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彤
老彤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50
  • 关注人气: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1-05-18 13:13)
标签:

杂谈

拉斯维加斯

夜幕下的拉斯维加斯,是人类穷尽想象力的舞台,是奢华迷醉的梦境。

 


宾馆门前的火山,连同水面无数的火焰,随着音乐喷发。在音乐的最高潮,它也喷发到了顶点。



浩瀚的水面,涌起大小水柱,随着帕瓦罗蒂的高音律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2-28 06:57)
标签:

杂谈

冬日的午后,打盹间,手机铃声骤然响起。

“Is Tong there?”温和的老外男中音:“This is HBC.”

HBC,何路神仙?

朦胧之中,依稀记得HSBC才是我的开户银行,和我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联系。

对方倒是毫不含糊,直接告诉我说,昨天我在the Bay商场刷了25加币HBC信用卡,赶紧付钱,否则'格杀勿论”,1月17日以后罚款。

睡意全消。

昨天下午,我确实一个人去逛了这家商场,没觉着有人跟踪啊?!而且我啥都没买,何来刷卡之说?!

难道咱睡了一觉,就睡没了记忆?自己一夕之间,突然成了一个失忆的人?

 

前所未有地严重怀疑自己的记性。

而有着醒目公司标志的HBC账单,也躺在了我的信箱。这张我完全陌生的信用卡,每个月可以透资三千元。而本人上个月的透资记录是180元,这个月是25元。

作为守法良民,我应该立刻颠颠地跑去银行付钱。可是这一刻,我忽然和自己较起真来。不屈不饶地在家里的各个角落,寻找着那张传说中的卡。

1800打头的公司客服,也在这时不断轰炸我的手机,从早上七点到晚上6点,每天七、八个,或男或女,温柔的美式口音,内容只有一个:欠债还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20 03:10)
标签:

杂谈

石头原本并不疯狂,至少在去年此时。

 

即使它投了好胎,生在福建寿山方圆一平方公里的田间,成了温润可人的田黄;或者在地底下,经历了亿万年的千锤百炼烈火涅槃,化身闪亮登场的钻石。

按照最基本的游戏规则,以质论价才是硬道理。

 

本地的拍卖行,一月一次,拍卖些珠宝钻石。欧洲的工艺,精巧华贵。

老彤第一次去,看见稀稀拉拉坐了半场子人。

大家静静地手捧咖啡,悠悠地看大屏幕上放大N倍的宝贝。美色当前,依然淡定自若。

即便是撞上难得一见的粉钻,或者VVS加D级的几克拉顶级石头,偶尔竞价,也是五十一百慢慢的往上加。

至多流拍。

等到散场,于是三三两两聚集在柜台前,和拍卖师有一搭没一搭地讨价还价。

这样的拍卖场,给老彤的感觉,像是一个殷实的小康人家,精打细算不温不火细水长流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风云突变,缘于一个北方客的加入。

他剪平头、穿圆头布鞋,走在北京的大街上,是随时会被淹没的那个人。

可是他是来战斗的。

所有的钻石,他都在别人的报价上,立马加价五千美金,顷刻间卷走十多颗石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29 05:52)
标签:

杂谈

密斯特秋,本来不姓秋。

伊的Last name和老彤一样,Z字当头,但是香港人把它改作Chu。

久而久之,当伊成了温哥华的名人后,老外们都叫伊密斯特秋。

听了,就有红枫遍野,烂漫而又成熟的感觉。

 

密斯特秋,是个读书天才。拿到了美国大学的几张文凭。最重要的,是把金融和法律都读出了头。

伊本来可以身兼几职,律师、房产经纪、期货股票,统统的玩上一玩,度过忙绿热闹的一生。

可是,伊游手好闲一辈子,只做了两件事。

第一件,自己亲自做移民律师,把伊的八个兄弟姐妹,一个个移居到了温哥华。

第二件,为香港一个大佬,买下了温哥华最贵的一幢大楼,拿了几千万加币佣金。

就此歇脚。

 

