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简介
Artist
个人资料
祖尔
祖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84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02-28 14:00)
标签:

杂谈

榴莲蛋糕


开春了

还下着寒冷的毛毛雨

温暧的日子还没有来 

 本想去卖滋养的提子

 

但是冰冷的提子入口好冷

而且提子皮还有我担心的保鲜残留物


迟疑片刻,

我还是过了马路

在芝士蛋糕店

买了一个千层榴莲蛋糕


回来后

放在第一次英国设计师的设计的碟子

这个碟子我买了好几个月

一直放着不舍得用

这一个碟子的费用

可以淘宝上买一套瓷都出的家居一套了

而且比现在钱包的现金多

换做以前

我可能会有点内疚感


我把蛋糕在精美的包装盒里拿出来

放在碟子上

然后

吃起了榴莲蛋糕


温润的感觉充盈口中

香甜,仔细看看了蛋糕

真是一层层的叠加上去的

就叫千层榴莲蛋糕


你值得拥有这么美好的事物的

脑海里又有这句话了


接下来会慢慢

试下别家的榴莲蛋糕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歌





 

         主办单位:《诗歌与人》杂志社

               广州市石磨坊许鸿飞雕塑工作室

         时间:2013年11月7日18:30

         地点:广州陈家祠

 

 

 

         主持人:谢有顺

         执行导演:文瑜

         音乐演奏:广州曲艺团

 

 

 

         开场曲:民乐合奏《步步高》  

         第一篇章

          

         南华叠翠(朗诵者:李贺)

         我的梧桐(朗诵者:人邻)

         鲜春三月(朗诵者:戴新伟)

         杜鹃随我到天涯(朗诵者:丹娜)

         老头还乡(朗诵者:朱又可) 

 

 

         场间曲:《彩云追月》 

         第二篇章

 

         像文化那样忧伤(朗诵者:杨召江)

         你是谁(朗诵者:舒丹丹)

         向北之痛(朗诵者:张页川)

         无愁河的浪荡子选段四(朗诵者:牧言)

 

 

         场间曲:《走马》《雨打芭蕉》 

         第三篇章

 

         回忆(朗诵者:luca

         太阳下的风景(朗诵者:刘晓翠)

         风车和我的瞌睡(朗诵者:申霞艳)

         老婆别哭(朗诵者:马莉)

 

 

         场间曲:《平湖秋月》 

         第四篇章

 

         曾经有过那种时候(朗诵者:粥样)

         一个人在院中散步(朗诵者:杜绿绿)

         我思念那朵小花(朗诵者:许莹冰)

         永远的窗口(朗诵者:卢吉兰)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古琴逸事

 

日期:[2013年8月17日]  版次:[RB08]  版名:[乐评]  稿源:[南方都市报]

 http://epaper.oeeee.com/C/html/2013-08/17/content_1916928.htm

 

 独弦众议 之 邱大立专栏

 

    马常胜《空山行吟》

 

    ●公司:风潮唱片 ●时间:6月26日

    在台湾第24届金曲奖传统暨艺术音乐类颁奖典礼上,马常胜的《油菜花开的季节》获得最佳宗教音乐专辑奖,这个消息在内地音乐界很惊讶:一位远在中国内地的音乐人,他的作品是怎么被台湾音乐界肯定的呢?

    就在今年6月底,马常胜又在风潮唱片发表了新专辑《空山行吟》,这次的主题是“琴禅吟游”。琴与禅,可以进行怎样的对视,可以抵达何处的澄清?在古琴的擘划之间,一个沉静的修行者是怎样倾吐心底的禅意,流放空明的远行呢?在专辑的序里,马常胜解释道,“风正吹过故乡的旷野,江南已春意渐浓,渺渺歌谣,化入淡淡云山。”在这个纷乱重重的世界,心都不是自己的了,又该如何修行与操守?我想音乐人也曾有过这样的不安,但在与古琴的对话和佛禅的交会中,马常胜终于理清了自己的思绪,在愈加悠然的思索与创作里,让心谷的花兀自盛开、飘落。

    《空山行吟》的11首歌,是音乐人与祖先的一次交心而谈。同名作品《空山行吟》的创意取自苏轼的《定风波》,原词是苏轼写于贬谪黄州后的第三年(公元1082年)。在和友人郊游的路上,突遇暴雨,所有人都兴致全无,惟独苏轼意犹未尽,“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不可思议,我们此刻的沮丧与苦闷,我们的祖先是怎么在一千年前就察觉了呢?我们感叹,一颗开怀迎波定风雨的心究竟是怎样生成的呢?

