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翱翔蓝天


个人资料
恩宠之星
恩宠之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064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评论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葬礼上的笑声作者: 远方的心月
为什么在撒切尔夫人的葬礼上,传出一阵阵笑声?为什么这里的气氛不是沉痛是轻松、不是哀伤是喜乐?有人说,这是英国人的幽默;有人说,这是来宾们的默契。其实,卡梅隆首相遵照逝者遗愿朗读的圣经约翰福音14章1-6节,回答了这个中国人难以理解的问题:



耶稣说: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你们信神,也当信我。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若是没有,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我在哪里,叫你们也在哪里。我往哪里去,你们知道;那条路,你们也知道。多马对他说:主啊,我们不知道你往哪里去,怎么知道那条路呢?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信仰,真正的信仰,超越党派,超越得失,超越成败,超越生死,超越时空,带着永恒的宁静和微笑,在耶稣基督里,迎接着每一个来者和逝者的灵魂,同时消除掉他们随身携带的世上的一切,让每个人真正成为一个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这事儿都过气了作者:韩寒

写博客写了六七年,偷懒成我这样,加起来居然也已经有了数百篇文章几十万字。后来各种社交网站带走了一半人,剩下的一半人这两年也被各个门户网站的微博带走了。我左边的链接里全是一两年没有再更新过的朋友,不止是人走茶凉了,茶都干了,只剩下杯具还放在那里,估计大部分连自己的登录名和密码都忘记了。我但我更喜欢这样,就像你一直在这里,忽然之间拥来一批人,和你干着一样的事,忽然他们又都走了,这里并不冷清,但周围不再纷杂。

 

很多朋友问我,为什么不开微博。其实我开过几天微博,后来觉得不适合,便把账号关了。并不是一百四十个字不够我写的,谁高兴写一千四百个字啊。这要是写文章,还得想半天,一百四十个字,就只用想些佳句就成。没佳句的日子里转发转发也行。在开了大概一个星期以后,我觉得我自身发生了变化,首先情不自禁的老要去看看有了多少的转发,新加了多少的粉丝,我说了一句话,有多少人在夸我,多少人在骂我,这个骂我的是带V的,他是哪路的,那个夸我的看头像是个美女,她是哪里的,哎哟,还挺好看的,来,我加她一个关注,她就肯定主动私信我了,一来二去,约个啥吧。啊,这发生了一个悲剧,看着挺惨的,又写不出什么文章,转发一个谴责两句,这符合大众对我的期望,我应该是嫉恶如仇的嘛。哟,漂亮姑娘发我私信了,我去多翻两页挖挖人家的生活照,别看走眼了。这里有个朋友让我转转他的新书出版了。啊,刚才那个悲剧原来是假新闻,妈的,看着和真的一样。诶哟,这么多人夸我,我回个谢谢吧。对了,这个人也夸我,这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啊,我是不是不在他下面留言,而是转发他那条再感谢一下,那就有更多人看见他是怎么夸我的了,反正这也不算不要脸啊,皆大欢喜。恩,这件悲剧看来是真的,新浪都确认了,我赶紧评论两句,再错了反正就是新浪的责任了。那边又出了个悲剧,我转一下吧,诶等等,我这么一转,那是不是转发都归人家了,我是不是该组织一下语句,然后开头写,刚才看见了一个新闻,XX市发生了……这样我自己数据上更漂亮一些?也显得自己没一天到晚在刷微博。操,这是什么心理啊。算了,该睡觉了。咦,起床了。赶紧去看看评论,再刷刷新闻。对了还要看看私信。新增加的关注我的人太多我是看不过来了。哟,这个女明星也关注我啊,我还挺喜欢人家的。来,私信勾搭一下。人家还专门写了个微博说我来着,我回一条调个小情。这个人是谁,好像哪里看见过,来,我看看他的资料,哦,他公司这么大啊。诶哟,这个小姑娘被烧伤了,真可怜,转发一下捐点钱。我是不是该写点人生的感悟啊,可我人生最近也没感悟什么啊,操,混了这么多年了,编点不会错的心灵鸡汤总是没问题的,虽然我总看不起那些精神导师。我该去外面办事了。没事我手机还能上微博。我朋友短信我说我关注的那个妞他以前认识,好,假装问问人家什么情况,啊那妞已经结婚了,操,怎么看丫微博还是一幅单身楚楚待泡的样子。那我关注下我朋友的微博吧,啊,什么,丫转发的第一条就是在高速公路上救狗的微博,还在哀求大家救救这些金毛吧,妈的当年冬天就是丫把自己家的草狗都吃了进补……

