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申长荣
申长荣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365
  • 关注人气:1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申长荣 黑龙江宾县人,现居吉林珲春。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6-09-10 19:48)

 




写作之外的另一个爱好是下象棋。

成年后,写作一度荒废。居住地一直在乡村,没有人玩儿棋,二十多年也很少摸了。这两年有了网络,又下的多了一些,去年矿上比赛,得了个第二,今年又蝉联了这个成绩,两次都输给了同一个人,他是珲春的好手之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2-18 09:00)
标签:

中篇小说

杂谈

分类: 小说
长荣,《时间深处的话语》拜读完毕,你说有什么问题,我觉得故事本身,人物本身都没有问题。这是一个农民的悲剧,一个普通的人大抵也如此,从一个鲜活的生命(可以和蛮牛较劲),被摔打成一个老笨蛋(其实冯老头还算是始终没有被命运勒死脖子的气管,他有力气,也比较有生活的能力,还不算彻底悲哀),当他即将迎来生命的曙光时却突然不能承受了(猝死)。这个命运让我们唏嘘感叹,让我们看到了生命的一贯色彩。而且这条线索是清晰明亮的。
但,我看不到你的影子了,这篇是你新作?看起来像是早年的呢。你语言那种蕴藉的味道消失了,但我想也许情有可原,这是中篇,据说中篇重点是故事而非语言。
另外,这篇小说,大量的对话,兰芹和秀的对话,挺精彩,地方特色浓郁,故事有很大的比重来自于她们的对话,问题也在这儿了,在我看来,两人转述的故事比重过大,我看倒不如用几个第三叙事视角的插叙了。你想想,虽然事实是那样,冯的故事极有可能就是两人唠嗑唠出来的,但是大量的对话有堆积之嫌,而且,为了达到讲故事的目的,闲聊中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张献忠血洗四川到底杀了多少人? 
            作者   一地秋白
明末清初的混战,全国减少了8600万人口。这里边有李自成杀的,也有张献忠杀的;有明朝的军队杀的,也有清兵杀的,几个势力,杀的一塌糊涂,究竟张献忠杀多少,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                      

近日,巫溪县古路镇村民冉茂林在田间劳作时意外发现一块疑似人头骨的东西。而在古路镇名叫玉家洞的山洞中,还堆积着成千上万块人骨。古路镇安监办工作人员与古路镇文化站站长钟大喜在多方观察下得出结论:这不是现代人骨。
   在村民心中,玉家洞不知名。但有一个老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9-18 06:13)

QQ不用了,博客联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5-16 06:02)
标签:

短篇小说

分类: 小说

猎雁——4月《作家》

 

2014年4月>> 金短篇

猎雁

申长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9-20 10:42)
标签:

杂谈

分类: 八扯

有些秋凉了,觉得太阳光格外的好。

在电脑跟前坐一会,挪身窗户台上趴一会儿,一点多了,得去做饭了,我是下午班。老板每天到家都五六点钟,无论倒什么班,我做晚饭。就礼拜天好,她休息,两顿都做。上帝创世时候,到第七天休息一天,这规矩留的挺好,我们家虽然只有她能享受,总也比一个都没有强。

老张在大门口停下摩托车,进院子了。这挺稀奇,我把他迎进屋坐炕沿上。这人我认得好多年了,在矿山上认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6-01 05:52)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我出生的村子在一条狭长的山谷里面。山林、土地、茅草屋、菜园子、少许的禽畜,就构成了百十人口的小世界。这里古来已经很完整,贫穷却满足,单调却充实,似乎不再缺少什么。他们自己的语言足以控制自己的世界,不说和这小世界里实在生活无关的话。大家有什么就说什么,说什么就信什么。不止多少辈人成功地禁止了文字,保持着平静质朴。文字是一种奢侈,而奢侈品历来是活下去的死敌。纸是有用的,能糊窗户和墙。

  但文字后来还是入侵了。音像手段广泛应用之前,文化普及,书本先行。阅读,又是音像永远无法替代的一种主动的、纯个人的理解方式。书籍里对年轻的心最有感染力的就是文学。到16岁,我虽仍未涉足出生地15公里以外的地面,可白纸黑字,却以一种我前辈人们无法预想的神奇方式,对我进行着重塑。那些年里,我发疯地在那个贫瘠的环境里搜寻着有字的纸,也不能满足饥渴。于是,很自然的,英格兰荒原上,那个少年裘德的热梦,一百年后,在中国东北一个小山沟里又复制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去年8月参加萧红文学院的学习班,平生第一次参与文学活动。此前,将近三十年,我一直是一个独自的旁观角色。我最终争取成了行,短暂地伪装了一回知识分子,学习是一个目的,另一个长久的心愿是想见一些师友,我如愿见到了他们——这些日后再讲——同时也认识了一些新朋友,建祺即是其一。

说来有趣,整个学习期间,我只跟他说过一句话,一次我坐在一楼的沙发上见他从楼梯下来,我招呼了一句:“张建祺,你知道朱珊珊的电话吗?”他立即过来,埋头在手机上翻了半天说只有办公室的,他说了号码,我记在本子上——如此而已。之前和之后,除了在上课时候,他给我留下的记忆是多次在前面说到的楼梯的转角那里,他在墙角的一个白钢筒子跟前抽烟,我数次一个人或与别人一起从他背后经过,他脸向着窗子外,从没回过头。他背后的墙上挂着一幅带镜框的现代风格的画,画面上既像一朵花,也像一个女人的侧面:严格地说只是大半个女性身躯,因为缺少头颅。

直至学习班结业次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1-31 06:14)
分类: 小说

《山花》2012年第4期

 

一声不吭

申长荣

 

矿井下发生瓦斯燃烧,死了两个人。身为瓦斯员的老康为了逃避责任,趁乱连夜逃走了。这事儿大伙当个乐子说,好歹也把矿难的悲惨氛围冲淡了一些。

老康的搭伙老婆却来矿上要人,老板耐心地给她解释,事故当夜,康海平并没有下井当班,却躲在机修工屋里的铺上睡觉来着,这不光机修工一个人看见了,瓦斯着了以后,上面乱哄哄救援时,他当时也裹在人群里,矿长还手指着他大骂呢。出了这么大事故,他严重失职,是第一责任人,自己害怕跑了,我们还在找他。看他老婆刁蛮难缠,在矿部大嚷大闹,老板就叫人把矿长叫来了。矿长来了,显然是想息事宁人,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0-19 13:23)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发表于《岁月》——

 

              便 

                    申长荣

 

那天你吃完早饭过来的时候,老丁婆子的儿媳妇坐在店门口的大伞底下,嘴里一边咔吧咔吧嚼着江米条儿,一边够下身子伸手喂闹闹,闹闹闻闻,不稀罕吃,可能以前它吃过,嫌硬。老丁婆子的儿媳妇往空中抛江米条儿,闹闹高兴了,跑着张嘴接,不过就是乐意接,还是不稀罕吃,含在嘴里就吐地下了,老丁婆子的儿媳妇更高兴了,嘎嘎乐着扔得更高。

她和它玩得高兴,旁边你们看着也挺高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