    一次一次,在和古人的对坐对话中,马常胜越来越靠近了自己的创作之舷,《行到水穷处》创意取自王维的《终南别业》,《独钓寒江雪》创意取自柳宗元的《江雪》,《风烟俱静》创意取自南朝梁文史学家吴均的《与朱元思书》,《风定花犹落》创意取自王安石的《梦溪笔谈》。在古琴、箫、马头琴的谈笑之间,空山的行吟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幽。

    “风江渺化,青花簑幽,且似行竟,听怡遥云,而风心于静。”在沉静的聆听中,《空山行吟》的序,被我抽取拾获了这样的琴风与禅意。在从容与宽容的禅歌中,马常胜空茫的心情,仿佛再次行向江南的故乡,甚至青海的甘冽中。

    创作若是远行,歌唱即是回家。最终的宁静,也是最初的欢喜(作者是华语音乐传媒大奖评委)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古琴逸事
月中去马来西亚旅游,广州琴友告知吉隆坡有“大吕琴院”,遂打车前往探访。如图:









右为琴院创办人琴师严先生,中间为琴院老师黄德欣先生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喜欢,想要个,去香港时候去捐个回来。。
原文地址:志莲净苑铜炉作者:颐翠山房

 

  昨天去了香港的志莲净苑,,,买了个仿古的铜炉,,我的琴有个伴了。。。

  铜炉是仿宣德的,,,器形饱满匀称,,,大概7厘米的口径,,,用手敲一下,,,余韵悠长,,,重量也很实在,足有半斤以上,,,哈哈哈,,,香港的东西还是真材实料的。。。

  买它,,,并不是全为了琴,,,也有为了寺院的成份。。。毕竟卖了的钱也归寺庙的。。。

  志莲净苑是个比丘尼寺院,,,女性本来多难,,,难得有机会迈上出家解脱的道路,,,十分不易。。。

  作为一个比较好的比丘尼寺院,,,志莲净苑还是很守规矩的,,到了大雄宝殿,,,就不能再往后参观了,,,从规矩来看,,,还是不错的,,,出家人,,,首重的就是戒律呢。。。

  自古比丘尼修行精严的,,,能为大众知道的本来不多,,,能有个庄严道场给比丘尼学习修行,,,怎么能不出一份自己的力呢!我买了香炉外,,另外还捐了点钱,,,免得我占了太多便宜了,,哈哈哈,,惭愧!

  恩,,志莲净苑还有推广古琴,,,是姚公白先生推广的,,,我在寺外花园闲逛的时候,,,小卖店的店员跟我说,,,如果运气好,,还能见到他在花园散步呢。。。。

 

 

如果对比丘尼大德有兴趣的,,,可以搜索一下,,隆莲法师,,证严法师,,二位比丘尼大德!善哉!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在人生中,总会有一两个人,让人想起就会觉得挺温暖的。

    昨天,一个陌生称呼加了我微信,看地方是沈阳的,我猜的就是Uncleliang。因为手机卡坏了,好多号码都丢了,我只能别人来联系我的了。后来问了下是Uncle liang 么,对方第二天才回复:恭喜我答对了。

   Uncle liang 长什么样子已经有点模糊了,那可是好久以前的了,才见过几次的。那时候我才刚出来工作,在一家全球IT总分销公司的华南公司。我在网络部做初级的Inside sale ,负责电话联系些外地的零散和小客户的。Uncleliang 是Intel 网络产品经理,是呆在北京公司的。所以有时候会来华南和西南的几个大区的考察下业务的什么的,当时我属于部门的小角色吧,但是压力还是挺大的,因为也要完成额度的。对于一个刚出来工作的人呢,都不知道如何入手的呢。那时候Uncleliang 刚好出差过来广州,见我那样的,就多多鼓励了几句,当时在那家公司三四个月了,就只有他会说那几句话。让我觉得很温暖,我就发了了个邮件谢谢他支持和鼓励。他也回复了好多一段话,这样此后,就时不时互相email了,因为他本家也姓梁的,我就喜欢上叫他Uncleliang 了,他呢叫称呼我()儿。后来用笔名祖儿 --祖尔,也就是那开始的。

   有次工作碰到一次任务,压力很大,恐怕完成不了任务。问他咋办,他回复硬着头皮也要顶着上,那么碰得头破血流也要上。听完他这么一句,我也就硬着头皮去迎接工作上的挑战了。再后来,就不断去挑战任务了。然后一个机会我也转到别的部门了开始负责产产品了,就不归他那部门了,也就更加少接触了。再后来,听说他也开科技公司了,就北京沈阳两边公司处理的就更忙。再后来,我也脱离了IT分销行业了。现在回想起来,和Uncleliang也只是公司上见过两三次而已,连大伙一起吃饭都没有。

