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帕特
帕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22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3-06-28 16:41)

《管理十律》

 

编辑推荐

    照亮众多中国经理人前行之路的管理思想;广受欢迎的管理课程浓缩而成的管理精粹;以《管理十律:商学院不教的管理法则》部分内容为基础,作者原创并讲授的高端课程“刘澜领导力工作坊”,已经让众多企业和经理人受益。

 

内容推荐

    商学院不教管理,听起来是很矛盾的一句话。但作者认为,在中国的很多商学院,这却是实情——对于经理人所需要的最实际、最关键的那些管理法则,商学院往往是不教的。那么,中国的经理人如何才能掌握管理技巧?这本《管理十律》也许可以为你提供一个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
在《管理十律:商学院不教的管理法则》中,作者为我们系统阐述了管理的十条黄金法则。这十律包括:
    关于如何管理自己的三律,“做自己的CEO”、“既要计划,又要梦想”、“学而时习之”。
    管理他人的两律,“用人之长”、“管理你的上司”。
    管理组织的三律,“别把顾客当上帝”、“把员工当人”、“超越利润”。
    关于领导力的两律,“动员群众解决难题”、“修炼领导力”。
    管理是艺术,更是学问;管理需要实践,更需要学习。如果你是一位重视管理、想要超越管理瓶颈的管理者,如果你是一位上下求索而始终不得管理要领的管理者,相信这本书所提供的管理法则一定会让你受益匪浅。

 

作者简介

    领导力专家,正道领导力中心首席顾问,应邀担任北京大学中国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和北京彼得•德鲁克管理学院客座教授,曾担任《世界经理人》杂志总编辑、长江商学院案例研究中心副主任等职务。

    先后毕业于北京大学和哈佛大学,出版有《领导力十律》、《管理十律》、《领导力沉思录》、《领导力沉思录2》等中文著作和英文著作《领导力对话录》,为“哈佛商学院年度领导力论坛”创办以来唯一邀请的中国学者。

 

媒体评论

    在台北、上海、北京参加过无数的培训,从一场3小时的“成功人士”讲座,到三天两夜的“潜能开发”,或是“几个西格玛”之类的培训,但是没有几场培训能够“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刘澜老师的课已经结束4月有余,仍让我时时想起。如果您有多年的高层主管经验,或是您创办了自己的公司,我建议您来听听刘老师的课,你会发现“领导力”不是你曾经以为的那样。
    ——于润杰 上海龙智文化咨询有限公司 总经理
   今年以来最大的收获是跟随刘澜老师做了一次领导力修炼。刘澜老师的引导和点拨,帮助我彻底反思了创业过程中的得失,于课堂中所学,每天都能在工作中得以运用。能成为刘澜老师的学生是我的荣幸。
     ——潘剑峰 幸福网创始人兼CEO
   刘澜老师的课程与许多培训公司的课程不同在于:它以经过长期思考和研究的成果为基础,给学员以非常充实的管理新知和颠覆性的思维。每个单元安排的内容非常充实,在很短的时间里为我们浓缩了如何做一个管理者和如何领导一个团队的精华。
     ——应仲秋 呷哺呷哺人力资源副总经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张震扮演的一线天,唯一与叙事主线的相逢,就逃避日军追杀时,得到宫二的救助。

在结尾前,宫二小姐的一句话道破天机: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传统的江湖,在大时代的变迁中,被渐渐瓦解。而叶问、宫二与张震的“相遇”,缘于他们共同的传承所烙进他们灵魂里的江湖。