伊夏天穿阿迪达斯的黑色短打;冬天,白衬衫的小方领外,是一件清爽的V领天蓝色羊绒衫。

伊每周的安排都一样,两天乒乓,两天网球,两天麻将,一天高尔夫。

伊通吃全楼的乒乓楼手,不管老少,都被伊打得哇哇乱叫,满地找球。于是伊淡定的一笑:“阿拉只要手腕发力,就让伊拉东奔西跑,回防无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8-04 03:49)
标签:

杂谈

还有十天就要回国了,顺着对自己认真负责的惯性,盘点一下这分居八十天的日子。

 

(一)发现自己身边,潜伏着一个铁哥们。

两个人睡同一个房间,她总是把大床让给我,自己睡在地上。

一起出去逛街,她总是抢着付账。哪怕我是银行,她只是小零钱包儿。

夜色沉沉,灯影瞳瞳。她说:“妈妈,我最爱你了。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儿,甚至去杀人。”

平生第一次遭遇如此瘆人的表白,我被唬得不轻。

这个名叫Tina的家伙,虽然有时要对我发暴暴,但看在她如此铁的份上,我忍!

 

(二)发现寂寞,有时是一种享受。

一个人,可以晨昏颠倒没日没夜地看片,无所顾忌地大把抹泪。

一个人,可以把喜欢的那首歌,从日出播到日落。一遍遍的回旋往复,直到脑海里被这样的声音填满。

一个人,吃遍了城中的大小餐厅,从鱼翅到冷面。终于知道,苗娘阿杜们过来,可以怎样招待她们了。

一个人,躺在海边的长椅上晒月亮。海,只有在这时,才显出她的神秘。

对岸的雪山,也模糊了轮廓。栉比鳞次的高楼好似海市蜃楼。

于是自言自语:“这里怎么那么像夜晚的香港?”刚在朦胧的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30 03:22)
标签:

杂谈

七月的的每逢周四,我都会步行半小时,去一所中学。

 

这条路,与闹市一街之隔,却异常幽静。

一栋栋白色的小房子前,隔着篱笆,窜出一簇簇张扬的花儿,玫瑰、蔷薇、山茶,恣肆开放,红黄蓝白,艳艳地铺满一路。

间或,有快乐的小鸟,唱着婉转的歌,路上的车辆,静静地驶过。

 

虽然这所学校,以陈冠希的母校而闻名。不过我最爱的,却是校门口草坡上,那四株壮实的花树。

两株缀满了累累白花,另两株,却以粉红的花朵,和它们PK起来。

喜欢坐在那棵最大的花树下。惊讶于它枝蔓疯狂的茂盛。高高阔阔的粉色树蓬,遮住了大半个蓝天。一阵微风,飘起纷扬的花雨。

树下的椅子,也让我满心欢喜。长满了青苔的木头长凳,因为风吹雨淋,沧桑地微微发白。

一杯咖啡,一张报纸,在落英缤纷中,就这样享受我的上午时光。

 

十一点半,全区的网上学校学生,结束了他们一周一次的考试,陆续走出校门。

我对他们中的每个人,不管是身段窈窕的黑人美眉,还是金发碧眼的白人帅哥,一一报以尊崇的目光。

因为他们来此的目的只有一个,要在短短的四个星期中,自学修完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7-22 03:35)
标签:

杂谈

Jack入籍的那天,很是意气风发。

五年了。他撕毁了交大的入学通知,来到这片北美土地,从专科读起。现在终于有车有房,最重要的,有了CPA证书。

穿着衬衫,拎着公文包。虽然沉默寡言,眼睛却是那样晶亮。

走在街上,Jack觉得自己,很可以成为华尔街的形象代表。

他想是时候拥有自己的玫瑰了。

 

白玫瑰来的时候,老彤正准备晚宴。

满屋子的人,看着白玫瑰跟在Jack身后,袅袅婷婷地进来。

可是Jack没有介绍,她的First Name、她的Last Name、她和Jack的关系,所有的一切疑惑,使她成了Jack身边的问号。这个问号自始自终淡淡地微笑,对每个人每句话语。

