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逍遥兽
逍遥兽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158
  • 关注人气:2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逍遥兽/文

走进画展的场域当中,有一个特别强烈的感受:呼波老师的画是可以自证其身的。

我的意思是,艺术评论对他的作品而言不是必要的,不是非有不可的。换言之,他的作品不必然地依赖评论,它们是卓然独立的。这在整个后现代艺术语境中显得有点特别。众所周知,自从整整一百年前杜尚向纽约独立美术家协会提交的那一个男用小便器起,“观念”一跃而为艺术的焦点,也就此开启了后现代艺术前所未有地依赖艺术评论的局面。甚至,有时到了无评论便不知所云、便词不达意、便无法成立、无法开示以及无法显明的地步。但是呼波的画罕见地超脱了这个魔咒,因其画作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是观念的在场、观念的明晰和观念的胜利。

哲学家齐泽克曾经提出一个观点,关于如何鉴赏一部恐怖片。他说,一部恐怖片的好坏,关键在于抽去那些恐怖元素之后,这个电影还有没有一个完整而有意义的叙事结构。这当然是一个可以在艺术评论中通行的原则,即,将技法层面的元素全部抽去之后,这件作品是否仍然具备一个明晰、丰沛而壮大的观念表达。呼波老师的画毫无疑问能够通过试炼。

呼波画中常有猫,诡谲的、神秘的、影子般的猫。这样一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逍遥兽/文

走进画展的场域当中,有一个特别强烈的感受:呼波老师的画是可以自证其身的。

我的意思是,艺术评论对他的作品而言不是必要的,不是非有不可的。换言之,他的作品不必然地依赖评论,它们是卓然独立的。这在整个后现代艺术语境中显得有点特别。众所周知,自从整整一百年前杜尚向纽约独立美术家协会提交的那一个男用小便器起,“观念”一跃而为艺术的焦点,也就此开启了后现代艺术前所未有地依赖艺术评论的局面。甚至,有时到了无评论便不知所云、便词不达意、便无法成立、无法开示以及无法显明的地步。但是呼波的画罕见地超脱了这个魔咒,因其画作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是观念的在场、观念的明晰和观念的胜利。

哲学家齐泽克曾经提出一个观点,关于如何鉴赏一部恐怖片。他说,一部恐怖片的好坏,关键在于抽去那些恐怖元素之后,这个电影还有没有一个完整而有意义的叙事结构。这当然是一个可以在艺术评论中通行的原则,即,将技法层面的元素全部抽去之后,这件作品是否仍然具备一个明晰、丰沛而壮大的观念表达。呼波老师的画毫无疑问能够通过试炼。

呼波画中常有猫,诡谲的、神秘的、影子般的猫。这样一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嘿,你。

老实讲,我已经不太记得你的样子。

但我记得你是不太爱惜自己的:嗜辣,喝很冰的啤酒,抽烟抽很凶,看起电影和书来常常不眠不休,而且,对不可能之爱有莫名的执迷。

倘若你我相顾,我想我已很难正视你——你太文艺了,令我汗颜。

 

十年前,你给我写过一封信,对十年后的你自己(也就是我)提出了很多问题。

它们当中有一些至今无解——时间也许可以磨蚀和疗愈,但它何曾给出过答案?

而另外一些只关乎事实的,我想,我应该可以回答你。

 

摇滚已经离我很远,恰如躁动与愤怒已经离我很远。

现在我听一点民谣,宋冬野,张悬,陈粒。你看,我的口味清淡了许多。

你最心爱的Leonard Cohen已经在半年前去世,那一天我哭了很久。

我知道他对你而言意义重大,他呢喃沉郁的唱腔曾代你发出彻夜的哀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2-18 22:45)
标签:

情感

文化

育儿


 

 

 

我最爱看象宝扔东西。

一旦失去兴趣,就毫无挂碍地撒手,五个指头张得开开的,从那件物品旁边走开,非常决绝。

iPhone跟扔积木的手势无二,扔浪琴表跟扔布娃娃的手势无二,真正的万物齐一,全无分别心。

因为无知,也因为全然的不在乎,无论什么对她而言,掉在地上不外是啪嗒扑落或是咣当一声而已。

晴雯撕扇一笑总归还有点媚人媚己的意思在,孩童却是连这一点媚态都不要,心头与手头的几乎同步,何其潇洒。

 

自从我在那个夏日夜晚将象宝带临人世,时间带着某种隐微的残酷跟快意如电光一闪,不过一眨眼,她已会走、会跑、会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有几天就到预产期,八月初鼓荡的蝉躁和昂扬的燠热里,整个人焦灼到难以自抑。而此时此刻,这个快将一周岁的婴儿正在卧室酣睡,整个房间仿佛随着她的呼吸涨落,空气里弥漫着她肉馥馥的热力。

