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2-01-30 11:18)
标签:

短篇小说

杂谈


愛情,是治他們這些人的刑具。

(發香港《字花》第35期,專題:。)

 

 

  

曆九月,該是降雨時節,但兩個禮拜了沒半點雨花。這頗不尋常,可這幾年都這樣,該雨不雨,該旱不旱。是節氣紊亂了,地球上沒處安生,你那邊南方霜雪北方雨,都成災呢,不尋常才是尋常的。
  
  沒雨,陽光便特別放肆,我每天上下午帶阿干到外面蹓躂,都沒忘記戴著帽子。那是一頂軍綠色的紅星帽,就是半年前剛退休時跟旅行團一遊北京,在天安門那裡買的。團友們全是上了年紀的人,男的幾乎人人買了一頂,是因為初春天寒,大家頭上沒多少毛髮覆蓋,都需要帽子保暖。
  
  我便是在那五天四夜的旅途上,受人慫恿,答應了買下阿干。牠是三隻小杜賓犬裡唯一的雄性,顱大掌厚,虎頭虎腦。狗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1-02 18:10)
标签:

小小说

杂谈

她.狗
她和那狗一起聆听着被放大了的静寂,再由静寂放大了的,她的委屈。

 

 

  
初,那只是一条流浪狗。
  
  等她察觉自己已经把这邋遢的丑家伙养成宠物时,便想到该给它取一个名字。
  
  她的情人,每周有两个傍晚会在妻子上班后开车过来,夜里摸黑离开时看见守在房门外的狗,便叫它“杂毛”。
  
  “滚一边去,杂毛!”
  
  她没起床来送他走,却像狗一样蜷缩着身体守在被窝里,听到门外这一声“杂毛”以及狗所回应的緘默,便没来由地感到心酸。
  
  “你过来。”她对着房门招呼,男人和狗居然都听懂了这里头的“你”指的是哪一个。男人头也不回,狗倒是飞快地从男人脚边窜过来,在床边朝她猛摇尾巴。
  
  她伸出手去抚慰狗儿,眼睛也看着它的,耳朵却关注着房门外的动静。男人穿了鞋子,带上两重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31 18:41)
标签:

小小说

杂谈

此案  
犯人的脸微微抽搐,眼睛的光明明灭灭,像是那里面有了深度。
  

 

近又时常想起那个久未想起的犯人了。
  
  不会是无来由的。大概是因为上个礼拜拿到的体检报告吧?那X光照片里出现了异状。是肝脏的事,很小的阴影,医生说它大小有如玉米粒,我怎么觉得它更像一枚子弹。
  
  我想,我是因为先想到了死,之后才会一再记起那个多年前已经“就刑”了的犯人。
  
  我记得他供证说,自己在八年前强奸了一个女孩。
  
  “那是我第一次犯罪。”
  
  “犯罪”这个词听着有点怪。我们查过了,根据档案资料,那时他涉嫌盜窃,被捕后拒不认罪,还声称自己当时是在帮着抓贼,结果被拘禁了好几天。后来真正作案的窃贼意外落网,他才得以释放。照他说的,岂不是他在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23 14:50)
标签:

纪念

后记

杂谈

我在之間
文學可以是一種信仰,但不必然是負在背上沉重的十字架。



****(应邀作文,好吧,也算作纪念。)

 

許是寫作的歲月長了,也可能是因為我寫的是書市中相對“冷僻”的、活該曲高和寡的文學作品,這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21 00:02)
标签:

小小说

杂谈

  
如今醒来是真盲了,反而是听觉忽然灵敏起来。

  


  

此好几天了,雨在云里醖酿,闷雷轱辘轱辘响。
  
  老人躺在榻上,睁开了已然失明的双眼,问说是谁家呀,谁家在推磨。
  
  房里唯一的一爿窗日间总敞开着,天光依稀,老人蜷缩在斜照的窗影里。大儿媳正巧从窗前走过,听见老人的嘟哝,被吓了一跳。多少天了,自从老人坚持要出院,回到家里不久后便一直昏睡,偶尔醒来也说不上一句齐全话。大儿媳觉得好久没听过老人的声音了,这下却听得这么真切。谁家呀,谁家在推磨?
  
