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严锋
严锋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2,182
  • 关注人气:8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飞越地平线”是上海迪士尼里面最火的一个项目,但我听了各种描述以后,一直对之持怀疑态度:这不就是个球幕电影吗?在VR的时代,这种“传统”技术的魅力还能维持下去吗?

带着这个疑问,我来到了上海迪士尼。这是寒冷冬天的非周末时间,学校里的孩子们还没有放假,本以为人会比较少,没想到一样人山人海。推荐去的人先在家里下一个迪士尼官方APP,可以显示当前游客位置和各景点需要等候的时间。建议各位想要看“飞跃地平线”的最好在早晨9点之前入园,我8点半在地铁上看到等候时间是30分钟,9点钟到了迪士尼门口,变成60分钟,9点半到“飞越地平线”排队处时,已经变成135分钟。据工作人员说,此后一天将基本维持在这个等候时间。

排吧。排了几十分钟,我因为感冒虚弱无力,几乎撑不下去。这时候听到背后几位大妈在​说她们上次来看这个项目,排的时间还要长,我震惊于大妈们坚持二刷“飞越地平线”的毅力,也就忽然有了一些力气继续排下去。

过了大概1个多钟头,终于进去了。。。哦不,仅仅是进到室内排队。不过这里就有趣多了。据说排队系统是迪士尼设计的精华,其核心是让你排得津津有味,恨不得一直排下去。所以有迷宫,山洞,地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几天,一些人又把杨绛先生在《记钱钟书与围城》一文中写钱先生1937年得副博士(B.Litt.)学位的事情拿出来炒,指责杨绛先生搞学位造假。这些人也不想想,如果存心造假,为什么要把原文(B.Litt)一并列出?事实上,钱先生一直说自己是文学士,可参见夏志清先生回忆:http://www.chinavalue.net/BookSerialise/BookShow.aspx?ArticleID=19544

我原来一直认为是B.Litt是学士,杨绛先生记错了或笔误。但是查了一下,B.Litt与普通意义上的学士并不是一回事,该怎么翻成中文还真是个问题。维基'Degrees of the University of Oxford'这一词条中,B.Litt是列在Postgraduate degrees类别下的,显然是本科之上的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后面的说明更清楚:Due to pressure from employers and overseas applicants to conform with United States practice, which is also that of most other UK universities, the BLitt, BSc, and BPhil (in degrees other than philosophy) were re-titled master's degrees. 意思是,为了与美国和英国其他学校相对应,BLitt已经停用,并重命名为硕士学位! https://en.wikipedi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的村上接受史有点奇怪。一开始的时候,我对村上春树的作品是比较抵抗的。记得最早看到《挪威的森林》还是在80年代,在一本外国文学杂志上,随便翻了几页就看不下去了。当时的印象是:太小资了,很肤浅。那个时候心高气傲,自以为很深刻,很多东西都不放在眼里,尤其是对小资情调,还带着与身俱来的保尔式的满腔蔑视。到了90年代中期,拿到漓江版的《挪威的森林》,不知怎的就翻到渡边和直子在东京漫无目的、没完没了地转悠的段落,突然莫明其妙地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那时候已经完全过了青春期,也就是说完全过了村上人物的年龄了。这多少有些错位吧,不管怎么说,从此就不再仇视小资,附带着连披头士都一道喜欢了。后来有机会去东京,专门沿着本乡、御茶水到四谷走了一圈,就是渡边和直子在那个漫长的下午走过的完整的线路。

感动归感动,我到底不是村上的忠实信徒。看他的作品,我常常还是一半迷恋,一半不屑。一边熬夜看,一边骂自己:都这把年纪了,蠢不蠢啊。我对村上的这种含混不清的态度,恐怕和村上及其笔下人物同这个世界的关系有点相像:他们是抗拒的,也是认同的;是反叛的,也是媚俗的;是超然的,也是现实的。无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清清楚楚地记得第一次看Matrix(黑客帝国)时候的巨大震惊,到今天我还经常会想起尼奥浑身插着管子,在黏乎乎的红色黏液中挣扎翻滚的镜头,而每当想起这样的镜头,我就恶心,头晕,要吐。那是一个比艾略特的荒原还要荒凉死寂的世界,以一种比诗歌还要清晰的方式,赤裸裸地出现在我们眼前。

