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梓月
梓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7,512
  • 关注人气:2,0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阡陌尘
博文
(2015-11-25 16:51)
标签:

杂谈

    他打电话说斗鸡又去法院起诉他了,扬言这次坚决要离婚。我问他想离么?

    “离,肯定离,但她提的条件是房子和车都归她,外带一百万存款,你能不能去和她谈谈?让她别那么绝
 
情?”

    清晨敲开门,她穿着低胸睡衣手握门环,黑色丝绸完好的裹着她纤细的腰肢,脸上丝毫看不出悲伤。 我微

笑,算是打过招呼,顺手摸了摸身旁的孩子然后落座,她端了柠檬茶递给我返身坐在对面草垫上,眼睛直直盯着

落地花瓶里那些怒放的百合,我问她:
    
  “这次是认真的?”
  
     她回头冲我笑:
    
”哪一次闹离婚都是认真的,只不过前几次都留有余地给他和自己,这次不一样,”

    说完起身从卧室拿出一摞打印好的图片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

    “这是他喝酒以后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不管在何处,除夕夜必要回家和母亲团聚,家里几多人除我之外大都无肉不欢,
所以年夜饭对我来讲比较苦逼,能做得出来的素菜大都吃遍,小时候母上大人
每年除夕都会为我买一两听水果罐头,从记事起,大概四五岁的样子,
常常仰着小脸嘴角溢着罐头汁对家人说,‘长大一定要嫁个开商店的,
那样我一辈子都可以吃各色水果罐头,’  这该是多幸福的一件事,每每讲完还不停地吧唧嘴,大概少时许多吃货小孩心里都有过这个小秘密吧,我也不例外,
曾经撑着下巴看家人大快朵颐不禁痴想,脑子里尽是一听听形状各异的罐头,
长大后,母亲依旧会在除夕夜为我准备罐头,只是不知从何时起,
由一两种变成四五种,等菜肴都上齐全了,母亲便会很神秘的从某个角落取出,
拎在我面前笑笑的说:“看,我给你买了什么?”年年如此,每到那刻,
我便会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有感动,还有小幸福。大概她老人家忘了,
其实我早已长大,不再那么贪嘴,这个习惯保持至今,只是,
不知从何时起,那些甜到发腻的罐头摆在餐桌上一年比一年剩的多,
到后来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1-18 02:16)

  原本熟睡的梦被无意窥探的秘密绝望的清醒着,这个安静到慌乱的深夜,终于,被泪濡湿,这是半年多最擅长

的伎俩,我本无意讨取怜悯,只是犹自囚困一生跋涉,此时,此刻,最难熬的,该是精心伪装刻意挥霍廉价的难

过吧?因为没有足够的理由让你奢侈放肆的哭上一回,即使哽咽,是不是也该憋回去?

 

  常常,在目光潮湿的须臾间逞强,可是,过了今夜,再也没有理由把悲恸一笔挥过,再也不能欺瞒自己尚未坚硬卑微的心,不禁回想,想一想四年来辗转缜密被己浓妆重彩烟花一样的爱情,觉得惊心而动魄,请宽恕我顿生的悲戚和愈发深陷的不得已,你知道,我一直在等,等一个恰当的时机,将那些声色犬马的日子打入死牢,是不是这样才够完好,才能把苟延残喘的思念损耗殆尽?

 

  戒了很久的烟重新点燃,我总是这样,将苦熬的痴想嚼烂味淡后又再次拾起,所以我讨厌这样的自己,无比切

齿的呜咽着伶仃枯竭的自尊,太幸苦,也太残忍。

 

 “这世间最彻底的绝望,是你看着深爱的男人用尽心思讨好另一个女人而你却无从置喙,”她的话,被我无意

收服扣押于心,终于,不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12-31 22:50)
标签:

杂谈

1.
    窗外落雪了,桌上的茶冒着热气,寂寞挤进安静的尘埃里,卑劣狡黠的讨巧

着一颗褪了色却依旧鲜活的心,落草为寇的誓言和那些薄的不能再薄的情话,此时,沉在了何处?

   

     一场辜负,长长久久,一场尚未走远的情事择了吉日出走,敲出这句话时,手边的小猫伸出它柔软的爪子轻轻挠着我的手背,我的心立时化作一滩泥水,软的不成形状。

 

    明媚的眼泪总是在寒冷的冬季溢出,孤独在这个季节显得尤为突兀。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8-02 10:09)

     提前看好天气预报出行,谁知深山风雨难料,像一个失了玩具的孩子,说哭就哭,车行七百公里抵达山

口,进山没多久就乌云密布,瞬间被雨柱包围,所幸保护措施得当,无奈山路湿滑,只得返回寻一村庄住下。

 

    一人行路寂寞且欢愉,边走边唱,背包的重负压在其身亦不觉得累,唯干渴难忍,为减压所带水不多,路上

遇水而饮,泉水甘甜解渴,只是喝多了肠胃不适,加之水土不服,遭了些小罪,傍晚经过小河,安营扎寨,生火

做饭。

 

    深夜躺在帐篷里伸出头看月亮听虫鸣叫,凄凉,孤单,却欢喜着。

 