  老人醒了,而且还半坐起来喝了些米粥,与闻讯而来的儿孙拉了些家常。大家看见老人这分精神,倒是不喜,都预感了就是这几天的事吧,却谁也没说破,只是那两天大伙儿没事便聚到房子里来,男的蹴在堂前屋后抽烟闲聊,女人忙前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02 19:28)

在那的地方  
这小镇,我从第一眼看见就喜欢它了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如果你注定还要走,”乌尔苏拉在晚饭吃到一半的时候说,“至少要记住我们今晚的样子。”

                                               ──摘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7-26 00:10)
标签:

随笔

阅读

杂谈

瓶中
龛上无神,有所悟便是一星灯火



  


了个把月写完了两万字的短篇小说以后,忽然再提不起劲写字了。奇。同样花了个把月读完六十七万字的《古炉》,长长吁了一口气以后,忽然很渴望读别的什么书。于是这些日不写字,在同一张椅子上变换着各种坐姿,不同时辰亮着不同的座灯,读了《能不能请你安静点?》和《百年孤独》最新的中文翻译本。
  
  很多天了,反来复去地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4 19:15)
标签:

随笔

生活

文化

....Communion

你给世界归还一秒钟的静寂,世界就回馈你一秒钟的梵音



 


堇花露水田,翻然四十年。 ──俳句,摘自芥川龙之介〈孤独地狱〉
  

  
在我不觉得世界很大了。不会比许多年前我攀上树顶,半个身子探出树梢时所看到的世界更大一些。彼时我看见的世界在风中婆娑,云下结伴的鸟影摇摇欲坠;寻常日子的声息稀稀疏疏地从远处传来。赤道上的日头把亮度一点点调高,我眯缝眼睛,看着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29 21:40)

不是别人

我对它说,我走了,世界在另一边等我



  

 

我把所有的习惯逐渐养成以后,生活便逐渐等于所有习惯的串连。
  
  ※
  
  傍晚时分,生活中的这个时刻。我指的是生活里许多习性在同时进行,其中一些忽然被卡住了的时候;当我迟疑着是否该为绿茶续杯的短暂瞬间,以及在初次打开一本七百多页厚的文集之前,为着我的错愕,世界像电源短路似的,突然跳闸,接不上供给它能量的时间。
  
  但生活还维持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阅读

杂谈

阅读笔记
  



  
月,书写的兴致要比阅读的兴致高。这未必与时节天气有关,倒很可能是因为随手翻开的书并不友善,是那种摔破了捡起碎片来破破落落地读,亦不会让人感到难过或会因此叹其“不完整”的小说。这十来天我断断续续地把它读完,虽然沿顺序从头读到尾,读感上却仍觉得拼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紫书
紫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85
  • 关注人气: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日诗夜想

之一

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

相去萬餘里,各在天一涯

道路阻且長,會面安何知

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

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

浮雲蔽白日,遊子不顧反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

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

 

之二

青青河邊草,鬱鬱園中柳

盈盈樓上人,皎皎當窗牖

娥娥紅粉妝,纖纖出素手

昔為倡家人,今為蕩子婦

蕩子行不歸,空床難獨守

 

之三

青青陵上柏,磊磊澗中石

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

斗酒相娛樂,聊厚不為薄

驅車策駑馬,遊戲宛與洛

洛中何鬱鬱,冠帶自相索

長衢羅夾巷,王侯多第宅

兩宮遙相望,雙闕百餘尺

極宴娛心意,戚戚何所迫

 

之四

今日良宴會,歡樂難具陳

彈箏奮逸響,新聲妙入神

令德唱高言,識曲聽其真

齊心同所愿,含意俱未申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飆塵

何不策高足,先據要路津

無為守貧賤,轗軻長苦辛

 

