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柳俊江
柳俊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4,040
  • 关注人气:27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香港愛護動物協會中國外展總監、前新聞主播、記者。
全力關注中國動物福利,推動內地相關教育、法例進步。
八年記者生涯,也忘不了事事關心,中港媒體怪圈。
相册专辑
加载中…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佢只係全泰國二百八十萬隻雞(妓女)入面其中一隻,有什麼新聞價值?除非你傻得以為可以救晒二百八十萬隻雞?」

這 是我在邱禮濤導演新電影《雛妓》裏的一句對白,刻薄得難以啟齒。執筆之時,電影已經煞科,而關於劇本的思考縈繞不去。今次拍攝遠蹈泰國北部邊境取鏡,在一 間防止人口販賣的教育中心的長椅上,我趁空檔和澳洲來的義工聊了半天,加上一點泰國和緬甸等地人口販賣的資料,上周在另一份報紙專欄寫了個大概。

窮 鄉僻壤,朝不保夕,賣兒鬻女,竟作等閒。看着在曬後泛黃草地上跑跳的小童,想着他們隨時被賣作童工雛妓,活在香港的我有一刻超現實的感覺。回港後翻閱了美 國國務院2013《人口販賣報告》(Trafficking In Persons Report),原來東南亞不及冰山一角,在亞洲、非洲、歐洲、美洲,無論發達和發展中國家都有人口販賣發生。專家估計,2013年全球有二千萬人被販 賣,當中有近三成是兒童。

報告將人口販賣的嚴重程度分為三級,第一級為少有發生人口販賣的地區,第三級為高風險區,泰國屬於第二級邊緣,而 位列第三級,名聲最劣的國家,包括兩個大國:中國和俄羅斯。根據報告,中國乃緬甸、越南、蒙古、北韓等地人販的集散地,也有來自俄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早上十時,我剛開完會,正前往下一場活動的路上,電話突然響起:「老公,救命呀!」柳太醒來的時間比預期早,厲聲更在我意料之外。「有塊肉喺地下,Bosco同次郎食緊呀!」

有塊肉?哪裏來的肉?這是我們搬到大埔村屋的第一個早上,客廳仍然堆放着紙箱未收拾,地上鋪了被子,給Bosco 和次郎兩頭愛犬暫作床鋪。整理思緒,柳太續驚呼:「點解無端端地下有嚿肉?係唔係老鼠?我好驚呀!」然後聽見次郎走向柳太,驚呼一聲後電話斷了線,有如喪 屍恐怖片情節。

電話另一端,我最擔心的不是新居發現老鼠肉,而是家中另一隻寵物——天竺鼠「蘿蔔仔」,可能遭遇不幸。我急起來:「你快啲去睇下蘿蔔仔有冇事?」「我唔敢啊!地下嚿肉都係橙色,同蘿蔔仔好似!」柳太快要哭了……

「到底是什麼肉?」我心裏涼了一截。「好似雞髀的形狀,牠們咬了少許,有些紅色的肉,但又沒有血……」禍不單行,柳太同時間發現自己沒有門匙,被反鎖在兩 隻狗和一塊肉的恐怖空間裏面。我正在前往浸會大學的Green Monday活動,我是主禮嘉賓之一,不可能突然爽約。

雪櫃明明是空的,誰會半夜偷吃雞髀呢?如果是狗抓到老鼠,也應該先吃脾,留下頭,地上也該有血迹吧?會不會有人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清晨從清邁出發,坐車到清萊,已經烈日當空。四個小時的車程,一路上高床軟枕。當演員和當記者的待遇很不同,從一點到另一點,只不過場景和場景的轉換。鎂光燈下,始終和現實保持距離。今次隨邱禮濤導演來拍攝,同行有女主角阿Sa,戲名叫《雛妓》,監製是杜汶澤,講的是一個香港記者和泰國雛妓交錯的故事,也是清萊地區每日發生的滄海一粟。

 

一行二十多人到達這所兒童教育中心,學生們已經在放泰國新年假期,正期待着下星期的潑水節。他們也來充當臨時演員,在曬得枯黃的草地上跑跳,在破落的滑梯上嘻笑。此刻他們看似無憂無慮,但走近一看,他們對外來者抱着很大的戒備,他們每日放學以後,都得步步為營,否則很容易跌入人口販子(human trafficker)的圈套。

 


在泰國北部地區,每年有數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上帝和魔鬼打賭人類會不會受誘惑、墮落,他們找了浮士德進行試驗。「讓我在這裏當你的僕人,到了下面你就屬我。」魔鬼開出這樣的條件,令浮士德難以回絕。他顫抖着手,簽下一紙契約換來魔鬼的服務。當有朝一日魔鬼滿足了他的一切願望,就得把靈魂奉獻出來。

