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杭江
杭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317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出版诗集之一




好友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到此留步:凝神,敛气,提肛
一件件角落物,塑料物的幽昧
作为待定之所在,与时间相标签
僵直与回旋,是你与你的影子
一的界河,飘浮不定,盘结拉锯
是什么材料什么机运不重要
它一直在舞,舞的随意而彼此相属
这些金银的,丝绸的,眼泪的,精液的
斑点,汇聚成每一瞬间的锋芒
游戏不游戏,一扇门在不远处镂刻序号…

之一

就这些了:猜忌,不贞,债务,面子
刀子,锯子,高压锅,编织袋
一个人的活加剧另一个的亡
爱情悠远就这么加减
生活悠远就这么乘除
恶的数码是全方位全天候
连下水道也模拟藏匿的宫缩
那个QQ的女人,大乳房的女人
被一杯咖啡邀请,被自动屏蔽
在一个夜晚消失,另一个夜晚出现
被还原成无限小,小,小
用碎片的形式,DNA的形式
拼写最后一个名字:沧桑到老
拼写最后六十秒:西虹小孤儿

之二

爱你就是睡到你,吃掉你
用腊肉的形式消化你?

这是一份供词,在民间的喀什
我的梦魇里,那老父一双颤抖的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4 22:32)


在午夜,
楼顶上又响起杂沓的
脚步声。欲雨非雨,欲莲非莲,
无法成型。有无数钉子,飞机
嗡嗡逃窜,在啃吃垂直的墙壁。
让心悸挺身,成为每月一、两次的功课。
此时此刻,有碎瓷声爆破而来,
伴着国骂,不断升级……

我一直在想象,肉搏术,托举
那器皿,猜想它源自何朝何代,
浑厚,沉闷,有限的滑翔,
可是刀光剑影的
最佳注解。
是粉红的“丰臀肥乳”
还是清癯的“苏东坡”
已经不重要了,
抟泥者,或者文明的混凝土,
遥隔了那么远的路,
相融相绝,枯干的水,青白无辜。

这些角落里的存在
始终被遮掩,被书写
彼此瞻望与沉醉的美,
总是无声无息,无法归去
不详的沸点在时空深处
游移不定,献身如暗中的手,
在鱼肚白的疲惫中
被动醒来……

 

2010、4、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沉溺于梦幻,一个女人脱身鱼和海藻,
在海岸边歌唱,梳妆即坐禅,
一切是赤裸的,亲密如苹果花开。

带着密码与颤栗,神秘而不可一世,
隐居在深处,羽毛、瀑布或树干上,
这世界光彩已经陈旧,灰暗也是如此。

是颓败的女妖女王,也是边缘的守灵人,
这躯体是泥泞的,自甘堕落的沼泽,
打开,遮蔽,拆卸,胶合,超然于头颅之外。

一次次的诱惑与深入,溪水旁牛羊们沉醉,
用另一种属的目光,哺乳新生,超生,永生,
灵魂是伞形的,慵懒而无主题的水彩画。

不断自裁的玫瑰和安眠药。一度消失在
梵音缭绕的雪域高原,又行云流水于,
香妃的喀什,另一天堂的“斋”与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阴沉是十一月的表情,也是反复垂首的姿势
寒冷从角落袭来,裹挟,加速渗透的宽广
街边树木,根脉的低语,悄无声息的张望
蔓延而去的,是一座城市的烟雾盘旋,如片片经幡
与天山相呼应  这是生命的高度亦或深渊的眠床

在寂静中抑郁,蓄谋,反叛以致最后消失
无动于衷又蠢蠢欲动,一只困兽等待祭台
梳理颈项的瞬间,一双望眼主动醒来
逝去中的飘摇不定,洞开一扇扇飞翔的门窗
抒情是危险的,反复雾的低迷错乱的记忆

而你是慵倦的,执拗而拒绝的最后净土
在细微处扎根,屯蒙于生活的纹理与走向
那异样神情,是光芒哺育而非飘渺菌汤
在可能空间挽留春天,抑或一片片红柳丛
远方渐渐空濛混沌,恰似梦魇里一次次逃遁:

“人走进死胡同,横放刀尖上,被宰割的命运啊
无可诉说无缘诉告,有谁不是一个人默默的抵抗!”
夜漫长,月阑珊,幽幽渺渺,那是谁的叹息在弥漫
迷宫里的镜子诡秘多变,微笑中的疼痛,忽隐时现
噢,一场大雪,纷纷扬扬,那是此刻最体贴的叮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4 21:44)

并非总是迫不得已,走投无路

我还是留下来,为28岁34岁的她们

收集遗物,画十字,愿升天的魂灵安息


这海蓝色穹顶,平坦而广布

炎炎海市与海怪的出现

有着惊人的默契,打捞的都是黑白的眼瞳

 

在正午的流焰中,她们仰身玉碎,死不瞑目

面容是如此轻盈,指甲上的朵朵兰花
是东方一百的杰作,喀纳斯湖盛夏之婚饰


此刻,月亮怪异,一切都和女人有关

月牙的眉,羊角的梳子,惊叫的唇瓣

逶迤而下的光束,一袭袭的婵缟素娟

 