 

是的,写下这些我心里特别舒坦,我是一个虚荣的人,有时候甚至还虚伪,由于我得到的越来越多,所以也可以假装越来越不虚荣,因为有了一些真荣。但我的内心还是虚荣的。不出席所有颁奖不去各种上流场合其实是另外一种虚荣,并不是淡泊。博客写了好几年,现在我已经不再会被评论和期待所干扰了。开了几天的微博,我陷入了一种意淫的豪迈。当然,也许就我一个人这样。可能其他人都是信手拈来举重若轻虚怀若谷德艺双馨,心里也没有我那样的小九九八十一。我觉得这样的状态影响到了我,甚至也许还会影响到我写文章,我就关闭了它。不过如果你不是一个写作者,我觉得这真是一个调剂生活的好工具。在上面都可以有每一个更好的自己。

 

微博改变了咨询传播的形式和速度,让一切屏蔽变得更加的复杂和困难,事实上,是互联网改变了这一切,而有些产品让传播变得更加麻利。我有一个小马甲,每天看着有了什么样的资讯发生了什么样的新闻,其实和以前没区别,但是更省事。以前我是看报纸获得资讯,可能我要看二十份报纸,后来我是上论坛,我要上四五个论坛,现在有了微博,只要关注的人够多都对胃口,我只要注册一个账号。虽然有更多的丑恶曝光,但事情也过去的更快了,看报纸的时候,过一两个月我还能看见追踪报道,深度报道。那是我还初中,觉得丑恶如果被发现,都要被晒好几个月,后来十二年前上论坛时候,发现原来有这么多事我不知道,到现在上微博,知道的更多了,但只要事不够惨,上午的事儿下午就得靠搜索才能找着了。但是我发现,从看报纸到今天,我其实还是我,我并没有影响到我身边的朋友,他们依然有着自己的关注和兴趣。如果说我的文章影响到了读者的口味,其实还不如说是有着一样口味的读者找到了我。

 

我越来越觉得很多东西的结果,其实并不是不同人的改变,而只是同类人的聚集。在我的微博马甲里,你觉得这个政府糟透了,时日不多。在别人的微博马甲里,你觉得生活挺安逸的,一切都好。所以,你所关注的一切,就是你所看到的世界。而这个世界更新的越来越快,你都来不及下载。

 

上个礼拜两天忙着比赛,没有上网。到了周一,比赛结束,回去的车上,我打开微博。看到了我朋友在写一个多礼拜前发生的一件悲剧,他说他认真想了七八天,翻阅了一些资料,觉得也许是这样的。他分析的很有道理,我深表赞同,平时都有很多人转发他,结果那条才几十个人转发,评论的第一页有一条就是:怎么现在还有人说这这个啊,这事儿都过气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8月28日,飓风“艾琳”横扫美国东海岸 。美东部沿海已有10个州先后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并下令将数百万居民进行紧急疏散。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因自然灾害进行如此大规模的疏散行动。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美国人仍不忘幽默本性,在飓风来临前尽情搞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08-28 17:39)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花语作者:刚则欲无
 
 
   花语最早起源于古希腊,那个时候不止是花,叶子、果树都有一定的含义。在希腊神话里记载过爱神出生时创造了玫瑰的故事,玫瑰从那个时代起就成为了爱情的代名词。花语在19世纪初起源于法国,随即流行到英国美国,是由一些作家所创造出来,主要用来出版礼物书籍,特别是提供给当时上流社会女士们休闲时翻阅之用。
  真正花语盛行是在法国皇室时期,贵族们将民间对于花卉的资料整理遍档,里面就包括了花语的信息,这样的信息在宫廷后期的园林建筑中得到了完美的体现。
  大众对于花语的接受是在19世纪中,那个时候的社会风气还不是十分开放,在大庭广众下表达爱意是难为情的事情,所以恋人间赠送的花卉就成为了爱情的信使。
  随着时代的发展,花卉成为了社交的一种赠与品,更加完善的花语代表了赠送者的意图。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我在上海,活的很好作者:韩寒

