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船长
老船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266
  • 关注人气:5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银发学子

追梦一族

文化养老

分类: 杂谈

在和2013年告别之前的十几天,我也告别了老年大学“文研班”,和老同学们说“再见了”!我在老年大学“文研班”学习了6年,先后和一百五十多名老同学们同窗。离别之际,我最想说的话是感谢“文研班”,为我提供了老有所学的平台;感谢老同学们,为我树立了文化养老的榜样。

我们是银发的一族。6年来先后有20多名耄耋老人是我的同学,古稀老人就更多了,花甲年龄段的多是班干部,是为大家服务的,50几岁的也有但不多。这些老小孩在一起听作家们讲课,写自己的文章,评别人的作品,论文学的走向,演自编的剧目,出优秀作品集……小学班级里和大学课堂上发生的故事在我们班里都曾演绎过。

我们是不倦的一族。1948年大学毕业、已经80多岁的陈开元,在班里用三年时间创作革命回忆录《墓碑下面》(40万字),几易其稿,终于出版。遗憾的是前年他也悄悄地躲到墓碑下面了……;72岁的杜仑山,用了10多年时间,创作一部50万字、讴歌民族资本家的剧本,写了十年,改了十年,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19 04:36)
标签:

智能手机

音频视频

低头一族

时尚一把

分类: 杂谈

头几个月周末,和儿子闲聊时谈到博友如上海的“阿旺”、大连的“迎春”、天津的“铁哥”等玩微信的事,我流露出对这些时尚的老人羡慕之情,当时儿子就要给我买一部智能手机,被我拒绝,理由是现在用的普通手机,除了打电话,里边的许多功能大多不会用,再用智能手机那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吗?

谁知,一星期前儿子给我买了一款平面很大的智能手机,非让我试试不可。他利用三个午休时间教我使用,我笨手笨脚地开始点、敲、划、按、说,稀里糊涂地就能在手机上发信息,看新闻,拍照片、拍视频,建图库,加好友,发微信,语音聊天了。30多名“丰采不老客”一下子和我联系上了,我参与其中和他们交流。那天还和远在智利的博友“赏槐”通话,听到海蛎子味的大连话特亲切,每天都阅读她为大家准备的“新闻早餐”。有一位朋友上来就发信息说:“老头,玩微信,够时尚的。”我问:你是谁啊?他过了很长时间才告诉我,原来是我多年未见的同事。远在德国的闺女、外孙女知道我有微信了,一会儿文字一会儿照片一会儿语音和我交流,让我感到孩子们就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3 07:34)
标签:

煮花生

烧着了

分类: 有感而发

前几天从自由市场买了二斤鲜花生,回家洗净,放进一个不锈钢锅里,添上花椒、大料、桂皮、盐、酱和水,点上煤气,拧成小火,然后和夫人进屋玩起了电脑里的“果苏连连看”。大约一刻钟,锅里水开了,我到厨房把煤气调到最小,又添点水,让它慢慢煮着,继续“连连看”。过了一会儿,闻到一股香味,她和我说,“谁家煮花生了,味儿都跑到咱家来了”;又过了一会儿,闻到一股糊吧味,我和她还没有反应,仍然觉得这是邻居家的花生炒糊了;听到厨房里嘎嘣嘎嘣直响,我们两被呛得直咳嗽,才想起来是自己家厨房里的花生着了,是自己惹的祸。跑出房间,到厅里一看,满屋子都是烟,赶紧闭火,打开锅盖,花生都变成炭了,再开抽油烟机,敞开门窗……半小时后烟雾散尽了,我们的心还砰砰直跳。

这件事让我联想很多:如果此事发生在晚上;如果锅里的开水溢出把煤气火浇灭;如果没盖锅盖火喷出来,如果……也许就没有“如果”了。去年的这个时候,她二妹妹家的亲家老两口子(在大连)就是被家里的煤气熏死了。

昨天,央视搞了个重阳节专题节目,随机采访了许多年轻人,大多数不知道中国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牛角湾