浮士德不斷追求,精益求精,魔鬼便利用他的上進之心,賜予他青春、戀愛、權力,但卻企圖令他害慘了愛人,令他妒火中燒,令他不惜一切。浮士德苦苦掙扎,努力避免逐步跌入魔鬼的陷阱。魔鬼終於使出了殺着,給浮士德填海造地之能,一國之君的權。因為魔鬼深明權勢必導致腐化,浮士德在大興土木期間,必然會犧牲他人以完成偉業。

到了浮士德的一百歲大限,魔鬼眼見其枯萎的靈魂幾近成為自己的囊中物,便開始為他造墳。但目盲虛弱的浮士德卻仍然滿腦子真善美,把造墳之聲誤聽作理想國的最後一項工程。最終,浮士德看破了利慾不再向魔鬼求助,選擇獨自面對死亡。他說:「我真想看見這樣一群人,在自由的土地上和自由的人民站成一堆,那時,我才可以對正在逝去的瞬間說:『逗留一下吧,你是那樣美!』我的浮生痕迹才不致在永劫中消褪。我現在就彷彿已預感,屆時我徹底享受着那瞬間。」上帝和魔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上帝和魔鬼打賭人類會不會受誘惑、墮落,他們找了浮士德進行試驗。「讓我在這裏當你的僕人,到了下面你就屬我。」魔鬼開出這樣的條件,令浮士德難以回絕。他顫抖着手,簽下一紙契約換來魔鬼的服務。當有朝一日魔鬼滿足了他的一切願望,就得把靈魂奉獻出來。

浮士德不斷追求,精益求精,魔鬼便利用他的上進之心,賜予他青春、戀愛、權力,但卻企圖令他害慘了愛人,令他妒火中燒,令他不惜一切。浮士德苦苦掙扎,努力避免逐步跌入魔鬼的陷阱。魔鬼終於使出了殺着,給浮士德填海造地之能,一國之君的權。因為魔鬼深明權勢必導致腐化,浮士德在大興土木期間,必然會犧牲他人以完成偉業。

到了浮士德的一百歲大限,魔鬼眼見其枯萎的靈魂幾近成為自己的囊中物,便開始為他造墳。但目盲虛弱的浮士德卻仍然滿腦子真善美,把造墳之聲誤聽作理想國的最後一項工程。最終,浮士德看破了利慾不再向魔鬼求助,選擇獨自面對死亡。他說:「我真想看見這樣一群人,在自由的土地上和自由的人民站成一堆,那時,我才可以對正在逝去的瞬間說:『逗留一下吧,你是那樣美!』我的浮生痕迹才不致在永劫中消褪。我現在就彷彿已預感,屆時我徹底享受着那瞬間。」上帝和魔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記得某年的立法會選舉日,我約了一位外籍朋友午餐,他問我投票的傾向,我說因為安排了一整天工作,應該沒有時間到票站了,他反應大得出乎意料:'Why? People die for it!'一言驚醒。有些權利好像與生俱來,我們都忘記自由、權利不是垂手可得,只是時間湮沒了爭取、談判、抗爭,甚至犧牲的過程。那段教科書沒有寫的歷 史,沒有在生活中留下該有的「重量」。於是,我們把重要得有如水的權利,視為理所當然,也沒有想過去維護。

「新聞自由」四個字,對絕大部份市民都 太抽象,既不會轉到你的銀行戶口,也不能助你買餸慳幾蚊。讀新聞系的爛鬼書生會說,新聞自由可以監察政府如何運用你的錢,也可以避免你買到問題食物啊﹗ 哦,那是免費的嗎?如果那是免費的,不阻我搵食的,對大部份香港人來說倒也不錯。可惜,「新聞自由」不是天掉下來的,是一代一代的香港人、傳媒人不惜以鮮 血換來的瑰寶。得以寫進基本法後,仍然需要後來者守護,有時要去付喊破喉嚨的代價,甚至付出生命的代價。

這些人自我蒙蔽

有「前輩」在《明報》專欄說:「香港新聞業有史以來最自由﹗」引六十年代安妮公主訪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風起了,我們盡情歡享!我們的繁榮,我們的娛樂,人生苦短,讓我們醉生夢死!

怒憤,仍得過活,樂觀的人說黑暗的盡頭是黎明。我們默默地耕作,用筆尖開墾一片一片智慧的土壤,期待開出點點自由的花,等待結下果實,種出一片生生不息。你沒有開來推土機,甚至沒有在靜夜來訪,留下一點點毒藥和破綻,沒有留下鼠竊狗偷的罪證。閃閃發光的轎車開到舍前,在客廳中央放下一疊紅紅的鈔票,讓我們中間的人去猜度。

然後,風起了,有人放下了器具,有人盜走了未落地的果實。內裏的斷送,更叫人肝腸寸斷。在這塊土壤一貧如洗前夕,我們放聲地吶喊。我問:證據呢?證據呢?證據就在我的眼裏,我的心中!可是,我的眼呢?我的心呢?