在噩字的窗口悬挂,缠裹,又散香而去

到处是影子飞掠,攒射,又密封成墙  

隐隐的抽泣声,时明时暗,忽强忽弱

 

总不定居成形,总有不祥的未雨绸缪

一阵风来过,一只野鸟扑棱棱归巢

一片刹车巨响,忽将我打翻在地与她们一起飞,飞

 

冷冷穿堂风折返,最后一面的精雕细刻

无论丑陋美丽,都是时空里的一曲挽歌

从晨昏出发,每个人挣不脱的滞留与远去

 

2007、8、6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4 21:43)

 

当你倒下的那一刻
我也匍匐在地
怅然若失,盲然若弃…
道路是坚硬的,笔直于火烟富蕴

黝黑的脾性无孔不入
缝补地平的残缺不平  
当遥远成为刻度表的指针   
那奋起之姿只是萤标的叨念
更幽静处,曝光中的黄鬃毛
追索一体的贲张


你是旷野的遗腹子
狂放的野性中
保全生命的纯粹与传奇  
兴盛于款旷远也探险于旷远  
飞扬跋扈的无敌神态
无异于天之骄子
伟岸时代的征服者
你不是梦,却寄身于每一个梦魇
你不是象征,却凌驾于钢铁的晨昏

一切与家园有关  
与高贵相悠久
当生存降解为一个元素
一道闪电,那蹄子依然是
奔跑时的矫健或无助痉挛
泪珠悬在眼角,硕大如灵魂的镜子
引来更多的马,整个家族的嘶鸣
天地顿然变得灰暗狭小  
一围栏栅,让时光倒悬 

成为穷于突围的最后防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15 00:15)
标签:

情感

一张异族的温情面孔,石榴面纱
丝绸的呼吸,过于飞翔的三围空间
她的声音一直停留在变声时代
无数翠鸟扑闪在米粒的叩齿间。
总是奔波在路上,丢魂似与星空对峙
与满地落叶对话,不论白杨河还是白桦林
那些随意的马蹄图案,是大地的迷径
一条河的传奇,演绎多少冰川的转场之险。
但凡沧桑的事物,都是抚慰已久的镜头
有谁的归宿,不是金色的光芒安然隐身
用躯体阅读着男人,或反复叮咛成病句
让有限的黄昏,成为反饥饿反宴席的微信
别躲闪了,你,去年那场罕见的暴风雪
还在飘着,我们,一扇门的虎头豹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4 20:39)

取别之后,便尔西迈。相见无缘,书问疏简。每念兹对,不舍心怀,情用劳结。仓卒复致消息,不能别有书裁,因数字值信复表。马羌。

劲猛如虎,瘫软如水,取别之后,
那阳关,白龙堆沙漠,那鄯善,
只是你微笑中的一抹昆仑雪白,
阳光的炽烈,是另一种血性的沐浴,
纯粹如沙粒,无处不在的抚摸与歌唱。
说使命在身,何尝不是一种自赎的绳索,
在罗布岸边,打捞日渐磨损的剑戟与骨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4 17:17)
我们流散在路上,销蚀在路上
早晚的事物凌乱而无辜
从一块块蚕茧到织锦到彩棺
谁一直是金鸟与蟾蜍的化身
用沙的笔墨涂抹新的穹顶?
一个梦幻的人,更喜虚无的多翼性
口占楼兰尼雅,一个个女子迎风而来
秘密交合,更多的幸福来自宫闱深处
断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4-23 00:21)

这是座空城,空了千年,至今还在

说宗教起始荒原,沙砾上起楼阁

不到这里,你无缘论证,一座座城堡

鲜妍夺目,层叠分明,门户有致

阳光下的街衢洒满金光,汹涌如潮

悠长的回旋,宛若梦境里的狼烟阵阵

一匹马的驿站,逗留在风暴的咽喉处

见证成吉思汗的鼓点猎猎不可一世

当年的骨血响彻多少不安与梦魇

远征,让二十个世纪  在刀光剑影中遁去

空城不废,白垩纪时代造化的鞭子

静默中灼烧,幻灭中聚敛,无声于边远之远

城门前的柱石早已硅化成仁,但不离左右

庞大的骨骼,供后人们无数次挖掘

并惊叹:是怎样的子宫孕育出的伟岸

盆地不语,辽阔无声,一群黄羊守灵般隐现其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是幸运,一截旖旎,高悬天之边界
成为每日的参照,护身符,对话者
俄,沙海龙舟,疆字港口,无限期停泊。


袅袅晨曦,皑皑暮雪,凤麟洇染,
一幅幅水墨画的舞动,驼铃的幽情,
为你也为众人,确立了玄鸟的走向

不经意的仰望廓息,让脚步轻缓疏散。

每念起钢蓝,嘹亮的蓝,终极的蓝
总是内心潮动,桧柏交错,面孔葱茏
构筑一道墙,薄雾醉沉的荒芜与净土。

界河始终存在,无论水磨沟还是吐乌大
它相依相存,不瞻不顾,喧吵而寂灭
谁先抵达,谁又先离开,这时空之殇?
夜幕下,两扇阴影匍匐,吟吟的星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