   那么多年了,就只是逢年过年节的,互相发个贺信的而已。前几年,有一天,看到一段很有感触的的文字,也就发给了2个朋友还有他,其余的没有回,就他回复:问我为什么发过来的文字后面怎么觉得有丝丝的伤感的。我说没事,但那时其实泪流满脸了,有些伤感,只能是自己独自承受的。但自此后,就时不时收到些他很逗的短信,看得我挺开怀的。这次微信加了,又收到他鼓励的话了,这世界真的很奇特的。

  人生中,就有那么一两个人让你觉得很温暖的。

  

2013 9 29日  初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书画

《清平乐》

吾归何处?

丹青水墨亦不悟,

纸上幻觉同住。

灵感踪迹谁知?

缎织密库倾诉。

寻找知音能解,

寻找知音能解,

寻找知音能解,

寻找知音能解,

天马行空无数。

~心净可生

 

猫咪🐈🐱闲趣圙


pic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张彦艺术简介作者:苏璇
张彦,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副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国画艺委会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多次在国内外举办个展。其作品屡获国内省内美展大奖,被中国美术馆、国家博物馆等多家艺术机构收藏。
张彦艺术评论:
孙克(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评论家):上世纪50年代李可染先生的写生,有生动的文化气象,确实非常振动,直到现在都对中国画的发展有很深的影响。这些年的中国画不断地经历了写生的过程。今天看了60多件张彦的作品,他写生的生动性,他达到的水准比一般人的写生高了很多,写生目前是很欠缺的一个方面。另外,精神气质很重要,虽然展出的是写生作品,但是张彦的作品很大气,不是简单的写生。20世纪50年代,强调师造化,特别强调艺术的改造,强调思想性,强调政治内涵、表现新社会,实际上是有了这种思想、政治上的复杂以后,把写生的东西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上。北京画院展览馆有金陵八大家的作品展,几位老先生在60年代画的写生非常之生动,用传统的方法来画,那时候政治上复杂。但这种东西在张彦的作品当中没有了,已经淡化了。就是景观,从山水中表现。时代不同,艺术家的思想也就不一样了。
邵大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评论家):看了张彦的山水写生展很高兴。写生是中国画非常重要的问题,从古到今都有传统的经验,从唐代以来1000多年的发展,山水画始终保持着旺盛的状态,不是偏废了,而是更重了。到了清代中期以后,师古人强调了很多,师造化不多,不再研究这个。
李可染曾在50年代初期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谈中国画的改造,有一点很重要的就是师造化。要到大自然中去写生,吸收营养,去推动中国画的发展。李可染这个举动影响了先进的画派——江苏画派,也影响了西安画派。
曾有篇文章说:李可染的画最好的是50年代,70年代、80年代的不好,因为不是写生。李可染看后说我50年代的画,更接近西方的写生,晚年是更有中国画的特色,他的意思是认为晚期的画是在基础上加以发展,思想又升华一步,不能只停留在写生基础上,中国画光写生不行,还要更宏伟更恢弘,所以他后来画的漓江,太行山、井冈山更概括,更提炼,更进步。李可染之所以成为一个大画家,他主要不是靠写生,但是写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写生不仅使李可染的画发展到一个高度,而且将整个中国山水画推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使20世纪中国山水画和18、19世纪的山水画不一样,更具有时代感,更贴近我们的时代精神,这是无可争辩的一个事实。
90年代之后,强调笔墨,强调恢复传统,这是非常重要的,补充了20世纪中国画的不足,补充了李可染先生那个阶段山水画的不足,恢复传统、强调笔墨很重要,但是又形成了新的模式,就是强调笔墨技巧,所以当前中国的山水画形成了弊端。千万不要以为写生就是对景描摹,对景写生是训练艺术家的眼、手、心结合的能力,写生是检验传统、掌握传统功力的一个很重要的方法。我认为师造化比师古人更重要,师古人是一个基础。在造化的基础上体会古人的技巧,山水画就会达到新的发展,所以我看到张彦的山水画展非常高兴,相信他有了这个基础,新的高度一定为期不远。我还注意到一点,他在中央美院上过材料班,在他的写生里,特别注重笔、墨、纸材料的掌握,对材料本身的美,我觉得发挥得很好。
罗世平(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评论家):张彦的展览让人们考虑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画在21世纪这样一个文化背景下,应该怎样往前走?中国的传统我们应该怎样对待?历来中国画家都讲师古人和师造化,对经过20世纪学院教育的画家来说,实际上不可能以古人那样的方式来画画,因为他们接受了西方的教育,西方的美术教育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现实,已经成为一个新的传统,我们不能把这个传统完全推翻,也不可能改变这个现象。我们现在的一个立足点就是在现有的基础上怎样更好地认清学院教育和我们自身,从我们中国画传统当中吸收,把最好的思维方式,把真正好的传统、精神再拿过来学习。因此在张彦的画中,是想做这样一个工作。他是在学院的教育基础之上走过来的,学院教育实际上是一个很完整的系统教育,但是要回到中国画的表现中去,这里面还有一个需要探索的过程,写生是其中寻找的一种方式。这样一种方式是在扩展自己的表现领域,扩展自己观照自然和观照社会的一个能力。比如说我发现他在2003年前后在欧洲待了一段时间,就是用国画的表现方法来画洋景。这样的画洋景和我们在中国画里面常常表现的茅屋、栅栏这样的农家趣味是不一样的,因此他怎样提炼看起来还是中国画的表现方法,实际上他面临的是新的方向,这个方向在我们写生过程中是没有的,是突破古人用现代的眼光看另外形态的东西。他通过这样的尝试在寻找一个更宽阔的中国画的表现领域,这个非常值得推荐,应该肯定。尽管他在表现的过程中还有一些没有说尽的话,我相信他会在今后创作的过程中有更好的表现。