宫二在一个眼神的时间里,就决意冒着生命危险靠在一线天身边,这是因为他们并不是两个人的偶然相遇,而是两个江湖的久别重逢。

一线天的身份起初或许是一个军统成员,但后来又决绝地脱离组织,为得是能够如叶问一样去香港延续自己的江湖。

“宫家还有人”,“宫家没人了”。这是纠缠宫二和福星一生的命题。
事实上这种消散之前的危机感漫布在江湖中每个宫家身上。

叶问去到香港就是为了在教习上延续江湖,甚至因为与宫二的相逢,将延续八卦掌的责任也揽到自己身上,为此数顾茅庐。

但宫二选择以江湖的规则来终结自己的江湖,不嫁聚、不传艺、不生子,对她而言,信诺显然比武术招式更加江湖。

一线天最终以一家理发店为掩护,继续经营着自己隐秘的江湖。

宫二说在时代的变迁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她以江湖的形式,清理了投敌的门户。

叶问为传业离开妻子奔赴香港,而只有一线天,以江湖的技艺直接参与到了战争中去。

所以,如果没有一线天的角色,这个时代中的江湖是不完整的。

影片以叶问向徒弟授业作为结尾,徒弟中的一个孩子特别显眼----或许他就是日后名声大噪的李小龙----他象征着江湖的新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死亡----永恒的伴侣

观赏日本的文艺电影,会发现死亡对于日本人来说,是一个非常亲近的伴侣,而非中国人观念里的“不必急于求成的事”。

从《挪威的森林》里自杀的木月和直子,到《关于莉莉周的一切》里被杀的“青猫”,再到《大逃杀》里互相残杀的众人,死亡似乎从青春期时起,就如影随行。

日本人不厌其烦地叙述着残酷青春,仿佛在隐隐地试图宣告,人的成长,比死亡更加可怕。

 

而《入殓师》则是一部直面死亡电影。

如果从“唯物主义”的角度出发,入殓师的工作似乎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他们忙于打扮即将被焚毁的东西,人的尸体和精致的棺木一样,在进入焚化炉后,都将化为我们无法辨别的尘埃。但这项工作却又是如此不可获缺,这并非是出于死者的生理需求,而是出于每一个生者的精神需求。

 

原本是大提琴手的大悟之所以会成为一名入殓师,是因为乐团解散后他没有别的一技之长,只能去做这一项被冷落的职业。但在工作中,他才渐渐发现,其实入殓和音乐一样,都是精神的工作,它们同样都是为了安抚人的灵魂。于是影片中后段将他在旷野拉奏大提琴的画面,与其工作的推进相互切换,意味着他个人理想的真正实现。

 

2死亡----精神的桥梁

对于死亡的敬畏,是人类精神生活的开端。

我们不难发现,世俗生活中,最需要宗教的便是葬礼和婚礼,前者意味着死,而后者则隐喻着生(育)。这两者的仪式化是最普遍的。哪怕是对于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来说,也会按照社会习俗来进行一些宗教化的仪式,来表达对于死者的敬重。当逝去的家人在经历一番郑重的仪式被安葬后,他们的精神就得以被承认了。我们籍此来宣示:人,所包含的并不仅有可以被杀死的肉体,同样还有不灭的灵魂。所以,即使是被灵魂遗弃了的肉体,也不能作为一堆物质而被随意处置,它们同样拥有源自于灵魂的尊严。

 

3生,温暖。死,不冰冷

 

当失去工作的大悟厌倦了城市的生活,而选择回到亲切的故乡时,第一次唤醒他乡情是已渐渐被时代抛弃的澡堂。

大悟第一次入殓工作面对的是一个因独居而尸身腐化严重的老人,他身上因此被沾染上了异味,体验到了这份工作所带来的尴尬。所以当路过澡堂时,便走了进去。进入后发现,这家澡堂是没有人收营的,这是缘于熟人社会浓浓的温情,熟识的客人会自觉地放下浴资。

 

澡堂的女经营者几十年来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执着、认真地烧着温暖而适度的水。在经常光顾的客人看来,它就是日本第一的澡堂。而在政府工作的儿子看来,澡堂已经没有了什么经济价值,为母亲能终止劳碌安享晚年应该卖掉,但母亲则为了维持那一片乡近间共同的温暖而选择坚守。这样的母子冲突实际上是整个时代发展中的最常见的注脚。