前几天从机场回来,半夜无事,想去买几张碟片。梅雨季节,小雨刚过,空气甜腻,我打开了车窗和天窗,慢悠悠的开车。路上不堵,我上了A8高速。多少年来,我们都已经习惯把沪杭高速说成A8,沪青平高速说成A9,外环线说成A20了,曾经有一天,他们突然都必成了沪昆高速G60,沪渝高速G50和G1501。我开了两年都没能缓过来。

 

上了沪闵高架,没开几公里因为过了半夜12点要封路维修而被赶了下来。在地上磨蹭到了延安路高架,心血来潮,说去亚洲第一弯看看,濒临外滩,打开了手机的拍照功能,沿着原来的路线,结果一头扎到一个隧道里了。回想了以前的新闻才想起来,亚洲第一弯已经没了。不知为何,想起我以前的小学也没了,不禁怅然,但想起我有一个朋友,小学,中学,高中,幼儿园,老家,爷爷奶奶家,外公外婆家都不在了,不禁释然。我一个朋友说,看来上海人不配有乡愁。可能中国人都不配有乡愁,为活的更好离开故乡,仿佛只有离开故乡才能活的更好,没成功永远漂泊,成功了在别处扎根,有雅致的故乡都没了,没雅致的不愿回故乡。那些在大城市出生的人可能幸运些,因为故乡不在千里外,但你在这个城市里成长的痕迹都没了,经常有朋友坐在车上说,诶诶诶,我以前小学在这,我扭头一看,XX豪庭。对于这些人,我只能安慰他们说,我听说过一个故事,有个外国人在上海上班,人家问他,你什么国家来的,那哥们忧伤的说,我的国家曾经叫南斯拉夫。相比起那哥们,至少这里还叫上海,并没有因为很多人下海了而改成了下海,这是我们的幸运。

 

从隧道里上来,好在外滩还在。开过外滩三号,我今年才第一次去过,因为做一个采访。再往前一些,上海都已经有了华尔道夫酒店了。看来只要你富有,上海就能愉悦你。我穿过了淮海路,来到卢湾区。可是卢湾区已经没有了。我虽然是一个乡下人,但是对卢湾区还是有着深厚的感情,基本上进城来谈事一大半时候都会约在卢湾区,现如今,这里是黄浦区了,想起自己快开到了黄浦区的新天地,一时有些不习惯。但话说党的一大遗址都在卢湾区,既然连党都不在乎,咱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反正我们也习惯了,该改革的永远不改革,不该改革的一直在改革。开过黄浦区的淮海路,想取道华山路去徐家汇,结果开一半,自古华山一条路,如今还是在修路,绕道了以后直接去了古北。那里有一些开的晚的碟店。

 

古北在上海算高档的住宅区,很多老外生活在此,估计是因为古北离开机场很近,一旦时局不稳,他们能以最快的速度到机场。我在路边停下,突然有个喝醉的年轻人大喊,谁让你停在这里,开好车就能乱停啊,滚,滚。我看那家碟店已经关了,便自动滚开,往前开过了仙霞路,看见了三个喝了些酒的姑娘,她们互相搀扶,踉跄走着。我在前面几百米停下车来买碟,他们对着我的车大骂道,有钱人了不起啊,开好车了不起啊,你们没一个好东西。

 

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开的车,一台几十万的常见黑色轿车,在这个满眼名车的大都市里,真有那么好么。可能因为我以前都是关窗开车,所以不曾听见外面说话。我不知他们为什么哀愁,反正我若在这个城市里艰难生存,我未必不需要发泄。还没走几步,一台白色的敞篷林宝坚尼从边上开过,驾驶座上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我吓得忙转身看三姑娘,亏得其中一人在扶墙呕吐,还有两人在拍他后背,谁都没有看见。

 

到碟店前是一片绿化带,我看见一个小伙子背着两个大麻袋在捡矿泉水瓶,我走过时他正好转过身来,戴着太阳帽和口罩,帽檐压很低。明显他不想在白天出来,也不想让人看见。我想他们也许是那些无数给家里发短信说“我在上海,活的很好”中的一员。我移开视线,走进碟店,碟店里的伙计说,帅哥,《建党伟业》看过伐?