从古到今,山水画家和花鸟画家都强调写生,强调走进自然,强调这个过程。这个过程不是搜寻样式,更重要的是养怎样的“气”。这对山水画家非常重要。我觉得张彦画的虽然是一些小画,但是从中能看到一种趋势,是在寻找更加广阔的从中国的山河到世界的山河。这种胸怀在当今的文化背景下,需要陶养。尽管表现语言、材料等等是我们的传统方式,但是画面里要说的东西不止于此,需要有更多的涵养来面对新的世界,面对新的时代。
梁江(中国艺术研究院美研所副所长、美术评论家):张彦的水墨山水写生画,把南方和北方的艺术长处融入到自己的艺术当中,充分对这种资源进行了利用。我的感觉张彦除了对艺术执着的追求以外,他的艺术取向、艺术理念,可以放到更具体的一个环境——画中的语境当中去,因为写生本身就是中国画源远流长的传统,又是广州近现代画坛的内核。我们一般说闽南派重写生,广东不仅中国画重写生,西画也很重视写生,比如王照林先生就很重视写生,可以慢慢观察颜色很细微的变化。这还不单纯是一种画法,是对艺术的认知,艺术理念问题。张彦对写生的执着、坚持,在广东的语境里面也是非常独特的。
张彦1995年出版过自己的一本写生画册,现在10年过去了,张彦一直坚持写生。这种取向,可以从几方面去看:
首先张彦作为广州美院中国画系的负责人,尤其是岭南画派,主持中国画系,他这样的艺术取向,这种艺术理念立足根本,是传承岭南画派的精神面貌,这点非常重要。岭南画派要想得到真正的发展,从学术的方面,广州美院承担的责任更重。所以张彦坚持对写生的追求,我觉得他在艺术观念上就有非常好的影响。第二,作为艺术价值的判断、艺术理念的认知方面,张彦这种写生有自己独特的一面。他的写生首先体现在对艺术创造的独特理解上,从现实感悟当中寻找精神的契合点。第三,张彦在写生当中,在现实感悟里去寻找自己的艺术个性,体现自己的创造。张彦最看中的就是返朴归真,这一点从艺术题材、水墨技法方面都可找到这种要素。比如说张彦对水墨语言的运用很有特点,他非常重视对泼墨的运用,用笔随意,有些画法我还觉得不是墨,而是颜料。他用了很多脑筋思考:如何在笔墨技法上、笔墨语言上体现自己的个性,体现自己的创造。这种返朴归真是感受个性,是一种形而上的真,不是流于自然的刻板的真实。
我特别强调张彦在画建筑物采用的很多方法,张彦对中国水墨的运用,表现在他的建筑方面,因为我们画中国的传统山水画有一些现成的技法。张彦画街道,这是西欧的做法,这是很费劲的事情,因为如果把街道画得像西画,用中国画的语言就无法表达。他现在做得相当不容易,把建筑这种非常规范,非常完整的对象,结构表达得非常准确,但又不能画得像建筑示意图一样,这个难度很大,张彦尽量用比较松动的、随意的笔墨画建筑,这个探索非常有意义。
总体而言,把张彦一二十年在写生领域非常严谨,非常独特,煞费苦心的追求放到中国画领域里面看,是非常有意义的一种探索。另外,21世纪的中国画还面临一个如何传承、如何光大的问题,所以张彦把山水作为“家山”来画,把它作为某种载体来体现某种完全不同的东西。所以张彦无论从精神上、从语言上,所选择的路线是非常对的,在传统、发展这样的路线上,做出了一二十年的追求,而且方向非常明确。
陈履生(中国美术馆研究员、美术评论家):多年来,我一直关注张彦的作品。关于写生问题,我认为在中国画的发展过程中,特别是元明清的发展当中,如果说中国画有变化,而不变的一点就是写生,作品对于生活反映的程度影响了艺术家到后来认定的艺术成就。
一方面,张彦不为岭南画派的风格所拘束,敢于跳出岭南画派的规范之外,这一点张彦不同于他们的国画系,这也和他从写生入手来体验运用他的笔墨有关系。通过写生可以带来笔墨的新的变化,通过写生可以带来笔墨新的成就,写生这条路一直是立足写生中去体验生活,去感悟生活。感悟是中国画另有的特点,如果没有生活中的感悟,你即使有很好的笔墨特点,也是解决不了生动性的。所以我认为张彦在众多的年轻画家当中能以他的特点展现出来,更重要的是他一直陪学生画,这个很好。希望张彦能够坚持下去,能够通过写生走出一条发展当代中国画的道路,新的年代如何走出新的道路,有一些做法是不同于李可染先生那时候的,这条路无止境。
郎绍君(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美术评论家):我看了画展以后觉得很有新鲜感。20世纪大的写生是出现在50年代,对于画风产生很大影响,有几种情况:有一批老画家完全限制在那种老程式里头,写生对于他的画风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但像李可染先生却走出来了。写生,究竟是画对象,还是画你对对象的感悟,我想真正好的写生不是描摹对象,而是画你对对象的独特感受,这里有个人才能问题。写生画出来了,是对象,也是你自己。张彦的画,我感觉他抓住了对风景的感觉,这一点是一种才能。不是像有一些画家死在写生状态里头,半辈子走不出写生状态。张彦的画非常有意思,特别是画城市、树和房子,我认为非常好。有一点傅抱石的影响,就是墨色,但是又不一样,他很生动,笔线有一种声色的感觉,既有现场感,还有笔墨感,他的才气非常突出,他掌握用小笔、半生纸,在非常中见整体,他的染接近于傅抱石,不多,但是感觉非常好,这一点比较突出。
他的画跟广州画家谁也不像,看他的老师、同辈,或者比他晚的都不像,有他自己的面貌。张彦的展览找回了自己,将师古人、师造化、师心这三点结合的很好。
王见(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我感觉画展中国外题材部分的特征,有前辈画家的某种影子。另外一点,写生的背后肯定有画家的审美观,这是很重要的。张彦的画是长期坚持中国画的审美观,画西洋建筑,画电线杆,这些东西处理的很舒服。这种很舒服就是按照中国画的审美观处理事物,不管眼前的事物是西方的,还是中国的,在他的画中把这种审美观处理成中国式的了。
分享到:

张彦作品
分享到:
本人收藏作品
分享到:

钱建恒编辑整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诗歌
孤独的行者
(好久不发诗歌了,现发一组请大家批评,其中一些是最新的诗歌。)
   魏克诗选(12首)

《万丈阳光》

空无一物的大地无遮无挡
空无一物的大地多么明亮
空无一物的大地啊
只有大河奔流    草木摇晃

这空无一物的大地多么适合一个人
发疯般地张开双臂向前行走    行走
甩掉了肉体
也甩掉了万世忧愁

这空无一物的大地
多么适合一个被抛弃的孩子
号哭着追逐他那狠心远去的父亲背影
多么适合一个人
跪在地上放声大哭

空无一物的大地多么宽广
空无一物的大地宁静安详
只有在这么宽广的大地上
万物才能安好
故乡也不会倒塌
无论你何时回到故园
村庄都不会改变
即使千年以后推开家门
母亲也还在灶台上为你准备饭食
父亲也还在田野上挥动着锄头
傻傻的兄弟啊
也还在波浪死亡的池塘边呼喊着鹅群

这空无一物的大地
多么适合我们展开肉体散尽体内烟尘
多么适合我们眺望    垂泪
适合就这样静静地坐在地上
永远不再起身

空无一物的大地啊
适合就这样坐看人世
就这样不再忧伤
就这样永世仰着头颅
看着天空中那万丈阳光
万丈阳光!