 

洗完澡的大悟被这对母子一眼认出,虽然他离开家乡很久,老太太仍然记得他是小林家,他会演奏大提琴,已经结婚了等等。当冷漠、浮躁的城市里失意的人,回归到这样的温情里之后,即使心如窗外的冰雪,也很快被会融化。故乡就像是一个疗伤的胜地,世界上的人都将你抛弃,仍然有人在那里静静地关注着、记忆着你,让你体会到最真切的存在感。

 

于是,大悟很快又带着妻子美香再来到了澡堂,老太太与美香聊起了大悟艰辛的童年,父亲在他幼年时抛弃了他和母亲远走他乡,希望美香能支持坚强而温柔的大悟。这一刻,借助家乡,生活的温暖静静流敞在了大悟与美香之间,仿佛美香此时才真正成为了大悟的妻子。

 

在一个葬礼上,大悟他们本因迟到而遭遇死者丈夫的不满,但当他们为他的妻子化妆入殓之后,他们细致、温柔的工作带给了她静谧的美丽,丈夫的一句“今天是她最美的一天”让大悟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工作的价值。

 

于是,原本以为工作只是对面冰冷尸体的大悟,慢慢察觉葬礼也变成温暖起来。

 

有的葬礼上,孙女按照奶奶的遗愿为她穿上长统袜,并笑着与奶奶告别。

 

有的葬礼上,母女们吻向劳累了一生的父亲,在他的脸上留下鲜红的吻痕。

 

当你熟知了死亡之后,你会发现,追忆死者对于生者而言,是提醒自己回到生活本身。

美丽的妻子提醒丈夫,应当对于家庭的关注。

可爱的奶奶提醒晚辈,要对生活继续乐观。

操劳的丈夫提醒全家,对于亲人的奉献。

当生活的速度被不断提升,在死亡面前,人们才能慢慢沉下心来反思生活本身,安静地在澡堂中使心灵沉寂片刻是否都已经成为了一种奢侈?

 

4 ----和解----重生

 

当妻子发现了丈夫的工作之后,认为这是一个难以启齿职业,要求大悟辞职,而已经体会到自己工作价值的大悟当然拒绝了。结果妻子跑回了娘家。

 

剧情发展到这里,我很俗套地猜想,他们的和解很可能是借助妻子的父母去世,然后由大悟前去入殓。事实证明,影片的设计比这精致得多。

 

妻子不久后主动归来,因为她怀孕了。新生命把她带回到了家庭中间,但她仍然难以接受入殓师的丈夫,这时死神降临到了澡堂老太太的头上。她在搬动烧水的柴火时倒下后,就再也没有起来。温暖的澡堂隐喻着生,是这样一群人生存方式的联结,而澡堂老太的死则把生与死交融到了一起。

 

已经与老太太建立起准亲情关系的妻子与丈夫一同参加了葬礼。妻子第一次得已亲历丈夫的工作,并能以一个家属的身份,体验入殓工作对于他们的重大意义。葬礼上,儿子与母亲的所有冲突都被和解了,他从火化工(同时也是澡堂常客)的口中得知了母亲对于这份事业的决心,母亲想要把澡堂延续下去,这正是她生命的意义所在。

 

但是和解并不是最终的目的,通过死亡的和解之后,人还是要回到生活。生和死是相互孕育的,如火化工所说:“逝去并不是终结,而是超越,走向下一程。”对于死者来说,死亡只是彼岸生活的开始;而对于生者来说,坚信这一点终究还是要回到更值得过的此岸中来。

  

对于大悟来说,等待他的最大和解,是困扰他半生的父子关系。

父亲的离去在大悟看来是极不负责任的,深深伤害到了他和母亲,所以他极力去阻止一切关于父亲的记忆,在收到父亲的死讯时,也拒绝赶去送别。

 

