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书号出版

特优出版

侯川微信hc13919831718

黄河远上
请关注侯川个人微信公众平台:
huangheyuanshang-hc;
添加侯川个人微信:
hc13919831718
文学黑洞

啮缺问于王倪,四问而四不知。

 

世界在神面前败坏,地上满了强暴。

 

你里头的光若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

 

现在斧子已经放在树根上,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

  

学无新旧也,无中西也,无有用无用也。凡立此名者,均不学之徒。即学焉,而未尝知学者也。

 

一个认为自己的家园甜美的人还是一个脆嫩的初学者;一个把每一片土地都当作祖国的人是强壮的;但只有把整个世界都视为异域的人才是完美的。 

个人资料
侯川
侯川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0,522
  • 关注人气:5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侯川,甘肃定西人,现居兰州。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文艺批评家协会会员。文学评论集《从灵魂出发》获第五届甘肃省黄河文学奖。短篇小说《吹土根》《夜行》分别发表于《飞天》和《当代小说》,散文组章《那些陈旧而难忘的事物》发表于《山东文学》,中篇小说《“快嘴班头”罗小倩》发表于《中国文学》。出版《文史漫笔》《月光白白》《侯川中短篇小说选》与长篇小说《游子意》。个人作品集《月光白白》的出版先后被省市媒体报道,小说创作成果曾被《兰州日报》报道。长篇小说《游子意》曾在《甘肃旅游报》部分连载,并接受该报采访。另曾在《西北军事文学》《甘肃日报》《新疆日报》《兰州晨报》《文学界》《中国散文家》《中国文学》《东北风》《海岱文学》《岷州文学》《黄土地》《党河源》《青海石油报》《诗词世界》《未来导报》《兰州日报》《天水晚报》《张掖日报》《定西日报》及《兰州大学学报》《西北民族大学学报》《甘肃民族研究》等刊物发表诗歌、散文及文学评论数百篇(首)。侯川个人微信:hc13919831718

博文选读

金刚经

全文

杨光祖的文学评论

《飞天》2014.11

杨光祖的散文

新疆日报

高密李子别样红

《东北风》

散文《老家》

《海岱文学》

卅年真情,泽被陇原

纪念《甘肃教育》创刊三十周年系列丛书书评

同行“吹土根”

李玉红的评论

新浪微博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心怀江左,陇坂采薇
           ——漫谈庄苓的诗与画
                                                                                                  文/侯川

(拟发《中国文艺家》2018年第7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灵光乍现的诗意写作
                            ——平静文学创作概况

文侯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堪入目的当代历史电视剧
文/侯川
(华夏文明导报,2017年4月14日,有删节)

  说起历史题材的电视剧,我想大家一定不会陌生。或者,我们还可以换一种说法,如果没有那些历史题材的电视剧,那平常日子里电视节目还怎么看,真的是难以想象的事情。多年来,那些历史题材的电视剧,从上古传说一直到抗日神剧,其中有军国大事、社稷民生、风土人情,有官场争斗、宫廷秘史、江湖风波,有历史传闻、家长里短、情感纠葛,有圣君明相、英雄豪杰、普通百姓,当然还有奸臣小人、江湖术士、敌人歹徒,还有宏大的场面、离奇的情节、感人的细节,等等吧,真的是琳琅满目,洋洋大观,扣人心弦。但是,当我们被离奇的人物和故事所吸引,而深深地陶醉于其中的时候,如果稍加留心,看得略微仔细一点,则不难发现,从语言文字到历史常识,从人物言行到环境场面,从思想情感到人文精神,无不是漏洞和错误百出,至于暴力观念的盛行、人道主义观念及人文精神的严重缺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文/侯川

(华夏文明导报,2016年8月11日)
 
  直白,是一种通俗的说法,要追根溯源的话,诗歌中的“直白”,其实源于《诗经》的“赋”。赋者,敷陈其事而直言之也。翻译过来,就是铺陈、叙述、描写等。因为“直言”,所以显得直白。直白,在诗歌中出现,我们既可以称之为手法,也可以说是现象。
  曾经与不少诗人朋友一块儿闲聊,每每说到“直白”二字时,大多面露不屑之神情,仿佛那就是一个贬义词。实际上,直白的手法或现象,从《诗经》到汉乐府,从唐诗宋词到《红楼梦》,直到今天的文学作品,都是一直存在着的。“彼苍者天,歼我良人!”(《诗经·秦风·黄鸟》)“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诗经·魏风·伐檀》),看看,这样的直白,直接就是呼告、控诉,由于其事真实,其情强烈,所以读来有着很强的感染力。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两个黄鹂鸣翠柳 一行白鹭上青天”,“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中庸其难哉
                                               ——读王元忠《鲁迅的写作与民俗文化》
                                            文/侯川
                                    (华夏文明导报,2016年7月26日)


    王元忠所著《鲁迅的写作与民俗文化》,在阅读鲁迅上下了很扎实的功夫。关于鲁迅的各方面的各种材料,仿佛熟稔于心,信手拈来,而于所要阐发的观点见解,则往往能起到极好的佐证之作用。比如,讲到幼年鲁迅与民俗文化之关系,既有鲁迅著作中的文字材料,亦有周作人的,还有日本学者的,互相结合对照,我们可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扎根故土勤耕耘
                         ——王建兴文学创作概况
                           文/侯川

