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千江月
千江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522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收藏

分类: 美文珍藏
  (一)

  今天我讲一点关于诗的问题。最近偶然看《红楼梦》,有一段话,现在拿来做我讲这问题的开始。林黛玉讲到陆放翁的两句诗:

  重帘不卷留香久
  古砚微凹聚墨多

  有个丫鬟很喜欢这一联,去问林黛玉。黛玉说:“这种诗千万不能学,学作这样的诗,你就不会作诗了。”下面她告诉那丫鬟学诗的方法。她说:“你应当读王摩诘、杜甫、李白跟陶渊明的诗。每一家读几十首,或是一两百首。得了了解以后,就会懂得作诗了。”这一段话讲得很有意思。

  放翁这两句诗,对得很工整。其实则只是字面上的堆砌,而背后没有人。若说它完全没有人地不尽然,到底该有个人在里面。这个人,在书房里烧了一炉香,帘子不挂起来,香就不出去了。他在那里写字,或作诗。有很好的砚台,磨了墨,还没用。

  则是此诗背后原是有一人,但这人却教什么人来当都可,因此人并不见有特殊的意境,与特殊的情趣。无意境,无情趣,也只是一俗人。尽有人买一件古玩,烧一炉香,自己以为很高雅,其实还是俗。因为在这环境中,换进别一个人来,不见有什么不同,这就算做俗。高雅的人则不然,应有他一番特殊的情趣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it

分类: 话说IT

已经是2018年的最后两星期,但是在参加的会议上还是听到两个不和谐音。当然,可能在很多人听来还是很和谐的,而且非常高大上,非常的体系化。一个叫流程梳理,一个叫数据治理。

 

这两点本身也没什么不好,对企业而言在这两方面也有很大的改进空间,问题出在哪里呢?演讲人仿佛被定格在过去的二十年里。没有认识到企业目前面临的大变革不是靠流程梳理、流程改进、数据治理可以渡过的。

 

这就好比当汽车代替马车的时候,有人对马车作坊的老板讲,你优化造马车的流程就可以造成出汽车了。当然我们一眼就能看出这是无稽之谈。但是如果对汽车企业讲你要优化流程、要做数据治理,然后就可以造出无人驾驶汽车了。这个说法好像就不那么容易被看出问题。

 

那让我们听听阿里关于造汽车的说法:所谓的互联网汽车,理应就是跑在互联网上的车,也就是时刻在线的车。这意味着车子本身就是一个智能终端,车子和云端、大数据,也一定是紧密结合的,并且还有城市大脑进行调度。大家可以想像,这样的无人驾驶我们传统车企靠流程优化可以达成吗?

 

整个工业化时代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产物:现代企业管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01 14:12)
分类: 踏遍青山

阳明冬日初照,

残香犹恋枝梢。

墙里红叶墙外飘,

有情无情自恼。

伯安曾言格物,

今人多有物扰。

万事皆梦转头消,

有心无意逍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20 14:30)
标签:

杂谈

分类: 踏遍青山

独坐“对白”茶室

陇中有“对白”,

独为桂子开。

静观云起落,

遥知山雨来。

茶清隐真意,

怡悦与蝶猜。

影逐秋风舞,

月满自徘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11 19:44)
标签:

杂谈

一夜秋雨半夜凉,

晨起庭前落花黄。

不解古人寂寥意,

只道秋凉有瓜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it

分类: 话说IT

早上上班路上听“得到”里曾鸣老师的《智能商业20讲》,在听到“从在线化、互动化、再到最终形成一个网络结构,之后这个轮子便可以转起来了”的时候,突然灵光闪现,这一过程中有两个主体:客户和自身提供的产品(服务)。在线、互动、网络结构、飞轮都是针对这两样主体的作用关系。反过来,不是针对这两个主体,这些词汇就变成了空概念。

 

主体中的客户在线我们比较好理解,通过手机把各种接触“产品”的行为记录下来,但在产品这段则有些混沌。传统的硬件产品在线化是个很复杂的过程,一定程度阻碍了我们的思考。其实我们换个角度,除了硬件产品本身的智能化可能带来的在线化,产品的服务在线化还是可以期待的。这就好比我们的眼光可以从无人驾驶汽车本身放开到车辆提供的可能的出行服务。

 

上述逻辑都产生在一个企业的商业层面。问题在于现在的传统企业提到数字化转型,因为不仅仅涉及商业,大家受工业4.0、数据双胞胎等等概念的影响,总觉得企业从里到外要做个全面转型。例如我们企业的口号就是“数字化业务和业务数字化”。数字化业务指的就是商业层面,产品和服务的在线化,形成互动网路。而业务数字化就有些不得要领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25 11:51)
分类: 桃花潭水

(立夏日和分别二十年的队友娟、芳小聚)

 

槐序初至昼初昶,霏雨堪情长。固有廿载离恨,犹记丽人妆。

忆当年,惜流芳,奈何伤。一朝相聚,知君心事,如我衷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瑜伽与禅

听着Magic of Life乐队的《樱川》......

 

君に何ができたか…そんな事ばかり考えてる
小さな手をしっかりと握りながら
桜の蕾はもう花となり散り始めたよ
空から见る世界は 何色に见えますか?

君が见せたかったのは…この色だったんだね
桜の舞い散る季节に…

 

(能为你做些什么…, 我只一味想着这件事
紧紧握着那只小手时
绽放的樱蕾已经开始凋零
从天空看到的这个世界, 看起来是什么颜色?

你想让我看的…就是这个颜色吧
在樱花纷飞飘零的季节里…)

 

        细腻而白描化的文字表达,主唱温柔而富有情感暴发力的声线,尽管歌词不是都能听懂,还是一句句触动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最近这大半年时间,有感于日本这个民族在方方面面之极尽用心。无论是电影、绘画、饮食、歌曲、茶道、庭院还是日常生活种种。极致美感的形色之上,散发出来的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瑜伽与禅

        简单的说, 去年经历了如下过程。这个过程导致自身和那个一向对其带有复杂情感的岛国紧密联系了一回。

 

        起因是在参加学生聚会时,机缘巧合找到了旅居东瀛的恩师和队友。于是很自然地筹划了一次日本访亲之旅。想着学几句日语总是必要的,何况自己也不是零基础。大学里靠着二外选修挣过八个学分。可惜,随后发现大学一年的日语课全部归零,五十音图只记得“阿依乌矮噢”。

 

        那就靠日剧集训一下吧。从《如父如子》开始认识了是枝裕和、熟悉了福山雅治。了解到福山雅治演了东野圭吾的汤川学,于是又去探究了一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瑜伽与禅

        掬水月在手, 弄花香满衣

 

        不知从何时起,一直都把这两句念做“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在京都天龙寺看到爱之泉旁石碑上刻着天龙寺馆长関牧翁所书“掬水月在手, 弄花香满衣, 观音大士境, 鸟啼喧嚣稀”(后查,这两句名句应是出自唐代于史良的《春山夜月》,而刻在石碑上的四句话应该来自天龙寺的开山之祖,亦是日本造园大师梦窗国师)。当时因心里还是“掬水月,弄花香”,忍不住想,日本僧人果然活泼,可是这前两句和后两句貌似有些不搭啊!



 

        直到昨晚又翻看《千峰映月》。也是近日想的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