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桥老树
小桥老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0,554
  • 关注人气:1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11月4日下午,人气畅销书作家小桥老树及其全新力作《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携手小罐茶亮相北京朝阳区大悦城单向空间,为广大读者奉上了一场直击心灵的奋斗者故事会。活动中,小桥老树分享了创作的初衷与感悟,并与嘉宾著名作家浪翻云、《白夜追凶》导演王伟围绕创业与奋斗等话题进行了畅谈。粉丝读者现场朗读了《奋斗者》一书中的精彩片段,更有多位奋斗者讲述了各自热血的创业故事。 故事会现场 奋斗的故事是真实的童话 《奋斗者——侯沧海商路笔记》是小桥老树暌违五年之后,全新创作的都市创业题材小说。作品的时代背景设定在上世纪90年代末的全国创业潮期间。小说主人公侯沧海出身于国营企业工人家庭,经历了从公务员到商人的身份转变,并数次投身到创业浪潮中,经过多次成功与失败后,终于厚积薄发,用奋斗最终收获了事业的成功与家庭的幸福。对于小桥老树来说,小说创作的经历也正是一部“奋斗史”,让他找到了人生的意义。 小桥老树品小罐茶分享创作初衷与感悟 每一个奋斗者都是为家庭的奋斗 小桥老树与嘉宾浪翻云、王伟谈到“奋斗”的话题,有一个共同的观点:中国的奋斗者,是为了家庭而奋斗。小桥老树说,我们中国最基础的细胞是“家庭”,因为有家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第33章重谈恋爱

建了一个QQ群:583100224,欢迎加入。

小桥有一个微信公众号:小桥老树张兵,xiaoqiaolaoshu740118,欢迎加入。

另:希望朋友转发。

另二:点击右下角“阅读原文”,可是直接调转到《侯沧海商路笔记》

……………………………………………………………

(1)

等到侯天明醒来之时,头脑一片空白。他想睁开眼睛。眼皮似乎被缝合得牢不可破,无论如何用力,根本无法撼动。耳朵外响着遥远声音,微弱,急促。一声声呼唤如针,终于将堵塞耳膜的茧刺破。

“不用着急,麻药还在起作用。”这是一个隐约还有印象的声音。

“什么时候能恢复,有什么注意事项?”这是张小青的声音。

随后,声音变得缥缈起来,若随若无,如冰川上来客发出的捉摸不定的声音。

终于一道闪光出现在脑海,割开了封住感官的密蛹,侯天明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硕大的脸凑在自己眼前,这张脸面带喜色,不停地“喂、喂”地喊着。视线所及可以看到各道管道插在自己身上,仿佛是科幻影片中被外星人喂养的人类婴儿。

“手术,怎么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8 10:04)
标签:

杂谈

​​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2 23:13)
标签:

杂谈

​​

(1)

“哥,你有心事。”在轻烟之中,出现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太太全息相。

汉国有六个历史传承悠久的家族建有属于自己的祭祀系统。狄家属于六家族之一,开枝散叶数千年。狄家历史悠久,但是子孙后代并不是太多,全国各地具有狄家血统的在册子孙只有四百余人。每年春节和清明,所有被宗祠确认的狄家子弟不管身处何地,都要同时祭拜祖先,相同仪式将狄氏家族团结起来。

狄氏宗祠建在东安城,一直由长房管理。在春节和清明两次祭祀时,全国各地狄氏后人将香插进祖宗牌位后,就与全国各地的狄氏祭拜系统联系起来,能够随意查看各地祭祀者的全息相。

狄平凡属于狄氏大家族中的远房旁支。远房旁支是指与东安大房血脉较远。他们这一支每一代都有天赋灵脉者产生,从未断绝,在狄氏大家族里很有地位。

狄平凡的爷爷在全国联网狄氏宗族祭祀系统的基础上建有旁支小系统。在小系统里,只要有人祭祀,小系统族人都会知道。当狄平凡上香以后,妹妹狄平清就上线了。

狄平凡抬头看着妹妹,道:“狄米接到了申州大学录取通知书。”

老太太呵呵笑道:“狄米骨骼清奇,我早就断定他是天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第5章 十二年前的往事