 

我说,我一直在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给李彦宏先生的一封信作者:韩寒
您好,李彦宏先生。

上周我和出版社的朋友沈浩波先生去山东的纸厂销毁已经印刷完毕的一百多万册《独唱团》第二期,三百多吨的纸和工业垃圾一起进了化浆炉。几百万的损失对您来说可能是个小数目,但是对一个出版公司来说几乎等于一年白干了,那还得是国内数得上数的大出版公司。这个行业就是这么可怜的,一个一百多人的企业一年的利润还不如在上海炒一套公寓,而且分分钟要背上“黑心书商”的骂名。但是沈浩波一直很高兴,因为他说和百度的谈判终于有眉目了,百度答应派人来商量百度文库的事情,李承鹏,慕容雪村,路金波,彭浩翔,都是文化行业里数一数二的畅销书作家,导演和出版商,大家都很激动,准备了好几个晚上各种资料。

 

于是昨天开始谈判了,您派来几个高傲的中层,始终不承认百度文库有任何的侵权行为。你们不认为那包含了几乎全中国所有最新最旧图书的279万份文档是侵权,而是网民自己上传给大家共享的。你这里只是一个平台。我觉得其实我们不用讨论平台不平台,侵权不侵权这个问题了,您其实什么都心知肚明。您在美国有那么长时间的生活经历,现在您的妻子和女儿也都在美国,您一定知道如果百度开了一个叫百度美国的搜索引擎,然后把全美国所有的作家的书和所有音乐人的音乐都放在百度美国上面免费共享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您不会这么做,您也不会和美国人去谈什么这只是一个平台,和我没关系,都是网民自己干的,互联网的精神是共享。因为您知道这事儿只有在现在的中国才能成立。而且您也知道谁能欺负,谁不能欺负,您看,您就没有做一个百度影剧院,让大家共享共享最新的电影电视剧。

 

您也许不太了解出版行业,我可以简单的给您介绍一下。1999年,十二年前,我的书卖18元一本,2011年,卖25元一本,很多读者还都嫌贵。您知道这十二年间,纸张,人工,物流都涨了多少倍,但出版商一直不敢提太多价,因为怕被骂,文化人脸皮都薄。一本25元的书,一般作者的版税是百分之8,可以赚2块钱,其中还要交三毛钱左右的税,也就是可以赚一块七。一本书如果卖两万本,已经算是畅销,一个作家两年能写一本,一本可以赚三万四,一年赚一万七,如果他光写书,他得不吃不喝写一百年才够在大城市的城郊买套像样的两居室。假设一本书卖10元,里面的构成是这样的,作家赚1元,印刷成本2元多,出版社赚1元多,书店赚5元。有点名气的作家出去签售做宣传,住的都是三星的酒店,来回能坐上飞机已经算不错了。出行标准一定还不如你们的低级别员工。最近几年我已经不出席任何宣传签售活动了,但是在2004年前,我至少做过几十场各个城市的宣传活动,而在那个时候,我已经是行业里的畅销书作家,我从没住到过一次300以上的酒店,有的时候和出版社陪同的几个人得在机场等好几个小时,因为打折的那班飞机得傍晚起飞,而多住半天酒店得加钱。这个行业就是这么窘迫的。这个行业里最顶尖的企业家,年收入就几百万。出版业和互联网业,本是两个级别相当的行业,你们是用几百亿身价和私人飞机豪华游艇来算企业家身价的,我们这个行业里的企业家们,我几乎没见过一个出行坐头等舱的。我们倒不是眼红你们有钱,我们只是觉得,你们都那么富有了,为何还要一分钱都不肯花从我们这个行业里强行获得免费的知识版权。音乐人还可以靠商演赚钱,而你让作家和出版行业如何生存。也许你说,传统出版会始终消亡,但那不代表出版行业就该如此的不体面。而且文艺作品和出版行业是不会消亡的,只是换了一个介质,一开始它们被画在墙上,后来刻在竹子上,现在有书,未来也许有别的科技,但版权是永远存在的。我写这些并不是代表这个行业向你们哭穷,但这的确中国唯一一个拥有很多的资源与生活息息相关却没有什么财富可言的行业。尤其在盗版和侵权的伤害之下。我们也不是要求你们把百度文库关了,我们只是希望百度文库可以主动对版权进行保护,等未来数字阅读成熟以后,说不定百度文库还能成为中国作家生活保障的来源,而不是现在这样,成为行业公敌众矢之的。因为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利益。我在2006年还和磨铁图书的沈浩波先生打过笔仗,为了现代诗互相骂的不可开交,而现在却是朋友和合作伙伴。百度文库完全可以成为造福作家的基地,而不是埋葬作家的墓地。