  2013-1-11.晚。


《千年大梦》

我拄着自己的骨骼在荒原上缓缓而行
缓缓而行
犹如拄着一场
不死的梦
我病弱千年的躯体如此干瘦
仿佛一种绝望
我倒地千年后的再次醒来如此寂寥
而滋润我的时光已经不再
而温暖我的亲人也远走千年

我在荒原上的行走如此缓慢
仿佛正拖着我的往日时光
我的骨骼上还残留着大梦之后的疲惫
我的头颅里还保留着石头般的记忆
我的手掌间还残留着俗世的温暖
我的眼睛还在寻找着往日印迹
而山峰已经崩塌
而河流早已改道

世界损毁如此严重
世界损毁如此严重

这千年之后的行走如此短暂
这千年之后的行走无人发现

啊   大梦醒来的黄昏
家园已经不在
往日已经不在
我留在大地上的脚印已经不在
看着荒凉大地我号哭如兽
看着荒凉大地
我痛苦得一块块崩裂

啊    千年以后我才终于明白
有一场梦无需醒来
一旦离开就不要再回来
千年以后我才明白
人生啊    只有一世    只有一世

此后万世皆空
此后万世皆空

        2013-1-11,晚。


《世界的尽头》

哦    世界的尽头是什么是什么
是悬崖啊是悬崖
所有消散已久的事物都将在那里最终汇集
所有现世汹涌的一切都会在那里风平浪静
又高又大的悬崖深不见底
又高又大的悬崖啊
仿佛现世在此突然弯折向下

哦    世界的尽头是什么是什么
是悬崖啊是悬崖
那里没有光明但我们能看到那里的一切
那里没有声音但我们还保留着尘世中声音的幻觉
所有的颜色都已褪掉
所有的形体都已溃散
那里什么都不存在了
只有仿佛忧伤的欢悦
只有仿佛欢悦的绝望
只有仿佛绝望的安宁
只有能洞见一切的漆黑

世界的尽头是什么是什么
是悬崖啊是悬崖
你到那里就看到啦看到啦
你到那里就知道啦知道啦
在世界的尽头你不会失落不会忧伤
心灵已经飘飞   
思维也已松散
你不会再回顾你的尘世
看着往日场景也不会流泪
因为你已在那里和尘世分离啦分离啦
因为你已是一片空白啦空白啦
因为你终于透明啦透明啦

那些痛彻心扉的记忆    
那些淤泥般的忧伤    青灰色的挣扎    
那些寒冷荒原上的爬行和深夜绝望的呼喊
那些手执亡故亲人不愿撒手的号哭
那些隔着照片泪水长流的互相眺望
那些心痛得令人躯体碎裂的时光
那些转身永诀时奔涌的泪水
所有这些就都不存在啦不存在啦
所有这些你都彻底遗忘啦遗忘啦

世界的尽头是什么是什么
是悬崖啊是悬崖
是大家都会去往的悬崖
是跌下去就永世也爬不上来的悬崖
是抵达那里就会欢悦并永逝的悬崖
是越坠越深永不到底的悬崖
是不能再返回人世并告知世人其中秘密的悬崖
是从不被世人知晓的悬崖

哦    世界的尽头是什么是什么
是悬崖啊是悬崖……

2011-12-3,凌晨0:30.。

《荒凉之河》

在无人经过的地方
一条河流如空中裂缝深不可测
水草在空中扭动着根须
浮萍如鸟群

在无人经过的地方
一条河流在独自荒芜中接近自己
河岸的荒草在向着河中央蔓延
肆虐的手臂
几乎快要将河撕裂了
但河流的内心
依然奔腾着大片蔚蓝

如此孤独    沉默    凄苦    
在经过它时
我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浑身也因有些发冷而收缩
犹如多年以前
我独自穿过一片寂静的荒地赶往村庄时
内心涌起的恐惧和敬畏
像是怕惊动四周潜伏着的大风 
和拥挤的万物