(1)

无人机飞到海边,又发现天狼微波吸附反应。

有了前车之鉴,赵卫没有拍桌子,耐心地等待蓝色界面旋转打开。页面打开,出现一个年轻女子的头像。头像旁边有备注:楚楚,女,生于汉星纪年2002年2月9日,朱江市大宁区人,C型灵脉,微波吸附反应乙+。

柳眉道:“楚楚微波测试等级也很高嘛,略逊于狄米,与周道林级别相近。这说明虽然她是C型灵脉,但是灵脉来源并不远。”

全息相显示出一个在海边孤独的小小身影,海很广阔,身影很小。

陈庭之道:“她最初报的什么学校,什么专业?”

赵卫迅速检索,答道:“她报考的就是申州大学,填报了海洋科技、海洋地球科学和海洋环境这三个专业。”

陈庭之再次打量坐在海边的孤单身影,道:“她的兴趣和志向在海洋上,适合到训练营海事部门工作。”

楚楚身穿一条碎花长裙,婷婷玉立,清雅秀丽。她在海边沙滩走了一会,提着鞋上走上海边栈道。

她坐在海边栈道下方的灰色带孔洞石头上,石头上有几只叫不出名字的海虫,长着六条细腿的褐色海虫从石缝里偷偷摸摸钻出来,外面稍有动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第3章 天空中的无人机

(1)

程欣从床上跳起来,关掉卧室门,手忙脚乱地穿衣服。

程欣父母提着行李走进屋。

秦玉琪道:“桌上有水果,还有咖啡,家里有客人,怎么没有见到小欣和客人。”程建国见到女儿卧室门紧闭,警惕性立刻升到最高值,紧张地道:“小欣怎么把卧室门关上?”

夫妻俩对视一眼,心意相通,表情都沉重得如泰山压顶。程建国正想敲女儿房门,被妻子拉住。秦玉琪低声道:“给女儿留点面子和台阶。”她走到门边,轻敲卧室门,声音温婉地道:“小欣,我们回来了。”

程欣站在门口吐了吐舌头,暗觉侥幸。她打开房门,故意打了个哈欠,道:“妈,你怎么回来了。”

秦玉琪指着茶几上的库勒香梨,道:“单位有急事,所以回来了。家里有客人吗?”

程欣“嗯”了一声,道:“同学拿到录取通知书,到家里来玩。”

秦玉琪朝屋内瞅,道:“同学在哪里?是哪一位同学?”

程欣道:“他下楼了,一会儿上来。”与父母打过招呼,她赶紧回卧室给狄米通风报信。手机打通,无人接听。

卧室里没有钻出来一个赤身祼体的男孩子,夫妻俩松了一口气。秦玉琪拿起客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第一章 楔子

汉国东海,2020年5月。

广阔的南珠湾有一个静谧、美丽的小岛——长洲岛。

长洲岛火山熔岩和海蚀海积地貌闻名汉国。从空中俯瞰长洲岛,绿色小岛如一块飘浮在碧波里的圆形翡翠,风光秀丽,宛如仙岛。

长洲岛是位于大陆架沿岸浅海的火山岛,海面露出部分有一百五百米左右,加上隐藏在海水中的四五十米,整座山体高约两百米,总面积十四平方公里。西侧岛体受到海浪日夜不停地拍打和冲刷,崩塌了一段崖岸,形成一个港湾。

一辆中型海船停靠在港湾里的老码头。

老码头位于一段直径约4000米、高度约100米的C形崖岸之下。棕红色岩壁接近七十度,怪石嶙峋,无路可行。在陡峭岩壁上每隔七八米就有几个浅浅脚印,如果用虚线将脚印连接起来,就形成一条走上小岛的小道。

海船乘员下船时,云层恰好遮住太阳,雨丝淅淅沥沥飘在空中,一股沉郁之气笼罩在原本阳光灿烂的海岛。

五十名乘员们都穿着类似秦皇军队铠甲样式的淡青色制服,陆续从海船来到一块狭窄的不超过二十平米的小平台。乘员们踏上平台后,就如攀登绝壁灵猴,在浅浅脚印之间跳跃,转眼间就登上C形崖岸。

