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丽宇
陈丽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587
  • 关注人气: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关于博主

陈丽宇,1982年生,毕业于昭通师专中文系,后修云南大学中文。以写作、朗诵和演讲为人生之大乐事,参加演讲、朗诵百次余,收获丰,演讲经历被收入云南省《讲星璀璨》一书有文学作品散见于各类报刊杂志和文学刊物,现供职于云南省永善县文联。

 

诗观:诗是灵魂最纯洁的舞蹈

 

除转载文章,均属原创。

 

通联:云南省永善县文联陈丽宇 657000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文人诗友
暂无内容
永善文学公告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4-01-24 09:26)
标签:

杂谈

情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思乡

思亲

情感

 

   登 

昨日思乡不能已,

宁作根上一汪泥。

登高只为遥相望,

终生漂泊情几许?

 

    寄慈父

当年风雨折枝痛,

志坚护幼郁葱葱。

岁月无情天难老,

岁月有情化春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0-24 09:32)
标签:

重生

情感

 

我是枯坐在妈妈坟前

问过的

被风吹散的

除了你的永远陪伴的蜜语

是不是还有永不衰老的容颜

 

昨日

我写诗说要在最美丽的时候死去

你看  妈妈

我此刻多么无助  无望

路很多  每一条都在画圈

人很多  错过的错过了

爱恨离别  都在里面了

是啊  我有些累了

 

不  不是

我也许不是你想象和企盼的那样坚强

对于生活

我从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洒脱

我没有任何时候像现在这样

抛开快乐 放纵悲伤

妈妈   我渴盼死亡

像你一样

那样安详

 

好吧

我现在就死去

但是  妈妈

如果  如我所想

静卧在你身旁

像你拥抱儿时的我一样

我也拥你入怀

随你远去

 

如果真的这样

妈妈  你是不是知道

我们的亲人何等哀伤

 

就像你的离开

去今二十载

栽种的哀伤在我心头

葱葱郁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9-21 09:22)

也许

等到老去

会有一叶扁舟

从生命底层长大

把畸形的

千疮百孔的心

连同它承载的

千万疼痛  一起装下

 

这疼痛

早已不是一声叹息 

或者

一个淡定的微笑

就能治愈的感冒

 

是一场绝症

 

自断的刀尖

滴滴殷虹的离殇

 

心卡死在仇人的温柔里

却又居无定所成一片

秋叶  随风

爱恒久 成仇

 

光环写满爱的宣言

心被撕扯成千片万片

来一场灾难式的洪水吧

冲破这耀眼的彩纸

坍塌这虚幻的海市蜃楼

就算重建一座叫做坟的房子

至少 让心有个停靠的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7-30 10:18)

梦回罗坎

橘子林都是丰收的欢声

姐姐还小

爬在树尖上摘红橘子

嘻嘻哈哈听大人们喊猴精

这个冬天

我穿花棉袄扎羊角辫开始品酸甜

 

梦回罗坎

二老爷栽种的樱桃大又红

陆家的鸡黄家的鸭偷吃蒜叶

嘎嘎飞在刘伯娘的吼声中

一群猴精在樱桃树上吓傻

二老爷黑脸

陆三娃、王小波提着裤子连滚带爬

 

梦回罗坎

锁啦响震天

笑声开满花

任三哥二十娶新娘

任三嫂美滋滋的高原红挂脸上

我们追着送亲队伍喊新姑娘新姑娘

程大爹抬嗓高唱

婉转的山歌在半坡的枝头袅绕

 

梦回罗坎

爸爸埋头桔园忙修剪

我站在树下似懂非懂

和着爸爸吼白眼书

我们唱的是:

“从前有个人

名字叫成功

他家里很穷

他父亲死得很早

他母亲带他去给人家放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在你身边

情感

父亲生于1942年3月12

地主家庭

一辈子用封建礼教和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教育我

时间会证明他的英明

 

父亲20岁逝母

50岁丧妻

坚决未再续娶

独自拉扯教育5个孩子长大

当时我11岁

最小的弟弟3岁未满

如今父亲古稀

我最小的弟弟镜宇22岁

大学毕业在昆明工作

父亲疼幺儿就旅居昆明

乡亲们说父亲好福气

 

父亲曾摔伤肋骨

劳伤脊椎

小脑萎缩

轻微中风

父亲一直按时锻炼身体

每天自己按摩头部

坚持看书写字

身心疼痛人生起伏都持淡然

高声谈话开怀大笑

但决不吃药

 

今天父亲病

高烧40度

神志不清

没有力气走路

我离父亲1000公里

弟弟上班电话未带

姐姐、妹妹和大弟弟在更遥远的广州

我请我在昆明工作的学生朱兴亮

去背我的父亲打车到医院

这是一个一直感激我

其实是我一直感激着的好学生

 

我哭了又哭

忙乱不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