一条河流如此荒凉
如同一道抽打大地的鞭子……

2009.7.30下午于广州

《沙尘暴》

我难以想象
在我独坐的这个瞬间
大地上正有亿万片落叶滚滚而下砸向地面
犹如刮向泥土深处的沙尘暴

侧耳倾听
是的    我听到了沙沙声
那些我一直以为只是一种寂静的沙沙声
正在我的四周暴雨般响起

2009.7.30下午


《曲线随想》



如大雪后旷野上相互穿插隐忍的曲线
它们相互湮灭又生发

它们一起波动的样子
如枯草上的白色火焰逆风飞扬


这是我们肉体被砍伐掉后呈现的光滑
一根线吞没了更多细小的线


                   一根曲线是一根经脉
                   在我肉体里嗡嗡作响
我时常在其上顺势滑动
也曾沿着它光滑的轨迹逃逸


无论曲线最终以什么姿态迷惑我
我都需要依靠它
并随着它的震颤而成为它隐含的一部分


那天    我捡到了一小截曲线
如同捡到了一小截往日岁月


有些曲线在地上翻滚跳跃
有些在我手中挣扎
观察很久后我逐渐确信
有些曲线曾经是方形或菱形的
或者说    它隐忍或吞没了方形和菱形


一些曲线乱草一样被捆扎在田原
而更多的曲线因遭受了一场隐匿之火的灼烧
弯曲得更加厉害


鹰在巡猎
它将啄食它能捕猎到的曲线但又不为曲线所伤
能从隐约的弧形快速切入
是一项需要长久磨练的技艺
它还来自于本能中的长久蓄积


大雪的冬夜
曲线纷纷降落
但还有不少人依旧倔强地
在草屋里锤炼自己的直线


曲线来自翅膀    
来自地面因遥远才得以彰显的弧度和幻觉

十一

有时
一段曲线因被时间腐蚀而露出了棱角
那情景非常荒凉

十二

是什么让你因饥饿而吞食了过多曲线呢
你目光纷乱地坐在路边的样子
更加荒芜

十三

在撕开一条曲线的刹那
我尖叫起来

十四

他曾种出过一根粗壮的曲线
别的曲线都被他在风雨之夜掩埋了
他曾拿着一根曲线对我说
你也试着逃亡吧

十五

与其四处追捕或逃亡
还不如坐下来咀嚼一段曲线的滋味
对一根曲线绵绵不绝的徒劳追捕
来自我自身弯曲的河流

十六

是谁豢养了这些凶狠的曲线呢
我虽四处藏匿
最终隐居之所的门外
还是会传来曲线的吼叫

十七

曲线弯曲成铃铛
被我叮叮地提在手中


十八

每段曲线内心里都有一条奔涌的河
里面更加细小的曲线跃动如海豚

十九

当我曲身于床铺
众多的曲线会在我的身躯上凝聚    暗合    
我就是打在这世界上的一个结

二十

最坚固的结便是我的头颅
一条曲线徒劳地追逐着另一条曲线
它循环往复的样子
如圆形河流里的无尽奔腾

2011.9.9.傍晚

《喊魂》

在漆黑的村庄外
在空旷的田野间
喊魂者柔软的身躯在向着黑夜飘动
“回来吧
你回家来吧——”

漆黑的喊声耳轮一样在向着四方扩散
但空旷的田野上没有回声
空旷的田野上
喊魂者凄厉的喊声
冰块一样漂向四方

田野那么寂静
只有一些冰凉的落叶从空中飘下来
像是死人的目光
喊魂者手执红灯笼
瑟瑟地向村外走去
村庄外什么也看不见
村庄外什么也没有
漆黑的夜空仿佛一种陷阱
漆黑的田野上大水茫茫

喊魂者的头发草灰般飞扬
灵魂在肉体上扑腾着
纸片一样的身体空荡荡地飘游着
恍如隔世

“回来吧
回家来吧——”
喊魂者的身影渐渐模糊    消逝
灯笼也开始熄灭

除了魂一样飘向四方的喊声
田野上什么也没有

在漆黑的村庄深处
不知何时返回了草屋里的喊魂者
脸上挂着雨水般的阴影
沉默如一个死去已久的人
但是
他的喊魂声
还一次又一次地在原野上耳轮般地扩散着:

“回来吧——
你回家来吧——”


2009.9.26上午。

《荒凉的技艺》

我无法舍弃掉手里骨头般的技艺
这根我在光滑尘世中的拐杖
不因我的反复抚摸而拥有温度
事实上越到晚年
我越感觉这技艺的寒冷和冰凉

我在漫长岁月里变得昏沉迷失   
关于技艺    这尘世的醒铃
我已分不清那到底是我的癖好    恶习
生活习惯    还是一些扶手
我只知道我的生活越来越像工匠
我每天打磨的动作也更加机械
如同在向着自己一遍一遍的呼唤

在我肉体炽热的岁月
我曾挺立大地
躯体火焰般飞扬
当那火焰慢慢熄灭
我便陷入了自身的冷清
我在辗转反侧里终于摸到了床铺下那硌人的石子
我把它握在手里
犹如握着一根旗杆

