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时装编辑。本博客仅供整理平面媒体已刊发文章,全当自我梳理与回顾。
个人资料
唐霜
唐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0,146
  • 关注人气:5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11月20日,维多利亚的秘密每年例行的内衣大秀在上海举办。这场显然是为了全面进驻中国市场而举办的大秀从一开始就波折重重。这个号称全世界最懂得做时装秀的内衣品牌,在中国却失了手,不能不说简直是某种消极的隐喻。

维多利亚的秘密(以下简称维秘) 从来都把秀场当成品牌精密营销的战场,中国首秀也保持了一贯作风——“天使”云集,明星登台,排场豪华,气氛热烈。然而,各种原因的叠加,使它的失败几乎可以被载入史册,成为了目前大品牌在中国举办活动历程中最混乱失常的一次。

混乱的维密之夜

先是高调宣布要参与活动的几名多位模特和明星——譬如Gigi Hadid与Katy Perry,都因为被拒签而未能成行。大秀表演嘉宾临时换角,不但娱乐性和精彩度大打折扣,还直接导致了国外媒体在对这场大秀进行报道时,几乎无一涉及产品和活动本身,角度统统指向了“政治阴影”。在国际市场来说,一个力图亲近中国又被中国规则所伤的品牌形象,显然不是那么正面。

而你以为最糟糕的已经发生了吗?这还只是一个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几年前,设计师Min开始尝试在淘宝网店上出售自己的原创设计单品。那天,她终于完成了一条裙子。漂亮的褶皱是这条裙子的亮点。为此,Min必须耗费比做一条寻常裙子要多得多的面料,工艺和版型也花了她不少时间和精力。一番折腾,终于大功告成。Min颇为得意,拿着这条裙子去询问她的丈夫Ian:“这条裙子应该售价多少?”时任Ports男装设计总监,后来成为MsMIN品牌总裁的Ian思索了一会儿,轻吐出:“700块。”这个价格让Min感到不可思议,自己的心血难道就那么不值钱吗?她感到既屈辱又愤怒,当场就掉下了眼泪。

Ian解释到:“你应该考虑的,并不是作为创作者,认为这条裙子应该值多少钱。而是一个消费者,究竟愿意花多少钱在网络上购买一个他并不熟悉的品牌出产的裙子呢?我认为就是700元。”

Min最终接受了Ian的提议。

如今,MsMIN的一条丝绒半裙已经卖到了7500元。她成为入驻连卡佛高级设计师专区的唯一一个中国设计师,也在上海开设了自己的专营店。不久前,精品百货公司Fifth Avenue也引进了MsMIN,品牌正式进入美国市场。

许多新晋的年轻设计师将MsMIN视为楷模,因为这是屈指可数的,既形成了一定规模、打开了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撰文/采访:唐霜 采访整理:Stephanie

 

Jonathan Anderson端坐在Loewe位于巴黎市中心的工作室内。这是一幢法式古典建筑的一楼,他的办公室衔接着狭长的阳台,直接面对着车水马龙的林荫道和广场。“这里有些乱,我们正在搬去新的工作室,那将是一整栋楼,所有的人都会搬过去。”Anderson抱歉地笑笑,灰绿的眼眸中散发出神采。距我们上次见到他还不到一年,这个刚满30岁的年轻设计师,身份已经发生了巨大转变。在时装圈新一轮的换血大战中,他成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14 18:25)

撰文/采访:唐霜


时尚一如湍急的流水,昼夜狂奔,唯恐来不及捕捉沿岸各色风景。而总有一些人,哪怕承担着无法与时俱进的风险,也要在瞬息万变中追寻永恒的可能。对他们来说,相比起河岸上流动的讯息,河中恒久不变的细沙才是更为本质的创作材料——比如,Azzedine Alaïa

 

入行三十余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做一个标准的Gabber,你得是个十足的hardcore,剃头;穿来自Cavello或者Australian的运动服;耳机里的音乐节拍达到190BPM;在仓库派对中蹦达一整天。从1993年到1998年,历史上Gabber真正形成规模和影响就是这短短5年间,然而,作为最后具有完整的社会符号和特征的亚文化群体之一,Gabber足以值得回味。

 

90年代初, DJ K.C. the Funkaholic在访谈中被问到对于鹿特丹浩室风潮( Rotterdam house )的感受。这位来自大城市阿姆斯特的著名DJ显然对于小城里发生的一切并不感兴趣,他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互联网思维”是今日的万金油。创业要互联网思维,守业要互联网思维,做手机做跳蛋做地产做电影的……无一不研究互联网思维。在“纸媒必亡”这样几乎咬牙切齿的诅咒下,但凡有点出息的媒体人,都是要抬高了下巴谈论互联网思维的,间或参杂些“大数据”之类的用语,以示自己仍志存高远与时俱进。哪怕传统媒体泥沙俱下,托互联网的福,总有光明通途。

 

我本来觉得这是件好事。撇去性质与模式均不同的新闻媒体暂不表,单说中国的时装与生活方式杂志,就已经虚假繁荣了好多年。急速增长的GDP和富裕起来的国人,不但让奢侈品牌眉开眼笑,也顺带扶持了一把依赖于奢侈品广告客户的时装媒体。早几年,外媒因经济危机而产生的风声鹤唳在这里都不算什么事儿。只要中国人继续花钱,品牌的大笔预算继续拨来,本土时装媒体就可以不计较实际销量也活得太太平平。比起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Altieri不声不响拿了只石榴,仔仔细细地把果肉一粒一粒拆出来,拆了40多分钟。看着这样一盘干净齐整的石榴粒摆在面前,Uma震住了。

 


那是2010年, Uma Wang刚把重心转移到国内没多久。人人都已经开始谈论她,叫她“新锐设计师”。

 

有人带我去参观她位于上海新天地的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30 19:06)

时尚与性无关,却与性感有关。


 设计师为属于这时代的性感面貌煞费苦心,忙不迭地划定自我疆界、再打破自我或别人的疆界:这个十年用紧致的恤衫包裹出男人壮硕的胸肌,将前突后翘的女人们塞进曲线毕露的裙子里;下个十年又鼓吹中性之美,送出大群面色苍白的男女模特,一律纤瘦扁平,柔弱无骨。这般周折,绝非是为了性行为的目的杀将而来——若真如此,所有的时装秀都应该变成模特儿光着屁股的内衣秀,还用得着在遮几分露几分上锱铢必较吗?人类知觉发展至今,性感观早就从直接的性冲动直转为最矫饰的性意象。性感可以不谈生殖器、不谈裸露、不谈性行为。讨论性感可以像用羽毛尖儿轻轻划过大腿内侧那么的性感,也可以好像论证哲学命题那样的严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年3月5日上午的巴黎卢浮宫卡利厅,正准备迎来一场如期而至的Louis Vuitton时装秀。


就像每个大型而壮观的群体活动,它的前奏充满了动人的魔力。前台摄影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论及男人穿衣的历史,除却17世纪花枝招展的宫廷风尚不表,也暂不罗列1950年代孔雀革命等昙花一现的亚文化枝杈,近代主流男装的变迁史,几乎就是西服、制服以及运动装的历史。虽然这三大件各自发展出了复杂而丰富的外型和规则。然而一百多年来,男人们就只能在这三座大山中来回蹦跶,每一次尝试性的越暨都只可能是产生短暂的轰动效应,从来撼动不了壁垒。在洋洋洒洒、开放自由的女装史面前,简直可怜。

 

壁垒由谁而设?又将会由谁而破?

 

在这里,要探讨男装重新定义的可能,势必要讨论“新男人”成立的可能性。长久以来,在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