在同事与妻子的劝说下,大悟终究踏上了送别父亲的旅程,他也得以带上最精致的棺材,亲自为父亲入殓。

多年未见的大悟甚至都已经不记得了父亲的容貌,但当逝去的父亲手里紧握的象征父子情谊的鹅卵石掉落时,父子之间持续半生的积怨也全部消解了,记忆里,父亲模糊的面容最终变得清晰。

 

当一个人死去时,所有的存在于世俗之中的计算与纠葛就都被抛弃了,在死者为大的东方传统里,死亡成为了最终的、最有效的和解手段。

但这不得不说,又是可悲的,因为当人处于无法摆脱的苦恼纠缠时,东方人会更主动地选择死亡。与讲究承担世间苦难的基督徒对自杀的排斥截然不同,在东方国家,自杀往往是一件道德的事,当面临困境或伦理冲突时,东方人的自杀会被视为是一种殉道,或者奉献----他为了缓解家庭或国家的困境,宁愿放弃自己最珍贵的生命。

与越来越崇拜世俗生活,越来越麻木的中国人不同,仍然有着极大责任意识的日本人更容易自杀。

 《入殓师》的价值在于,它亲切地告诉你,并不仅有死亡才能使你解脱,对于死亡的反思就能让你更好地审视当下的生活,体悟生命的价值。

人生中最值得珍视的东西,往往在死亡面前,才会清晰地一一浮现,所以当大悟与妻子双手紧握着象征和解的鹅卵石放到她怀孕的小腹前时,和解最终通向了重生,父子之间的温情得以被延续。

 

用死亡来理解生命,用爱来战胜死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入殓师

死亡

杂谈

1死亡----永恒的伴侣

观赏日本的文艺电影,会发现死亡对于日本人来说,是一个非常亲近的伴侣,而非中国人观念里的“不必急于求成的事”。

从《挪威的森林》里自杀的木月和直子,到《关于莉莉周的一切》里被杀的“青猫”,再到《大逃杀》里互相残杀的众人,死亡似乎从青春期时起,就如影随行。

日本人不厌其烦地叙述着残酷青春,仿佛在隐隐地试图宣告,人的成长,比死亡更加可怕。

 

而《入殓师》则是一部直面死亡电影。

如果从“唯物主义”的角度出发,入殓师的工作似乎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因为他们忙于打扮即将被焚毁的东西,人的尸体和精致的棺木一样,在进入焚化炉后,都将化为我们无法辨别的尘埃。但这项工作却又是如此不可获缺,这并非是出于死者的生理需求,而是出于每一个生者的精神需求。

 

原本是大提琴手的大悟之所以会成为一名入殓师,是因为乐团解散后他没有别的一技之长,只能去做这一项被冷落的职业。但在工作中,他才渐渐发现,其实入殓和音乐一样,都是精神的工作,它们同样都是为了安抚人的灵魂。于是影片中后段将他在旷野拉奏大提琴的画面,与其工作的推进相互切换,意味着他个人理想的真正实现。

 

2死亡----精神的桥梁

对于死亡的敬畏,是人类精神生活的开端。

我们不难发现,世俗生活中,最需要宗教的便是葬礼和婚礼,前者意味着死,而后者则隐喻着生(育)。这两者的仪式化是最普遍的。哪怕是对于没有宗教信仰的人来说,也会按照社会习俗来进行一些宗教化的仪式,来表达对于死者的敬重。当逝去的家人在经历一番郑重的仪式被安葬后,他们的精神就得以被承认了。我们籍此来宣示:人,所包含的并不仅有可以被杀死的肉体,同样还有不灭的灵魂。所以,即使是被灵魂遗弃了的肉体,也不能作为一堆物质而被随意处置,它们同样拥有源自于灵魂的尊严。

 

3生,温暖。死,不冰冷

 

