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imoldcat
imoldcat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499
  • 关注人气: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1-06-30 17:32)
标签:

手机博客

杂谈

zengming56.lofter.com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4beb6b0100w78e.html

三脚猫传】

吴越之谓三脚猫,技涉多门而无一精者是也。魔都有猫,既懒且顽。生于荒年,幼遭时乱,未得正学,却好翻书。虽幼承庭训,然好奇之性难脱,凡事终无长性。初为工,方执刀锯,即率数十百余猫。旋病,乃为文,日据桌眠,又十年。爬格子,按快门,装展览,印图书,穿梭辗转,觅食江湖。亦折腰五斗,见诸厚黑,进退趋避,幸能全身。然猫性不改,或游荡于山水,半迹神洲。或出没于网络,晒皮晾毛。或捉笔舔墨,涂鸦于厅堂。或吟边讽底,歌啸于月夜。岁有微禄,食能果腹,眠有斗室,极视听之娱,骋无限之思,勤指爪之事,即有无穷之乐也。人问之,汝近耳顺矣,此生工耶?文耶?官耶?艺耶?曰皆无成,亦无悔,复甚欢。问何所是?云:三脚猫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丁酉诗选二十七首》

《万事》
万事须轻放,一天难再晨。
明朝头更白,不复镜中人。

《有悟》
东流江尾阔,风静晚潮平。
隙横驹轻过,云迟月自行。
慈悲真智慧,计算小聪明。
无有菩提树,尘埃麽处生?

《重游香江》
十载光阴续断缘
繁华世界似从前
七分海水三分土
一样波涛两样船
语异音书车异轨
人同凉暖月同天
我观此地无多景
镜里残阳旧夕烟

《自嘲》
束带难言五斗辛,归来已是半埋身。
江郎才尽颜空老,曳尾涂中岁又春。
一世无缘成大事,三生有幸作闲人。
雪泥鸿爪知何似,笔墨生涯只点尘。

《悟》
真言假像幻无穷,朝叩木鱼晚数钟。
若悟色空原一是,人颜佛面两相同。

《旅欧归来机上作》
巨鸟巡天际,乘风掠亚欧。
管中窥豹略,走马看花浮。
举首皆图画,回眸尽镜头。
故乡茶饭惯,万里只悠游。

《文房杂咏》(十三选四)

《文房杂咏之墨》
百转千磨似漆浓,龙睛一点向天冲。
人间多少伤心事,但托青烟说始终。

《文房杂咏砚》
泉尾溪头出老坑,销磨落拓几书生。
砚田更比良田好,文胆诗心任纵横。

《文房杂咏镇尺》
翻书得意有清风,一尺乾坤定始终。
案上中流称砥柱,文川墨海识英雄。

《文房杂咏之笔洗》
庄生曳尾说泥涂,纵是清波也墨濡。
满腹人间凌乱事,千秋黑白转头无。

《咏史》
宋江刘备战犹酣,丛林代代出青蓝。
成王败冦英雄事,酒肆勾栏作笑谈。

《登高》
夏尾难收且赏秋,凭栏极目小环球。
朝花夕拾人犹在,沧海桑田影未留。
天下江山争一局,灶头柴米係千愁。
旁边笑问蓝眸客,此是人间第几楼?

《秋夜》
新雨到时旧暑消,卧听江畔去来潮。
生涯已作苍黄景,学问还如朽木雕。
岂有声名缘鼙鼓,敢将行迹混渔樵。
禅心静处多生意,唧唧吟蛩伴永宵。

《闲居》
人境结庐车马疏,伸腰合卷上灯初。
麝煤冝写前贤字,霜雪先濡老朽颅。
笔拙难从时尚体,神游独爱未焚书。
世间焉有双全事,自在渔樵将相居。

《有感》
满地秋风杂雨吹,春花月夜已难期。
老夫心似无波水,世味真如乱局棋。
莫以心声缠口舌,且将墨渖作糟醨。
汨罗渔父歌声远,灈足沧浪到几时。

《独处》
老来耽独处,世味足回看。
落照成长影,微风识早寒。
流年休自数,前路有余欢。
古井心能鉴,猿虫莫妄弹。

《游澳、新,归来机上作》
太平洋小半日驰,鹰纵鲸潜老更痴。
孔圣浮桴真呓语,庄生鹏翅已南池。
常于异域山青处,梦到神州水净时。
休道黥徒无富贵,桃源海外正如诗。
“鹰纵鲸潜”,此行乘直升机、热气球升空,又坐半潜船观海底。
孔子云:“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庄子曰:“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化而为鸟,其名为鹏”,“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黥徒”,刺面流放之刑徒。澳洲先民为英伦放逐者,而今世道升平,人无后虑。

