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思承的时光天堂
刘思承的时光天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135
  • 关注人气:1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     母亲的脚印里蓄满雨水


母亲离开后,村庄开始荒芜
上头园子的地垄里
留下了母亲的一串脚印
很小、很浅
是雨后初晴时留下的
母亲的脚印里蓄满了雨水
很清、很浅
里面有她矮小的身影
一些野花围绕着母亲的脚印绽放
像从前的日子
这个冬天
里面积满了雪
地垄里不再有母亲哈出的热气
脚印也开始变形
那些被沾走的泥巴
已随同母亲一道进城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29 13:11)

●  

草高于屋宇和麦地
石榴山上的草
也高于山岗和祖坟
叫做泊湖的湖泊在最低处
养鱼,养父亲和我               ‎2018.‎01.‎29


●   高 处

高处有峰峦、多积雪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高处不胜寒

我在低处
一泓清水                    ‎2018.‎01.‎29


●   立 正

立正的时候
所有的影子都是歪的


●   清洁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风吹山岗


松籽年年落下
枯草出自青草

风吹山岗
吹浅浅的故乡

吹黑发,也吹白发
更多的石头破碎成沙粒

满山的坟头
深陷在自身的阴影里


                       大 雪


所有的冷通过集结
正静静地释放

一盏提灯燃烧着寂寞的夜空
一个孩子的歌谣里
腊梅花在开

群鸟
把故乡衔回枝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7 18:58)
 

           


泡桐的叶子比山茶的叶面要宽
杉树的叶子不仅窄,还带有尖刺
在乡下
松树的叶子不叫叶子叫松针
对付干旱对付严寒也对付可能的敌意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测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要活着就要挖空心思
枫树、槐树、木子、苦楝叶质疏松
缺少蜡质覆盖、缺少刺的护卫
一年四季为了抵抗落下
它们不停地变化着自身的颜色
由浅绿到深绿
由黄到红、到枯萎  
最后还原成泥
下雪的时候
我在山林里看见巨大的坟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10 14:13)


                        打补丁


大年三十上午,我们给祖父凹陷的坟头填土和植草
祖父的坟墓成为一年里最沉重的补丁
想起从前祖母灯下给我们缝补
我们的动作显得笨拙

生活总是千疮百孔
少不了缝缝补补的事
我见过渔船给湖面打补丁
拉琴的人在月夜
用琴声填补一生的窟窿

这一年
我们跟在镢头、铁铧犁和镰刀后面
在庄稼地里用匠心填补日子的空白
用歌谣打补丁的人
握过艰辛与汗水一样的麦粒

下雪的时候
父亲最后一个下山
一年里的最后一天
父亲是一枚会移动的补丁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炊  


炊烟升起
坡地上的亡灵得到了新的抚慰

日子袅袅  云端的祖母
忽隐忽现

柴禾潮湿
坐在灶前生火的女人呛出一脸泪水

灶膛漆黑
烟囱漆黑
印堂漆黑

炊烟升起
一头系着天堂,一头系着草木                     


       磨刀人


用一生的时间
磨一把刀
从光阴的流水里抽出月牙
从石缝里掏出破碎的钢铁
一个立志于磨刀的人
将一生挤压成一张薄片

咳嗽或喘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靠近泥土就是靠近幸福


种瓜、点豆、播年成
埋进一盏油灯
收获满天星斗
深耕、细作
流血流汗
让种子发芽
泥土说话
青草遍布全身
在泥土里成为慈祥的父亲
在春天里遥望秋天
我愿意靠近泥土、靠近幸福              


                             弯    


祖父挖了一辈子
父亲接着挖
地一直弯着
黄土变成黑土
红汗变成黑汗
腰一直弯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黄昏里


街头那个像我母亲一样弯腰驼背的老妇
在冬雨里吆喝
她的面前摆放着一篮新鲜的青菜
我把她的青菜买了下来
我想小声地喊她一声:娘


      枣树上的麻雀


枣树上的麻雀比椿树上的麻雀更黑
它们用灰暗的羽毛将自己打扮成一只只干瘪的枣
风吹落叶
吹枝头上的故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11 14:01)
 

       


在水边掏鹅卵石的人
掏出了流水的浑浊
掏出了湖的病根
叫做命运的东西浮出水面
形成一串串气泡

石头撞击石头
撞击着夜色
倾斜的湖泊溢出多余的夜色
一个人通过耙锄把一生交付给流水
磕行的时候他已经化为鱼

黑暗里能发光的不仅仅只有湖水
有些光在夜晚是看不见的
我忙碌中的父亲
在黑暗的中心
他掏出了水底的星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5 14:07)
标签:

禁忌

糖衣

诗歌

 

       


这些年,我一直在吃药
为了活命
每天早晨吞下隔夜的温水
多种颜色的薄片
在体内破碎、粉饰

一日三餐当药吃
豆腐青菜保平安
戒烟、戒酒、戒荤腥
注意禁忌
严尊医嘱
学习做一个君子
亲贤臣,远小人

我与一杯温开水和平相处
与裹着黑白糖衣的药片相妥协
活着
我不断往苦涩的日子里添炭
将自己熬成药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