坐下来写这则自序前,我刚刚收拾好她散落一地的积木、餐具、书籍和毛绒象,她的气场似还在书桌周遭萦绕不休。她是我的头号迷妹,目前最大嗜好是抱紧我的大腿。有时我望着她宝光流溢的双眼,几乎无法相信我曾强忍剧痛(并且呼应此种剧痛)生出她。何其玄妙——我亲身经历一切,她仍然像是从天而降。

 

我的女儿和《九幽》,是我写给世界的两封情信,一封写向现世,一封写向虚无。她跟它,也一样诞生于诸星明灭无定的黑暗时刻,而都曾那么痛。

 

小说与婴儿,一样是因缘际会,蹈空而来。而这样的空幻,又何尝没有草灰蛇线的幽微伏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上礼拜五,老公在微信上发来一首I’m your man,然后告诉我Leonard Cohen的死讯。

一时间我根本无法消化这个消息——九月才刚刚出过新单曲的老科恩,我以为他至少能活到一百二十岁。

我坐在象宝身边,搂着她小小的身体,跟她讲,妈妈最爱的歌手去世了

她端详我片刻,把手里的鸭子画片递给我,鸭鸭,她说。

 

死,在它降临的那一刻,便即飞速成为一个概念。

这个概念只伤害在乎它的人,活人。

 

我走回书桌前,试图重新开始工作,但不知为什么有点万念俱灰的感觉。

于是我找出一首科恩的歌,他的声音刚刚出现,我就哭了。

今夕何夕,这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6 21:55)


 

 

【一】

近段日子看过几个艺术展,作者都是六零后。

向京的雕塑展,曾梵志的回顾展,走进展厅,第一个感受:戾气很重。

好像如果没有一点张牙舞爪,就会失语;如果不表达丑,就无所表达。我觉得这很糟糕。

评论家常常将其归因于时代气质使然,我无话可说。

祛魅之后的美学,如此迅猛地向丑归化,实在令人始料不及。

 

【二】

夏天带着象宝在京都呆了一小段时间,很开心。

看了很多展览,很多寺庙和神社,都有静气。看完无论何时想起,都仿佛再度被某种光晕笼罩。

最爱的是在京都博物馆看到的一尊坐佛,十多米高,金蓝怒彩,布光完美,周身弥漫宁静的神性。

还有三十三间堂的木雕观音像,凡一千零一尊,皆为一人高,金身而多臂,密匝匝比肩而立。

此一尊与彼一尊如此相似,却又有微妙的不同。一眼无法望尽地排布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0-15 21:54)
标签:

情感

文化

【四年前应未央之邀为《祖尔》写过一则命题小文,忘记发上博客,今天想起,随手贴之,是为记】

 

石头花园的歌女/

 

 

骄傲在败坏以先,狂心在跌倒之前。——圣经·箴言16:18

 

 

 

1920年代,香港。

石塘咀头牌阿姑名叫裴千红。

 

一日,她的车在窄巷中与另一辆狭路相逢。

对方开全港独一无二的金色T型福特。见车如见人,一样炫目已极。那人名叫白无双,数月前蹿红的闺门旦。

开得起这等招摇的车,当然已有金主。

 

今朝二美相遇,原本不过是互相让一让的事,但艳帜高张的裴千红,从来只知进,不知退。

“干爹的饭局怎可迟到?叫那个戏子给我让开”,她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14 22:21)

——『必要的天使』纳托绘画作品目录展观后小记

 

 

 

这个画展的开幕式在下午。因为象宝午睡的关系,我到得迟了一些。

其时,策展人般若姐姐的导览已近尾声。

小小的展厅里,众人若即若离地聚在那幅《爱的砂砾》面前。

我远远站着,从我的位置看过去,那幅作品像是一块深棕色的布。

 

后来我终于有机会走近细看,他妈的,那可真是五雷轰顶的一刻——它不是布,当然。那些不久前被我误认为是布匹纹理的笔触,实则是不计其数的圆圈,芝麻大小,极为细密,极为迫切,极为繁复。纳托的笔触,魔法一般,改变了纸的质感。它的笨拙令我惊,同时,在与笨拙相反的另一极,在其整体的面相上,它又如此精巧,同样令我惊。

它令我想起所有那些在爱中晦暗而凄伤的时刻,想把自己托付给什么,最好是一件极为机械因而无须动用情智的事,画下去,走下去,哭泣下去,就这样到地老天荒也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26 22:28)


 

 

 

我的女儿来后,我已很难记清日子。

循序以度,此一日无非是彼一日的重复;蛰伏良久,也甚少遇到值得记认的人或事。

婴儿的存在当然是侵略性和碾压性的,曾经不可一世、无远弗届的自我,今时今日仅能在她需索的夹缝里苟且偷生。

 

当然,也曾携带着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