《丁酉重阳》
往岁重阳为老忙,而今自老过重阳。
重阳正是韶光好,自在秋风信马缰。

《戊戌》
戊戌何期至,光阴似电芒。
饅頭悲菜市,肝膽憶康梁。
旧史由三改,国魂容一觞。
晶瑩梅上雪,能洗九迴腸?

《拟六如》
朝来夕往日西驰,作计随人总是棋。
如寄皮囊当惜福,随缘世道莫嗔痴。
池中月映无常影,镜里花开刹那枝。
夏夜灯前虫自扰,何曾对面语冰时。

《题“江东步兵”印》
暂寄春申一水东,
无车有脚步如风。
划然长啸惊虬鹘,
白眼看鸡复藐虫。

《江城子》
银筝听罢又琵琶,后庭花,浣溪沙,洗耳清泉,惊散一群鸦。任尔霜飞天霭暮,云脚乱,日西斜。
熟汤蟹眼釜中哗,漫煎茶,话桑麻,未等春深,兀自已还家。懒唱鱼车弹鋏调,孤山鹤,惯烟霞。

《水调歌头  蠡园怀古》
烟波千万里,取舍只庄樗。相忘吴越,断戟残剑旧宫墟。执掌扁舟一叶,荡漾温柔乡里, 遗世戏江湖。曳尾涂中者,若个似陶朱。
相门别,柴门去,德不孤。卧薪尝胆,悬命伴虎幸无虞。人道知音难觅,岂识依舷红袖, 举案有园蔬。一览水天阔,浩渺足樵渔。 

《浣溪沙》
最美人间四月天,春江花月似从前。心无乱事即桃源。
月映三更知夜静,花忙一季羡人闲。轻裘宝马只云烟。

《永遇乐  过金山寺》
拾级登高,森森古木,思远神旷。水渡钱粮,人争蝇利,剑矢曾相向。一朝覇业,千年杀伐,权柄云谁肯放?叹身后,黄尘几粒,空剩传说悲壮。
临江矗立,江天古寺,正欲拨迷排障。一念菩提,恒生净信,诸法皆空相。花阴栁影,青山碧水,惜把福缘清赏。看江水,川流不息,色空两忘。

《木兰花慢  端午》
一灯明寂夜,北窗外,雨丝丝。说端午将临,箬青米白,恰似儿时。谁知,苦吟泽畔,看吴宫楚殿具成灰。谁忍沧浪濯足,匆匆争啜糟醨。
胡为?莫皱双眉。颜已老,懒歌吹。阅古今,走马秦皇汉帝,脑满肠肥。休疑,匹夫何责,豈翩翩起舞为闻鸡。但把离骚读罢,晨光一任熹微。

《齊天樂》
茶煙麝墨迎新歲,猶知昨非今是。案上寒梅,窗头奇石,爆竹聲销千里。凭闌倦矣。想何日春潮,山花開起。不尽長江,夕陽點點浪花細。
人生逆旅堪寄,念曾经笑語,何處相倚。月冷燈黄,晨曦未著,記取城關明晦。思絲漫繫。有筆底春風,素怀清異。岸栁初醒,把新芽暗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4 17: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2-03 17:2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4 17:3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7 16:45)

