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卢永康
卢永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097
  • 关注人气:5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更多>>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梦散了,漂在水面上。要捞的话得赶快,即使还夹着眼屎。

梦不虚,往往更真实。

梦是有个性的,焦大的梦断然不如林妹妹的梦温婉精致。

(一

    我堕入一口深井。自己徒手攀爬,快到井口,却再也没有一丝力气。

    井沿有一人,陌生。求他伸手拉我一把。他拽住我的双臂以后说,如果我一放手,你就要摔死。我没有半点担忧,说不怕。陌生人用劲,把我拉出了深井。

    我坐在井口喘气。

    一个熟人冒出来,好像就是儿时打泥巴仗,把我弄得脑袋流血的那个。他灿烂地笑着:信不信,我会把你推下井去。

    我还在大口喘气,摇摇头,表示不信。

    我挣扎着要站起来,手臂伸向熟人,下意识希望他扶一把。

    趁我没站稳,熟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19 20:00)

 三十年前教过的一届学生相约回母校,而且把我们几个退休或即将退休的老师请到,大家畅谈同学情,师生情,故乡情,简陋的教室里充盈着欢声笑声。高兴之际,老夫我大发少年狂,居然拾诗人郭小川牙慧,嘶吼着要“活他个百岁,干他个百岁”。

 这一天正是所谓教师节。

 喜乐之中,我不知好歹地悲愤袭来,还令人讨厌地鸣叫几声。

 聚会前一天,几个组织聚会的学生就在微信同学群提醒:有新规定,新要求,同学们千万不要把活动情况发到本群之外!座谈没开始,一个在本地端公家饭碗的学生在我耳边轻语:经过商量,还是到“有关方面”报备了这次聚会,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8月X日

老父亲洗脸洗脚上厕所都要别人帮忙。给他刮胡子、剪脚趾甲、手指甲、洗澡可是个体力活,又是技术活,只有我独家承包,谁也动不得。

每到刮胡子,父亲会主动抬起下巴,分别鼓起两边腮帮,积极配合。偶尔他不干,我就哄:你是个老帅哥嘛,整干净更帅。这招一般都能奏效。

他的指甲不好剪。手上脚上都有灰指甲,厚,连着肉,难辨深浅。我用日本友人送的一把特大指甲钳才行。父亲像个孩子,动不动就叫,指甲钳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05 09:30)


 卢透社最新消息:昨日,在2016贵阳市首届“花甲臭美杯”健身大赛上,卢永康过五关斩六将,勇夺各个组别冠军。记者康永采访了大赛唯一评委兼组委会主任,卢主任说:领导在百忙之中参加这次竞争激烈的比赛,是对我们有特色体育事业的大力支持。报名的一千多名选手,都对领导的高水平心悦诚服,纷纷退赛。领导在参赛选手不足两名的形势下奋力拼搏,取得优异成绩,对维护社会稳定大局及全民娱乐做出了贡献。记者还了解到,此次大赛规定不许笑,不允许议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4月X日

每次吃完晚饭,父亲怕耽搁我,一个劲地催:去弹琴,去弹琴。我强调,大提琴是拉不是弹。父亲依然坚持:去弹你的琴。我就干脆在父母旁边拉。反正他们耳背,吵也吵不到哪里去。

今天,沉默了好一阵的父亲突然当众宣布一个惊人的决定,他要学弹琴了,而且“学来要超过他”。说这个他,指着的是我的大弟。大弟爱唱流行歌曲,却根本不会任何乐器,这个老者真狡猾。全家笑翻了。

我问父亲什么时候学,回答竟然是:“趁你上班了我偷偷地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29 10:19)

 

(一)

在乡下吃酒。这个农家娃吸引了我。他跨进竹筐,发动坦克,毫无惧色地开始战斗。

 

 

 

(二)

清晨,阳光照亮了立交桥下。守着酒瓶,从昨晚睡到了现在,就只等央视记者来问:你幸福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04 18:39)

    我家后窗看去,原来是省劳改局,现在是一处工地。劳改局搬走,把地卖了。这寸土寸金的市中心,价钱肯定老了去。听说买地的主儿要修高档商住楼。

    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此即当今通行的社会价值观。要钱要命了,所以新老板扒房、破拆、清场、地勘都抓得很紧。整个晚上都施工,轰隆轰隆,噼里啪啦,咣当咣当,奇怪的是,快天亮时,他们就停工,大概是人累了,或者是机械要转场。

