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辰瑶
王辰瑶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747
  • 关注人气:3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育儿

分类: 家有小宝
昨天阿宝问了他人生中第一个真正的问题:倭黑猩猩是怎么叫的?
瞬间表示压力好大。
早就在期待阿宝开始他自己的“十万个为什么”,也兴致勃勃地想要把他的问题都记录下来,不过这第一个问题,也实在太难点了吧。看来阿宝版的“十万个为什么”初始值就不低啊。
鉴于阿宝是一个常把“我们吃什么嘞?”“我们要到哪里去嘞”挂在嘴边的实用主义小盆友,我实在低估了他的爆发力。为什么他会突然问出“倭黑猩猩是怎么叫的”这个我从未想过的问题,原因都在于暑假里买的三本绘图版百科全书。阿宝迷上了星系(目前兴趣还没离开太阳系)、矿石、猩猩和箭毒蛙。我很好奇他的这种选择性偏好是怎么来的,虽然我觉得他的品味很酷。
昨天午睡之后,阿宝忽然问:“倭黑猩猩是怎么叫的嘞?”于是我开始求助万能的百度,一查就凌乱了,这实在是一种很社会化很有爱的动物,有叫声的视频都少儿不宜呀。一路查到美国国家地理、voice of animals(另一种VOA)等专业网站,也没找到清楚的倭黑猩猩的叫声。然后我就转而求助万能的app,果然有不少适合孩子的动物叫声的应用(sound of animals for kids),不过全是猪马羊牛狗鸡猴,too young!too simple!找了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说

“就去淘宝村了!”

2014年4月的一次饭聚,主题是讨论《新闻写作》课带学生们去哪里做采写实践。已经有过几次讨论,目的地却迟迟定不下来,不免让人焦急。当助教苑明提议,不如去淘宝村时,所有人都眼前一亮,好主意,“就去淘宝村了!”

实践证明,这个地点选得不错。徐州市有个睢宁县,睢宁县有个沙集镇,沙集镇有个东风村……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地名,一个外表看和粗放的北方农村毫无二致的地方,却被赋予了“网络时代小岗村”的称号。秘密何在?带着一脑门的问题,助教刘翔宇、苑明、毛源在今年春天的一场倒春寒时节,先行去淘宝村探路了。寒风中带回来的消息令人振奋:此路可行。首先是地方大,大队人马可以安置,其次是关系顺,从县里到村委会都答应接受采访,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淘宝村里果然新闻点够多……

一群和网络、电商这些高大上的词看上去八竿子打不着的普通农民,怎样在网络经济里淘宝,而且还淘得风生水起,淘成了全国知名的淘宝村,淘出了“沙集模式”的名头?他们怎样在农村这块土地上做城市白领们的生意?这生意好做吗?日子好过吗?这是农村经济的一种新模式吗?还有困难吗?有冲突吗?这是如东风村宣传片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学术交流

我今天想讨论是深度报道如何适应我们的需要,我们通过上午讨论的大家都还是在一些大的层面上来谈未来深度报道发展的可能性,这种谈论往往我们都离不开已经规定好的范式,这个框架是新媒体和传统媒体,我们都在这个框架之下讨论这种问题,这种讨论本身就已经被预设了一些方向和走向。

我们有没有可能跳出这个方向,如果我们离开这个媒介,如果我们离开纸质形态来谈深度报道,深度报道今天还有没有困境?如果只是谈这种新闻再现形式的话有没有问题,有没有困惑。我认为是有的,就是深度阅读者的结构性减少。

在信息过载的时代,深读者成为稀有动物,深读者永远都是稀有动物,跟浅阅读相比,跟碎片式阅读相比肯定是深读者永远总是在所有人群当中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5月19日我打开微信公众号,看到很多家微信公众号都同时在推一篇文章,《对鸡汤和星座说不,深读患者请看这里》。当然,对于单独一家媒体来说,我们读者的基数如此庞大,市场如此庞大,深读者的比例在人群中再小,对于养活优质媒体来说,可能对于单独一家媒体来说觉得做得很好,还是有这么多读者愿意看。我们可能看不到的一个事实是,深读者少不仅仅只是2/8法则的少数,深读者变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新闻观察

育儿

分类: 新闻观察




3月1日晚发生的昆明火车站恐怖袭击案,我在网上最早能看到的是新华社1日晚间发布的官方微博信息,当时尚称此为“不明身份者”的袭击。可见,传播从一开始就是通畅的。没有猜测,不需暗语,今早央视也已在连篇累牍地报道相关新闻。遗憾的是,3月2日出街的日报,大多数在这一新闻选择的考量上却显得迟缓而保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分类: 家有小宝
(一)
哄睡觉。
我:“应嫌屐齿印苍——” 
儿子:“苔,抬起来”(配合手部动作);
我:小扣柴扉久不——
儿子:开!商务车,爸爸,银白色。嘀嘀叭叭呜(兴奋要爬起来,被我按下)

(二)
我:妈妈叫什么名字啊?
儿子:辰瑶!(得意地)闹斯!
我:什么啊?哦,老师啊。呃,那妈妈是教什么的啊?
儿子:新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分类: 家有小宝
儿子今天一岁两个月,“主体性”日益显现,不再像以前一个混混沌沌的小奶娃娃好“忽悠”了。现在当妈妈的应该都不缺乏育儿“理念”,不过“理念”怎么在现实中实行,还是一个大问题。我一度也热衷于做育儿功课,职业病发作,育儿经的“文献综述”都做了不少,后来发现最缺的不是理念,而是怎么践行理念的方法。最近学到和自己摸索到三个小窍门,确实管用。