当失去工作的大悟厌倦了城市的生活,而选择回到亲切的故乡时,第一次唤醒他乡情是已渐渐被时代抛弃的澡堂。

大悟第一次入殓工作面对的是一个因独居而尸身腐化严重的老人,他身上因此被沾染上了异味,体验到了这份工作所带来的尴尬。所以当路过澡堂时,便走了进去。进入后发现,这家澡堂是没有人收营的,这是缘于熟人社会浓浓的温情,熟识的客人会自觉地放下浴资。

 

澡堂的女经营者几十年来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执着、认真地烧着温暖而适度的水。在经常光顾的客人看来,它就是日本第一的澡堂。而在政府工作的儿子看来,澡堂已经没有了什么经济价值,为母亲能终止劳碌安享晚年应该卖掉,但母亲则为了维持那一片乡近间共同的温暖而选择坚守。这样的母子冲突实际上是整个时代发展中的最常见的注脚。

 

洗完澡的大悟被这对母子一眼认出,虽然他离开家乡很久,老太太仍然记得他是小林家,他会演奏大提琴,已经结婚了等等。当冷漠、浮躁的城市里失意的人,回归到这样的温情里之后,即使心如窗外的冰雪,也很快被会融化。故乡就像是一个疗伤的胜地,世界上的人都将你抛弃,仍然有人在那里静静地关注着、记忆着你,让你体会到最真切的存在感。

 

于是,大悟很快又带着妻子美香再来到了澡堂,老太太与美香聊起了大悟艰辛的童年,父亲在他幼年时抛弃了他和母亲远走他乡,希望美香能支持坚强而温柔的大悟。这一刻,借助家乡,生活的温暖静静流敞在了大悟与美香之间,仿佛美香此时才真正成为了大悟的妻子。

 

在一个葬礼上,大悟他们本因迟到而遭遇死者丈夫的不满,但当他们为他的妻子化妆入殓之后,他们细致、温柔的工作带给了她静谧的美丽,丈夫的一句“今天是她最美的一天”让大悟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工作的价值。

 

于是,原本以为工作只是对面冰冷尸体的大悟,慢慢察觉葬礼也变成温暖起来。

 

有的葬礼上,孙女按照奶奶的遗愿为她穿上长统袜,并笑着与奶奶告别。

 

有的葬礼上,母女们吻向劳累了一生的父亲,在他的脸上留下鲜红的吻痕。

 

当你熟知了死亡之后,你会发现,追忆死者对于生者而言,是提醒自己回到生活本身。

美丽的妻子提醒丈夫,应当对于家庭的关注。

可爱的奶奶提醒晚辈,要对生活继续乐观。

操劳的丈夫提醒全家,对于亲人的奉献。

当生活的速度被不断提升,在死亡面前,人们才能慢慢沉下心来反思生活本身,安静地在澡堂中使心灵沉寂片刻是否都已经成为了一种奢侈?

 

4 ----和解----重生

 

当妻子发现了丈夫的工作之后,认为这是一个难以启齿职业,要求大悟辞职,而已经体会到自己工作价值的大悟当然拒绝了。结果妻子跑回了娘家。

 

剧情发展到这里,我很俗套地猜想,他们的和解很可能是借助妻子的父母去世,然后由大悟前去入殓。事实证明,影片的设计比这精致得多。

 

妻子不久后主动归来,因为她怀孕了。新生命把她带回到了家庭中间,但她仍然难以接受入殓师的丈夫,这时死神降临到了澡堂老太太的头上。她在搬动烧水的柴火时倒下后,就再也没有起来。温暖的澡堂隐喻着生,是这样一群人生存方式的联结,而澡堂老太的死则把生与死交融到了一起。

 

已经与老太太建立起准亲情关系的妻子与丈夫一同参加了葬礼。妻子第一次得已亲历丈夫的工作,并能以一个家属的身份,体验入殓工作对于他们的重大意义。葬礼上,儿子与母亲的所有冲突都被和解了,他从火化工(同时也是澡堂常客)的口中得知了母亲对于这份事业的决心,母亲想要把澡堂延续下去,这正是她生命的意义所在。

