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一切已经过去的事的确都无可避免的打了封印,在背景里,暗下去。生命里始终有逼近的东西,并不可跨越。但随着年岁渐长,开始相信,在人的一生中,最大的财富:是回忆。
访客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紫君
紫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54
  • 关注人气:4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4-06-06 15:53)
分类: 散文

       五月末的最后一天照常上班。下过一整夜雨的校园,树木葱茏空气清新,与往日并没有太大不同,可是在办公室刚坐下来,就听见同事们议论纷纷,话题再次表明,昨日下午那名学生的溺亡属实。

       那是一个高一的男孩子,才刚刚十七岁,正当青春的年龄,却突然过早夭折,一条鲜活的生命说没就没了,实在让人痛心不已。他是我教过半年的学生,在我的印象中,他长得高高壮壮,模样帅气,唇边一圈毛茸茸的短须,已显示为成熟的标志,但他的眼神却透露着孩子般的青涩与羞赧。他坐在教室后面的一排,从不主动学习却也不捣乱。每次安排读背课文,我走到他身边,他才装模作样坐直身体,翻开书本唧唧哇哇读几句,我一转身,他又缄口不语了。不得已,我“逼迫”他走上讲台当我面读,他也不像其他调皮生那样耍赖抗议,而是手捧书本很小声地“哼哼”,却是错字连篇断断续续,完全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他是矿内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6-06 15:50)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

       一只比蚊子略小的飞虫歇在小坤包白净的皮质表面,我伸出手指去弹,它飘飘忽忽地立刻就向天花板上飞去,没飞多高,竟悬在距我头顶不足两尺的上方,似乎有意与我游戏。它兜兜转转着,想必只是为了桌上那几株鲜艳的蔷薇,插在一个简易水罐里的四朵蔷薇花是邻桌从花坛里采来的,花虽小,却艳丽至极,深深的紫玫红,复瓣层层叠叠,金黄的花蕊里带着甜腻的香味,小虫究竟是喜欢花儿的色泽,还是单单迷恋这股甜香,我不得而知,只知道站起来就可一掌拍死这个不知死活的小物,但这会儿我可没心思,头晕,困倦侵扰着我,且由着它快活吧。在神思恍惚中,昨夜所经历的一幕幕重又浮现在眼前。

       昨晚在学校上完两节课,回到家才八点钟,感觉百无聊赖,我便拿出一本小说来看,最近很少能静下心来认真看书,也很少能读到动人心弦的文字了。但这部小说却使我渐渐入迷,十几页纸的中篇,不到一小时,我已一口气看完。

       小说中的“我”名叫殷彤,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6-06 15:48)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

       又是一个寂静的夜晚,窗外的雨不知何时销声匿迹了。住屋西面的小山上传来几声布谷鸟的啼鸣,“咕咕,咕咕!”声音清脆而响亮,不一会,这极有韵律的声音,就被远处镇上传来的“哔哔剥剥”的鞭炮声给压了下去。小镇近两年因有望升为镇级市而发展迅猛,一夜之间楼盘林立,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看上去脱胎换骨,却还保留着俗不可耐的风气,亦或是为了显摆,各种庆典的礼炮愈发肆无忌惮,无论白天黑夜,鞭炮声都不绝于耳。相比之下,昔日辉煌喧嚣的矿区愈发冷落凄清了。但,我喜欢矿区的宁静,尤其是这属于我的宁静的夏夜。

       在胡思乱想中,屋外终于没有了一点声响,初夏的夜风带来阵阵凉意。窗外的路对面是自家栽种的一株半人多高的月季,隔了窗玻璃,闻不到花儿的馨香,但我闭上眼就可以想像她们粉嘟嘟的模样,窗子的左侧是邻居曹奶奶种的一排月季,中间还有几株深红的玫瑰,此季,正是花儿们竞相绽放的时刻,白天,她们风姿绰约的模样吸引着无数流连的目光。这样寂静的夜,她们大概也入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6-06 15:46)
分类: 散文

“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这是人间的春风,这是生命的源泉……”一曲《爱的奉献》总让人听得热泪盈眶。在第11个“世界献血者日”到来之际,听着这首传唱大江南北的歌曲,不觉使我想起普天之下众多无偿献血的英雄,是他们,用爱心延续了生命的源泉,传递着人世间最温暖、最真挚的情谊。

  众所周知,血液是生命之河,人生在世,一分一秒,谁都离不开它。当今世界,科技虽然发达,血液却无法通过人工获取或由替代品取代。当人们遭遇天灾人祸时,体内的血液或缺失或病变,此时急需献血者提供血液救治。那些舍己为人、无私奉献的无偿献血者便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5-14 20:01)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那日,无意中一脚踏入了小镇的老街,是人间四月天的季候,正午的阳光当头照射,并不燥热。从熙来攮往的街市拐入一个巷道,老街古色古香青砖黛瓦的画面像布景一样,突兀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布景里全是大面积黑灰的色调,四月的天空衬在上方,只剩下一小块清澈的蓝,像老电影画面散发出耐人寻味的光泽。陈旧的木栅门、斑驳的土坯墙、幽长寂寥的小巷、坐在廊檐下庇荫处纳鞋底的老婆婆、屋子里围坐一圈打“上大人”的老公公、晾在露台上嘀嗒淌水的碎花被单、一只突然蹭到脚边的黑眼圈的花狗、耳畔如呢哝软语般的方言唠嗑声……老街的光与色、景与物、动与静,宛然还沉浸在半个世纪前山乡独有的静谧古朴的氛围之中。

