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邓晓燕
邓晓燕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1,594
  • 关注人气:5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简版音乐播放器
博文
更多>>
博文
更多>>
诋毁远方
分类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2019-05-05 06:10)
标签:

杂谈

城市速写

由于亮光

霓虹灯上的灰尘清晰可见

里面人和物也清晰于自由生活

大街有摇曳的船头和会说话的帆

灯罩上飞出无数的海鸥或飞燕

谁预感了无数的战争和平和

如果船头灯盏熄灭,阴影加重

你看,钢筋混凝土多么张狂

九壁对峙

导致生活的疾病

汉渝路第三条大街上

游走着闲人。他们交换

冷漠的硬币。邃道

站着断臂卖画的乞丐

以及贩卖命运的人

黄昏,所有的甲壳虫恣意穿行

高楼和人群

在落叶下构成巨大的秘密

今晚一只苍蝇撞向商场的玻璃

紧接着是另外一只

这接连不断的事件意味着什么

就像这政府大楼

它直插云天,周围古树林立

阶梯闪耀绝对的权力。其实

不过是致命的误解,它们

就算脱离粪便

还会回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5-05 05:54)
标签:

杂谈

年轮

“天空有最好的颜色

我有最好的脸色”

“美是生命的演出

也应该有弹洞、刀伤”

..........

得了绝症的朋友

侃侃而谈,手舞足蹈

仿佛她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猎手

正亮着锋刃之光

想起我那个漏水的花瓶

想起我那朵冰冷的火

想起河边丢失灵与肉的脚印

天空已经暗下来

四月的叶子在花丛中躁动

它们咬破了什么机关

为什么疯狂地往上爬

桃花、李花、樱花开到最盛之时

为什么每个花瓣各自有伤

抬头看见城市头顶上的光电

回家的路上,一片花海

的确落进这黑暗、这光电

仿佛大地的骨头又长出坚实的年轮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5-05 05:53)
标签:

杂谈

夜与人的关系

一切到夜的内核里去说

去洗脸,去沉默,去吞下自己的劳作像一只飞禽最终回到窝里

去怀念那稚嫩、泥块和生长的气息

夜站在自己的高度

俯瞰人类。它看见了自身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5-04 15:58)
标签:

杂谈

高原上的一棵树

没有一棵树像这棵树一样

站在高原的中心

仿佛一个神

又仿佛落入一个陷阱

一棵树如果它充满了绝望

定会让自己成为大山的一滴泪

或一缕幽魂

我看见它时

它一动不动,怒目圆睁

如一颗钉子。钉进黄土

它用力过猛,剩一把骨头

大多的时候,它把命运和风

拽在手里。准备做一个智者

直至一次一次风暴

它掌握了它们的秘密,成功地

躲避

“哪里来,回哪里去?”

清晨,从哪儿传来的声音

可它这时是一个十足的聋者

它只知道

站在那里,就在那里

它就是欢笑,就是云霞

就是自己的子弹。打不穿自己的子弹。

终于下雪了。它满脸泪水

它要的就是这挣扎的梦幻

这深渊的启示

燃烧的空白。它与满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5-04 15:55)
标签:

杂谈

溪流的两岸

看见了你的眼睛

黑眼仁白眼仁的友好

夜在雪的背上滑翔

如果你远走他乡

你这裹着夜色和你的温存

我分明感觉到

你的唇角在抖动

在潜藏一样东西又藏不住

和你分开是前世的事

今生又相识。在那溪流的两岸

玉兰花和百合茂盛开放

你的马弯着头伸进溪流

你的头低着

看着水中滑动的金翅膀

难道那不是我的。是我的

躲藏的记忆。我不敢前来相认

前世的笑容滑落,在另一片山谷里

你伸长你的手臂

扶起我今夜的梦呓

哦,在你的眼睛里

有白鹭的影子。纯正、高贵

有站立的芬芳

你在我清澈的溪流里洗濯

我在你今生的爱里长存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5-04 15:53)
标签:

杂谈

白桦树上的眼睛

把一只眼睛刻在白桦树上

是为了忘记还是铭记?