 

但是和解并不是最终的目的,通过死亡的和解之后,人还是要回到生活。生和死是相互孕育的,如火化工所说:“逝去并不是终结,而是超越,走向下一程。”对于死者来说,死亡只是彼岸生活的开始;而对于生者来说,坚信这一点终究还是要回到更值得过的此岸中来。

 

 

对于大悟来说,等待他的最大和解,是困扰他半生的父子关系。

父亲的离去在大悟看来是极不负责任的,深深伤害到了他和母亲,所以他极力去阻止一切关于父亲的记忆,在收到父亲的死讯时,也拒绝赶去送别。

 

在同事与妻子的劝说下,大悟终究踏上了送别父亲的旅程,他也得以带上最精致的棺材,亲自为父亲入殓。

多年未见的大悟甚至都已经不记得了父亲的容貌,但当逝去的父亲手里紧握的象征父子情谊的鹅卵石掉落时,父子之间持续半生的积怨也全部消解了,记忆里,父亲模糊的面容最终变得清晰。

 

当一个人死去时,所有的存在于世俗之中的计算与纠葛就都被抛弃了,在死者为大的东方传统里,死亡成为了最终的、最有效的和解手段。

但这不得不说,又是可悲的,因为当人处于无法摆脱的苦恼纠缠时,东方人会更主动地选择死亡。与讲究承担世间苦难的基督徒对自杀的排斥截然不同,在东方国家,自杀往往是一件道德的事,当面临困境或伦理冲突时,东方人的自杀会被视为是一种殉道,或者奉献----他为了缓解家庭的国家的困境,宁愿放弃自己最珍贵的生命。

与越来越崇拜世俗生活,越来越麻木的中国人不同,仍然有着极大责任意识的日本人就更容易自杀。

 

《入殓师》的价值在于,它亲切地告诉你,并不仅有死亡才能使你解脱,对于死亡的反思就能让你更好地审视当下的生活,体悟生命的价值。

人生中最值得珍视的东西,往往在死亡面前,才会清晰地一一浮现,所以当大悟与妻子双手紧握着象征和解的鹅卵石放到她怀孕的小腹前时,和解最终通向了重生,父子之间的温情得以被延续。

 

用死亡来理解生命,用爱来战胜死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4-17 21:53)
标签:

杂谈

岳敏君闭眼狂喜欢的自画像已经成为了当代中国人精神状态的一个符号。


 

这种千篇一律面具式的表情掩饰了背后真实的情感。


 

狂喜像是源自于新近崛起的自信感,但这种暴发户式的狂笑充满了表演性,中国人急于将一种表情凝固成一种外在的符号向世界展示,当一种情绪被外化成为符号并长久停留时,就由此割断了精神与肉体间原本直接的联系。


 

这样,这种狂喜与真正淡定的微笑不同,与其说是自信,倒不是说成仅是一种自信的诉求。在心理结构的深处,还是长久的自悲感。所以狂喜的同时,他的双眼紧闭。如果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么中国人在展示喜悦的同时,也极力阻断心灵与外界的联系,将自我封闭。


 

这就是自欺。自信的表情成功掩埋了自悲的心理,而要让精神结构保持稳定就不得不拒绝将自我意识展开进行审视。


 

中国人表面上试图去熟悉一切,但仅限于形式。他们愿意将自己融化成一个角色,出演各种各样文明的戏剧,但是使用的人格,确是唯一的,标准化的。形式上体验的同时,却关闭了接受新文化背后精神本质的渠道。


 

岳敏君的路,描绘的是耶稣基督生而受难,死而复活的救赎之路,更是基督教文明在中国语境下的传播之路。


 