1。怎么喂饭。儿子1岁之前吃饭极乖,喂什么吃什么,喂得慢一点还着急。1岁以后开始顽皮了,吃饭的时候指各种玩具,要你拿给他边吃边玩,玩不到一分钟又要换,吃到半饱就急着下来玩。也想狠心饿他两顿,但效果不好,而且容易把吃饭的时间规律打乱。后来在鲍秀兰大夫那里学了一招,非常管用,就是吃饭时不许看电视不许玩玩具,但是可以玩餐具和食物。因为孩子会模仿大人喂饭的动作,慢慢自己也就在玩耍中学会了吃饭。现在喂儿子吃饭,同时也给他一个摔不烂的小碗和小勺,给他乘一点米饭。儿子会特别努力地自己学着吃,用勺子瓦不上来就吃手抓饭,很有成就感。虽然一开始总是搞得一塌糊涂,但坚持了两个星期就有进步,现在已经不怎么把碗反过来了,看到妈妈用勺子喂他,也知道用自己的勺子往自己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新闻观察
    上篇博文引发的关注有点出乎我的预料。在浏览了大部分评论和有观点的转发后,我觉得还可再做一点补充,以便能让已经开始的讨论更有意义的进行下去。

1。媒体对司法的监督极为重要,但监督的目的应是敦促司法正当履责,而非代其行事。在复旦投毒案中,司法程序是否正常?这个需要媒体睁着警惕的眼睛。如果正常,那么将“犯罪嫌疑人”变成“犯人”的宣判,还是应该等待法律来做。等待,并非意味媒体无所作为,可以关注司法进展。更何况,一个清醒而警觉的新闻界,其存在本身就是一支强大的力量,一种无言的警告。一个有罪有罚的社会是正常的,一个不罪而罚或有罪不罚的社会才是令人恐惧的。媒体对司法的监督恰应该着力于此,这样我们虽然恐惧,但还不至于绝望。而那两篇对复旦投毒案的报道显然不属此类监督报道,它们满足的只是好奇心。有观点将其与聂树斌案、佘祥林案、张氏叔侄案的监督报道相提并论,并推而广之认为这会导致媒体无法监督司法,我认为,并不妥当。

2。我注意到一些记者朋友在留言中表达了他们对新闻叙述问题的困惑,这也是我特别感兴趣的。符号学、叙述学所关心的意义建构,在我们的新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0-21 09:50)
标签:

杂谈

分类: 学术交流

试论“陷阱新闻”

(发表于2006年第10期《国际新闻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足迹

4月28日参观。不能拍照,当时随手抄了几条,潦草不堪,今日整理恐有笔误。

一、

真实报道革命军于阳夏之战失利的报纸如申报和新闻报,则蒙受捣毁报馆,投递恐吓书等报复行径。在官方消息不通的情况下,报刊成为不少省份唯一的消息来源。香港《华字日报》等华文报刊谣传革命党人攻陷北京后,本地华人兴奋若狂,爆竹声震耳欲聋,并自发到街上庆祝游行。位处交通要道的香港尚且谣言四起,资讯闭塞的内陆省份情况可想而知。各省独立如此迅速,报纸的鼓吹作用尤为明显。堪称为一场纸上的辛亥革命。

 

二、

革命党利用《民立报》等上海报纸来扬胜讳败和鼓舞士气,并且针对性地刊发外国传来的有利于革命的电文译稿,塑造革命已被列强认同的外在形势。

 

三、 

内地刊印的革命报道,内容颇多谬误,且有夸张失实之嫌。个别版画更在画面丝毫不动的情况下,只把地名稍作改动,便俨如一张新版画刊印发行。可见这些版画的宣传作用高于新闻报道的功能。

 

四、

《战事画报》等刊物是全国上下认识革命过程的重要媒介。如《快近报》、《警电画报》、《武汉大事国画》等。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24 09:38)
标签:

陈力丹老师

校园

分类: 杂说

我心目中的陈老师

王辰瑶

    陈老师是帮我最多的老师,也是我最喜欢的老师。进入师门七年来,时时感念,不曾忘怀。尤其是我自己也当了老师后,回想起陈老师在我求学期间的诸般教导,更是深切体悟到老师教诲之情的深重、所花心血的分量。这次能借陈老师生日之际,回忆进入师门以来的点点滴滴,一边喝着热茶,一边慢慢地在电脑上敲下这些文字,绝对是这个寒冬里最能让我觉得温暖的一桩美事。

    第一次见陈老师,是黄伟师兄领我去的。那会儿陈老师刚从社科院调到人大,住在学校分的一间临时校内公寓里。记得那天风雨如晦,陈老师坐在一张样子很朴素的沙发里,不紧不慢地和我们聊天。好像自然而然就熟识了,完全没有我原先想象地拜见这样有名的老师时会有的紧张。那天聊了些什么我已经记不太清了,印象较深的是,当我大胆提出要考陈老师的博士时,他仿佛说了一句当年不太乐意再招女生什么的。我记得自己还急赤白脸地争辩了一下,陈老师也只是微笑,不以为忤。后来才知道,无论在我之前和之后,陈老师招的女弟子其实都不少。也正因此,每当想到这件事的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