 

在我们这个行业里,我算是生活得好的。李彦宏先生,也许我们一样,虽不畏惧,但并不喜欢这些是非恩怨,我喜欢晒晒太阳玩泥巴,你喜欢晒晒太阳种种花。无论你怎么共享我的知识版权,至少咱俩还能一起晒晒太阳,毕竟我赛车还能养活自己和家庭,但对于大部分作家来说,他们理应靠着传统的出版和数字出版过着体面的生活。也许他们未必能够有自己的院子晒太阳。您的产品会把他们赶回阴暗的小屋里为了生活不停的写,而您头上的太阳也并不会因此大一些。中国那么多的写作者被迫为百度无偿的提供了无数的知识版权和流量,他们不光没有来找过百度麻烦或者要求百度分点红,甚至还要承受百度拥趸们的侮辱以及百度员工谈判时的蔑视。您现在是中国排名第一的企业家,作为企业家的表率,您必须对百度文库给出版行业带来的伤害有所表态。倘若百度文库始终不肯退一步,那我可以多走几步,也许在不远的某天,在您北京的办公室里往楼下望去,您可以看见我。

 

                                                        祝   您的女儿为她的父亲感到骄傲

 

                                                                           韩寒

                                                                      2011年  3月26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鱼和水的爱恋作者:娟子


文/泰戈尔

 

鱼对水说:你看不见我的眼泪,因为我在水里。
水对鱼说;我能感觉到你的眼泪,因为你在我心中。
我不是鱼,你也不是水。你能看见我寂寞的眼泪吗?

鱼对水说:我永远不会离开你,因为离开你,我无法生存。
水对鱼说:我知道,可是如果你的心不在呢?
我不是鱼,你也不是水。我不离开你是因为我爱你。
可是,你的心里有我吗?

鱼对水说:我很寂寞,因为我只能待在水中。
水对鱼说:我知道,因为我的心里装着你的寂寞。
我不是鱼,你也不是水。我寂寞是因为我思念你。
可是,远方的你能感受到吗?

鱼对水说:如果没有鱼,那水里还会剩下什么?
水对鱼说:如果没有你,那又怎么会有我?
我不是鱼,你也不是水。没有你的爱,我依然会好好的活。
可是,好好的活并不代表我可以把你忘记。

鱼对水说:一辈子不能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我最大的遗憾。
水对鱼说:一辈子不能打消你的这个念头,是我最大的失败。
我不是鱼,你也不是水。现在的我只想要一个一辈子的承诺。
可是,你负担得起吗?

