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众号二维码


博文
(2019-06-16 04:48)
上週酷熱。去了好幾趟海邊。加州的一號公路也是名不虛傳的美,處處都是好風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湄。紅樓。

今天興致所致,在YouTube 上找到了87版《紅樓夢》的vedio,看了兩集,23集「壽怡紅群芳開夜宴」和33集「黛玉之死」。那時候的女演員不整容卻一個個都美得令人想到「滿園春色總是春」。找了金陵十二釵的圖片,原來是那麼熟悉。那些海報都是我曾經很喜歡的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4 06:24)
一對夫妻,彼此「愛」得那麼糾結。——一方是愛得不由自主,一方卻是「愛」得萬般無奈。卻都各有所求。

一方只求自己能夠在愛的人身邊愛他一輩子,而且每天都會愛得更多一點。想起來也蠻吃驚的,這樣一天天累積下來都有多少愛?會令人吃不消的罷?愛太多了,彷彿一碗濃湯就會變成沼澤了,叫人陷進去再陷進去,然後就動彈不得了,也就什麼都不剩下了。一方呢,則是因為種種原因不得不「愛」,或者換個說法,接受那一份對於他來說帶著桎桍意味的愛。或許,對於有的人而言,用婚姻換取一些利益是一種捷徑?只是這捷徑的代價也大,——婚姻,是一輩子的事情,是一個人一生當中最重大的事體之一,但是,卻也可以是一種交易。

「見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裡,但她心裡是歡喜的,從塵埃裡開出花來。」——這放低身段的花,開得再怎麼的好,終究是長久不了的。當然,這世上,沒有什麼花是不會凋謝的。塵埃裡的花,果然盛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張愛玲曾經寫過一篇小文,——「寫什麼」,告訴讀者她寫的是什麼題材的故事。那是她寫作高峰時的認知,卻到底堅持了幾乎一輩子,——她寫的故事幾乎都是她熟悉的人的故事,即便不是熟悉,總是她知道的人的故事,好像她的故事從來沒有離開過她的生活圈子?總是有例外的罷?《半生緣》的故事是她想像出來的,但是故事發生的地方卻是她最愛的上海,而那樣的故事雖然透著幾分離奇,到底是可以想像得出來的,畢竟,從前在中國,「借腹生子」的事也不是沒有,只是,像《半生緣》裡寫的那樣親姐姐為了鞏固自己的婚姻而算計妹妹就太可恨而且令人憎惡了,——那是作孽。當然,作了孽的姐姐自然也沒有什麼好結局,雖說借著妹妹的肚子給自己贏到了幾年的富貴生活,到底還是早早生病死掉了,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03 10:13)

「沉香屑第一爐香」讓張愛玲橫空出世,天才女作家一舉成名。——「出名要趁早,否則連快樂也不那麼痛快了。」可是,出名太早的人生卻是起個大早看了早場的電影,下剩的就是虛度光陰了,也是一種遺憾,不是嚜。「第一爐香」的女主角是一個自己主動選擇沉淪卻又心有不甘的年輕美貌的女子,這樣的女子「應該」是/有一個什麼樣子?張愛玲自己這樣告訴人知道,——

「她的脸是平淡而美丽的小凸脸,现在,这一类的“粉扑子脸”是过了时了。她的眼睛长而媚,双眼皮的深痕,直扫入鬓角里去。纤瘦的鼻子,肥圆的小嘴。也许她的面部表情稍嫌缺乏,但是,惟其因为这呆滞,更加显出那温柔敦厚的古中国情调。」

誰會是有這樣一副長相的年輕女藝人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湘夫人。图片来自网络。)

 

說起屈原,人首先想到的恐怕是一個鎮日緊鎖雙眉的面孔罷?也是,那麼樣深厚的憂國憂民的情緒底下,又如何能有一副歡樂的面容?所以,讀屈原的詩,人總會感受到一種濃濃的憂愁,旁的不說,「離騷」,《楚辭》開篇的長詩,便是不盡的哀愁。而「離騷」的題名,雖說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来自网络。)

 

不知道怎麼就想到了這樣的一個題目,總覺得「宮刑」兩個字帶著太多的恐怖的味道,或者,於一個男人而言,硬生生剝奪了他做一個男人的資格是這個人的世界最大的一種罪過吧?可到底在曾經的中國是有這樣的慘無人道的刑罰的,將做人的尊嚴完全踩在腳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4 07:16)




小紅原本是怡紅院當中的丫頭,地位並不很高,連寶二爺的正房都進不到的,書中就很明白的告訴了讀者,一日晚上,因為怡紅院中的以襲人為首的大丫頭們都因為各樣原因不在屋裡,儘管有幾個做粗活聽喚的丫頭,自己也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图片来自网络。)

《紅樓夢》第五回裡,有「金陵十二釵」的十二支新曲,每一個都寫得好。錄在下邊。——


引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5-22 08:56)
分类: 湄。碎碎念。
好像,其實也不是好像,而是事實就是,越來越的人離開博客了。——這裡越來越多的限制,簡直也不是草木皆兵,彷彿比這個還更甚。這需要多麽的不自信才會這樣喔。處處都是min感詞語,叫人不知所措。這樣下去,我不知道中國人的寫作水平會不會直線下降,畢竟,寫什麼字須得要再三斟酌,久而久之,只怕就不會寫了,再久一點,或許就只認得那麼幾個字了罷?我猜,「萬」「歲」總是需要的,再加上一個「萬壽無疆」?真是滑稽的唻。也難怪在北美這邊總有一些陰陽怪氣的人說著一些陰陽怪氣的話嘲笑太平洋的那一邊,笑話他們自相矛盾的自吹自擂。其實,真要是那麼那麼信心十足,又何必在意普通民眾說什麼呢?


再夾帶兩條微博:

1、剛才看紐約時報幾年前的一篇文章,才知道在中國的寧夏有一個山谷,出產非常好的葡萄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微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