        最令人吃惊的其实并不是这个废墟,也不是这个废墟空前的视觉效果,最可怕的是构造这个废墟的全部逻辑,合情合理,丝丝入扣,天衣无缝。Matrix讲述了一个最荒诞而超现实的故事,但这是我所看到的最能自圆其说的一个故事,完美无缺,没有漏洞。

  我从来不相信神话,不相信奇迹,不相信巫术,不相信药丸会从密封的瓶子里跑出来,不相信嚼碎的名片可以复原,不相信意念可以使汤匙弯曲,不相信肉身可以抵抗子弹,不相信人可以不用翅膀在天上飞来飞去。可是,在看了Matrix以后,我相信了。这一切都是可能的,在Matrix里。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0 11:58)
标签:

杂谈

从前,在上海存在着歧视江北人的现象,到今天也依然有遗风残响。什么是江北人呢?从地理上,长江以北的江苏人都是江北人。从文化上,通常把说淮扬方言的归为江北人。那么问题来了,南通到底算江南还是江北?

这对部分比较敏感自尊的南通人来说是一个要命的问题。从地图上看,南通应该是在长江北面,但微妙的是,长江到了南通那里,好像是为了安慰南通人,突然往北拐了一下,这样南通就好像不那么“江北”了。所以,南通籍的画家范曾的落款都是“江东范曾”,散发着浓郁的诗与远方的艺术家气息。各位可以脑补一下“江北范曾”是个什么感觉。


我还见过南通人自称江南的,这大概是把江南与苏南混为一谈了。从地图上,南通确实是在江苏的南边,离上海比苏州还要近,所以可以理解南通人被视为“苏北”(一种比“江北”还要可怕的概念)时的委屈。从地理上,南通人更普遍地认为自己属于“苏中”,这是一个既比较符合实际,也可以含含糊糊地与“苏北”保持距离的一个概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做一个中国的武侠小说迷,快乐是强烈的,也是短暂的。看完了金庸和古龙,一切就基本上结束了。可怜我当年为了填补读完金、古之后的真空,绝望地在卧龙生、陈青云、柳残阳等等第二梯队的货色中扒拉了很久,虚掷了大好的人生。那是中国武侠小说的黄金时代,也是大家拣到碗里就是菜的时代。
  多年过去,某一天我突然发现一句暗号一样的话在悄悄流传:金庸封笔古龙逝,江湖惟有英雄志。难道金古级别的高手,又重现江湖了吗?带着因为太多的失望而导致的疑虑,我开始看孙晓的《英雄志》。
  起初的印象并不佳:文字拖沓、嗦,情节缓慢,几乎让我放弃。但是这里面有一些让我心动的元素,一些在其他武侠小说作家那里从来没有看到的细腻而有深度的描写。更让我吃惊的是他一章比一章写得好,于是我硬着头皮坚持了下去。苍天有眼,这一次,我终于得到了回报。到第七卷剑神卓凌昭大战各路英豪的时候(此书有二十多卷,到现在还没完),我终于看到了只有在金庸那里才能一睹的大手笔、大场面。这是一场堪称经典的车轮大战,各种花样层出不穷,巨浪叠出,而且一浪高过一浪,其头绪之繁复,文气之悠长绵密,甚至在某些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06 18:33)
标签:

杂谈

1997年4月,我到挪威奥斯陆大学做三个月的访问学者。接待我的是北欧汉学界的大腕级人物何莫邪(Christoph Harbsmeier)先生。何先生是挪威科学院院士,李约瑟《中国科技史》语言逻辑分册的作者,他的地窖里装满了中国古代的黄色书籍。不过更重要的是,何先生会吹长笛。

一进何先生家,心中不由得大喜。一楼的大客厅中摆满了许多乐器,西洋的不去说了,二胡笛子也赫然摆在关公的雕像旁。慈眉善目的何太太是一个业余中提琴手,每星期参加两次家庭音乐会,一次在自己家,一次在朋友家,雷打不动。

