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这片叶
我这片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4,671
  • 关注人气:5,2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3-01-01 12:03)
标签:

杂谈

刘亚洲在谈论东西方宗教时说:“西方人进教堂是为了忏悔,中国人进庙宇是为了贿赂。西方人进教堂是为了解脱精神上的苦难,中国人进庙宇是为了解决生活中的苦难。西方宗教的神在受苦,人民不受苦。东方宗教的神在享乐,人民在受苦。”西方的教堂咱没进过,不想去说它,中国式庙宇却是多次进出的,看到的情形大抵如此。

想必,神并无优劣,只有区别,差别来自于它诞生和生长的土壤。有什么样的神就有什么样的信徒,或者反过来,有什么样的信徒就有什么样的神,彼此互相造就,正如专制的制度和奴性的民众互相造就一样,仿佛蛋和鸡的关系。但是,归根结底,神是人造的,神的不同,教堂和庙宇的不同,是因为人的不同。

我们中国人历来相信天命,相信天命不可违。我们超脱却懦弱又自命不凡,睿智却平庸又沾沾自喜。我们崇尚世俗的生活,没有科学的、善于思辨的灵魂,却有和谐的、从容淡定的心灵。我们是现实主义者,不是浪漫主义者,所有的努力和行动只是为了胃肠道的满足和感官的享受。我们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坚实的现实的名利的基础之上的,务实又灵活。我们制造谎言又假装相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6-09 18:50)
标签:

杂谈

人总是有一些共性的,譬如对戏剧的喜爱,古今中外都一样,不仅爱看而且爱演。不必说永远的莎士比亚的恒久魅力未有尽时,不必说梦一般的好莱坞的征服力无可阻挡,也不必说滚滚“韩流”的冲击力难以抵敌,单是我们对抗日神剧的神奇或宫廷大戏的皇权威仪的痴迷,就足以令人叹为观止,令世界为之膛目,为之结舌了。
戏剧当然是一门艺术,看戏自然是一种艺术与娱乐活动,据说具有重大的教化意义,所以需要管制。但管制未必有好的结局,因为现实就是一个最大的、决定性的剧场,本质就是管制的产物,而艺术正是在现实的土壤里孕育,人正是在现实的时空中生存,都是现实的作品,一切的一切都是注定的。
人确实是一种奇怪的、难以琢磨、不可预料的生物,总会产生一些古怪的、匪夷所思连自己都难以自主的念头和行为。以我等俗物,在戏场的气氛里浸润久了,会入戏太深,入戏太深久了,会产生性情的异变和思维的定势,进而造成行为习惯或行为方式上的错位,将艺术的生活变成生活的艺术,以至于演戏或看戏成为我们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常态,渐渐的每个人都既是演员也是看客,社会成为舞台,事件成为故事,人成为道具,成为戏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12-15 18:34)
标签:

杂谈

烟是我友,却十分轻巧地从我干瘪的钱袋里掏取了不少贬值的人民币,同时,婀娜多姿地在我的肺叶里如雾霾一样留下了“到此一游”的标记,印证了“最严重的伤害往往来自于朋友”这一宇宙真理。酒是我敌,它不仅似毒奶粉一样重创了我的肝胃,而且实实在在的给了我多次酒精中毒的痛苦和耻辱,说明来自敌人的伤害是不留情面又不可避免的。对敌对友,我都待之不薄,它们的回报也十分丰厚,我要为它们献上我的赞歌。
    有人说“男人如酒女人如烟”,对此,我虽不十分理解却十分喜欢,觉得为它们赋予人的品性,十分有创意。杜月笙说:“不吸烟饮酒的人,都很自私,一般不可托终生。”对此,我虽然心存怀疑,但乐意保留,人家是杜月笙,有说这话的底气,谁敢说人家不是更接近真理?假如参考张岱的话,把吸烟和喝酒两种恶习比做“癖”或“疵”,那么我或许可以临时性的接受老杜的观点。张岱说:“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人无疵,不可与交,以其无真气也。”
    关于烟,我在另一篇十分垃圾的博文里已经啰嗦过了,这里只啰嗦啰嗦酒。
    酒风除与饮酒者的性格、修养、地位有关外,与社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5-01 18:52)
标签:

杂谈

在中国做一个正直的人是需要勇气的,做一个有良知的人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在这样的国度,居然存在着一群正直和有良知的人,并且与大家和睦共处,我觉得国人确实很可爱。
黑猫白猫论让我们失了道,拜金主义让我们失了德。据说,没有道和德的人是要感到羞耻和恐惧的,然而,我们却坦然而且安详,我觉得国人很值得钦佩。
我们是这样的务实:象猪一样贪吃贪喝,象狗一样到处去解决性欲,象山鸡一样满世界炫耀自己的羽毛。我们的灵魂被吸尽了精神的力量,填满了物质的抹布;心灵丧失了信仰的温度,植入了不义的梅毒。我们睁圆血红的眼睛,洞察着,研究着,随时准备四处出击,去攫取可以到手的任何东西。
我们是这样的灵活:有时候,我们是情欲的奴隶,以为如此就不会空虚和无聊,却不知道爱和被爱;有时候,我们是胃肠的奴隶,在舌尖的享受上有无穷的创造力,却不知道节制和健康;有时候,我们是贪婪的奴隶,暴殄天物、欲壑难平,却不知道财富未必等于幸福和高贵;有时候,我们是强权的奴隶,认为那样就可以安全或得到好处,却不知道生命的尊严和神圣;有时候,我们是偏见的奴隶,固步自封排斥异端,却不知道真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8-27 19:29)
标签:

杂谈

苦闷的发生多基于俩种生命体验:其一,人生有涯而知无涯心无边欲望无度命运无常。其二,生活的艺术乃妥协的艺术,与疾病妥协,与强权妥协,与名利妥协,甚至与一条狗妥协。妥协,意味着无奈与放弃,意味着不由自主和屈服,是对自我意志的强奸,如此自虐的快感绝然不是快乐的。人人都是流浪客,没有理想的世外家园可以永住,这是宗教的苦闷,而生的价值死的意义,永远是没有终极答案的哲学命题,则是哲人的苦闷。于是,苦闷便有了普遍性,它既不是高雅的也不是低俗的,在人们极其私密的心灵空间里,被共同供奉着,成为一件雅俗共享的事物。

苦闷是生命被压抑而产生的灰暗情绪。它是生存空虚的象征,仿佛生命的陪嫁,自生命诞生,它就寄生在那里了,与生命共同生长。它是这样的一种毒瘤,根植在我们的生命里,生长在人生的机体上,转移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它生生不息源远流长而且不停地进化着,即继承了悠久的民族传统,又显示着鲜明的时代特色。

爱情,是红尘男女永远的渴望,是繁花似锦永不醒来的梦,奈何悲剧总是多些喜剧总是少些。在这物质的时代,爱情的命运更加不堪,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5-01 18:51)

我是临床医生,和耐药的病菌遭遇是很经常的事。每当这个时候,都会感慨病菌的顽强和生命的脆弱。死神得意的时候会紧紧逼近,失意的生命将向哪里退缩呢?向生命输入什么生命之水,是医生的艰难选择。那个时候,他们大多是无奈的。微笑着想同死神握手,不是说说那么简单。人,终究逃脱不了这生命的悲剧。

然而,人类也是幸运的,耐药并不是病菌的特权。这种弹性、应变的素质也是人不得不具备的。一方面是别无选择,一方面是因为人的善变,几千年来都是如此,这是生存的法则决定的。比如说,我们不得不耐苦、耐劳、耐压、耐屈辱、耐忍受、耐欺骗等等。现在又有了进步,我们无需耐饥渴了,却要特别耐毒。

毒大米,毒馒头,毒奶粉,毒肉,毒食用油,毒豆芽及有毒的空气有毒的水等等,天知道还有什么有毒的东西在我们的周围潜伏,在我们的体内进出。但这不是可怕的,因为不是政府的有意。政府时常派一些专家为我们排忧解难,给我们一点忠告或者传授几种小窍门、小技能,使我们能够轻松应付,同时也把我们训练成了样样通的杂砖家,这是多么大的的进步。不仅仅如此,事后政府还时常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所以写这篇博文,是因为无聊,是因为苦闷。

无聊与苦闷是老朋友了。它们每一次光临,都会增加我的生存空虚感。打发它们是困难的,办法不多。从经验上总结,最廉价,最有效,最少痛苦的办法是读有趣味的,自己喜爱的书。

于是,就打开了罗曼·罗兰的《名人传》。作者开篇如是说:“我们周围的空气是多么沉重。老大的欧罗巴在重浊与腐败的气氛中昏迷不醒。鄙俗的物质主义镇压着思想,阻扰着政府与个人的行动。社会在乖巧卑下的自私自利中窒息已死。人类喘不过气来。------打开窗子罢!让自由的空气重新进来!呼吸一下英雄的气息。”

一百多年前的话,如今听起来居然感同身受。超越时空的对话,是如此美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1年的春天,给我们捎来的不只是春意盎然的气息,还有天灾与人祸的消息。日本大地震,利比亚内乱,还有我们的两会,都如期而来了。

