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胡芳丽_327
胡芳丽_327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094
  • 关注人气: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2015-09-17 16:23)


我惯以猎奇心态观察不同的人,并喜欢与之亲近,倒不是单纯为了创作搜集素材,而是生来沉醉于对人性的解构。看得多了,竟然了悟到命运其实并不曾专宠谁,亦不曾放弃过谁,而是“时光”,这个无形的推手太过强大,把一个个差不多的小孩都塑造成了迥异的个案。

人活着,真是没有最惨,只有更惨。亦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8-11 10:49)

我怀孕的时候,母亲对我说:“孩子生下来可爱得很,抱在手里实实在在的,一眨眼就长大了。”母亲有很多朴素正确的见解,这是我每次认真听她说话获取的心得。

为了有个照应,多年来习惯一个人生活的我搬到母亲家小住。母亲总是一大早就出门,有时5点,有时6点,她去找熟悉的盲人做推拿,之后买回新鲜的蔬菜,不到7点半就回到了家里,这个时候我刚好起床,克制晨吐的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8-10 15:51)
标签:

胡芳丽

原创

很久没上博客了,今天兴起打开,被排山倒海的留言和纸条惊吓住。
久违了,我的博客,快两年没打开了。
朋友们,阔别太久,最近一次留言已是一年多前,你们还记得我吗?
我回来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9-26 15:05)

佛祖

我喜欢他的温存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7-24 11:17)


他们在阴影中亲吻

气息干净

温柔绵长

灵魂突然就飞了起来

踏上了云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6-27 15:47)


 

(一)

我喜欢旧州这个地方,尽管我不想用这么俗的开场白来开始这篇文章。

我是怎样喜欢她的呢?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我在电视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5-10 17:26)

在做导游的三年时光里,我去西湖必买大名鼎鼎、清爽浓醇的龙井,去黄山必买清新持久、口味回甘的毛峰,去庐山必买色泽翠绿、香如幽兰的云雾茶……从牙缝里省出来的钱,巴巴地买上人们口口相传的好东西从深圳寄回家,只为了等父亲的一句“好喝”或者“不错”来回应这份心意。可是左等右等总不见反馈,于是按捺不住主动打电话去旁敲侧击。父亲在我的追问之下言语闪烁,口吻有些不安地回答:“其实,我还是喜欢安顺的绿茶。”我的失望可以想见,觉得心意和白花花的银子都被辜负了。多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4-07 11:23)

 

我看到大院里我最爱的那棵树抽出嫩芽,长出新叶,没多久叶片舒展开来,在春风中绿意盎然、生机勃勃。再过几个月,它就会挂满皂角,把附近的大妈大婶全招惹过来。大妈大婶们会坐在树下的石蹲上,坐等呼啦啦的风吹过,然后一拥而上,弯着腰去捡大树的果实,用大编织袋装得满满的,之后眉开眼笑、心满意足地结伴笑谈着张家的长、李家的短离去。

我的办公室窗户正好可以看到这棵树,它长得很挺拔,仿佛从来就是这个样子,不曾改变。十几年前,当我每天出入大院右侧的报社交稿的时候,这棵皂角树就是我最爱看的风景。它是肃穆的,立在庭院中央,不动声色地守着大院所有的秘密。这个院子,历来是官府重地,云贵总督府、贵州总督府、贵州提督府都曾经设于此处,千百年来,不知道多少学而优则仕的人物在这里问政。它又是敦厚的,粗壮的躯干和年年守信的果实,从不曾让对它抱有期盼的居民失望过。除了是行政办公重地之外,大院亦是民宅集聚的地方。夏天的时候,有外婆带着孙女在皂角树下玩,有不知哪儿来的小狗在草坪上追逐,有中年妇女穿着睡衣、趿着拖鞋、买了小菜从“立党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3-19 11:08)

2013年伊始,郴州、韶关、深圳、香港、澳门、北京……两个月的时间,我马不停蹄,四处奔波。终于在2月22号生日这天病倒了。倒下的是身体上的积劳成疾,也是心理上的创面过大,总之是不堪负荷的。

生病的这两天,我发烧,持续的发烧,不省人事。昏睡两天后的24号黄昏,我像死过一回似的醒了过来。此时,白天尽头的冬日阳光温度正在缓慢地离开窗玻璃,显得缱绻而伤感。我睁着空洞的双眼,全身的骨架似乎已散了。身体的酸痛感缠绕着我,自己的元神仿佛飘到了天花板上,正心疼又无奈地对我凝视。在枕头下摸索出手机取消了飞行状态,短信鸟般叫着声声叠起,元宵快乐的祝福一条条在眼前展开。查了一下万年历,原来今天是元宵节,我虚弱地眨巴了一下眼睛,深觉病中的节日被无限地放大和拉长,过节的孤独和生病的抑郁交集在一起,憋住我的气息,让我听见时间在身体里流淌的声音,滴滴答答……

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孤独和孤单的本质区别。少女时期读叔本华,他说人生是悲剧,真正结束悲剧的方法只有断子绝孙。后来每当看见孩子们花般的脸蛋和无邪的笑容,我总感应到佛家所说的幻象,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2-02 08:49)



参加冉隆兴先生的小说《白乌鸦 摇滚》评论恳谈会



对于冉先生的作品改编成电影剧本提出了建议。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