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节净灯
节净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32
  • 关注人气: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声明

本博客是自己渴望孩子成人的一些随想、一些自己的心得、一些老朋友之间善意的调侃。写着,也快乐着,随意涂鸦,希望大家点评!现在也发布一些带钢的信息,希望给朋友们带去方便。

 

本博客文字,除转载外皆为原创,喜欢的朋友可以注明博主名称转载。热烈欢迎朋友们的光临、指导!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2-12-04 21:37)

窗帘扑打着窗棂。

“跑路”风波一茬接着一茬,往日喧嚣的钢材市场一下子冷清下来。几辆“宝马”、“奔驰”孤零零的卧在办公楼前深情对望。

闹钟响了三遍。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老马掀开了被窝。老马按了一下关闭键,瞪了手机一眼,骂道:奶奶的,该响的时候不响,不该响的时候瞎闹腾。

缩着脖子寒颤颤地洗漱完毕回到房间,袜子刚套上一半,老马突然发现亮着屏幕的手机上有一个未接电话。似曾相识。

按照以往的惯例,一大早就把电话打进来,一定是客户着急要货的。“今天是个好日子……”老马哼唱着扑向前去,抄起手机就把未接来电回拨了过去。

老马挺直身体,清了清嗓子,把手机按在耳朵上。

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谁这么着急上火的,一点耐性也没有,就不能等等我?老马嘟噜道。

老马放下手机,拍了拍衣兜,捏出一根烟点燃,吞了一口,随后哈腰扯上袜子,眯着被烟雾缭绕的眼睛又拨了一次,对方仍在通话中。

聊得可真带劲。

老马咬着烟头咧着嘴吹了一下烟灰,犹豫了一下,把电话又重拨了一次,对方的电话依旧占线。

送上门的生意怕要黄了。

风穿墙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3 09:21)
标签:

情感

分类: 小说
滋味
    
天阴沉沉的,有些冷。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23 09:18)
标签:

情感

分类: 小说
暖冬
  窗外飘着雪花。不知是哪个人家的门时不时开关着,发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带时钟的日历,很实用作者:老兵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小说
给他一个理由
  她决定离开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快下班时她收到一个包裹。签收时,她仔细看了看,包裹上清楚地打印着她的姓名、手机号和单位地址。寄件人的姓名、地址和联系方式一片空白。
  她诧异、犹豫、小心地剥开包裹。一枚亮晶晶的白金钻戒立在红色缎面的小盒里,小盒下边是一张精致的贺卡。这是她二十年来一直梦寐以求的戒指。她颤抖着把戒指戴在手上,慢慢打开贺卡。一排字映入眼帘:好喜欢看你灿烂的笑脸。
  是啊!被生活折腾得够呛,眼角都爬上了皱纹,哪还有闲功夫打开笑脸。她倏然记起,今天是她四十岁的生日。多少年都不知道过生日是个么滋味了。
  她泪眼婆娑,思绪飘飞,脑子里飞快地寻思着。
  他是不会送的,哪怕扒他一层皮。
  人家老老少少都与时俱进,每年都翻着花样过生日。要么陪着逛街,陪着下馆子,陪着旅游,或者让花店送一束鲜花。最不济也得来两段暖人心的话吧?他倒好,总是心如止水、面不改色、稳如泰山。他和那个看着油灯而不愿离去的守财奴没有两样。不过,他真能以身作则。每年春节都把那件土得掉渣的棉衣卷起袖口裹在身上。之所以卷起袖口,是因为那里有一块烟头烫过后的补丁。暖和着呢,穿几年没问题。他憨笑着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7 12:43)
分类: 小说
  
  经书(小小说)
  狗剩是村里王寡妇捡的。王寡妇吃斋念佛,一心一意拉扯着狗剩。
  狗剩当上县城建局局长的时候,王寡妇已是白发飘飘、满脸褶子的老太太。
  王寡妇说,狗啊!这些年多亏乡亲们拼凑着这家拿些米那家拿几个蛋资助我们母子俩。
  狗剩没有忘记王寡妇的话。那年村里修路,他把积攒着准备给王寡妇盖房子的钱都捐了。
  菩萨真灵,让狗剩过上了好日子。王寡妇插上几柱香,对着供奉在案上的一个铁盒念叨着。
  铁盒里是一本经书。是王寡妇娘家一位曾经当过县太爷的祖辈传下来的。这是狗剩懂事时王寡妇告诉他的。狗剩每次回家,都要拿出经书读几段给王寡妇听。同时也央求王寡妇随他到城里去。王寡妇坚决不答应,说是要在家里守住神灵。
  近几年回来,狗剩手上多了一支笔,边读经书边在上面写写画画的。王寡妇不识字,望着一本正经的狗剩,总是拉着他的手笑着说,狗啊!一定要好好做人!狗剩每次都毫不含糊地说,娘!您要是去城里就知道儿子为老百姓做了哪些事。
  狗剩确实做了很多事。城里改建了人民广场,扩宽了街道,路两边隔离着绿化带,城郊的庄稼地也一片片开发成了商品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9 13:57)

