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沈小志
沈小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07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5-03-02 13:04)

我幼时住在河边,胆子大到敢独自拿个游泳圈到河里去扑水,有时光着脚折下芦苇,去河边抓小螃蟹,爱学着大孩子的模样拿瓦片打水漂,看一圈一圈的水漾开来。雨后的夏日,河水暴涨,淹过河畔细路,穿着凉鞋小心又小心地走过。冬天来了河结冰了,猜测着自己能不能踏着冰面一步步去到彼岸。

 

河面上常常会有小小的独木舟行过,他们所为,彼时我或许知晓而此刻已毫无印象,河里有许多小鱼,或许他们是捕鱼者。

 

那个时候啊还有轮船,收粮的时候坐在船头,沿河道一路晃晃悠悠跟着去卖粮食,这是一段埋得很深很深的记忆了,久到我竟然无法完全说服自己相信这段往事的真实性,可但凡是美的善的,我总愿意件件信以为真。这些几乎是我对那条最亲最近的河流所有的记忆,再有就是最初对麻风病的认知,来源于家人某次谈及麻风病人以船为生、击竹乞食,在很多年后我读了苏童的书,推此及彼,才知道他们是被岸上的人流放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1.盆子

周小阳:你上次说可以用来种男盆友的盆,啊,还记得么?

沈小志:种出那盆友来了啊?

周小阳:没,种死了。

2.胖子

秋刀鱼:我打算再买瘦肚贴来用。

沈小志: 我上次在某宝看了一个减肥茶,后来不管我打开某宝还是微博…

秋刀鱼:跳出来的都是减肥产品吧。

沈小志:啊不,跳出来的都是大码女装…

3.柜子

维修师傅来我们办公室修柜子,修完后…

师傅:辛苦你帮我签个字。

沈小志:好的签哪儿?

师傅:就这儿。

沈小志执笔愣了好一会儿,艰难地在维修内容一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7-29 22:15)
分类: 一叶一菩提

黄珊说:啊啊啊,莫小白我快哭了,托导师的福我快把学校所有单身男教师都相遍了,以后还怎么混啊。

 

黄珊说:我们公司一个花心大萝卜说喜欢我,我觉得他真有病。

 

黄珊说:莫小白,我好像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人了。

 

……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1-06 12:49)

2013过去的时候,我在做什么?我很仔细地回想,瞧,这才几天哪,已经想不起来了,好像什么也没发生,原以为会有变化,结果仍是如此,有时候,觉得我都不是我了。

想要讲讲那些今生大约不会再有的事,或者说我将为之记忆一生的一件件小事。

平时乐观积极阳光普照的大狮子,在某个午夜打来电话,惊醒了睡梦中的我,细碎的哭腔里,全是委屈与不确定,我忘了当时自己说了些什么,但回忆起那些事,我想我们永远无法要求别人都喜欢自己。可我们会努力成为不让人讨厌的人,终其一生,大约也只能如此,而我始终相信,你总能看到我的努力,就算没看到,那也没关系,起码我不愧对自己。

还有三个姑娘,遇到了相似的问题,喜欢她们的人,她们不喜欢。不管是积极主动,晚上说饿了还给送宵夜到楼下的A,还是那个说要请女孩子所有朋友吃饭的B,又或者是陪了女孩子去图书馆看书的C,三个女孩面对那些人,最终还是说了对不起,尽管别人们说,年纪不小了,不要再挑了,再挑别人就挑不中你们了,可是对她们而言,那并不是她们所要的,原本就不是挑不挑的问题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11-08 23:00)
标签:

慈悲

分类: 一叶一菩提

  阿绸戴着口罩围着围脖顶着帽子,哼哧哼哧骑了一段路后又停了下来,靠边把自行车一停,好不容易从水桶包里掏出钱包,翻出几张现金券来,对着后头的一对夫妻狠狠地招手,呼出的热气把眼镜都弄雾了,她把口罩往下一剌,眼前一点一点的变得光明,那俩人就到了她面前来。