之五

西北有高樓,上與浮雲齊

交疏結綺窗,阿閣三重階

上有弦歌聲,音響一何悲

誰能為此曲,無乃杞梁妻

清商隨風發,中曲正徘徊

一彈再三嘆,慷慨有餘哀

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

願為雙鴻鵠,奮翅起高飛

 

之六

涉江採芙蓉,蘭澤多芳草

採之欲遺誰,所思在遠道

還顧望舊鄉,長路漫浩浩

同心而離居,憂傷以終老

 

之七

明月皎夜光,促織鳴東壁

玉衡指孟冬,眾星何歷歷

白露沾野草,時節忽復易

秋蟬鳴樹間,玄鳥逝安適

昔我同門友,高舉振六翮

不念攜手好,棄我如遺跡

南箕有北斗,牽牛不負軛

良無磐石固,虛名復何益

 

之八

冉冉孤生竹,結根泰山阿

與君為新婚,兔絲附女蘿

兔絲生有時,夫婦會有宜

千里遠結婚,悠悠隔山陂

思君令人老,軒車來何遲

傷彼蕙蘭花,含英揚光輝

過時而不採,將隨秋草萎

君亮執高節,賤妾亦何為

 

之九

庭中有奇樹,綠葉發華滋

攀條折其榮,將以遺所思

馨香盈懷袖,路遠莫致之

此物何足貴,但感別經時

 

之十

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

纖纖擢素手,札札弄機杼

終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漢清且淺,相去復幾許

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

 

之十一

回車駕言邁,悠悠涉長道

四顧何茫茫,東風搖百草

所遇無故物,焉得不速老

盛衰各有時,立身苦不早

人生非金石,豈能長壽考

奄忽隨物化,榮名以為寶

 

之十二

東城高且長,逶迤自相屬

迴風動地起,秋草萋已綠

四時更變化,歲暮一何速

晨風懷苦心,蟋蟀傷侷促

蕩滌放情志,何為自結束

燕趙多佳人,美者顏如玉

被服羅裳衣,當戶理清曲

音響一何悲,弦急知柱促

馳情整巾帶,沉吟聊躑躅

思為雙飛燕,銜泥巢君屋

 

之十三

驅車上東門,遙望郭北墓

白楊何蕭蕭,松柏夾廣路

下有陳死人,杳杳即長暮

潛寐黃泉下,千載永不寤

浩浩陰陽移,年命如朝露

人生忽如寄,壽無金石固

萬歲更相送,賢聖莫能度

服食求神仙,多為藥所誤

不如飲美酒,被服紈與素

 

之十四

去者日以疏,生者日已親

出郭門直視,但見丘與墳

古墓犁為田,松柏摧為薪

白楊多悲風,蕭蕭愁殺人

思歸故里閭,欲歸道無因

 

之十五

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

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遊

為樂當及時,何能待來兹

愚者愛惜費,但為後世嗤

仙人王子喬,難可與等期

 

之十六

凛凛歲雲暮,螻蛄夕鳴悲

涼風率已歷,遊子寒無衣

錦衾遺洛浦,同袍與我違

獨宿累長夜,夢想見容輝

良人惟古歡,枉駕惠前綏

願得常巧笑,攜手同車歸

既來不須臾,又不處重闈

亮無晨風翼,焉能凌風飛

眄睞以適意,引領遙相希

徒倚懷感傷,垂涕沾雙扉

 

之十七

孟冬寒氣至,北風何慘慄

愁多知夜長,仰觀眾星列

三五明月滿,四五蟾兔缺

客從遠方來,遺我一書札

上言長相思,下言久離別

置書懷袖中,三歲字不滅

一心抱區區,懼君不識察

 

之十八

客從遠方來,遺我一端綺

相去萬餘里,故人心尚爾

文彩雙鴛鴦,裁為合歡被

著以長相思,緣以結不解

以膠投漆中,誰能別離此

 

之十九

明月何皎皎,照我羅床緯

憂愁不能眠,攬衣起徘徊

客行雖云樂,不如早旋歸

出戶獨彷徨,愁思當告誰

引領還入房,淚下沾裳衣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