记得那个黄昏,白桦林一片哗然

它怎么知道我带着火来

一把尖刀握在手里

我听见自己的哭在颤抖

白桦林在颤抖

一双眼睛落在前世

不!在刀尖上行走

谁伤了白桦林

谁又出卖了爱情

世上的眼睛千奇百怪

我要雕刻它的眼睛如花瓣

请给它以火、暴雨,练就复活

请给它以雪、灰烬、梦幻

让它凋落

哦,整个白桦林是它的来世

刻进来世的心伤了谁的眼睛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就这样在厨盒里弄菜

该弄掉黄叶的却把根折断

该放味精的放成了盐

总之,五味杂陈,食不下咽

不是某个人挑剔

而是某道菜记录了某个人的生活

有时我提起了筷子

却忘了筷子。仿佛眼下不是吃的

而是某个人的专访

我们每天在厨盒里弄菜

就这样运动或生活

有时窗外电闪雷鸣

厨盒里有人翻弄“霸王别姬”

它有星光的泪痕

也有缠绵的歌词

我们常讨论一道名菜

它的刀功,它的力度、盐

超过了梦里的味觉或视觉

甚至渗透了一生

而且我们企盼在睡姿里站起来

大声地喊:其实每道菜都有密码

我们不一定想译出

就像你是我的洒杯,或我是你的酒

每道菜都可以精致

但必须有香料堆积,有生命点燃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5-04 15:15)
标签:

杂谈

你叫我一声菜花

我不立即回答

站在路边、坝上

听野鸭穿过春天的水声

学习鹰的翅膀

穿透云层的韵脚

我要你绝对的高音部

穿过荒野的菜花地

有时听见旷野的低吼

饱满的清晨、浑厚有力

也不慌着回答

想看看激情的战马

四蹄如何奔放、嚣张

在你的脚下,一朵卑贱的菜花

如何紧张地挺立

琴声来了又飞走

为什么在高空截断?为什么

放进颤音?为什么越飞越远

隔着那么多梦,我到底是谁的梦

唇边的话与刺进骨子里的话是不同的

当你翻山越岭,计划要到达

我从梦中跃起。一朵平凡的菜花

要拿出多大的勇气才能与你相见

你棕色带花纹的胴体

轻盈带横条纹的上衣

你触须的干净

空中飞旋的速度

我真的不喜欢昨晚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5-04 15:14)
标签:

杂谈

关于李花

李花的白是每一个人的愿望

只要心有

上千上万的李花就是神

光芒在上空盘旋

枝条的黑、丑陋

正好反衬李花的容忍

你看:

这棵树传到那棵树的暗示

这座山奔向那座山的白狐

太寂寞了

美也是一种牢狱

所以李花不开则罢

一开就开完一生

都拿去,都拿去

剩下的才是有用的命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5-04 15:12)
标签:

杂谈

哦,蝴蝶

你飞进丛林就不见了

你得出了什么启示

我提着刚开的花去找

从自己幽独的路上去找

满城风雨,谣言可憎

丢失一只蝴蝶是二十四年前的事儿

关键是蝴蝶丢了,花园也丢了

丢失火,只剩下灰烬

而且眼看着蝶最后的丛林里

危机、惨案、及自带的毒药

(据说他走时吞下三粒)

所以,丢失是一个噩梦

春也陷入其中。生命被生命弄倒

爱无足轻重

即使向天空找了,喊了

你仍两手空空

因为天下雪了,蝴蝶必须死

它必须回到来路

你必须两手空空

蝶死在自己的刀刃中

死在—-花爱它的路上

我手上为何有血痕?

一个春夜,我看见星光返回

以为蓝翅黑眼睛的蝶复活

以为腹部金黄、丝绸的鳞片在闪耀

却二十四个三月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图片播放器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