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班澜--四方轩
班澜--四方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0,743
  • 关注人气:6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游思小语
   

哲人说:我思故我在。

我非哲人但也思索。

班澜简介

文学教授、作家、书画家、文艺评论家

著有小说、散文集:《神秘内蒙古》、《两邻居》、《偶然集》等

文学理论著作有:《外国批评方法纵览》、《结构诗学》、《百合与壁虎》、《游子之魂》、《人生的笙箫管笛》等

岩画理论著作有:《岩画艺术》《阴山岩画艺术论》《北方岩画与草原建构》等

参加撰写重点科研项目:《共和国文学50年》《共和国文学60年》《20世纪文学经验》等

参加撰写主编省级科研项目有:《呼和浩特散文》《呼和浩特诗词》《世界散文诗大全》外国卷、《经典美文三百家》《梁实秋散文著作名家鉴赏》等

博客里所有博文除著有班澜原创外,其它均为好友、弟子之原创。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友情链接
偶然

                1

    生在北方河流环抱的小村子里,我无选择地成为一个早逝母亲的儿子,却又得到长寿祖母的溺爱......我的存在是个偶然,幸与不幸都是偶然。这一点,是我到了不惑之年才醒悟的,以前总被必然性观念缠绕着。

                2

    少年时,我既梦想当作家。那是由于我读了《风云初记》,被它的美所震动。这本书是邻居搬家时当废物丢弃的,祖母捡回来烧火,我无聊赖地翻阅而被吸引。据美国诗人爱默森说,人生之初本是全人,可以当画家、当木匠、当水手、当总统......这一偶然的契机,使我决定了一生的追求,却失去了许多机会。

                3

    我在中学读书时,得到图书管理员朱萱先生的照顾,可以破例到图书馆挑书。不经意间翻阅了1958年2月号《文学》,读到《大青山赞》,对许淇甚是钦佩。便在一个夏日傍晚去拜访,不意遇到许淇先生正与一位考古工作者谈汉砖宋瓷,深受启发,知道当作家需博学,遂打开眼界,读了许多哲学、历史、经济的书。这影响了我的一生。人生真谛只在偶然现象中,有心才能获得,我常这样想。

               4

    我曾在矿山小学偷偷写小说。冬日无火,靠一壶热茶暖手,写得有滋有味。突来“文革”,遂付之一炬,不再存写小说的梦想。过了两年,意外收到“小说创作班”的通知,连夜赶写了一篇《淘小子》,竟得到诗人“戈非先生”赞许,便又燃起创作热情,一口气写了二十几篇小说,且有发在《文学》者,很激动了几天。我常想:命运弄人,总以偶然之手拨弄你,稍纵即逝,它大概像一条滑泥鳅吧?

               5

    一天,一位同事递给我一张考学的报名单。他的手伸来时,我的人生轨迹就发生了变化。我考入了内蒙古大学中文系有研究生资格的专业,从此开始文学研究工作。小说停笔,写起评论和理论文章来,发现这也很有趣。第一篇评论是挑李准毛病的,题为《不能走这条路》,颇有说真话的快意。

                6

    偶尔有客来,文章就此打住。客问:“都是偶然,必然呢?”“在教科书里写着的。”我答道。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现在国中酒风很盛,酒可以关乎友谊、仕途,不可等闲视之,那么喝酒的经验一定要知道:

一.酒宴初开要谦逊

   能喝一斤说一两

   最好杯中是白水

   要多豪爽多豪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入木三分,本义是赞书法功力深湛。写在木板上,墨迹透入很深,虽有夸张,意义甚明。但在话语中,会漂移到其他领域。如郑板桥有一联:隔靴搔痒赞何益,入木三分骂亦精。这是说艺术批评要一针见血,真正指出缺失,话不入耳也是有好处的。遗憾的是,我们的艺术批评已养成吹捧之习,只有隔靴搔痒的称赞,最多来一点泛泛不足。这样做只是有商场包装之效,对艺术的进步有害无益。隔靴搔痒式的评论之风是该变变,但很难。