《永遇乐  七夕》
河汉清凉,微风拂面,掷笔无绪。唧唧秋蛩,丝弦旋舞,暑热先教去。谁夸奇巧,
团銮小扇,引却流萤无数。凭栏处,声音只在,那边目光停处。
天涯多远,近在咫尺,几度短倾长诉。雁去鱼沉,倩谁传信,总把佳期误。中宵无寐,欲歌还止,新恨旧愁无助。但窗外,上弦细月,淡云薄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8-20 19:46)
闲居
人境结庐车马疏,伸腰合卷上灯初。 麝煤冝写前贤字,霜雪先濡老朽颅。
笔拙难从时尚体,神游独爱未焚书。
世间焉有双全事,自在渔樵将相居。
秋夜 新雨到时旧暑消,卧听江畔去来潮。
生涯已作苍黄景,学问还如朽木雕。
岂有声名缘鼙鼓,敢将行迹混渔樵。
禅心静处多生意,唧唧吟蛩伴永宵。 登高
夏尾难收且赏秋,凭栏极目小环球。
朝花夕拾人犹在,沧海桑田影未留。
天下江山争一局,灶头柴米係千愁。 旁边笑问蓝眸客,此是人间第几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临汉西岳华山庙碑四尺对开四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6 20:32)
《随园诗话》曰:“余有句云:‘人无风趣官多贵’,一时不得对。周青原对:‘案有琴书家必贫’。”愚以为真道尽世间痼疾矣。盖风趣者,本性也。琴书者,修为也,存本性者多率直,尚修为者有所不为,皆官场厂肆大忌,又焉得贵且富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3 13:48)
文房杂咏之五
镇尺
翻书得意有清风,一尺乾坤定始终。
案上中流称砥柱,文川墨海识英雄。
(清文字狱有“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案)
文房杂咏之六
砚滴
笔底丹青仗水调,倾怀点滴已深宵。
清狂满腹无人识,伴墨和胶慰寂寥。

文房杂咏之七
寂寞沙场袖里回,山房净室伴瓶梅。
踏天磨得紫云刃,百幅千条手自裁。
(李贺:踏天磨刀割紫云)

文房杂咏之八
印泥
阿宫封得汗青绳,大宋来钤画院绫。
莫道朱砂油色好,青艾方教骨相升。
(秦汉以胶泥为印泥,封竹木简牍之系绳,类当今铅封。
今之印泥以朱砂、蓖麻油为料,艾绒为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23 13:41)
生命的度量



一个人的生命,如果用天来衡量,也就三万天的时间。一个六十岁的人,就像一个口袋里装着三万块钱的人,已经用掉了两万多块,剩下也就七八千了。
也有另一种算法,两个退休的老人,退休金如果不太少的话,夫妻俩也就三百来块钱一天。如果把这算作一天的价值的话,也真的算不上什么。所以就有了“发挥余热”的说法。剩下的日子,还能赚点钱,至少能帮子女带带孩子,让子女多赚点钱。要知道子女们同样一天,赚到的钱肯定不止这些。如果这样度量生命的价值,生命的高下贵贱是显而易见的。拿每天只两三百块的价值的剩下的七八千天的生命去补贴每天几千块价值的两三万天的生命,在经济学上是绝对合算的。
但是,生命只有一次,如同文物,属于”不可再生资源“,尽管现在也有不少在”发展就是硬道理“的口号下摧毁文物搞”建设“的,但毕竟不是一种”堂而皇之“的价值观。我们不理解欧美人星期日商店不开门,不加班的价值观,因为违背了”经济规律“,我们同样也不理解欧美人花费大量”高价值“的时间陪伴子女,而老人过着自己的生活,甚至把这些看作是”白左“的价值观。
其实中国人也早就意识到生命自身的价值了。唐朝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说:“若复不为无益之事,则安能悦有涯之生!”如果每件事都必须有收益,那拿什么来愉悦有限的生命呢?周国平在《人生哲思录》中写道:“‘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明白这一道理的人可谓已经得道,堪称智者了。多数人恰好相反,他们永远自诩在为有益之事,永远不知生之有涯。”
生命若以时间来度量是很平等的,任何人的生命都不可能逆转。日本茶道强调“一期一会”,每一次茶会,都会极其认真地准备,甚至要擦干净园中每一片树叶上的灰尘。这”一期一会“的意思就是每一次茶会都是唯一的一次,是不可能重复的,因之要格外珍惜。其实生命中的每一天都是唯一的:你的工作、你的享受、你和亲人在一起的时间,你和朋友的聚会,你所感到有价值的、让你愉悦的一切。如果把这一切都用每天甚至每小时收入的“价值”来换算,那么这一切又是多么的低贱、多么的“无用”。
市场经济和它的经济理论是人类经济关系的基础,但是它不能完美地处理人的生命的价值,因为人的生命的价值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度量标准,有的人认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才是生命的价值,有的人认为在有限的生命中赚更多的钱才是生命的价值,或者两者兼有,而唯一的统一的标准就是时间,永远不会回来的时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