鱼对水说:在你的一生中,我是第几条鱼?
水对鱼说:你不是在水中的第一条鱼,但却是在我心中的第一条。
我不是鱼,你也不是水。我们都不是彼此生命中的第一个,
可是,你知道吗?你却是我第一个想嫁的人。

鱼对水说: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水对鱼说:当我意识到你是鱼的那一刻,就知道你会游到我的心里。
我不是鱼,你也不是水。我以为我对你的爱不会长久,因为那是一见钟情。
可是,我错了,感情如酒,越封越浓越长久。

鱼对水说:为什么每次都是我问你答?
水对鱼说:因为我喜欢在问答中让你了解我的心。
我不是鱼,你也不是水。为什么你总是让我等待?
难道你不知道,等待=失去信心=放弃。

如果我是鱼,而你是水,那该多好!水永远都知道鱼的想法,因为鱼在水心里。
但是我不是鱼,你也不是水。你永远都不知道我的爱,
因为我也许根本就不在你的心里。

鱼说,我喜欢在天空里飞翔,其实鱼只是误把天空的湛蓝当作海水的清澈
鱼说,我不懂爱情,其实鱼的呼吸吞吐的都是恋爱的物语
鱼说,我没有眼泪,其实感觉凝固在水里,泪在心里
鱼说,我没有爱过你,其实每朵浪花翻腾的都是你的影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2011年4月15日,上海】2011 F1™大奖赛上海站——全球知名奢侈品集团LVMH旗下的瑞士顶级腕表品牌HUBLOT宇舶表今日在上海举办新闻发布会,庆祝2011 F1™大奖赛上海站拉开战幕,同时宣布中国赛车风云人物、著名作家韩寒加入宇舶表大家庭,成为宇舶表亲善大使。发布会上,宇舶表全球CEO 让-克劳德•比弗先生与韩寒共同将限量典藏一枚的宇舶表F1™韩寒版腕表拍卖善款捐献给李连杰先生创办的壹基金,用于救助感染HIV的儿童。
    作为F1™官方手表的HUBLOT宇舶表已经是连续第二年在上海举办发布会,庆祝这一富有独特魅力的顶级赛事揭幕。值此盛事,HUBLOT宇舶表荣幸的宣布中国赛车风云人物韩寒正式加入宇舶表大家庭,成为亲善大使。今后韩寒将代表宇舶表,关注并支持中国赛车运动的发展。

 
    韩寒不仅兼备车坛与文坛双重天赋,同时也是影响世界的意见领袖人物。他个性鲜明而富有激情,与宇舶表所代表的突破与创新精神不谋而合。2010年4月,韩寒与宇舶表因赛车结缘,此后双方特别精心设计了一枚充满个性色彩的F1限量腕表,表背镌刻由韩寒亲笔书写的自由宣言——“For  Freedom”(崇尚自由)以及中文签名。
    这枚腕表通过为期两周的网络竞拍,最终被一位来自四川的向先生以人民币16万元拍得,宇舶表承诺在本次“加关注,献爱心”的活动中,只要多一个人关注宇舶表慈善拍卖博客,就多捐100元给壹基金,最高金额为10万元。而截至活动结束,已有超过1500位的爱心人士关注了宇舶表的博客,为了感谢一起参与到这次慈善活动的广大网友,比弗先生在现场做了一个决定,在10万元的基础上,追加6万元,连同此次拍卖所得的16万元一同捐赠给壹基金,而受到比弗先生的鼓舞,韩寒也在现场提高了自己的捐赠数额,以个人名义捐出10万元给壹基金。最终在各方的努力下,此次活动共捐给壹基金42万元人民币。
    这笔善款意味着宇舶表“分享与关怀”的精神又一次得到了实践,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活动,不仅有宇舶表、韩寒和拍主向先生,更有广大网络的爱心人士的共同参与,凝聚了更多的爱心。于此同时,也使更多的人得到了帮助。
    
    宇舶表全球CEO兼董事会主席让-克劳德•比弗(Jean-Claude Biver)先生充满自豪的说:“HUBLOT宇舶表崇尚‘分享’的理念,我们在全球范围内积极的支持与儿童相关的慈善活动,希望把我们的关怀与爱心分享给更多的人们。这次能够与韩寒先生合作,邀请这位幽默、睿智又富有爱心的年轻人加入宇舶表大家庭,为我们从事的公益事业增添一份力量,我们深感荣幸!”
    韩寒在发布会上表示:“宇舶表一直是我的老朋友,它所赞助的F1™和世界杯都是我最喜欢的体育项目。当然,最关键的是宇舶表非常的独特,我尤其喜欢它创新的材质,和代表的未来趋势。我也非常敬佩宇舶表一直以来致力于对慈善事业的支持。我很荣幸能够同这样一个优秀的品牌合作并成为宇舶表亲善大使!期待不久的将来我们可以携手在公益事业上做的更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04-12 10:48)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水的联想作者:远方的心月

难得上个周六不外出,清晨与妻子一起散步。这些天北加州雨水罕见的多,原来常年干枯的小渠如今流水潺潺,行人路也不时被流水截断。眼前飞过一对鸳鸯,一边飞一边呱呱叫着,听的出来它们是高兴,甚至是狂喜:天啊,哪儿来的这么多水啊!