她的优雅电击了所有人,大家都认为,在那个很难用言语表达的叫做“气质”的词汇里,Jack明显低人一筹。

可是,大家又众口一词,七嘴八舌说她配不上Jack。因为早有好事者打探得知,她只有中专学历,持着旅游签证过来,家里还有离异并且生病的老母需要照顾。

有人给会计师Jack算了一笔账,如果她要过来安家,再带上她的老母,需要付出几十万的美金。

Jack始终沉默,他没有说她是他的初恋,他没有说他们保持了五年远隔重洋的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一个人的日子

日上六竿  都慵懒得不想起床

时间和空间

忽然变得茫然

 

一个人的日子

遗忘的化妆品  重见天日

死海的泥巴  涂得劈头盖脸

被吓翻的

只是镜子中的自己

 

一个人的日子

认真地做起书虫  小雨淅沥

《清宫秘史》  满纸半文不白

读到最后才发现  清朝人写的

也是荒唐和胡言

 

一个人的日子

逛遍城市角角落落

七杂八碎  见啥逮啥

拖它几样回来哪管青红皂白

即使明天  它们又重上高阁

 

一个人的日子

密集的生活有了空隙

思绪像野马奔腾

计划想法念头  一丛丛一串串好似春草纷纷冒头

煮饭不再家常

 

一个人的日子

寂寞如水

如水般浸润的  还有一点点膨胀的

从容和自由

 

 

后记:近日和Van第一次小别二三月,在这异国他乡。以“放下”之眼视之,把它当做快意人生的一部分。可见,双木老师的“放下”哲学已深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6-01 06:46)
标签:

杂谈

第一次找工,Tina懵懵懂懂,半推半就。

才下飞机,东西未辨。重感情的Tina,在网上和她的旧友们依依难舍。但听房东大妈一声大喝:这就是国内来的独子。这里的学生,哪有这样的闲工夫,早就在满世界的找工了。

过了两天,房东大妈揪着Tina就去上工了。在她朋友开的工厂里,加入了化妆品包装的流水线。坐着房东开的车子,吃着房东擀的面条,如此,两天十个小时下来,Tina拿到了她此生的第一张支票:90加币。

于是,Tina抚摸着磨破皮的手指,高兴之余,无限感慨:“妈妈,这样的活,我干干罢了,你和爸爸可不能受这样的苦。”

梆!老彤立马敲她一个W:“你哪只眼睛看出来,你的老爸老妈,还要去工厂打工?!”

 

第二次找工,Tina感受到了压力。

大学的招生条件之一,就是需要几十小时的打工经验。每逢放假的前几个星期,这个城市的各个中学,找工的暗潮汹涌。

Tina先大着胆子,给市图书馆写去了洋洋洒洒的自荐信。信上列举了她在校图书馆的服务经验;突出了她英语和中文的两大语言优势;分析了华人读者越来越多的社会现实。信写完,她看了又看,自认是完美无瑕的,自认别人看了她的信,是二话不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16 06:25)
标签:

杂谈

距家100米,有家归不得。两眼泪汪汪,徘徊复徘徊。

温哥华的男人们,三杯酒下肚,谈起这令人难以启齿的的100米遭遇,就会唏嘘感叹,惺惺相惜:

 

四川男人甲首先诉苦。长途飞行风尘仆仆,不料刚进家门,就和妻子拌了口角。于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男儿的血性上来,在自家的房里摔了自家的杯子一只。谁知惊动了911,警察二话不说,判定他离家100米。回家伊始就在家门外流浪,唯一的念头,就是买张机票立即回国,可是行李物什还在屋中,于是想变成苍蝇飞进窗户的心思都有了。

 

东北男人乙说:老兄,你还是温言暖语赶快回家和老婆重修旧好吧!我可是连台阶都不知道去哪里找。那天我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提早下班,结果将老婆和她的老板捉奸在床。我的眼睛喷火,我的心在等待老婆认错。可是老婆牛牛的拨打911,我也被赶出门外100米哪。这可是我的家,我买的房,我受的伤。可是我却在百米外遥望那原本属于我的一切。

 

台湾男人丙叹口气说:兄弟们,和我相比,你们简直幸运多了。你们有谁尝过短裤汗衫一身短打,在冰天雪地里面壁思过的滋味?而且还在离家N个100米远的警局?我Cold、Cold and cold,永生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