    清晨,见小河中央有一块巨石,便跨步跳之,坐在水中央仰头阖眼,发了一会儿神起身想跳过去,原地转了

一圈发现石头光滑水流潺潺,被困住了,我是怎么跳过来的?为什么现在跳不过去了呢?这不合逻辑,重来,一

狠心纵身一跳,您猜对了,哀家一屁股做水里了,闭着眼睛心里默念:‘没人看见没人看见,’我去,真没人看

见,这荒郊野林的哪里有人,索性脱掉衣物顺带洗去一身汗味。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2-01 19:36)

    再一次遇见他是在一场庆功宴上,男人端着酒杯和同事闲聊时,无意中看见米晨着一身白色抹胸长裙挽着发

髻面无表情的被她的丈夫揽着腰肢穿梭在人群中,像一只小木偶,男人的手心泌出汗来,酒杯在米晨转身望向他

的瞬间音声落地。他的表情僵在脸上,眼里充斥着寒意,他的目光顺着灯红酒绿拐着弯儿嵌进米晨的身体,她打

了个寒颤,僵着身子推开丈夫的手随意找了个借口便离开了。

 

    她真的没料到会再次遇见他,还是这般尴尬的场景,男人的目光像一把利刃深深地扎进她心里,米晨跌跌撞

撞的走在雨里,她看着马路上急促而下的雨滴落在地面上溅起的水花,突然不知道该去哪里,刚才一时走得急忘

记钥匙都在丈夫那儿,正犹豫着该不该去闺蜜那里散散心,突然被身后一双大手拦腰抱住,米晨挣扎着慌里慌张

的回头去看,她看见男人那张紧颦着眉头的脸立时傻了,男人低吼着把她往马路边的车上拽,她抬手就给了他一

巴掌:

    “疯子,你就是一疯子,这是马路上你想害死我啊?”

    脚下却身不由己的被他拖上了车,男人关上车门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man

12

19

杂谈


 

折梅对饮

 

你是我走丢的前世,是我折梅对饮抵死相爱的郎君
而今遇见,泪是冷的,腮是烫的

我害怕一转身会将彼此忘记,像前世那样
我牵着你的衣袂,低头认真的跟着你走
一直走到再次轮回,走进今生彼此陌生却温暖的怀里

 

相思沧桑依旧,岁月静深长久
梅花再度盈满枝头,而我们却各自走丢
当年殊途同归的约,和那一撇无意的销魂

炸开了谁的眼眸

 

想念挣扎的如此用力,潮红的记忆劈啪作响
我前世的郎,你可曾记得

别离的那晚,小红泥炉上温着烈烈的青梅酒
还有案头那如豆的红烛,和来不及撩开的鸳鸯盖头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19 12:16)
标签:

情深不寿之三

你一眼就能望穿的结局
却让我等了多年
你温柔的眼神击溃我固守的江山
声色狼藉的遇见是自缚的茧
你伪善悲喜的书信里沾满沧桑
却与爱情无关

 

我途径你身边
感受你的温暖
琥珀色的月光拨乱三千痴缠

瞬间的动情要如何来收放
爱情是苍狼的忧伤
凌迟我微醺的思念
是谁输掉整个人生泥足深陷?


等候注定与离散有关
迢迢远山无法给予我答案
真相是伤痕裹身的残忍
犹如婴儿出生时不懂得世间的恩怨,
啼哭声慌乱的撞入人们的耳畔

 

是谁站成枯树的摸样守在这里
满心欢喜的将你期盼?
是窗外那多情的杜鹃,
是菱花镜里那羞涩的云鬓
是过尽千帆的悲沧潸然

 

长长的水岸将思念截成两段
绕过桥廊,
我看见青骢马背上回香的少年
挥舞着手里的皮鞭掠过我的身旁
哒哒的马蹄声声不断
像是炸雷撞击我的心尖,


寂寞是多情的滕蔓
仿佛一缕长风在水面上低旋
荡起的涟漪惊醒沉睡的水仙
这是你走后第八个秋天
岁月将我的容颜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9-04 18:46)
标签:

杂谈

    我的喉咙哽在悲伤的怀抱,声音已被撕裂在齿间,我不会手语,比划不出你想要的答案。

                         
                                                                                  -------题记


    我记得那天清晨阳光很媚,却很冰凉,我伸着懒腰下床去找妈妈,欲要开口时才发现我把声音丢了,喉咙由

底部发出急促嘶哑的低吼声,却怎么也喊不出妈妈来,那时候大概六七岁的样子,却有着少年老成的忧伤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6-07 10:28)
标签:

杂谈

    弱冠之年的书生进京赶考,路过姑苏桥时,抬眼瞧见静坐窗前绣花的她,心头为之一怔,无名情愫油然滋生,如此这般,便是

成就了一段佳话,假如不是造物弄人的话,必然不会落为行踪不明的回忆,过去式而已。

 

    而立之年的书生金榜题名功成名就,却依旧单身,房无妻妾红颜不知何处,顾念着姑苏城那一抬眼的惊魂,心里像烙了痕迹,

再也容不下旁人,只是每每黄昏,便约上好友把酒问夕阳,这一晃,已数十载光阴,面容日渐憔悴,回忆越来越沉。

 

    书生四十岁那年,孤身去往姑苏城,当他再次踏上姑苏桥时,却遍寻不见她的容颜,哪怕丝毫痕迹都没落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