       沿着青石台阶拾级而下,向南的拐角处建有一座敞开的庙宇,东南面窄小的壁龛里供着一尊观音像和几尊别的佛像,下设香炉、青石蒲团。西面横卧一条石凳,四角随意地摆放着石磨、石碾和几方石碑,碑石青幽锃亮,模糊的字体难掩端庄秀雅之气。这座小庙不足三十平方米,也是一条面南背北的廊檐过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5-14 19:59)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春末夏初时节,一场连绵不绝的雨终于停歇,院里的两簇金银花经雨水浸润,连日来抽枝吐绿,竞相盛放,无数触角似的藤蔓爬满了篱笆,密密匝匝的小花盛开在繁枝密叶间,花香沁人心脾,带来山风清爽的气息。喜欢野生的花卉,也喜欢爬藤植物,金银花恰是两者兼备的,然而赏着眼前的金银花,我却忽然想起大山深处那特有的静谧与空灵,更想起那日在深山中邂逅的一树树美丽的紫藤。

那是四月初的清晨,我因事前往大洪山一趟,搭乘一辆“摩的”沿弯弯曲曲的山路向南疾驰。司机是一个典型的山里汉子,话语不多,健壮魁梧,那辆坐骑被他驾驭得如一匹脱缰的野马,载着我们一路风驰电掣。在颠簸不已的路途中,我必须不时调整坐姿,方能保持稳当,尽管如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文

       俗话说:“家和万事兴”。和睦的家庭能给每一个家庭成员带来温暖,带来快乐,带来健康,带来智慧,带来前进的力量。而家庭又是社会的细胞,只有大多数家庭成为幸福和谐的“文明之家”,我们的社会才会变成文明社会、小康社会。在钟祥市张集镇陈家湾村,有一个四世同堂二十载的大家庭,家庭成员之间尊老爱幼、团结和睦、勤劳致富。提起这个家,周围的人无不竖起大拇指,都说这样的家庭就是新时代的文明之家。

       这个家庭的女主人公名叫曾秀元,她是一个皮肤微黑、面容清瘦的普通劳动妇女。联系采访她的过程略为复杂,起初电话一直联系不上,好容易联系上了,她又谦虚地不接受采访,一是她家的住址十分偏远;二是她认为自家的事迹不值一提。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春日,笔者一行乘坐摩托车翻山越岭数小时,终于在大山深处找到了这户幸福人家。她家面南背北,坐落在一道高高的山梁上,院子白墙黑瓦,收拾得整洁干净。曾秀元夫妇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简短的交谈,朴实的话语,向我们道出了这个家庭文明和谐的真谛。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5-14 19:49)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在风和日丽的阳春三月,我与三十多位文朋诗友一起参加“荆襄古道·马河之春”文学采风活动,前往荆门市东宝区马河镇游览。如同一颗明珠镶嵌在荆城西南边陲的马河镇,随着近些年经济的大发展,越来越散发出璀璨的光芒,其境内资源富集、物产丰饶,更加上山清水秀、古迹众多,逐渐成为人们休闲旅游的好去处。那古老的“九十九间屋”、峭拔的“断山崖”、迷人的“沙滩河”和险峻的“青林寨”,无一不给我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客车载着我们在崇山峻岭间穿行,目之所及皆如诗如画。远处的山峦连绵起伏,沉浸在清晨的薄雾中若隐若现,近处各种植物抽枝吐绿,竞相生长,满目皆是盎然的绿意,蓬勃的生机,恰是应了那“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的名句。郁郁葱葱的绿林中或点缀一树粉嫩的桃花,或夹杂一株雪白的梨花;深不可测的峡谷里或流淌一条清冽的河水,或现出几畦金黄的菜田。峰回路转之处,偶尔冒出一座古朴秀雅的石桥;翠绿的山坡上,不时露出几幢白墙红瓦的屋舍,好一幅“小桥流水人家”的美妙画卷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5-14 19:48)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小品一

美在行动

时间:初春,周日

地点:龙泉公园

人物:许苗   女  15岁  某中学学生

          许文杰  男   27岁   许苗叔叔

          王芳    女   25岁    某中学教师

[幕启:远处茂林修竹,近处绿草如茵,台右侧放一长椅]

许苗:(身穿印有“荆门义工”的蓝色制服,头戴工作帽,手提方便袋,兴高采烈地上)春天在哪里呀,春天在哪里,春天在那清脆的山林里,看见红的花呀,看见绿的草,还有那会唱歌的小黄鹂……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5-14 19:46)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下课铃刚响,同事老张怒气冲冲地走进办公室,身后跟着个佯装胆小谨慎、垂头丧气的学生,老张把教科书往桌上一放,就开始对那孩子进行苦口婆心的教育。可这孩子哪是洗心革面的主呢,据说转了好几所学校,其父母也拿他没辙,只求在校不出乱子,平稳混个毕业。果然,面对老张的谆谆教诲,这孩子明显一副嬉皮笑脸、假意认错的样儿。估计他是前脚出办公室,后脚立马就犯事。其实这一届新生里的调皮鬼远不止这一个,平时莫说是好脾气的老张hold不住,就连我们其他老师也常感叹,如今的学生真是难教。

      记得某位教育家说过:没有学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这句振奋人心的口号曾经令多少老师面对一帮“油盐不进”的学生为之热血沸腾、摩拳擦掌过。然而回到教学一线之现状,为人师表者,坐镇三尺讲台,长相厮守的只有那台下的若干学生,可如今的师生关系,再也不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影片中那些亲如父子、爱若母女般的画面,也不再是港台剧中那些幽默诙谐、皆大欢喜的喜剧结尾。不知从何时起,师生关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