牛角村

牛拴住

牛景兰

分类: 人物特写

景兰十四岁那年春天到牛角湾赶海。落潮时跑到湾里面的一块礁石上打海蛎子,越打越多,越多越打,忘记了时辰,涨潮后的海水把她围在一个孤岛上了,等她警觉了已经回不了岸边。说也凑巧,这一幕正好被路过海边的苏兴中看见。他甩掉外衣裤,跳进冰冷的海水里,游到礁石上,说了一句“你不要命了”,就拖她往回撤。他一手架起牛景兰,一手把装海货的筐顶在头顶,深一脚浅一脚把她弄到岸边。两个人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冻得上牙打下牙直哆嗦。苏兴中捡起外衣披在她身上,让她赶紧回家。牛景兰连一句谢谢也没说就回了家,捡了一条命。苏兴中也没把这当回事,转过年就当兵去了。

牛拴住知道闺女说的就是这件事,他说:“他救过你,你就跟他?我生了你,你怎么不听我的?”牛景兰说:“也不全为了这个,我是看他将来有出息。”景兰接着说,“人家复员回家才半年,愣是帮他爹戒了赌;用部队给的几百块钱,在黑龙江买了好几麻袋大黄豆,帮他爹做豆腐。豆腐卖给青年点,拿豆腐渣喂了两圈猪,今年春节至少还有两头猪能出圈。钱到手就翻盖房子,砖头水泥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12 08:53)
标签:

烟龄50年

戒烟在今朝

分类: 杂谈

从今年农历正月初一开始,我就下决心戒烟。至今两个多月,经受过好几次考验,没抽一支烟,对烟再没有魂牵梦萦的依恋和抓心挠肝的痛苦,而且,闻到烟味就有呛的感觉,很反感。于是,我断定,戒烟成功。

为什么发号外?因为我这一生没有多少成功的范例,而戒烟当属最辉煌的成功。头几天写纸条告诉北京博友“宁园”大姐,大姐立马回复,说老弟真够伟大的,还说,70多岁戒烟“也不算晚”。一个“够伟大”,一个“不算晚”,鼓励是勉强的,但大姐怕我“复辟”的良苦用心我心领神会。最实惠的奖励是老太婆,跟我吸了五十多年二手烟的她,花了4千元给我买了一件皮面羽绒服作为戒烟的奖励令我感动。

烟龄五十多年,抽烟的好处坏处我心知肚明。也曾下决心戒烟,戒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不能责怪烟友们的劝告和高级香烟的诱惑,要怪就怪自己缺决心、没毅力。今年春节后丰采园博友团拜会,临行前老太婆抓一把巧克力放我兜里,说谁劝你抽烟你就和他一起吃糖。会间休息时,好几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火石岭

摩托车

苏联兵

下馆子

牛肉汤

分类: 忆海拾贝

53年秋天,我考入旅顺四中。入学不久,学校通知:国庆节后初一的学生每人要交两张一寸照片。学校所在地土城子没有照相馆。我和同村的久治、长宝,在国庆放假那天到旅顺照相。从我们村到旅顺大概30多里,一大早三个人就上路了。十三、四岁的孩子,走着玩着说着笑着,走了20多里,到火石岭的时候才觉得累了、饿了,就在道边坐下来啃苞米饼子就咸鱼,顺便歇歇腿儿。这时,一辆摩托车从北坡开到岭上也停下来。开车的是个一道杠两颗星的苏军中尉,后座上的是个“骚鞑子”(士兵)。两个人下车后,每人用烟丝卷了一支烟,抽完了钻进庄稼地里撒尿,然后又跨上摩托,和我们打个招呼就一溜烟没影了。

火石岭南坡不太陡,但是沙石道弯弯曲曲不好走。等我们到了坡下往左拐,突然发现那两个苏联军人趴在道边的沟里,一丈多深的沟底下有辆摩托车,前边大灯玻璃也摔碎了,那个当兵的摔得挺重,躺在沟里直哼哼;中尉前额摔破了,脸上一道道血流子,怪吓人的。他示意让我们帮助他。我们先把他扶起来,搀着他一拐一拐上到路边,又下去把当兵的抬上来,他呲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同班同学

跳海自尽

兰州再生

耐心等待

去苏联了

分类: 人物特写

如果健在的话,今年她应该是77岁了。她,俊兰,我同村的小学同学。

我们两家住的不远。我经常去她家玩。她七八岁的时候妈妈得痨病(肺结核)死了,她姨续弦嫁给她爹。后来,姨又生了一个弟弟两个妹妹。前后两窝,六个孩子,日子过得紧吧。1947年,她11岁的时候才上小学,比我大三岁,和我一个班。她算术成绩不好,小数点、分数加、减法弄不明白,我经常帮她做算术作业。她也帮助我,比如冬天,轮到我值日生炉子,她总是比我先到校帮我弄好;开运动会,她参加的项目多,得奖多,她就把奖品(铅笔、笔记本)分给我一些;“除四害”时,她害怕老鼠,让我替她多抓几只,她替我多挖蝇蛹,我们一块儿向学校交差。念了四年书,她拿到初小毕业证就退学了。我问她为什么不念了?她说:“我得帮俺姨带孩子。”