 

我们住的小镇在一个山谷里。雨水从山上流下来,冲出一支支小溪,穿过小镇,归入连着太平洋的一条河。今年雨水大,小溪不够用,山水就漫了路,也淹了一些低洼的地方。

 



雨后天未晴,我边走边想,上帝创造的大自然多么奇妙啊。就说这水吧,它自身就包含着一条精神法规:天上降下来的水必须从高处流到低处,好滋润全地。多余的水,必须归入大海。这是一道天法,不可抗拒。

 

你看,为了执行这道天法,柔弱无比的水被赋予了神圣的权利,它可以遇山开山,遇土破土,一路上冲出瀑布、小溪、大河。如果需要,它可以在沙漠中开江河,在旷野中开道路。如遭阻挡,比如城市建设破坏了天然水道,却没有建好人工排水系统,等等,水就遵天法、行天命,四处泛滥成灾,甚至咆哮席卷一切,可谓天赋水权也!

 

所以大禹治水是按水性释放水,而不是逆着水性围堵水。孟子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全看这舟是否尊重水性,顺从天法。《国语》也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这实在是中国古人的智慧,观水性以识天法啊!

 

老子也说过,最柔的是水(莫之柔),最强的是水(莫之坚),最善的也是水(上善若水)。

 

想到此处,我仿佛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圣经》里说“公平如大水滾滾,公义如江河滔滔”。(摩5:24)原来这是说公平公义就像水一样不可抗、不可阻、不可堵啊!原来,平,是水百折不挠的目标,也是水百战百胜的结局。原来《圣经》是在用水性比喻神性的威严,昭示人性的尊严,又用洪水与江河警诫人类何以为祸、何以为福啊!

 

上帝啊,你的话里深藏着真理和祝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给李彦宏先生的一封信作者:韩寒

您好,李彦宏先生。

上周我和出版社的朋友沈浩波先生去山东的纸厂销毁已经印刷完毕的一百多万册《独唱团》第二期,三百多吨的纸和工业垃圾一起进了化浆炉。几百万的损失对您来说可能是个小数目,但是对一个出版公司来说几乎等于一年白干了,那还得是国内数得上数的大出版公司。这个行业就是这么可怜的,一个一百多人的企业一年的利润还不如在上海炒一套公寓,而且分分钟要背上“黑心书商”的骂名。但是沈浩波一直很高兴,因为他说和百度的谈判终于有眉目了,百度答应派人来商量百度文库的事情,李承鹏,慕容雪村,路金波,彭浩翔,都是文化行业里数一数二的畅销书作家,导演和出版商,大家都很激动,准备了好几个晚上各种资料。

 

于是昨天开始谈判了,您派来几个高傲的中层,始终不承认百度文库有任何的侵权行为。你们不认为那包含了几乎全中国所有最新最旧图书的279万份文档是侵权,而是网民自己上传给大家共享的。你这里只是一个平台。我觉得其实我们不用讨论平台不平台,侵权不侵权这个问题了,您其实什么都心知肚明。您在美国有那么长时间的生活经历,现在您的妻子和女儿也都在美国,您一定知道如果百度开了一个叫百度美国的搜索引擎,然后把全美国所有的作家的书和所有音乐人的音乐都放在百度美国上面免费共享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您不会这么做,您也不会和美国人去谈什么这只是一个平台,和我没关系,都是网民自己干的,互联网的精神是共享。因为您知道这事儿只有在现在的中国才能成立。而且您也知道谁能欺负,谁不能欺负,您看,您就没有做一个百度影剧院,让大家共享共享最新的电影电视剧。