中国人在体验基督教文明的时候,却仍然没有放松精神上的闭关锁国。然而这种拥抱本身又是热烈的,矫枉过正的热情就如同对于圣诞节的追捧一样没来由。


 

在《头戴荆棘冠的基督》里,耶稣狂笑着像卡通人物一样闪亮登场,而荆棘冠没有了受难的含义而转化成了戏谑的装饰。

 

而《基督受洗》里,文化的错位达到了顶峰,在杨树下,受洗的耶稣做着佛教的手势双手合十。而施洗的道具是一只中国式的瓷碗。背影则是在一个中国园林内,受洗不在人工池内,而在岸上,脚下还堆着非常突兀的假石。中国人对于仪式的狂热是源自急于体验的急迫感,但是他们的精神本质显然没有被真正置换,你不能说这是一种虚伪或者抵触,相反,他还怀着一种拥抱的热情和友善。只是在他们眼里,耶稣还不是救世主,也不是圣灵,而只是一个像卡通形象一样受欢迎的人。


 

于是《下葬》与《基督复活》同样成为了一场集体的狂欢。在耶稣下葬时,人们还赤裸着身体,等到耶稣复活时,就披上了神化英雄式的白袍,就这样狂喜地战胜了死亡。而耶稣并没有与参与仪式的人们区分开来,仿佛他的复活就代表了一切人的复活,让所有人封圣。

 

现实主义的中国人对于死亡的恐惧几乎压倒了一切,而耶稣的出现使他们又多了一种摆脱死亡的可能性。他们愿望借由跟随耶稣来换回永生,但在参与的过程中,他们又并没有意识将自己那耶稣区分开来,耶稣就像是一个策划派对的老大哥,而不是来拯救灵魂的救世主。


 

所以在《受胎告知》和《下十字架》里,耶稣是缺位的。因为中国人对于圣灵从何而来,耶稣为何受难并不感兴趣。《受胎告知》模仿了中世纪画家安杰利科的名画,但却将圣母玛利亚与前来告知喜讯的天使删去,只留下空空的建筑,与其它画中的狂喜形成鲜明的对比。而在基督教中最重要的符号十字架也被改造成了T型,橘红的用红与蓝绿的背景形成强烈的冲突,而十字架的线条把画面很不合谐地切割开来,很直接地告诉你耶稣不在这个不协调的十字架上。而没有了耶稣,这十字架也就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耶稣残忍而痛苦的救赎仿佛从未发生过,也在中国人的精神里从未停留过。因为十字架上的承担太重了,罪恶的代价太大了,潜意识会选择让你视而不见。只有受洗、得救、复活才具有令人振奋的刺激作用。在《基督复活》里用舞台幕布的背景更是把人格的表演性暗示无疑,

得救本身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事,而是要昭告天下,狂喜着大声宣布,“得救”从目的转而又下降为工具。


 

鲁迅时代的“精神胜利法”还源自于文化上的保守,而当代的精神困境却仿佛有了文化激进主义的倾向,只是中国人心里的城府却比形式上的排外更加难以克服。当基督文明在经济上、军事上统治了世界以后,中国人迫不急待地要去拥抱它,只是绝大多数的体验还只是戴着人格的面具进行的一幕幕演习。


 

岳敏君很敏锐地抓住了基督教文明在中国遭遇的“本土化”冲突,这已经并非是义和团时代肉体层面的冲突,而是文化碰撞时,形式与内核间的冲突。但他的问题在于,他对于自己创造的这一表情符号过于依赖,以至于将本存于中国人之间冲突消融了。

 

岳敏君的符号并非所指个别的中国人,而是“一般的”中国人,但实质上,当一个中国人独自存在时,他是“一般的”中国人,而当一群中国人共同存在时,他们却会成个别的人。在岳敏君的表情符号上,群体中中国人的相互对立被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无间隙、相互协作的狂欢,仿佛真正成为了一体,而显然这并非是基督教文化在中国所能达到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