1953年我小学毕业时,她已经是十七、八的大姑娘了。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她在土城子飞机场洗衣房上班,每天给苏联空军洗衣裳,一个月挣几块钱,还能得到几件旧衣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游泳

扎猛子

头破血流

捞弹壳

海陆空

分类: 忆海拾贝

说我是海水泡大的,一点不假;说我是野小子,也恰如其分。

从小,姐姐们背着我去赶海,把我扔在沙滩上玩沙子,她们到礁石上打海蛎子、挖蚬子、抓蟹子、捡海菜;大一点的时候,我跟着哥哥们到海边游泳,大概六、七岁我就会狗刨、踩水、扎猛子。念书以后,每到放暑假,我经常腰上系一根麻绳,别一把镰刀,到北海头割牲口草。热了就跳进海里游一会,凉快了再上去割一会儿,游一会割一会,割一会再游一会,到下晌三四点钟,玩够了,扛一捆青草回家,直到晚饭后才点上煤油灯做作业。母亲经常数落我:白天海滩打杂(玩耍),晚上点灯熬油发麻(装相)。可是,第二天看我又会几个小伙伴去海滩,母亲总是无奈地说,玩归玩,野归野,你千万别给我闯祸!

大祸没闯,小祸不断。记得十岁那年夏天,我和久阁、久治、久卿、久仕等哥兄弟到海边游泳,看谁先游到抛锚的舢板上。舢板距海边大概六七十米,久阁一声令下,几个人噼里啪啦就下海了,扑通扑通往海里游,游到舢板,别人都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风雪中降生

断奶又得病

兔子救了命

幸运与不幸

杂谈

分类: 忆海拾贝

从记事时起,我就不止一次听母亲讲关于小时候那些事。其中,“老兔子救了小兔子”的故事,我至今也没忘记。

1939年农历腊月底,我出生在辽东半岛南端靠近北海头的一个小山村。从小我就爱问母亲我是从哪儿来的?母亲有时说“海边捡的”,有时又说“大风雪刮来的”,说得最多的是“老兔子送来的”。生我的时候母亲43岁,我身前还有三个姐姐两个哥哥。我出生那天,北风呼啸,大雪封门,四面透风的三间草房子,水缸里的水都冻成冰。家里穷,为了省两尺红布,没请“老娘婆”(接生婆),我是母亲自己“包”(接生)的。母亲说:“我一看又是一个带把的,觉得屋子里也不冷了。”

月子里的头几天,母亲的奶水还能勉强供得上我。快到春节的时候,屋里冷,姐姐们拼命烧炕,冷热不均,母亲得了病,断奶了。冬天,鸡不下蛋,攒下的一小筐鸡蛋都吃光了也没催下奶。于是,姐姐们就打高粱面糊喂我,用手指头往我嘴里抿,我就用舌头推出来,坚决不吃,急得姐姐都哭了。又过几天,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07 19:43)
标签:

我们的报纸

德国的广告

公信力

正能量

杂谈

分类: 有感而发

自从有了网络,我就很少读报。家里订了一份《今晚报》,有时也翻一翻,浏览各版的标题,感兴趣的就看一篇两篇。12月3日的那天我心血来潮,对这一期报纸广告的版面做了一个统计,结果如下:本期共24版,除头版没有广告外,其余各版都有广告,其中6、7、18、22是通版广告;13、16、17、21版,广告各占三分之一;其余各版都是半版广告,加起来广告版面是13个,占当天报纸版面一半还多,这还不包括报缝里的广告。(节假日、黄金周,广告更多)至于广告内容,用语,真假,大家都司空见惯,心知肚明,在此不赘述了。

商家花巨额资金登广告,那是为了赚钱;读者用订报费的一半被动地买广告,的确有点冤枉;报社大肆登广告,商家、读者两头吃,就显得不厚道了。

于是,我想到德国。德国的广告也很多,但是,那里的广告送到家,不收费。

德国朋友告诉我,德国正规报纸也有广告,但有限制,加起来不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