在我怀抱技艺的岁月
我成功地躲避了很多陨石的袭击
成功地修补了身上的一些漏洞

有时我想
我是否是一个胆怯的人呢
我躲避于技艺
躲避于一种冰凉寂静的生活
并成了它的一部分
而火焰般的挣扎
也渐渐冷却如刀锋

有时
我操持着技艺和这个世界搏斗
直到技艺成了我双手的一部分
有时
我会暴徒一样死死地揪着这个世界
甚至在我离开尘世后很久也不撒手
空中布满抓痕
仿佛另一个世界透向我的裂缝

燃烧技艺取暖的日子是我真正的温暖岁月
那隐秘的火焰是鸟
曾一次又一次扑向远方
在反复张望它们的过程中
我终于学会了一点

向着天空展翅的技艺


2011-12-2.晚。


《石头头颅》

石头不会被淹没
无论它在水的何处

石头不会因恐惧和欲念而逃逸
它有足够的时间对抗衰老
石头就是石头
它不会因水而改变
它因此也不会被淹没

我敬畏于大地上的石头
它岿然于自己的所在犹如洞穴中的隐居
它躯体上的山峦    原野     和淹溺其中的事物
使它格外广阔

我的手指曾多次在石头上爬行
并试图走进它们
我在它边缘上的张望那么阴郁
如一个被拒之门外的无知者

面对石头
我不得不更加收敛
它的棱角    它致密的结构
它坐在泥土中凛然的秩序
它风暴般刮向我的冷静
使我难以在它面前
保持自己的形象

石头有耐心栖居于自己的位置
它冷静
甚至在它还没有开始思考自己和水的关系时
水已经不存在了
石头比它周围的很多事物都更能固守自己
它高高地蹲踞在自己的上面
不会被淹没

事实上
它就是四周荒芜事物
被砍掉的一颗头颅
2011.9.9.傍晚。

《风太大》

风太大
我伸出窗外的手
立即被轻烟般吹散
我探出门外的头
立即被轻烟般吹散

整个世界空空荡荡
只有无数衣衫在大风中扭曲变幻    
如沉沉暮色下的烟团

渐次远去的云层如空中浮桥
只有我寄居的小屋病床般温暖
旷野上高耸的柱石如砸进大地里的钉子
只有我栖居的草屋依旧风雨飘摇

风太大
把我的灵魂刮跑了
把世界的棱角也刮掉了
大地那么光滑
每一条弧线都被打磨得闪闪发光
我看见在这光滑的大地上
一切都流逝得比以前快了
一切都在变得寂静
仿佛滑向了另一个世界

我看见这光滑的大地
犹如一个巨大的漩涡

风太大
我缩回窗内的手
很长时间才慢慢聚拢
我缩回门内的头颅
却再也无法恢复原状


            2011.10.2.傍晚。

《我是冬季来临前的松鼠》


盛夏我会坐在汹涌的树冠上眺望   
收集阳光    天空碎片    和鸟群
冬天我会披着树皮弓身去往旷野
扒出被覆盖多年的记忆取暖

我在我的四周埋藏过很多东西
它们是林间的腐殖质    虚浮    松软
宛如记忆的坟场
容易让人昏沉下陷

如同松鼠时常会
忘记自己为过冬而埋藏的坚果
我也时常会遗忘我的埋藏物
直至它们慢慢发芽
长成一片树林

我一直都在为自己埋藏各种东西
包括钉钉子    躲避袭击
有时是挖掘沟渠以倒影的方式收集天空
我的埋藏物很多虽无用
却是构成一片树林不可或缺的部分

一座丛林的诞生
都是遗忘和抛弃的产物
要是我真的很善忘    甚至失忆了
我想我还能拥有一座自己的森林

2011-10-6晚。


《不一样的世界》

在我们的四周
飘动着一些线条
路边散落着一些椎体    圆柱体   或晶体
树木其实比我们看到的高    
它直通天际
阳光呢    
是蓝色的

有时你失踪片刻但时间并没有流逝
有时你走着可实际上中途已跌倒数次
有时你比你自己走得滞后
有时你觉得疲劳异常
那是因为你在驮着自己行走

这世界和我们看到的不一样
你对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很多事
往往都一无所知

你不知为何而活
是因为有时在尘世上奔忙的只是你的躯壳
你撑船远去
而真正的自己早已溺水
你伸向倒影的手
将一直在返回你自身的遥远路途中

我们四周的椎体或圆柱体很容易损毁
它们实际上是模糊而隐匿的
树木虽高达天际
但并不阻挡什么
这世界有足够的裂缝供我们藏身
亡者们腾出的空隙
也还保留着床铺的形状

2011-12-2.晚23: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