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元中
王元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780
  • 关注人气:2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兴趣的考证

——序薛林荣《鲁迅的饭局》

王元忠

 

       林荣要出他的新著《鲁迅的饭局》,他老早就给我说:这本书你要给我写个序。我推辞说:我不敢写。你的文笔太生动了,我的呆板僵硬文字,配不上。我以为他就随便的一说,谁承想这在他却是一件认真的事情。后来的一次聊天,他提出了三个我必须写的具体的理由:一、你是我的老师,老师推介学生,责无旁贷;二、我的这本书是带有一定的学术性的,你在高校,专搞研究,这是你能做的事;三、最重要的就是你本身就是搞鲁迅研究的,硕士和博士论文和鲁迅相关,出过鲁迅研究的专著,有鲁迅研究的国家项目,因此你是应该而且必须写的。话说在年前,话音未落,其间还有二女儿临世的前后奔忙,但大年正月初九,林荣就来到我家,给我拜过年之后就把一沓打印好的纸质的《鲁迅的饭局》搁在我的茶几上,没说几句话,走了,那意思却分明之极:师父,年给你拜了,书稿给你拿来了,你看着办吧。嘿嘿。

       我自然没有办法,“人之患在于好为人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2 10:28)
标签:

夏天

短暂

分类: 我的散文

太阳四面炙烤的一滴露水

 

雨眠

 

       这是夏天太过普通的一幕景象:太阳刚刚出来,顺着它斜斜瞥过去的眼神,可以看见无量数的露水在无量数的草尖闪闪发光。前一夜的梦已醒,又一个日子的忙碌还没有到来,在黑色的梦幻和清明的现实之间,一滴露水——天地之间一滴小小的水,那一刻有着一种难言的美:真实、具体、清澈、凉爽,宛若生活的一个小小的愿望,给凝视它的人一份早晨的好心情。

       然而变化却总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发生,仿佛就是一眨眼的事,太阳升起来了,当我们感到皮肤稍稍有些发热之时,回过头,露水不见了,那一滴盈盈真实的清澈或者具体的凉爽不见了,一片草叶苦巴巴的脸,显露出夏天真正的表情。

       幸福的故事多半都是这样的!花开易落,青春难再,美好似乎总是瞬间的事情,就像一次长途旅行,中间站上来一位让人砰然心动的异性,一切本来都是很具体的,她的身躯,她的嘴角的笑,她用手往耳后别头发的举动,甚至,甚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5-10 15:05)

刀一样的弯月

——人邻诗论

王元忠

 

       一种挥之不去的印象:总觉得人邻就在自己大脑的右上方,人越多,周围越是喧嚣,他的眼睛便越是明亮。一种明亮的眼神从酒气和烟雾中穿过,定定地望着你,专注但却带有些许的隐忍。——你不能不羞愧,似乎是瞬间的事情,你便在自己的夸夸其谈之中安静了下来。

       为什么会这样?我想了很久。我的印象来自于我和人邻相逢的经历:不多的三四次,似乎都有酒。我自己模糊的记忆,只记得人邻喝酒很斯文,斯文到你没有发现酒怎么被他喝下。但似乎很能喝,不划拳,不敬酒,只是安静地喝,直到你喝多了,记不得他后来喝得怎么样了。我的模糊——特别是关于他不划拳这一细节,散文作家习习在《我所知的人邻:刀一样的弯月》短文之中给予过清晰的纠正。她说:“他爱酒,尤爱储藏了多年的老酒,喝酒时一小口一小口,极怜惜的样子。喝着喝着,脸色越加白起来,慢慢地,眼睛里就起了雾。他划拳时,迅疾出手,然后突然把手捏成拳头使劲勾着手腕收回来,收回的拳头有着鹰隼的样子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有草木之心

——王元中诗集《渭河南岸》阅读札记

@张洁

 

      在《渭河南岸》这部诗集的封底,我读到了这样一段简介:

    “该诗集为诗人的第一本诗歌专辑,主要写自己的家乡,是诗人对于某种已然流失的时光和生命体验的诗性回忆,也是诗人借助于历史的回眸所显现的对于现实的意义审视。素朴的自然,具体的现场,粘滞的民间,疼痛的感知,诗人围绕渭河南岸所书写的种种草木与心灵的图景,更像是一种诗意的澄明或重构。穿过干净的文字和适宜的修辞所制造出的诸多生动的景观,经由物象的丰饶而展现出赤子于时间匆匆变迁之中心灵复杂的温润和内  蕴,可以从中发现种种内心的感动和艺术的启示。”

       读完《渭河南岸》之后,回头再读这段文字,我不能不佩服它用语的凝练、精确、中肯。如果你也阅读过这部诗集,相信你一定同意我。

        但我今天选择不去全面地描述我的阅读体验,或对诗人的修辞作学术性的透视与解剖,而仅仅撷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研究生

寄语

分类: 我的散文

15届研究生的毕业寄语

王元中

 

       总会是这样:来了,相逢了,知道了,然后再彼此告别,各自回到各自的生活。不必许诺,亦不必太过相信许诺,太多的日子,太阳晒着往事,身内身外的各种事情掩盖着,我们必然会彼此忘记。