我到奥斯陆的那一天,正好何太太在练德沃夏克的“特兹”三重奏。我说“特兹”的第一句最亲切,何太太笑笑,操起琴就把那句顺手拉了一遍。然后我们就聊了起来,我说到我父亲是德沃夏克迷,我是吉他迷。何太太马上递给我一把吉他。我吃了一惊,因为我起码有六年没怎么碰过吉他了。但是这把吉他实在很趁手,音色也好,我拨来拨去,连滚带爬地也就弹了一段塔雷加的《阿迪丽达》。何太太听完了对何先生说:

 “就让他住在我们家吧。”于是我就在何先生家住了三个月。

平常吃晚饭是在8点钟,到了朋友来奏室内乐的那一天就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6年将会是虚拟现实技术里程碑的一年,随手写一些我的预测

1. 台机市场上最主要的是三家,份额依次为:索尼PlayStationVR,Oculus CV1,HTC VIVE
2. 移动VR三星Gear VR一枝独秀,到2016年底三星与索尼都可能推出4K手机及相应的头盔。
3. 谷歌推出新一代纸板箱,在部分高端安卓手机上,通过异步时间翘曲(asynchronous timewarp)等技术,实现接近三星Gear VR的低延迟、低余晖、低漂移,对Gear VR在高端移动VR市场的独断构成很大冲击。
4. 国内和国外都有可能推出移动一体机,使用Nvidia和英特尔高端移动芯片,受到用户欢迎,但价格居高不下,受众有限。
5. 在国内被疯狂炒作的各种廉价手机眼镜因体验不佳被人唾弃,退出历史舞台。
6. 商业性的VR体验中心开始出现。
7. 某产业纷纷率先与VR接轨,推出相关产品与网站,引发社会热议。
8. VR全景直播将逐渐在体育和文艺演出中出现。
9. 科幻小说中兴起新一波VR热潮。
10. 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8,9月是各大乐团新乐季和欧洲各大音乐节开幕的日子,习惯这个时间来欧洲听音乐会,和去年不同,今年完整亲历了大师Ivan Fischer和布达佩斯节日管弦乐团(BFO)的整套马勒七项目:包括排练、演出和录音。

去布达佩斯之前为了柏林爱乐新乐季开幕音乐会的肖斯塔科维奇第四交响,提前几天8月28号抵达柏林,听完好几天没有音乐会,年初时本人曾经在论坛号召烧友来听柏林音乐节,熬到9月3号柏林音乐节开幕音乐会时,欣慰在柏林爱乐大厅遇到了响应号召而来的论坛烧友。

兼任柏林音乐厅管弦乐团总监/首席指挥的Ivan也带着该团参加柏林音乐节,6号上午Ivan挥完11点的音乐会后下午就飞布达佩斯,本人听完6号晚上音乐节的音乐会和烧友告别后7号一大早飞抵布达佩斯。

腿伤在身的Ivan依然连轴转,马上7号上午9:30就开始连续5天 每天5个小时的密集排练,(主要马勒第七和Wolf声乐套曲)前4天在BFO自己的排练厅,这个排练厅很小,感觉在2,3百平米的样子,声音又干又燥,排马7感觉是把乐团塞进来般的拥挤,无奈本人只好坐在圆号和低音鼓旁边,夹在铜管和打击乐器之间,高潮时声音简直要把耳朵给炸烂了...用手机上的AUDIOTOOL测试了下 最大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最近一直在追电视剧《伪装者》。看的时候,会沉浸在一种久违的情绪里,无法自拔。明知道这只是又一部娱乐至上的谍战剧,却还是一意孤行地执著在剧中属于自己的一些关乎历史和人性的蛛丝马迹里。

仔细想,这种情绪,大概可以叫作神往

我默诵着张炜的句子:孩子,你活着,就要记住、守住。不要含着眼泪,要刚强如先烈。不要听人蒙骗,听我再说一遍,先烈真的有过,不久以前还有过哩。(《夜思》)时隔多年,又一次在艺术作品里看到了先烈的痕迹,并且可以以追剧的名义日日缱绻,于是萦怀不去,心驰神往。

英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