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湄湖散人
湄湖散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222
  • 关注人气: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请输入标题长城春


邮箱
meihusanren@163.com
搜博主文章
宝宝资料
博主尚未设置此模块内容。
育儿工具
博主尚未设置此模块内容。
育儿要闻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马陵石盘路又称“马陵古道”,是横跨济南市长清区孝里镇与双泉镇马陵山中的一条山间古石路。它南依肥城市的牛山、陶山风景区,北连大峰山,东北与马山相距约五公里,据传是战国时期著名的军事家孙膑与魏国名将庞涓斗智的地方。

“孙庞斗智”的故事出自《史记.孙子吴起列传》,故事记述简略。后经通俗文学名著《东周列国志》进行艺术加工再创造,在民间遂家喻户晓。可能是故事中惩恶扬善的意向感动了众多一心向善的老百姓,尤其是故事中发生在马陵道上,罪恶阴险谋害同门的庞涓被机智多谋的孙膑设计逼得走投无路自杀身亡的精彩片段,更是大快人心,令人拍案叫绝。同时,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2 18:15)
    长清区的文庙已被淹没在老城区一片普通的民居之中,如不是专程拜访一般人是找不到的。
    峰山路与清河街路口右拐,过黄河商场南门,迤逦西行,在熟悉地理热心人的指引下,在一个地摊儿后面的铁栅栏门前停下脚步。眼前是一座青砖三层过道楼,一块“肺结核病防治院”的牌子告诉来访者:这里已是一座诊所。从过道楼的铁棂门儿可清楚的看到文庙大殿的身影。
    进栅栏门儿右拐北折,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一览无遗。
     殿前庭院中左右各一头石狮子。再看大殿,斗拱飞檐,虽彩绘剥落,隐约还可感觉得出古大殿得意时的气度不凡。房脊东西正吻已破碎,斜脊羽人等饰物也没了踪影。透过关闭的窗格依稀可见室内被塑料布包裹的残碑断碣,景象极为凄凉。庭院中有几块他处迁来的残碑都是明代的遗存(文庙曾是县博物馆)当于文庙无关。
     置身冷落的庭院中,不见了棂星门,不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01 09:46)
        济南长清孝里镇、双泉镇的马陵古道据传曾是战国时期孙膑、庞涓斗智的地方,尘封已多年不被外人所知。古道、古碑、巉岩、峻岭令人遐想。漫步古道几欲忘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1 19:41)
标签:

桃夭

诗经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
        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
         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济水下游,河水清澈所以也被称作“大清河”。河水沿着曲折的河床恣意流淌,滋润着泰山之阴的这片广袤的土地,同时也浇灌出一个个美丽的民间传说,一代一代口口相传乐此不疲,故事优美、神奇,脉络清楚,令人感动,让人遐思。忽一日,一条浑浊的大水侵入济水河道,浊浪翻滚,涓涓清流不见了,一代代叠压的文化被搅得含混不清,扑朔迷离。从此,大清河被叫做了黄河,此事发生在清朝咸丰五(1855)年六月十五日。
     位于平阴城偏东北黄河东岸望口山、九龙山,孟良崮应该都是有据可靠的史实,可能是千里黄河万里沙的缘故吧使一个个只有遗址没有文字的古风物成为了疑团。
     望口山的传说想必是尽人皆知了,而当地人们最津津乐道的是本村清朝末期所出的一个张道台(张兴留,咸丰进士),至于望口山顶威武雄壮的“慈云阁”建于何年,修于何代却无人知晓。阅历稍深的则把功劳安在了鲁班老祖名下,还以当地俗语佐证“望口山的圩子,两汉子身”。因慈云阁分上下两层,下层石筑,上层砖砌,高十来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17 19:34)
        戌狗年春节,上午例行拜年仪礼,下午自驾兴隆镇、南宋庄访碑。
         兴隆镇、南宋庄旧属肥城县孝德乡(今济南市长清区孝里镇),故兴隆镇真武庙迎门雍正二(1724)年所立《玄帝庙碑序》首启:“山东济南府肥城县孝德乡离城五十里许名曰兴隆镇”。这与村南首关帝庙都是当时村民善举所为。只不过关帝庙年代较晚,是当时因天旱,村民求雨应验农庄丰收许愿所修。《兴隆镇新建关帝庙碑记》由曾任肥城县县长的李传煦所撰书,时已值民国二十五(1936)年。二庙由村民自发维修,观其外形虽然有点儿不伦不类,所存古碑价值却不可限量。
        &nbs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东障庄是济南市长清区孝里镇所辖的一个管理区域,也就是古志书上所说的古平阴城旧址所在地。可是在清末以前的地方志及碑碣上都写作“东张村”或讹作“东长村”,至于现在书面所称“东障”的出现则相对较晚。