曾經的出生入死,我們冒着子彈和星火,蹲在那個廣場的一角,死守到危難一刻。然後,風起了,吹來的白紙條,叫我們為一段歷史留下一片空白。縱有殘留的污穢,我們可以往上貼金,乾淨得猶如從來沒有染過血,堂皇得猶如大會堂的陶瓷擺設。

摘去大廈,種出更多大廈,我們在狂喜中暗自默哀,迎來最高檔大氣的奢華。大海周而復始,是沉思之後的代價,良知抵不過時間的沖刷,我帶着沉沉的睡意,在白瓦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風起了,我們盡情歡享!我們的繁榮,我們的娛樂,人生苦短,讓我們醉生夢死!

怒憤,仍得過活,樂觀的人說黑暗的盡頭是黎明。我們默默地耕作,用筆尖開墾一片一片智慧的土壤,期待開出點點自由的花,等待結下果實,種出一片生生不息。你沒有開來推土機,甚至沒有在靜夜來訪,留下一點點毒藥和破綻,沒有留下鼠竊狗偷的罪證。閃閃發光的轎車開到舍前,在客廳中央放下一疊紅紅的鈔票,讓我們中間的人去猜度。

然後,風起了,有人放下了器具,有人盜走了未落地的果實。內裏的斷送,更叫人肝腸寸斷。在這塊土壤一貧如洗前夕,我們放聲地吶喊。我問:證據呢?證據呢?證據就在我的眼裏,我的心中!可是,我的眼呢?我的心呢?

曾經的出生入死,我們冒着子彈和星火,蹲在那個廣場的一角,死守到危難一刻。然後,風起了,吹來的白紙條,叫我們為一段歷史留下一片空白。縱有殘留的污穢,我們可以往上貼金,乾淨得猶如從來沒有染過血,堂皇得猶如大會堂的陶瓷擺設。

摘去大廈,種出更多大廈,我們在狂喜中暗自默哀,迎來最高檔大氣的奢華。大海周而復始,是沉思之後的代價,良知抵不過時間的沖刷,我帶着沉沉的睡意,在白瓦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馬年伊始,祝各位身體健康,香港繁榮和諧團結安定。

是日年初三赤口星期日,宜朋友聚會聚賭嘻嘻哈哈,不宜討論時政。香港人過年方程式永恒不變,一家在一起熱鬧高興就好,不必琢磨。永恒的消磨方法是一邊打十八圈麻雀,一邊第十八次收看《嚦咕嚦咕新年財》。
孫 仔孫女宜罷看電視,拿出手機和平板電腦和爺爺嫲嫲上網睇片,肩貼肩,親密得很。就給他們看看《我是歌手》,給他們看看GEM的表演吧。一鳴驚人征服全國, 可是我們新生代的驕傲啊!誰說我們只會上網唱K打機COSPLAY?九十後也能闖出一片天了!嫲嫲你先聽她唱唱《存在》?雖然是大陸的歌,但她真的唱得超 好呢,音域超廣,感情超豐富啊!看看現場觀眾的特寫鏡頭,個個表情豐富,比TVB演員更有感情,即使嫲嫲撞聾,都知道GEM的演唱動人至深。
爺爺快七十了,半年前在老人中心學會上網,早就在facebook看過孫女share的這段歌唱比賽,也是讚不絕口。爺爺和老友們都很喜歡這首歌呢,可是他自己比較喜歡汪峰的原版,孫女問起來「為甚麼呢?明明是GEM唱得好啊!」看着孫女有點不忿,於是爺爺說起故事來。
中 國有個地方叫商丘,有讀過歷史嗎?河南的古城,商業的「商」,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心經早已揭開了
命運統統放開了 開了
從大門張開的一刻看你如何微笑

很想歡呼只怕我啞了
未及祝福已哭了 哭了
寧願被關起
與你微小

麥浚龍剛派台的《門》。馮穎琪作的曲,周耀輝的詞,訴說自閉兒童的故事。更準確一點,是一個自閉兒童母親的故事,馮穎琪七年來的心事。
「其實這首歌在三年前已經做好,不知為何沒有出街,像天意安排,正好在我準備好的時候出了。」印象中馮穎琪是個超冷靜的人,此刻掠過一絲少見的緊張,談着這話題,連呼吸都帶着猶豫。準備好了嗎?要承認自己的兒子患有自閉症,不可能靜如弱水三千。
這 首歌源於七年前,一個尋常的母嬰健康檢查,一位母親的不尋常經歷。在小小的白色房間中,姑娘拿着一個球向半歲的Ethan比劃着,卻得不到小手和眼睛的尋 常的回應。「他可能有發展遲緩,也可能是你們太遷就他,半年後回來再試試。」窗內的馮穎琪抱着Ethan有點不知所措,心裏只能無助地重複:「邊有咁好 彩?」
年歲漸長,Ethan好像被困在自己的世界,和同齡兒童的差距也越大。聽不懂媽媽的話,也不會玩簡單遊戲。兒科醫生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