汽车哼哧哼哧地在冒着烟的马路上喘着粗气,旅客对暗号似的闭着嘴巴,漠然地修炼各自的内功。空调声、引擎声、玻璃的抖动声单调乏味,勾引着三班倒的喜来昏昏沉沉地睡去。

“水,给我水。”喜来眼睁睁地看着咧着豁口泛着白光的稻田吞噬着七十多岁的爹娘,慢慢地、慢慢地下陷,伸着手向他发出有气无力地求救声……

“干旱让西南地区的人民正饱受着一场空前的苦难……”不知什么时候,车载收音机响了,惊醒后的喜来魂不守舍地冒着冷汗。
不挪窝的太阳光跟屁虫似地笼罩着车身。喜来眼前,母亲河里的水像蚯蚓一样扭曲着身子,拼命地向前方挣扎着。道路两旁的松树绝望而无奈地呻吟着滴落身上的灰尘。

“下车了、下车了,都下车了。”售票员声嘶力竭地卖弄着自己的破喉咙。

故乡的小街上冷冷清清的,连个“麻木”都没有。躲在凉棚下的小商小贩们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蒲扇与瞌睡虫和不知疲倦的苍蝇作着斗争。喜来找了个干净的门店称了几斤水果,买了两瓶酒,忧心忡忡地往几里外的老家赶去。

答应不种田的,就是闲不住,一点粮食还不够买化肥、农药的……喜来一边走一边抱怨。

“喜儿,是不是我的喜儿回来了?”喜来娘穿着打有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1 23:44)


刘明宇和几个朋友喝完酒后,急冲冲地在八点以前赶回了家。把那辆跟随他有六年的摩托车与往常一样,小心翼翼地停在院子的灯光下。

北京奥运的盛大开幕,让刘明宇一家子在电视机前热血沸腾了将近五个小时。

“小王媳妇和老高买了不久的摩托不见了,他们都在下面议论呢。”买菜回来的老婆刚进门时就大声说道。刘明宇隐隐约约听到了下面的嘈杂声,柔柔惺忪的睡眼回道:“他们报警没有?”“有个屁用,几个月前,小张和老官的摩托车丢了,去登记了,到现在一点音讯也没有。”“没听你同学的媳妇讲,有天晚上放在枕头底下的钱包都丢了,冥冥中感觉她翻身的时候有个黑影在眼前闪了一下,她吓得连屁都不敢放,二十分钟后才推醒那个在旁边打鼾的。”唉!现如今,总是被人惦记、牵挂着。“我刚才没注意,你那辆破摩托该不会丢吧?”应该不会,轮子上面挂着的是“锁王”呢,当时买的时候,花了几百元,宣传单上写着,谁能在光天化日之下三十分钟打开,奖励百万大奖。能夸下这样的海口,绝对不是吹牛。想到这,刘明宇的心里不自觉的踏实起来,并没有理会老婆的话。

刘明宇的那辆摩托车是堂弟送给他的,骑了有三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探寻周弘老师的足迹------找感觉

------题记:

内心一直有个结困扰着我,觉得小灯泡这样一个聪明的孩子,就应该有一个非常好的前途。和许多家长一样,我渴盼着儿子也一帆风顺地步入重点中学、重点大学,然后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想象和期盼总是美好的、绚丽的,有时候也可以说是一厢情愿的,这其中的艰辛我相信大多数家长都深深地体会到了。
这些天,我把周弘老师的《赏识教育》看了不下十遍,其中让我深有感触的一句话就是:爱孩子,就要懂孩子。
扪心自问,我亏欠儿子的太多、太多。。。。。。我太不懂孩子了!
我要学着懂孩子,理解孩子,学着和孩子交朋友。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看今朝儿子竞风流。
下面的文字是我和孩子面对面交流的一些真心实意的话。

一  都是我的错

三年级前,你的各方面为什么都表现得那么好?因为那时的你是在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