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阚治东
阚治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10
  • 关注人气: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最近朋友们几次找我,发现我都在黑龙江的黑河。他们知道我曾经作为知青在黑河市省逊克县插队,因此打趣我这是去第二次上山下乡,恰逢最近大型青春励志成长电视剧《知青》刚开播,虽是打趣话却能调动我心中难以抑制的情感。
其实,朋友说我两次上山下乡也没有错,只不过此次上山下乡与前几次务农不同,最近我常去黑河的真正原因是:我们东方汇富创业投资管理公司牵头在黑龙江黑河成立了基金规模为5.5亿元人民币的黑河东方创业投资合伙企业。

第二次上山下乡
去年初,我与清华总裁班一批企业家前往黑河市考察学习。短短三天,大家就被黑河市各方面的优势资源深深吸引,纷纷要求在黑河市抱团发展。因为我曾经作为知青在黑河呆了近十年,生命中我视黑河为“第二故乡”,算得上是“半个地主”,所以最终就由我们东方汇富创业投资管理公司牵头在黑河组建了基金规模为5.5亿元人民币的黑河东方创业投资合伙企业。
现在国内大城市已经是“全民PE”状态,但“东方黑河”是黑河的第一个创业投资企业!相比其他地区城市喧嚣的PE浪潮,黑河似乎是一个被PE遗忘的角落;不过,祸兮福所藏,亏兮盈所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不久前,有媒体报道达晨创投合伙人兼副总经理晏小平离职并转投鼎晖创投出任合伙人。此新闻虽小,但在PE业内却引起巨大反响,因为据报道晏小平的离职与达晨创投的激励机制有关——在任何一家PE企业里,激励机制大概算是PE人除了投资业务之外最关心的事情了。
对于达晨创投,我有些了解,这是一家在深圳创投业内发展得很不错的公司,其主要合伙人刘昼也是我的好朋友,我无意对晏小平的离职做出评价,但是我觉得以此为契机可以谈一谈我对PE的激励制度的看法。

企业发展需要什么样的激励机制
一个企业的发展需要一个有效的激励机制,这是我在上海从事证券业时就明白的道理。因此在上海申银证券公司改制股份制金融企业不久,我就在董事会提出每年利润的10%作为员工贡献基金,并获得了董事会通过。当时的激励机制在现在看来比较落后,也就是一个简单的“八等无数级工资制度”,这中间的“等”代表其在公司的级别,而“级”则代表了员工在工作年限、学历和工作表现等方面的区别。这个制度虽然简单,但能够做到让公司全员都能享受贡献基金,而全公司上下层工资差异也因此拉开到八倍左右。八倍的工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人生真的很奇怪,一次浮沙掠影见面,有可能会影响一个人的发展轨迹。我今天能够从事创投行业,缘于12年前与人的一次偶然会面。那次会面,把我的事业方向从银行、证券业推向了私募股权行业(PE行业),之后一些阴差阳错的机遇,又让我从政府创业投资转向民间私募股权投资,这种机遇和转换我在《荣辱二十年——我的股市人生》一书中谈及一些,但更深层的原因却没有表述,时至今日,经常与朋友感叹所从事事业的必然性与偶然性,认为这段经历有必要细表。
一次见面改变半个人生

12年前那次与我偶见的人是庄心一,他之前在证监会工作,恰逢那段时间我刚离开申银万国证券。有一次我与原申银万国证券的老同事姜国芳、刘龙九在从香港返回深圳的途中,听说庄心一刚从证监会调到深圳市担任主管金融的副市长了。庄在建设银行和深圳证券交易所工作时我们就认识,也是老熟人了。我们一行三人便去拜访了他。