 

您也许不太了解出版行业,我可以简单的给您介绍一下。1999年,十二年前,我的书卖18元一本,2011年,卖25元一本,很多读者还都嫌贵。您知道这十二年间,纸张,人工,物流都涨了多少倍,但出版商一直不敢提太多价,因为怕被骂,文化人脸皮都薄。一本25元的书,一般作者的版税是百分之8,可以赚2块钱,其中还要交三毛钱左右的税,也就是可以赚一块七。一本书如果卖两万本,已经算是畅销,一个作家两年能写一本,一本可以赚三万四,一年赚一万七,如果他光写书,他得不吃不喝写一百年才够在大城市的城郊买套像样的两居室。假设一本书卖10元,里面的构成是这样的,作家赚1元,印刷成本2元多,出版社赚1元多,书店赚5元。有点名气的作家出去签售做宣传,住的都是三星的酒店,来回能坐上飞机已经算不错了。出行标准一定还不如你们的低级别员工。最近几年我已经不出席任何宣传签售活动了,但是在2004年前,我至少做过几十场各个城市的宣传活动,而在那个时候,我已经是行业里的畅销书作家,我从没住到过一次300以上的酒店,有的时候和出版社陪同的几个人得在机场等好几个小时,因为打折的那班飞机得傍晚起飞,而多住半天酒店得加钱。这个行业就是这么窘迫的。这个行业里最顶尖的企业家,年收入就几百万。出版业和互联网业,本是两个级别相当的行业,你们是用几百亿身价和私人飞机豪华游艇来算企业家身价的,我们这个行业里的企业家们,我几乎没见过一个出行坐头等舱的。我们倒不是眼红你们有钱,我们只是觉得,你们都那么富有了,为何还要一分钱都不肯花从我们这个行业里强行获得免费的知识版权。音乐人还可以靠商演赚钱,而你让作家和出版行业如何生存。也许你说,传统出版会始终消亡,但那不代表出版行业就该如此的不体面。而且文艺作品和出版行业是不会消亡的,只是换了一个介质,一开始它们被画在墙上,后来刻在竹子上,现在有书,未来也许有别的科技,但版权是永远存在的。我写这些并不是代表这个行业向你们哭穷,但这的确中国唯一一个拥有很多的资源与生活息息相关却没有什么财富可言的行业。尤其在盗版和侵权的伤害之下。我们也不是要求你们把百度文库关了,我们只是希望百度文库可以主动对版权进行保护,等未来数字阅读成熟以后,说不定百度文库还能成为中国作家生活保障的来源,而不是现在这样,成为行业公敌众矢之的。因为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利益。我在2006年还和磨铁图书的沈浩波先生打过笔仗,为了现代诗互相骂的不可开交,而现在却是朋友和合作伙伴。百度文库完全可以成为造福作家的基地,而不是埋葬作家的墓地。

 

在我们这个行业里,我算是生活得好的。李彦宏先生,也许我们一样,虽不畏惧,但并不喜欢这些是非恩怨,我喜欢晒晒太阳玩泥巴,你喜欢晒晒太阳种种花。无论你怎么共享我的知识版权,至少咱俩还能一起晒晒太阳,毕竟我赛车还能养活自己和家庭,但对于大部分作家来说,他们理应靠着传统的出版和数字出版过着体面的生活。也许他们未必能够有自己的院子晒太阳。您的产品会把他们赶回阴暗的小屋里为了生活不停的写,而您头上的太阳也并不会因此大一些。中国那么多的写作者被迫为百度无偿的提供了无数的知识版权和流量,他们不光没有来找过百度麻烦或者要求百度分点红,甚至还要承受百度拥趸们的侮辱以及百度员工谈判时的蔑视。您现在是中国排名第一的企业家,作为企业家的表率,您必须对百度文库给出版行业带来的伤害有所表态。倘若百度文库始终不肯退一步,那我可以多走几步,也许在不远的某天,在您北京的办公室里往楼下望去,您可以看见我。

 

                                                        祝   您的女儿为她的父亲感到骄傲

 

                                                                           韩寒

                                                                      2011年  3月26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