       东障四街村的 《增修双庙白衣堂碑记》镌刻于光绪三十一(1905)年,是东障庄属下一个小村修建白衣堂所撰写的记事过程碑记。碑文有当时东障庄著名的士绅王衍斌撰书。文中有一句“肥邑西北有东障焉,乡以孝德著,社以感化称。”这句话的意思是:在肥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家乡历史渊源久远,翻阅方志、文献记录的信息只言片语。要想详细了解老家的前世还真得费一番周折。那么老家的近世谈起来又怎么样呢?恐怕是也没有几个人说得清楚吧!

        令人欣慰的是,村子里还有几位老人,年已九旬,虽然不识字​,因为有些事是亲历亲闻,所以填补了文献记录方面的疏漏及谬误,很有历史资料价值。

        王立才,90岁,是我村一位德高望众的老人。老人听觉稍背,记忆和思维能力尚好,每次回老家我都会​和他聊一会,因此也了解了许多以前不曾知道关于家乡的传说和掌故,稍加整理就是一份儿颇有价值的乡土史料。

        当然,由于谈话是天马行空,想起啥问啥,故内容也是东鳞西爪不成系统。​

        问:爷爷,咱老家城壕顶(古平阴城遗址)西边原来有一道沟,都称作“战沟”,这是什么年代打仗留下的?

        答:没多少年,是日本鬼子时候挖的。这条战壕可长哩,西南从广里店一直到孝里铺以北,那时候我还参加来哩。(以前曾听人说,战沟跟平阴城,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1-01 18:44)
        2018年元旦下午应四街村民间文化爱好者张永生引导去胡街山神庙访碑。碑无多少价值,令人费解处却不少。
        胡街,是长清区孝里镇金村东部的一个小山岭。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孝里人民公社曾集结全公社社员在山岭东的山间平原搞“大寨田”。值得庆幸的是那狂热的农业革命化时期,位于道路南边的花菇庙和北边的山神庙因建在山岗上而幸存下来。
       山神庙看样子应是方形的,由于年久失修,外墙已倾圮,只有内墙还在艰难的支撑着房顶。室内呈方形,房顶叠涩式逐层收拢,石料凿痕规整,灰浆抹缝,当时规格一定很高,与他处山间石屋的粗糙施工截然不同。
        在老张的指点下,从乱石中清理出一方碑碣。从漫漶的碑文中勉强看得出是一块修庙功德碑。碑文因风化严重不能尽读。能识者:“昔宋统五年岁”、“大明国山东济南府肥城县感化社孝德乡东张村迆东胡渐山岭重修山神庙连土地庙一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孝里铺自古以“孝”闻名于世。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向来就不乏尊老,敬老的优良传统。每个时期都有感人的孝悌故事涌现。时至今天,每年一届的孝堂山“孝文化艺术节”更是把这个主题推向了极致,每届评出的孝堂山十大孝子把“孝”的内涵诠释的更加完美,渗入到各阶层,激起到了良好的社会反响。使古镇,古文化不落后;孝里,孝精神谱新篇。

不可否认,孝里的孝文化昭示起始于汉孝子郭巨巫山(孝堂山)敬母埋儿为发端的。现在看来,郭巨这所谓的孝行纯属愚孝,根本没有可取之处,无论封建统治者出于何种目的加一封树,对这种赡老抑幼的畸形孝行都应予以鞭打。

无独有偶,清朝同治年间在孝里又出了一位堪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05 18:44)
        近期整理一篇有关黄崖寨的小文,少不了查阅资料,探访旧迹。在网上看到一篇介绍马岭关帝庙的文章,在文中看出了一点儿端倪,于是通过热心爷们联系了一下村书记,便驱车前往。
        马岭庄位于长清区孝里镇东南的一个山坳里,南望陶山,东依马陵山,北枕大峰山,西眺布鸽寨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山村。村子虽然不大,可不要小觑它吆。村东群山之中的“马陵古道”据传就是春秋战国时期孙膑、庞涓斗智的地方。当然,还有现在我要造访的村子中第一名胜——关帝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