,可为了牧民的饮水安全,大家都没有怨言。这些水样拉回北京,将找专业部门检测。
这个项目是中国绿发会《狼图腾》基金会筹集资金,为草原牧区现在普遍饮用的机井水进行抽样检测的项目。
过去传统的草原牧业是游牧,游牧是牧民赶着牲畜逐水草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从地图上就可看到,我队南部的地盘位于乌拉盖河流末端沁润的乌拉盖湿地的东部。
以前这里有蜿蜒的乌拉盖河流过,在河道的两边有很多大大小小的淖尔(水泡子),再往西就是绵延近百里、面积辽阔的乌拉盖湿地。乌拉盖湿地曾经是东乌旗的肺,是气候的调节器。水大时,这里如汪洋大海,湿地里生植着密密麻麻的芦苇。淖尔里有鱼,芦苇里有鸟。水小时,有很多地方显现出戈壁滩,所以也称乌拉盖戈壁。
几十年过去了,这片湿地发生了很大变化。八十年代,乌拉盖河的上游建了水库,截留了河水,九十年代,发展工业也盯上这点河水,更不放水库的水了,加上十年天气干旱,种种原因使得湿地消失了,河道枯涸,水泡消失,乌拉盖湿地就全成了乌拉盖戈壁了。它从原来的东乌旗的肺,变成了沙尘暴的发源地,成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五一”后,经历了一场白毛风,风雪过后,下一家牧民又来接我了,我又要进入另一个牧民的家,换到另一个环境中去了。
现在的牧民已经不游牧了,可我到了牧区,过的还是游牧式的生活,北边住一段时间,又搬迁到南边去住,有时别的苏木也去,不管是哪儿都愿意去,越是没去的地方越是愿意去,见异思迁,乐此不疲。
牧民也愿意让我去,我串来串去,也带着各地各家的信息。在地广人稀的草原上,游牧民族原来就是通过来客了解其他地区的信息的,这是草原人的传统,草原人愿意有客人来访,所以草原人好客。现在牧区的草场划分了,牧民定居在一个地方后,互相不可能老串门,鸡犬相闻,不是老死不相往来吧,可无缘无故串门也不是正事儿,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到了牧区,该干的事情太多了,里里外外,各司其职,又要互相合作。
天气好时,按部就班,早晨羊群依次出牧:索白(没有羔羊的)、撒和(带羔羊的母羊)大群、耐里撒和(新下羔的母羊)小群,它们出牧的远近不一。圈里还会有些问题羊,有的是弱畜,需单独照料;有的是不要羊羔的“搞楞慨(弃羔母羊)”,留下来需教育的。出牧完后,牧民才开始烧茶。喝完茶,去干圈里的活儿,清圈、看着留下的羔羊吃饱奶。下午又要依次给各个羊群和牛群饮水。
变天时,尤其是刮白毛风,羊群就要圈在圈里,等待风雪过去。牧人也只有呆在屋里急切地盼望天气转晴,能把牲畜放出去吃草。如果一天都不晴,就要适当给牲畜喂贮藏的饲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接羔季在春季,草原春季的天气是多变的。
有时有春回大地的气息,太阳照着大地暖洋洋的,草原的小草野花也蠢蠢欲动,钻出地皮,开始生长;可不知什么时候,老天就会突然翻脸,阴云密布,气温下降,仿佛又要重回冬季。
最要命的是春季的风,一点不温柔,一刻不停的在刮,只是有大小的区别,小的四五级、大到八九级。它刮走了太阳带来的那点温暖;刮得一片片云站不住脚;刮得本来要飘下来的雪变成急速奔跑的风吹雪——草原人叫白毛风。
春季真是草原人头疼的季节,它叫草原人提心吊胆;可它又让草原人期待,因为春季过去就是夏天,就是美好季节的到来,它是黎明前的黑暗,是期待美好希望的最后坚持,草原人对春季的感情是又爱又恨。崇拜大自然的草原蒙古人还认为,春季是“腾格里(老天)”对大自然优胜劣汰的最后考验,蒙古人的博大胸怀就是由这种大道理而生,他们能不坦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乌尼特呆了五天,阿嘎(她娘家妈妈,我队的牧民)来电话催了,他们第二天送我到旗里,阿嘎已先走了,家人问我在旗里住一天吗,我说也不要在旗里耽搁了,接着就马不停蹄奔大队去了。接羔大忙季节,家家都把时间算计得很紧,有好多事等着干呢。
阿嘎先走一步,先来收拾新建好的准备这次住的小侧房,得先烧火暖屋子。还有她家有一头怀孕的母牛卧倒,起不来了,她急着去看情况。
牛只要一卧倒,就是体质弱了,没有站起来的劲儿了。我过去是放牛的,70年大雪灾,牛一冬天吃不饱草,到早春,弱牛晚上卧下,早上自己站不起来,我们每天早上的工作就是搊它们站起来,让它们能走出去,开始一天的采食。
牲畜经过一冬天的体质消耗,到春天都很弱了,尤其是怀了孕的母牛,肚里的小牛犊一天天越长越大,牛本来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