近读陈传席著【画坛点将录】一书,确有入木三分之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班澜

时评

书画、

文化

分类: 书画鉴赏


有学人记载:徐邦达年二十,负狂狷之名,闻人言冯超然、贺天健诸名流,辄摇头不已。叹曰:贻误后人,贻误后人。这用刘勰的话说是“师心”“使气”了,然不失为率真之言,因为他鞭笞的是不良的世风。冯贺二君的画作我是见过的,实无大建树,而当时被捧的过高,徐邦达说贻误后人是有眼光的,他后来成为著名鉴赏家就可理解了。在世人皆醉我独醒时,说出真话,不能视为狂狷也。
观今之书画界,不及冯贺而暴得大师之名者非止一二,此辈借官威媒舌,炒作聚敛,使风流扫地,艺坛蒙羞,实贪腐时代之孽种。国人当如徐邦达振臂斥之,使不贻误后人是幸。然如徐邦达之狂狷者,能有几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知何人评价丘挺画松,曰:过于周到,必损天机。其人真懂画者也。
记得俄罗斯小说家契诃夫说过“简洁是天才的姐妹”。艺术的表现必须以“少少许”的笔墨,画出“多多许”的生命气息。故中国艺术往往借一目以传神,而略去繁琐的背景。如京剧表演中,一根马鞭就代替了马,一把椅子就可以象征诸葛亮坐的城楼,这是空白的艺术,疏简而天机盎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吴昌硕画葡萄,题为“草书之幻”。有方家评之,曰:“真气磅礴,奔腾不息,观之目眩神摇,断为天下第一老缶神作。”观其画作,所言非虚。真是有草书灵蛇飞动的感觉。由此可悟,书法是中国写意画之根的说法不谬。
草书入画,非缶庐始,前人有徐文长的葡萄图可鉴,其后有百石翁的紫藤,流泉,他们笔下的线条都有深湛的笔力,真个是锥画沙,屋漏痕,精气内敛,而神采湍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班澜

书画、

文化

分类: 书画鉴赏
                            

      广东朱万章曾说:鉴伪易,鉴真难。思之,有道理。
书画作伪,古已有之。若大家里手作伪,似难辨真伪。传说张大千仿石涛画,被人高价购得,以为石涛佳品,邀朋友共赏。时张大千在座,承认是自己所仿,以画背后所留记号证之。一时传为佳话。然大千造假终是被世人诟病,有修养的大家是耻于去造假的。
世间大多造假画谋利者,实因其画品低劣,难入市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人以朱新建比何建国,李小山以为不是一回事,说:“或有相类似处,然何皆皮相耳。”并说何画不耐看。
所谓皮相,俗话说是表面上。表面上类似,并不是真似,因为骨子里会是谬之千里的。
世人学画,崇仰大家名流而奉为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陈巨来请吴昌硕示刻印刀法,吴答:“惟知用力课下,未审刀法何存。”随出一石,即刻示之。一时吐屑如电,但闻浦浦金石声。
金石大家不知刀法,岂不是怪事。初学刻印,自然要研究刀法,到了驾驭自如,技艺成了习惯,法已不成束缚,自由挥洒,也就无法了。所谓望足履之适。忘韵诗之适,就是这个道理。吴昌硕作为篆刻大师,自然是入了无法之法的境界了。我希望这段话不要贻误了还在学习中的人。因为从事任何一种技艺的学习,要入门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报刊,音乐有助于治疗疾病。其实这不是新闻了。其实这不是新闻了。早就有人实验,母牛听音乐会产奶,花边奏乐花会开的更鲜艳。我的老师许淇先生说听着音乐写作,会文思泉涌,他也会听着音乐作画。
这是因为音乐可臻美的极致,好的乐曲含纳着生命最和谐的律动,是生命最好的抚慰,不独滋润心灵,也可以激活生命的肌体。也可以说,这是美的艺术的神奇。不独音乐有此功能,一切美的事物俱如是,中国的书画艺术也是如此。优秀的书画作品是美的,是有和谐的生命律动,即是有音乐性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西方绘画史上,点彩派影响巨大,他变革了古典油画背景幽暗,摹写画室模特的造型的成规,把绘画引向自然的阳光空气中,表现更纤秾的感官印象,从而创造了新的意境。我在芝加哥美术馆看到那些大师的点彩作品时,感到震动之余,竟想到了中国画的米家山水。
米家山水对中国画的影响是深远的,是使中国山水画从界画般规整的写实中走出来,以笔墨的挥洒实现了文人的心灵表达。与点彩派有共同之处的是都以点的形态,分别打破了线和面的表现。米家山水在点的变化中,充分发挥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