    周边的住户肯定不能安睡。被子蒙头、塞耳朵,或者什么伎俩,都无济于事。

    我等凡胎,自然睡不好。在巨大的噪音中上床,在巨大的噪音中辗转反侧,在巨大的噪音中嘟嘟囔囔。几天过去,居然开始习惯,勉强在巨大的噪音中昏昏睡去,只是配合着这些奇奇怪怪的声响,做着各式各样凶险的、破碎的梦。

    是的,我只会忍受,根本没有试图提出抗议哪怕异议,不准备找有关部门投诉。我卑琐地以为,施工方如此明目张胆,一定有恃无恐,也许办好了相关手续,投诉无用。何况,周围几栋楼住户不少,总有人受不了,会挺身而出的。你不看,都说社会暴戾倾向严重,网络上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9-19 17:57)

    夜幕已经拉得严严实实。我胡乱塞进一份中式快餐,站在小餐馆门口等人。

    一个光着上身的陌生小伙凑过来,很自然地对我说:“借你的手机打一下。我的没电了。”这句话的前面没有称呼,休说“先生、大哥”,连“喂,老头子!”这样的都没有。

    昏暗中,我看着小伙子肩膀上的纹身,犹豫了片刻,十分谨慎地撒谎:“我的手机被拿走了。”由于心虚,我的声音低沉而猥琐。这是各式各样的骗局熏陶所致。

    纹身靠得更近,把他的手机递到我眼前。“看嘛,真的没电了。马上自动关机。”

    我没看清,只瞥见冷冷的蓝光。但是,内心已经动摇。万一人家真的是有困难求助呢?我若拒绝,岂不糟糕?

    我用两个手机,工作一个,生活一个,比较严格地分开。其中一个没有智能,很傻,符合怀旧的需要。此时自责一番,我不顾刚才撒的谎,掏出了傻的。心想,即使此项社会实验失败,损失不大。

   小伙吩咐,你帮我拨号。

   拨了,交给他。我看他年轻腿长,却不如我壮,倘出现状况,我吃不了亏。加上我每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23 14:16)

    在本人的每一个重要历史阶段,都有同骗子打交道的经历,结果基本上都是我输。选一桩小的说说。

    我的手机接到来电:“老卢啊,你好。我是消防支队的王某。有项工作请你支持一下。”我知道王某,消防支队的支队长,个子高,军装挺拔,很帅。市里开会,经常在一起,只是没有单独交谈过。

    所谓工作,就是买几套消防宣传方面的书。这点小事,何必还要支队长打招呼呢。我立即安排办公室抓紧处理。前段时间,消防队要我们在电视台大楼门口挂一宣传横幅,我嫌有碍观瞻,不准挂,结果下面的工作人员受了不少气,消防队说广电大楼某设施不合格,要罚款,要通报。我还正要折下腰去协调一下,买几本书算啥?

    书很快到了。签字报销的时候,我发现不对。几本粗制滥造的书,错得离谱,价格高得惊人。我没有签字。心想,消防队这事做过头了,应该给王支队打个电话:老兄,你们吃的是军饷,创收压力也大么?再一想,万一有假呢?

    一核实,果然有假。骗子假冒消防支队长的名义,给市里不少部门一把手打电话,要求买书。好些部门成功被骗,花钱不少,买一大堆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18 18:11)

  我的脑筋短路,突然间胡思乱想起来:

    1、安全带

    驾车乘车,那根斜拉的带子真的有助于安全。我们好些同胞就是不系它。造汽车的动脑筋,你不系上安全带,就闪灯提示。同胞们仍然不理,那好,车就响。嘟嘟嘟,从慢到快,烦死你,不系都不行。于是,一种叫静音扣的小玩意儿被发明制造出来。一插进去,被骗的车不再吱声。据说,静音扣热卖,有各种图案,骗车骗己又悦目。

    其实,最简单的,就是把安全带从驾驶员身后拉过来,插进去。车很满足,人嘛,顶多后背不舒服点。讨厌的是警察,偶尔,比如说什么安全带专项检查行动时,他们又要管一管。前段时间还威胁说,摄像照像发现不系安全带也要扣分,因此,在斜背小包冒充的基础上,印了安全带的T恤衫被发明出来。据说市场不好,但也有销路。

    一个穿了安全带T恤的哥们儿,正得意地飞驰,突然看见路边有一警察,警察还扛着一个摄像机在取证。哥们儿一怔,糟了,扣分,罚款。速度还没有完全减下,哥们儿反应过来,这警察有假,就是一个纸板做的,真警察不够,用来蒙人。有些路段,用的是泥塑警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相册专辑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