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useumofunknown
museumofunknown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57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2-05-20 08:26)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社会冥想》是未知博物馆20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未知博物馆将于2011年9月组织一个新的展览,展览的基本构架是由六个不同的主题组成,其中三个主题为:图案,漩涡,遭遇,另外三个主题为:对称,消失,地理的精神分析。分别在三个不同的展场展示。我们也联系到科学松鼠会的科学研究者桔子,方弦和《新视线》杂志的艺术总监彭杨军和陈皎皎,我们将与他们在这些话题作持续的对话与讨论。并在这些讨论的基础上进行艺术的实践。

自然现象是一切人类文化的缘起,人类的历史也是人类对自然宇宙认识的历史,而从远古到现在,我们对世界的认识有非常巨大的改变,人类建立了庞大的关于世界的知识体系,但是世界对我们来说仍然是未知的,无论是宏观还是微观世界,在我们的有限发现之外一切仍然是个谜。科学家以实证的方法去探索自然宇宙的现象,以获得对世界的真实了解。今天,这个真实无论是在宏观层面还是微观层面,远远超越我们的日常感知范围,,甚至我们可以说科学是以某种抽象理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未知博物2011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转自腾讯科技

“当我告诉人们,我发现了准晶体的时候,所有人都嘲笑我。但我并不在意,我知道我是对的,他们是错的,时间终于证明了这一点。”

——谢赫特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未知博物馆在《图案-漩涡-遭遇》的项目中,以艺术与科学的关系为基本范畴,探讨几个问题:1,今天我们在什么条件下可能去讨论艺术和科学的关系?2,艺术和科学在什么命题上可以对话? 3,尝试艺术和科学合作交流在理论层面的可能性。

未知博物馆于2011年9月 组织一个新的展览,展览的基本构架是由六个不同的主题组成,其中三个主题为:图案,漩涡,遭遇,另外三个主题为:对称,消失,地理的精神分析。分别在三个不同的展场展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未知博物馆于2007年底创立,已经快4年了,回顾一下这三年多的过程,作一个简单的总结。当时做未知博物馆的动机很简单,那时整个圈子里都在谈市场,谈拍卖行情,谈展览也是谈行情,但是很少有人谈作品本身,谈艺术本身的问题,思想层面的问题也在市场利益中成为广告工具,艺术圈的眼界很窄,互相模仿繁殖。我觉得这种氛围有问题,我想能不能去做一个和这些没什么关系仅仅是自己认为有意思的事情?能不能在这些规则外建立自己的价值标准?能不能在艺术和其他文化领域之间建立新的交流和创造方式?能不能在没有钱的情况下去做这些事情?我把这些想法写下来,画了些草图,大概是未知博物馆的雏形,然后跟廖斐,郑焕,吴鼎他们聊这些想法,他们也有兴趣参加,当时还有隋长江,孙晋,夏国明。每周会有一天讨论,最早的议题是地理的精神分析,乡村建设,开始准备做一个叫《蓬莱》的项目,是地理的精神分析这个题纲下面的,也有一些具体的方案了,但后来因为一个和外国人的劳动经济纠纷停下来,这件事在棉棉的帮助下最后得到解决,我们也就此作了一个展览《我们是世界》,去讨论这个事情背后的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谈话者:桔子,方弦,邱黯雄,廖斐,彭杨军,陈皎皎,付晓东

 谈话地点:北京建外soho旁边的一个餐馆

时间:2011年7月27日

整理编辑:王雅馨

桔子:当时他们做了一个搭桥,就是你如果是纳米方面的科学家,就把你特别漂亮的照片拿过来,再把这些照片发给艺术家,让艺术家去做加工,有的艺术家想法非常奇特,用不同颜色的纳米弄成不同人物的样子,完全把这个工作分成两边了,最后的展示又是以获奖作品这方的艺术家和原始做提供的这一方合作,那个也蛮有意思,艺术家在完全不理解的情况下按照自己本身理解的美感去诠释。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伍毅从事的是软件编程工作。参与过玛雅软件的制作。他从他的角度提出了一些对于图案的想法。他和邱黯雄合作了几件关于傅立叶转换的作品,将会于9月3日在北京798的空间站展出。

 

 

渲染(成像)

材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科学

哲学

杂谈

   人们试图以分别的方式去寻找本质,寻找不变的事物。这源于我们对我们短暂易逝的生命的不安。 以分别的方式去寻找不朽,去寻找那个无所分别的世界,这无疑是水中捞月。你要去探索,你便就有了分别,有了你的尺度,有了你的依赖,而我们追求的不朽却是一个无有分别,无法用尺度去衡量,无所依赖的世界。我们的探索,我们的见地,我们的知识这时反倒成了我们认知实相的障碍。或许我们其实早就知道了,但我们无法相信它是如此的简单。今天科学对世界的认知远远的走在了哲学的前面。实证主义为这个世界带来了许多好处,破除了迷信,带来了民主。然而科学的世界也是一个分别的世界。你以自然科学的方式去认知世界得到了是自然科学式的。牛顿,爱因斯坦等这些了不起的人们为我们解释了这个世界的许多的谜团。但是他们却无法扫去自己对这个世界的无知和疑惑。牛顿可以告诉我们引力怎样影响天体,哈雷慧星为什么76年会回来一次,却无法解开自己心中引力究竟是什么的谜团。他认为非生命的物质不借助任何其他的物质形式的中介而能无接触地相互发生作用这是无法想象的。在建构了这个机械的宇宙之后,科学家们都为他们这个没有目的的宇宙而感到困惑。尽管牛顿世界里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