  她把券全塞进女人冻得发红的手里,歪歪头说,我想起来还有这个,前边儿有一家五芳斋,有饭有面,也可以给孩子买点粽子馄饨,用这个券就可以。那个钱省着下次用吧。

  男人的手里捏着她刚刚给的一百块钱,就在刚刚,他拦下她,在路边跟她说,小妹,我带着老婆孩子从安徽过来找亲戚的,他们在工地上干活,可是现在,亲戚没找到,钱也花光了,小妹你心眼好,能不能给几块钱,我给孩子买个面包吃,孩子两天没吃东西了,我们大人不吃没关系,孩子不成。

  阿绸眨着眼睛慢慢听他说完,旁边是他默不作声的妻,左右却不见孩子的踪影。阿绸一句话也没说,摘下手套默默从兜里掏出张红钞票,递给了他。男人笑了,连声说着谢谢,旁边的女人依旧一句话也无。

  可是当她第二次停下来把券给他们的时候,那对夫妻的脸色却僵了起来,似乎是愣住了连句话也没能说,脸上的表情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8-16 11:58)
标签:

文化

分类: 一叶一菩提

人的一生那样长,总会错过很多事物,一个人、一段感情、一份财富、一趟火车、甚至只是一张笑脸。在很多年后再想起城歌,敢敢的心里还是会有落寞,她知道,这辈子她已经错过了他,终其一生不会有所改变,她亦知道,错过并不是过错,却比过错来得更叫人遗憾。

敢敢和周小阳聊起这些的时候,周小阳拍了拍她的肩膀问她,你当时为什么没有留下他的电话。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8-05 12:38)
标签:

文化

分类: 一叶一菩提

    妙妙是被人强按在荷塘里淹死了,九歌听到它的声音赶到时,它正往水下沉,旁边站着的,是郑国的宁西公主和丞相府的瑞小姐,以及她们身边湿了衣衫的几个宫婢丫头。她跑上前顾忌不得此时彼此的身份,跪在荷塘边上伸手就要去捞妙妙的身体,不知怎的,连自己都掉进了水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7-29 08:24)
标签:

文化

分类: 一叶一菩提

玻璃才划过手腕的那一秒钟,哦,或许更短一点的时间刻度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7-24 10:27)

    定西靠近兰州和白银,会宁就处在定西与白银的交界处,08年地震的时候,会宁就受波及。走访的时候有主人带我们到一个屋子里,说那次地震留下了这一些,沿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是一道深深的缝,地震来了,房子跳起地狱的舞蹈,墙壁就裂开了缝来。


    在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6-07 14:36)
标签:

亲情

生命

文化

分类: 馬驛的車站

这世间,总会有生离死别,生离的或许还残存再见的念想,死别的一切都会断绝,是哪,何日君再来。

王国维说悲剧方是美的。一切在此刻停下,再没有发展的空间,好的、坏的,都不会有。

马驿说,“到这一刻我才发觉,什么委屈与怨恨,都烟消云散了。”手术室门口的标示灯暗下来,门一开一合,有些人的生命便骤然停止,不会再有唠叨,不会再有怨怼,闭上眼,耳边竟是儿时伴他入睡的那种绵长的呼吸声。

他开始抽烟,整个房间里都是浓浓的烟味。周小贱晚上回来透过虚掩的房门,看到黑暗里,唯有一点光,就那么一点,让他知道这个人就在那里。他告诉钱姑娘,男人也会一夜成熟,又在一瞬间老去。

人散后,一钩新月淡如水。当有一天马驿意识到这世间再没有与他血脉相连的人时,忽然就想到了这句话,窗外一点月光都没有,天是阴的,可他心里平静得要命,只有十三岁那年受过伤的手似乎在某一刻开始隐隐作痛,这么多年都过去了。

父亲走的那一年,母亲想带他一起生活,少年的桀骜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