老熟人见面一阵寒暄后,便谈及我离开申银万国证券公司一事,庄心一似乎突然想起什么,问:“老阚,你现在还没实实在在的工作吧?”的确,我离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发现在中国很多事情都容易走极端,要么是寂寥寡淡,要么是全民狂欢。中国PE市场也是如此。
1999年, 时任深圳创新投资公司筹备组组长的我在拜见深圳市科技局李连和局长时遇到一件“囧”事。李连和局长告诉我,国内有一个说法:“国内VC为什么长时间搞不上去?因为懂这项业务的人太少了,全国都不超过5个人!”——就在此前,我在听取筹备组员工汇报之时,问了一个问题,“什么是VC?”
10年之后,中国很快跨入了“全民PE”狂欢盛宴时代,这个路程是如何走来,中间是否有磕磕绊绊,我想以自身经历说明,任何事情,包括VC/PE的发展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都需要一个沉淀和积累的过程。

什么是VC?
我现在很清晰地记得我就任深圳创新投资公司筹备组组长之后,在深圳度过的第一个夜晚。我刚刚办理完宾馆入住,进到房间尚未打开行李,就接到电话,李万寿、姜卫平等6位筹备小组成员已在宾馆的另一处等候我过去见面。
此前,为筹备深圳市创新投资公司,深圳市已从市计划局、科技局、深交所、国信证券抽调了6个干部组成了筹备小组,但是因为组长的位置一直空悬,工作一直没有实质展开,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05年,我们团队开始从事真正意义上的私募股权投资,这一路走来,六年的风风雨雨,我们已经从一株小苗长成了一棵小树,但离真正的成功还很遥远。
从公司创业团队成立的第一个公司——东方现代创业投资管理公司,到目前我们管理的东方现代创业投资管理公司,当年我们从体制内一步跨出,从事全新的创业投资事业,不仅需要一股创业勇气,也需要创业投资的专业精神,更离不开团队的抱团合作和社会各方面的支持,而这里,就给大家讲讲我们的创业往事。

离开体制
离开南方证券公司是我事业的低谷,很多朋友关心我的去向。受制于年龄等各个方面因素制约,我已不可能像1997年离开申银万国证券公司时有众多选项。即使如此,当时还是有一些机会,比如有企业希望我过去担任职业经理人,一些地方政府邀请我去当地金融机构工作,但更多的人鼓励我,离开体制进行自己创业!
坦率说,可能在体制内呆久了的原因,我对离开体制还是很犹豫。我见过不少从体制内出来创业的人,开始满怀信心,最终无功而返。其中有一位朋友早年在国家机关工作,他离开体制之后去了民营企业,开始声称要为民族工业发展而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达实智能”是深圳创新投资公司(以下简称:深创投)成立后第一批投资的企业。前年,该公司在深圳中小板成功上市。
日前,受达实智能董事长刘磅的热情邀请,我和深圳的同事们一起参观了该公司的新办公大楼、企业发展及产品展示厅。崭新面貌的达实智能大楼,让我眼前一亮。在企业内部,随处可见的“达则兼善天下、实者恒心如一”的企业发展理念,确实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尤其让我更为高兴的是,达实智能企业已从当年的微小初创企业,在创业资本支持下,通过自身努力,并借助资本市场平台,而今已成为能善天下的高科技企业。

初阅达实
1995年,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的刘磅和几位研究生同学一起创办了“达实智能”。公司主要开发智能门卡系统,同时开发国家粮食仓储智能化管理系列产品。
1999年,为确定深创投成立后的第一批投资项目,我曾前往达实智能考察过,当时刘磅和几位合作伙伴一起热情地接待了我们。
如果用今天的达实智能企业介绍来参照对比,那时的公司实际已进入到发展的第二阶段,但当时给我的感觉还是属于初创期。最初,公司的整体行政办公和生产车间面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3-26 13:29)
标签:

杂谈

很多人向我询问运作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秘诀,咨询我对他们投资项目的看法,对此我常常感到难以回答。因为毕竟人精力有限,一个人不可能对所有的行业都有充分的了解,面对来自方方面面的询问,自然不能给出面面俱到的回答。不过,有一条建议我觉得应该对所有PE都适用:那就是信任是成功运营PE 的基石,无论是基金股东与基金管理人之间,还是基金管理人与项目公司之间。下面是我第一次进行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募资和运作经历,可以成为此观点的一个佐证。
“摊派”凑来2亿元
我第一次进行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运作是在1999年。我当时担任深圳创新投资公司筹备组组长,募集资金的目标是5亿元。尽管深圳创新投资公司有着政府背景,但我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说服潜在的股东,把“银子”掏出来。当时深圳分管金融的庄心一副市长把我叫到办公室,给了我一份列有深圳骨干企业的名单说:“你去找这些企业老总,让他们都入股!”拿着这份“手谕”,我对于成功募集5亿资金一度充满信心,然而事实却无情地给了我当头一棒。
在随后的十几天里,深圳创新投资公司筹备组副组长李万寿开着他借来的一辆旧吉普车载着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过去一两周,由团宝网引发的“团跑跑”一词在网上盛行,曾经很热、很潮流的团购网出现了风险投资遇冷、企业大面积裁员、资金链断裂等一系列负面消息,团购网领域洗牌序幕拉开,更多的“团跑跑”可能出现。
如果将时间倒回一两年,团购网站可谓如火如荼,大量新团购网站成立,资金蜂拥而入,诸如美团、糯米、团宝、高朋、窝窝等团购网站均高调出手,摆出“千团大战”架势。
相信大家还清楚记得世纪之交的互联网泡沫破灭引起美国纳斯达克的股灾。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国内的“千团大战”与当初互联网泡沫何其类似,而此次“团跑跑”事件与互联网泡沫破灭又何其相似,当年互联网泡沫破灭沉重打击了当时的美国风险投资家,而这次事件则让创业投资者再次花钱买了教训。
从“团跑跑”说起
我现在谈“互联网”一词,可能会被人嗤之以鼻,心里可能在嘲笑,“啥时代呢?你还在谈这些老掉牙的名词,不如让我们谈谈电商、谈谈云计算、谈谈垂直社交网、谈谈物流网等等。”但要知道,在本世纪初,网络刚刚在美国盛行,互联网可是新经济代名词,受到风险投资家、华尔街的投资银行、证券交易所和机构投资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俗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但我偏偏反其道而说之是“谋事在天,成事在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如果说,当年我在创办深圳创新投资公司(简称深创投)时有所成功,除了市政府给予宽松工作环境外,主要还是依靠人,依靠那些当年与我一起筹备创办创新投的同事们。现在,尽管包括我在内一批老同事已离开当年深创投,但很多人仍活跃在今天创业投资行业。
这段时间,恰值台湾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热播之际,国内又特别流传“那些年,我们一起……”,我有感而发,这里也讲讲“那些年,那些与我同甘共苦的兄弟同事们”。

捡了便宜的陈玮?
陈玮,何人也?其目前身份是东方富海的董事长,曾担任创新投的第二任总裁,目前东方富海在国内创业投资行业很有知名度,陈玮本人经常被邀请在各大学讲授创业投资知识。
最近陈玮出版了《我的PE观》一书,在其自序中谈到三个“没想到”成就他的PE人生:第一个“没想到”就是学了会计;第二个“没想到”就是自己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老师;第三个“没想到”是我人生的第二份工作,也很有可能是我的最后一份工作——从事PE投资。在第三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近来,在很多公开场合,关于PE行业过冬的话题屡屡被问起。的确,相比过去两年,今年下半年以来PE行业无论是从募资速度,还是从投资角度,或从投资项目退出方面都出现明显的下滑,于是有些媒体认为PE行业面临“寒冬”。
  笔者从事PE行业已10载有余,这期间见证了PE行业的萌芽、壮大、繁荣,其间也出现过寒冷的冬天。我希望将我的看法和经验与大家分享,对从事PE行业的同僚们或对投资感兴趣的读者提供一些参考。
  为什么PE会进入冬天?我认为主要原因如下:首先,上证指数从2005年的998点开始上升,在2007年10月16日曾爬升至6124.04点,平均市盈率从15.42倍升至47.04倍,2009年创业板开设,出现创业板上市企业百倍左右市盈率的行情。那一段时间里,由于二级市场的火爆,PE行业投资成本较低,并能通过二级市场退市获取非常丰厚的回报,也赢取来自社会各界授予的无数光环,这些光环从今年以来逐步黯淡。其次,全球金融危机使得整个经济市场出现了衰退,也带给无数私募股权基金沉重的募资压力,由于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