                                       (华夏文明导报,2016年9月27日)

  到过清水县的人,对那里的青山秀水,对轩辕谷、赵充国陵园、宋金墓葬及轩辕广场,应该不会陌生。而说起清水的扁食与温泉,曾经享用过的,那一定是记忆犹新了。然而,我这里要说的,不是这些。在本文中,我要给大家介绍一位默默扎根清水这片土地、辛勤笔耕数十年的作家与学者王建兴。
  结识王建兴,要感谢网络。记得是2008年年底吧,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天水那边的乡音很重,说是他叫王建兴,一直爱好文学,在网上找到的联系方式,云云。开始我并未在意,类似这样的电话,平日里也会时不时地接到,有用没用的,随意说几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杨光祖:灵魂深处的独语
侯川

已刊《民族日报》 2016年12月7日

  近日,杨光祖的散文集《所有的灯盏都暗下去了》由敦煌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这部散文集以其思想的深刻、感情的真挚、语言的朴素以及古今贯通、东西融合的气派与行云流水般的风格,引起了读者的关注和喜爱。
  在杨光祖的这部散文集中,《歌哭无端纸一堆》《孤独地走过兰州街道》《残酷的成语》《谁能逾越静默》《虚无主义站在门槛上》等,自2008年以来连续五年入选全国年度最佳散文选,在散文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华夏文明导报,2016年9月29日

  入秋后,几场小雨淅淅沥沥地落下来,天气就有些微凉了。雨过天晴,太阳四处一照,天地又显得分外空明而辽阔。 
  平常的日子,平常地过着。年纪大了,也能够静下心了,坐得住了。于是想翻看几本古老的经典,这样想着,便在手跟前准备好《尚书》《论语》《孟子》《庄子》等,得空了就翻一翻。我向来看书,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仅仅是乱翻乱看,怡情养性而已。 
   然而,我这篇文章里要谈的,倒不是古老的经典,说实话,我没那个胆量,也没那个水平。我要谈的,是与小说有关的一些人事和话题。因为,莫言来兰州了。莫言,是我所喜欢的为数不多的当代小说家之一。我于当代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华夏文明导报,2016.8.18
《莫言研究》(总第12期)

  阅读《丰乳肥臀》,我们就会知道,莫言是一个求真的写作者,是一位令人敬重的有良知的作家。莫言的小说中,有着最真实的历史的血雨腥风,有着最真实的中国社会现实,有着中国社会底层弱民的最真实的苦难与挣扎。
  上官鲁氏——“我”的母亲,笔者以为,应该是中国的所有母亲的真实写照。她一人独力支撑,除了抚育亲生的八女一子,还有司马粮、司马凤、司马凰、鲁胜利以及孙不言和上官领弟的两个哑巴孩子。司马凤、司马凰,还是两个孩子,在土改中被极左领导下令处死,孙不言的两个哑巴孩子,在“大撤退”中被乱枪打死。战乱不休,生活动荡,饥寒交迫,备尝人生的艰辛与苦难。她在土改中被捆绑批斗过,后来,忽而在政府的“关心帮助”下与自己女婿的哥哥“结婚”,忽而又成为“革命烈属”,忽而又成为“老牌历史反革命分子”,在大饥荒年代因捡了一个红薯而被野蛮殴打,因为发明了吞吐豆子的方法而救活了一家人的性命,当然也付出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为避免托累母亲而跳河自杀的惨痛代价,晚年去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11 16:56)

《极花》创作失误举隅

文/侯川

 

华夏文明导报,2016年5月12日

 

  贾平凹是新时期文学杰出的代表性作家,也是颇有建树的文化学者,他的文学创作,在中国当代文坛产生了深刻而广泛的影响。他的长篇小说《极花》发表于《人民文学》(2016年第1期),最近又单独出版发行,在文学界好评如潮。贾平凹的这部长篇小说,取得的成就是多方面的,但不可否认,它在情节、细节甚或思想价值等方面也存在若干问题。
  贾平凹在《极花》的主人公胡蝶身上,倾注了深沉强烈的感情,寄托了他对女性问题的深刻思考。然而,在塑造和表现胡蝶这一人物形象时,由于作者的主体介入过多,人物有较多失真之处。根据作品我们知道,胡蝶初中尚未毕业,但她心思细腻、敏感,感情丰富,颇有想象力。比如,胡蝶刚开始被关押在窑洞,她在黑暗中触碰到桌子、柜子等物时联想到尸体,觉得她自己就活在尸体中,还有,她和老老爷竟然能够谈一些高深莫测的话题,这些显然影响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5-05 00:24)

庄山浪水咏絮才

文/侯川

 



华夏文明导报,7月7日,有删节

 

  此生第一次知道庄浪,还是因为作家邵振国的短篇小说《麦客》。记得上中学时,忽然听说甘肃省有一个短篇小说获了全国奖,写的是庄浪县的人和事。于是,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去找着读。从此,庄浪便深深地刻入了我的心底。没想到此生亲临庄浪,却是最近的事。4月28日,应邀前往庄浪县,参加县作协举办的文学新书发布会。到了庄浪,那儿的大山大沟、层层梯田、紫荆山、二郎山、三清观、宋堡、洛河、水上公园及爱国名将吴玠、吴璘、刘沪,还有众多相遇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评论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