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2-08-24 12:00)
标签:

杂谈

  我还年轻的时候,在桃花欲倒的季节里遇见了你。村头的桃树古老苍劲,你高系云鬓,在树下看里出外进的蚂蚁。我总是觉得那很令人恶心。一片桃花盖上蚂蚁洞的时候,你抬头看看我,说一起来玩吧,去不去。我点点头,从此就和你成了形影不离的玩伴。
   我还记得四月里青苍的山脉,和你从学堂逃出来,一头扎进软风嫩扶的那抹苍翠里。你扒了一手的细软香泥,抓着蜘蛛漫山遍野追着我,终被顽石扭伤了脚。我上气不接下气,走过来笑你活该。爬上树梢,摘来红红绿绿的山果。现在的我有时候想起来,树梢上长满的是多美好的记忆。
   后来我们长大了。你开始喜欢王家的姑娘。你说每次看到她笑起来,简直比村口的桃花还美。你意气风发地端起酒杯,我便一饮而尽,笑笑没说话。我知道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7 19:24)
标签:

杂谈

你惶恐,焦躁,不安
四体冰冷
用最麻木的眼神审视最丑陋的人间
看着过往的人群,鼻息里呼出最污秽的气息
拘谨,警惕
撕裂嘴角,穿过林间,喝血腥的溪水
灼人的花瓣
又有一条鲤鱼跃出水面,弯曲青暴的肌肉
享受令人作呕的质感
作践生命的传言。

你是众神的儿子,是万物的缔造者与毁灭者
前方扭曲的顽石,面目全非的残垣
谁用半只脚趾,弹响六节琴弦
在支离的世界,杀戮毁灭时代
撕咬,咆哮,荒芜的落日平原
浇灌下“渡船”的灿烂星辉,苏醒,驰骋,
赌诗,做一回崂山道士
只需摇身一变。

颐和园里的花,又开了
沾染着那个世纪你屠杀的血肉
风与火的号角,在黑暗中
盛怒而开放
那匹骏马已经死了很多年
很多年于你,无关风月
弹指挥间
你再度出场,雍华,高贵而美丽
我不愿再去遐想,
如同遐想那片被生吞活剥的深血海珊瑚一样
想起你。

尽管来这里,来这里
用双手把我托起,透着旧时代的胭脂俗气
望而不语,并不同于向之不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05 01:26)
标签:

情感

行行复重重,故影相别离。
  与君隔一涯,相逢万余里。

  别后暂且无邻。几次欲与你题墨,却又都堪堪收笔。暗涌墨香浴倒西风,空惹几行清泪。
如今窗外孤寒闭馆,雾锁眉心。满怀心绪难收难敛,只能向你轻诉轻怨。
  刚到此间确实很难适应。昨日还是闲看云海,浅酌龙涎的梁上公子,忽一下洗衣挑水,算
计花销,样样都需安排的妥贴。旧日厮守与时光浑然偷换,沉淀起绣在心底斑斓的淤泥。
  多日未将自己闲置。覆履而往,独倚京华,云崖高卷,夏尽悲来。烽烟尽处,高台谁卧。自
有江南倦客。一纸书墨,独笑西风。不知是否你我已经过了理当纯真的年华。流光与暗影偷换,
古涩被双手对折。我看到的是很多独自行走的人寂寞的脸。人们被世故所累,被人心间的隔膜
所逼迫。群体友谊或许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从未缺少,可是个体之间真实饱满的私语情感又有多
少人有真实体味。那是在无数飞腾逆转流窜光线中缓缓流入你胸膛的饱满味道。一个愿意与你
同饮冰水,和你一起默默走过山脉,在逝去如此的白驹陌上,陪你同品薰风。
  遥记与你初次相识,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8 00:12)
标签:

情感

1。

                   那年,你正是江南采莲的女子。泛轻舟在微醺的湖面上,化身城跨越两千年的西施来到我梦中。我在一片喃语中相逢见你,挽着你渐行渐远的流苏素羽,最终却也只记得我为你放歌一夜的萧笛。终于,我从朔北挟一路烟尘。在扬州烟花刚刚开始绚烂的季节里,度过你泼墨了三十里柔情的渡口,合着满头白发,来到苏州。





2。

                 江南实在太过温柔,我刚将朔地八月的飞雪留在来时路桑,又拾起她哀默眼眸中幽怨的衣裳,在水雾朦胧的夜里,为你吹奏一曲韶光。也许是我太过心急,也许是你在梦中轻轻呼唤。于是我仰望满目星夜,脚踏过月光,越过大片大片的细柳白杨。在水色中婉约着的,是你无言的霓裳么?





3。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6 01:29)
标签:

情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31 19:58)
标签:

情感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

窗外是阴沉的天空,忽然透出阳光来,像朝霞听到晨钟的祈唤。
很久未写,写一篇小清新罢。

很久的时候,我只是在街上无意的走,于是我遇见一段细小而美好的时光。
她穿着棉布裙,绣花小鞋子,耳边却没有花。
因为喜花之人折花,爱花之人种花,而她是爱花之人。
后来时光就一直这样慵懒的走,走过了很多地方,看尽了很多烟水。
青松翠柏,朗朗竹溪。
我为你手种江梅,你便提竹打水,在漫山遍野种满无数个关于时光的秘密。
然后我想,这样一直下去有多好。
此生得一纸疏花,一卷残香已是难求,何况你带来的岂是黛熏蕊香可比。
你年轻的时候,我愿意爱你,爱你独行风中的寂寞,爱你穿碎花裙,随意闲散着头发,光着小脚丫在草地上乱跑,或者规规矩矩的牛仔裤,倾斜好看的刘海后面有精致的发卡。
你年老的时候,我愿意爱你,爱岁月在你脸上雕砌的留痕,爱你守一管素琴,烹一炉香品,日日待君归。
也许再长大时你会少些少年的清新,会偶尔画淡的装。可绝非是戏里的胭红晕眉,绿墨躺鬓。你终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_______FirSt。西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30 23:12)
标签:

情感

 苏若,字子留,后为忆晚。前陈留太守苏长信之子。幼时体弱,尝大病几死。适有乞以津活之,发皆白。善萧管,好诗词,常自吟而泣。

                 初,子留与王自少而交。王有大略,然气颇狭。常嬉子留发白。子留性儒而温婉,每每笑之不应。

                 方十一,少时乞忽至。言昔日救子留,今必取其人授其艺。左右皆泣不止,独子留无所动,起身而拜,曰:“自当报也。”遂与之同去不返。

                  时上疾将西。王少子也,与太子争,败而险丧。适子留十年之期满,归而见王。王叙其事而长嗟。子留笑曰:“何难?”径入东宫杀太子于寝。曰:“可乎?”王大喜,持剑入朝,困上而篡诏,引剑长笑曰:“吾位定矣。”群臣皆不敢言。是夜,王与子留饮酒乐甚,子留正襟曰:“今日吾改子忆晚耳。”王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First.

         她遇见他的时候,他正穿越摩洛多、卡尔及利亚以及欧洲十六国的尘埃,

身上还散发着撒哈拉的芬芳。她坐在他对面,向待者要了来自葡萄牙的经典Chablis。

深紫色的酒液沿着杯壁缓缓流下,散发着沁人的光芒。他无意抬起头,却不想

迎上她的目光。他的眼对着她的眸,而她莞尔一笑,顿了顿手中的杯子向他致意。

他同样报以微笑,随后低头不语。

        这是他与她的第一次相遇。

        随后漫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依然每天伴随着自己的影子翻山越岭,游历东西;

她依然每天去楼下拐角的那家Mr.J's咖啡店。他与她的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长安
长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11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