崖岸上生长着许多带刺灌木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夜晚锻炼以后回到宿舍,侯天明进门就被陈文明的臭脚熏了一个跟头。脚臭看似小毛病,在封闭空间真要人命。侯天明和冷小军都很烦此人,私下聊天毫不隐晦希望陈文明能够被淘汰。陈文明如打不死的小强,每周减肥百分比都在尾巴,但是运气好到爆棚,每次都有接盘侠英勇就交,让他涉险过关。

冷小军看见侯天明进屋,做了一个捂鼻子动作。侯天明摇头苦笑,坐在窗边,用脚很轻松地将床下盆子勾出来,弯腰拿着盆子去洗漱。这个时间点超出了规定睡觉时间,守在监控端的工作人员早得到过指示,对侯天明违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侯天明到卫生间洗漱以后,轻手轻脚回到寝室,躺在床上望向天花板。随着减掉的肥肉越来越多,他感觉身体发生了细致深刻的变化,以前下午必然准时到来的头痛感悄然减弱,行动敏捷起来,也不觉得太累。还有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开始做起春梦。

今天被强行带回聚光灯下,聚光灯如钢刀切豆腐一样切进头脑,让头脑变得发烫。发烫结果很严重,侯天明进入梦乡不久开始进入春梦环节。在梦中他和一位漂亮女子牵着手走在海边,太阳当空照,海风由远及近在耳边呼呼作响,空气中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23 20:22)
标签:

杂谈

“可惜,当初《愤怒的拳头》电影版权被贱卖,又被拍成一部烂片,我去看电影时恨得咬牙切齿。”贾贝挥了挥手道:“闲话不说了,在这一期节目中,我们几个都要找侯天明签字。至于具体什么形式,如何层层推进,要商量合适方案。孙红梅和吴琳,你们两人都和侯天明关系特殊,今天会议的事情不要透露。奶奶的,透露了要找你们算账。”

开完会,孙红梅独自在大雁湖渡假村散步。新出台的方案让她感到不安,在风景优美湖边散步能理清思绪,平复情绪。她走回选手所住楼房,在夜色中看见两个人的身影。

小操场边上,吴琳道:“师傅,今天不要练得太久,再做三组手臂运动就可以了。”侯天明坚的道:“我现在身体状况比以前好得多,能够承受这个运动量。我是半身运动,其他选手是全身运动,不加把劲,减肥百分比会垫底的。”

“师傅,那就再做两组。”吴琳最初见到师傅侯天明之时,先是吃惊,后来慢慢生出些轻视。今天听到了更真实情况后,她对师傅充满了同情,这不是施舍般同情,而是对一个倒霉英雄的同情。她带着强烈感情色情,用其专业知识帮着师傅走出人生困境。

孙红梅站在黑暗处看着一对师徒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走进电梯时,张小青盯着不停上升数字,被捆住的思维奋力挣扎,渐渐有了一丝光亮透入。她此时意识到喝下了放有安眠药的水,能够意识到这一点在于最艰难的日子里经常吃安眠药,对这种感觉不陌生,也因此产生了耐药性。在最初阶段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体出状况是安眠药起作用,看到上行电梯以后,她脑中闪出“安眠药”的小白片形象,猜到了马军意图。

这是多么龌龊和恶毒的人才能想到这种方法对待大学女同学!张小青忍不住身体发抖,一半害怕,一半愤怒。那双脏手在身体上肆无忌惮地游走,让她恶心得差点呕吐。她不知道马军放了几粒安眠药,若是只放了一粒,自己应该能有行动能力,此时身体软得不行,想必份量不轻。

在进屋时,她努力睁开眼睛,记下了门牌号。

马军屡用这种招术得手,对掌握剂量得心应手,知道张小青如今已经是任由自己操纵的木偶。他唯一担心张小青事后反应。张小青当年与侯天明怀孕后宁愿退学也要生下小孩子,这种破釜沉舟的气概留给马军很深的印象,也更激起内心深处强烈的征服欲。

“征服了女人的阴道,就能征服了女人的心,这是不变真理。”马军望着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