天灾往往与人类对自然的过分嚣张有关,而人祸则基本是人类对自己的同类过于嚣张的结果,它们都是逻辑的合理的灾难。灾难,是凝固的记忆,是碑。人类的记忆是人类赖以进步的阶梯,是历史前行的路标。但是,我们常犯历史健忘症,似乎每一次天灾、人祸都是新鲜的,与过去与未来都没有多大关系也与自己没有什么关系,仿佛一阵怪异的风吹过去就过去了,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其实,在任何天灾人祸面前,我们都不是旁观者,我们还是当事者。我们可以无奈,可以痛苦,但不可以冷漠,不可以幸灾乐祸。灾难是人类共同的灾难,今天在他们头上降临,明天可能就轮到我们。在这个时刻,任何宣扬仇恨,任何冷漠或幸灾乐祸的情绪都是野蛮的,没落的,可怕的。人类应该而且必须善待自然,善待生命,应该而且必须对自然对生命保持一种应有的敬畏。人与自然应相生相护,而不是相互掠夺相互征服,人与人应互爱互助而不是互相斗狠互相杀伐。人类不可以对自然过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2-26 17:56)
标签:

杂谈

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不仅征服了男人,而且通过男人征服了历史,所以被冠以四“大”美女的称号。它们凭借的不只是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容貌,更有举手投足的气韵和眼波眉眼的婉转等种种无形之钥,还有一点聪明和心计。任何故事都有特定的构成元素,四大美女的传奇是不可复制的。但世界是如此的广大,时间是如此的漫长,征服世界的小英雄依然是如此的多,征服男人的小美女依然是如此的出彩,她们的故事同样是如此的精致,同样是如此的令人叹为观止。
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其情节和结果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和民族特色。

报载:李薇,这名越南出生的法越混血儿在北京、青岛、深圳、香港及海外成立了近20家公司,涉及烟草、地产、广告、石油、证劵等多个行业,关联资产近百亿元。她曾与陈同海保持着亲密私人关系,后经陈介绍相识杜世成,同杜之间亦建立起亲密关系,并由此浸入青岛地产界。她的发迹过程,和近年来落马的多名省部级高官难脱干系。仅以法院认定的数据,原山东省委副书记、青岛市委书记杜世成向李薇输送利益“至少1亿元”,作为不对等交易,李薇回报170万元现金。如今,李薇未经刑事审判重获自由,而与其存在人脉交集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1-14 18:59)
标签:

杂谈

人类统治着世界,欲望统治着人类。

欲望是人的一切行动的动因和幕后推手。

欲望是生命的特质。生存是生命最基本的欲望,随着生命进程的拓展,欲望就呈现复杂的态势。不论是卑劣的欲望还是美好的欲望,它们最初都服从于人的意志,可是后来往往变成人的可怕的主宰。只有给自己选定一种最美好欲望的人才是幸福的,他们不可估量的幸福会随着每一分钟,每一个小时不断地增长和扩大,他们会越来越深的登入自己心灵的天堂。可是,卑劣的欲望似乎更具有繁衍不息的生命力和不可抗拒的号召力,它总能轻易地控制、俘虏人的灵魂和肉体,使其变成自己驯服的狗,使其悲惨地、毫无办法地跟着骚动的、一路高歌的欲望奔跑,永不愿醒悟,也不知回头。

 

人的欲望像大海的泥沙一样多不胜数,彼此又不尽相同。从最基本的食欲、情欲到强权欲、成名欲,像芝麻开花,像天梯的台阶,步步高升。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并不普遍,一般来说,一个人的舞台有多大欲望就有多大。如我之辈,欲望就较小: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孩子能受到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12-31 12:39)
标签:

杂谈

 有人说:读鲁迅的文章长脾气,读胡适的文章长知识。假如长的脾气是对的,长的知识是有益的,那么就应该读读他们的文章,而且应该多读。对的脾气可以使我们挺直脊梁,昂首挺胸,对的知识可以帮我们感悟人生,明辨事理,都是必要的。因为,我们总是脾气不好或没有脾气或乱发脾气,而脾气又似乎与文化有关,与知识有关,这是钱云会的离奇死亡给我的启示。真的,这么一个什么也算不上的感悟,竞跟一个人的死亡有关。

钱云会死于一种奇特的、古老的、幽灵一样存在的、垂死的文化,这种文化和法治不相容,和人性相离,和最高的文明相悖;这种文化已经杀了很多人,还会杀很多人,钱云会不是第一个,也决不是最后一个。

对于老百姓来说,尤其对像我这样卑微的老百姓来说,面对钱云会事件真是一点脾气也没有。这没什么奇怪,在我们伟大祖国的历史长河里,草民历来是没什么脾气的,即便出了个把如陈胜、吴广之流,只能算是例外,不能算作常规的,而且,即便是他们也不过是被逼入死路,被迫铤而走险罢了,有点被逼良为娼的意味。而官老爷们呢?我们官老爷的脾气不仅大,而且古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