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寒冬夜行人-徐兴正
寒冬夜行人-徐兴正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5,604
  • 关注人气:2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04-17 10:49)
分类: 随笔

胡河清:文学的命数

——《<</span>灵地的缅想>自序》启示录

徐兴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16 20:40)
分类: 随笔

胡河清:文学的命数

——《<</span>灵地的缅想>自序》启示录

徐兴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他人作品

柔软的归途

——我眼里的徐兴正小说

胡性能

 

 

我最初阅读兴正的作品,不是小说,而是一篇题为《姑娘草》的散文。短短两千多字,写尽了姐姐的一生。那真是一篇好散文,感性、深情、无望、直率,但是在表述上却非常节制,不露声色的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短篇小说

有多坏

徐兴正

 

1、老式旅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11 09:57)
分类: 散文

 

    2007年春节前夕,我首次到了母亲的生养地,一个叫丁家村的村寨。这个村寨在会泽县,和我们村寨一样,也是乌蒙群山中一个巴掌大的地方。1962年,母亲最终离开了丁家村,与父亲来到鲁甸,在一个姓徐的村寨里住了下来,就再也没有回她的故乡去过。

    母亲这样的经历,与她的几个女儿有所不同。作为农家姑娘,我的姐妹无一例外地继承了母亲的命运:在一个村寨出生,长大成人,出嫁到另一个村寨,终其一生。姐妹们出嫁的村寨,都很近,回来一趟,翻过几座山就到了。母亲的丁家村离徐家村寨却过于遥远,多少次念想回去看看,竟然半个世纪未能成行。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穷困,一直无法安排路费。这些年总算有了一点点钱,路费倒是有了着落,但年近七十的母亲,又苦于晕车,再也去不了了。

    所以,我去丁家村,也有代母亲回去看看的意思。

    在去丁家村之前,我无数次想象过这个村寨。这是因为,那里有我们的亲人。

    在母亲尚不满一岁时就病故的外祖母,在那里安息。从我记事时起,每逢中元节,给故去的亲人烧纸,都给外祖母“封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转载

让我们默哀吧

雷平阳

 

 《天工开物》中说过,中国产白银的地方有八个省,但八个省的白银总量,不及云南的二分之一。云南的白银产量到底有多少谁也说不清楚,但清代的一首描绘从云南往京城运送白银的马帮歌谣是这么唱的:“乐马厂的银子多,骆驼扯成线,骡马排成河。我在这头扯着线,那头连着皇城的脚。乐马厂的白银多,骆驼扯成线,骡马排成河。我在这河上放眼望,那白银养活了大清国。”

 乐马厂就在鲁甸县龙头山镇南7.4公里,即8月3日鲁甸地震震中的八宝村,也就是《水经注》中所说的朱提银产地朱提山的主脉区域。这地方的产银历史据说有几千年,唐代诗人韩愈有诗曰:“我有双饮盏,其银得朱提……”乐马厂十万人挖银的景象已成过去,以白银撑起国家经济脊梁的辉煌历史也早已变成“神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随笔

被终止的行程

徐兴正

 

 

对我来说,昭通的全部意义是故乡。但昭通太大,在离开那里之前,我所理解的国家和世界,就是它了;我的故乡却非常小,名为徐家寨子。徐家寨子位于一个巴掌大的缓坡上,房屋为栎树、油茶树、核桃树、杉树和竹林所掩映。拜上天所赐,寨子辐射出无数个陡坡和悬崖,陡坡上种植粮食,悬崖上生长柴禾,以维持村民的生计。寨子隶属于昭通市鲁甸县乐红乡,不久前,乡改称镇了。

徐家寨子是我人生行程的原点。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乐红乡还没有中学,我在鲁甸县城上初高中。县城与乡集镇相距五十七公里,是一条在不计其数的斜坡和悬崖上挖掘、开凿出来的公路。这条公路十分毛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22 10:12)
标签:

房产

分类: 文稿

这些年卖文为生,所谓专题片解说词、人文地理散文,写得还真不少。确是愧对文学,也是愧对自己和朋友啊。

 

高原之上

 

 

昭通籍著名诗人雷平阳在题为《阿鲁伯梁子以西》的诗歌中,有如下诗句:

“西,雪边的西;或者在断层的阴影里

藏着几十个县的寂静。

西,金沙江心脏旁边的西;有时候

一座山的斜面,仿佛爬升着云南所有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7-09 17:00)
标签:

情感

分类: 手记

手记2

海子的诗篇和胡河清的著述,本身并不涉及自杀问题。

但是,海子在那首题为《日记》的诗中写道,“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姐姐, 今夜我在德令哈/这是雨水中一座荒凉的城/……/姐姐,今夜我不关心人类, 我只想你”,悲剧在于,直到他委身于冰冷的铁轨,姐姐都不曾出现。海子根本没有一位可以“想”的姐姐。

胡河清在《<灵地的缅想>自序》中,将文学视为“灵地”,在缅想中确认和呵护自己的那颗心,不幸在于,当他在几年后的那个雨夜向窗外纵身一跃时,其实,灵地早已坍塌。

海子和胡河清不是死于绝望,而是死于悲伤。

尘世如此,他们灰心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载

 

      个体灵魂不破损,不溶解,不枯萎,烧不毁。
       灵魂永存,不变,无所不在,不可移动,始终如一。
                  ——古印度《博伽梵歌》


       老虎从巧家发拉的山野之上,拍孙世祥坟堆的照片,一堆长草的土,清凉,寂寥。这堆土,是土地自己站起身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