       但已经有了这样的相逢、知道,有了这样的浅浅的两年之缘,许多细节砌筑而成的记忆,因此也便必然会使我们重新想起,重新清晰,不是在你们的某个清晨,就是在我的某个黄昏。

       时间是六月,小城之外的山坡上,麦子熟了,杏子正在发黄,窠巢中,一窝一窝的雀鸟不断长大,留恋着草木的温暖,但它们同时又心怀了飞翔的渴望。

      仿佛必须要留守家园的父母,我理解这种必然的失去。但山河广大,江湖浪高,望着你们逐渐远去的单薄的身影,担心牵挂之外,我亦愿意你们:首先要坚强。生活不会尽如人意,而你们也永远不会只是你一个人的自己,所以,将来无论遭遇什么,我都希望你们能够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辛轩《麦积山的传说》再版序

王元中

 

      老友辛轩的《麦积山的传说》要再版了,嘱我作序,却之不恭,踌躇片刻之后,我也便欣然应允。

促使我应允的理由有二:

      其一,《麦积山的传说》出版之时读者反应已然不错,这次再版,依辛轩自己的话,“又参阅了一些新的文章,补充了新的内容”,所以,按照常理推测,旧有工作的完善,应该在原来的基础上给人新的期待。事实上,拿到新版书的打印稿之后,和原作比较,我也真的发现,无论在文章的选择、板式的设计还是在语言的表达上,再版书都有了一些新的变化,质量有了明显的提高。

      其二,虽然辛轩并没有清醒的自觉,但从旁观者立场看,我始终认为他通过《麦积山的传说》所做的工作,对于当下天水本地区地方文化的研究,是有着某种认知理念和方法论层面上的启示意义的。

此前谈“非遗”,近些年来人们又热衷于说“文化”,但是具体到本地区地方文化的研究之时,既有的认知和成果,却或多或少都显现出了某种重实体而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各位领导、各位同仁、亲爱的首届研究生和2015届本科毕业生们:

大家早上好!

       我是文学与文化传播学院老师王元忠。雨洗夏阴,清凉爽身,受学校委托,在这个极具仪式感和纪念意义的日子,我谨代表学校老师给大家讲几句话。

       首先,我祝贺大家顺利毕业,拿到了相应的毕业证和学位证书。研究生两年,本科生四年,经历了那么多的专业学习和考试,仿佛唐僧师徒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而取得了真经,修成了正果。两年或四年的艰苦磨难和勤奋修为,我欣喜地发现,退去了你们刚刚入校时的稚嫩和羞涩,不知不觉之中,同学们长高了,漂亮了,变得更加自信和成熟了。长大了的溪流向往着远方的海洋,成长了的雄鹰渴望着搏击高高的天空,在结束了一段特别的学习生活之后,面对着行将展开的全新的生活舞台,我谨希望大家能走得更远,飞得更高,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丰富而精彩的生命故事。

       其次,因为你们和我女儿一样的年龄,所以从一个父亲的眼光看,实话实说,面对着充满了各种诱惑和压力的校园之外的复杂社会,我同时对于你们心存了各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热爱文学的人,希望认真看看。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02-09 18:53)
标签:

莫渡

诗歌

五点半

分类: 我的评论

苹果点灯

——莫渡诗评

王元中

 

    2014年若要在天水诗坛推荐一个“新人奖”评选者,我毫不犹豫推荐莫渡。我推荐的理由,不仅仅因为他是一个农民,他的身份让写诗成为一件有意义且有难度的事情;也不仅仅是在这一年里,他的诗获得了一些奖励,入选了一些不错的诗选集。这些当然也重要,但回到诗歌自身,我以为更为重要的是和70后不同,莫渡并及他置身的“五点半诗群”的80后朋友们,多年之后,在强大的影响的焦虑之下,他们终于写出了不同于60后写作的天水诗歌。

    在一次“五点半诗群”成员所组织的活动上,欣梓曾经感叹说,天水诗歌的一个新时代终于到来了!阅读莫渡的诗,我觉得他的感叹叹到了问题的节点上。

    已经很多年了,天水诗坛一直是一帮60后的天下,外界不时提到的“天水诗歌现象”,事实上也主要指60后们的诗歌创作。60后的成功,并非空穴来风。其中的原因,首先当然是天水诗歌多年来整体质量的不尽如人意,起点不高,写诗的人少,且功力有限,所以后起者努力了容易显见成绩。其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1-09 10:09)
标签:

身边

心情

短诗

分类: 我的诗歌

短诗10首

 

      001  康定情歌

这次,是一个更年轻的声音——

“跑马溜溜的山上

一朵溜溜的云哟”

 

康定城上空的月儿

还是那样的弯弯

张家溜溜的大哥看上的

也还是

李家溜溜的大姐

 

爱情在一首歌里等着

让人不断唱,也让人不断听

听着听着,两鬓的发

就慢慢白了起来

 

     002  惊蛰

此前一天的一场雨

此后一天的一场雪

独独这一天,无雨,无雪

就像是,只为了方便

虫子们从冬眠中开始抬头瞭望

 

不阴不晴,这犹豫——

 

是不是要说,春天还早

万物的门还没有打开

是不是要说,春天已经近了

一场大雪来不及仔细欣赏

就要成一场潇潇的——雨了

 

走在半路上,我发现

这一天的风

一会儿大,一会儿小

没有了自己的分寸感

 

       003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