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地兰
西地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952
  • 关注人气:2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圈子
暂无内容
我的简介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徐文

中国

生命

强直性脊柱炎

北京同仁医院

杂谈

 

文/西地兰

 

   今天我们要悼念一些人。悼念一些恕不相识的人。他们不是罹难于地震海啸,不是罹难于水灾火险,不是罹难于车祸意外……作为医疗技术人员,很多医生没有倒在SARS那场对华人高度敏感的世纪瘟疫,而倒在病人的屠刀之下。

   近十余年来,医院血案遍布全国各省市。且呈现星星之火燎原之势。浏览十年医殇的专题图片,罹难的医务人员伤情各异,不胜枚举。有双目失明者,有断肢残废者,有被割喉者,甚至还有生殖器被损者。可谓触目惊心,惨不忍睹。而其中不乏柔弱女子。即便如此,却难以引起哪怕是一点点的同情。社会舆论的枪口依然对医疗行业不辨是非地狂轰滥炸。

   看看医院大门外那些在事件当场,或双手抱胸或叉腰谈笑风生看热闹的群众。看看这些扭曲的掌声和变态的呐喊。再浏览一下各媒头条对医疗行业的无知诘难。至此可以洞察,这个社会的整体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6 16:11)
标签:

杂谈

​​

文/西地兰 

  我是父亲最小的儿子,父亲长我40余岁。父亲出生在1937年那一个兵荒马乱的年月。我的祖父早逝,父亲走南闯北,那个年代的人目睹各场运动,也算见了世面。按照父亲的说法“医生不逗人怨恨”。父亲认为医生是一个安全而招人喜欢的职业。所以就为我选择了学医。如今看起来,父亲还是失算了!父亲驾鹤西去已经三年余,今晚回想起外科之路,清明时节,再祝父亲天堂安好!想对父亲说,您为儿子选择的路,儿子青春无悔! 

  说起外科之路,还是得提起实习时的内一科杨主任,杨主任后来去卫生局当了医政科科长。我2004年参加执业医师考试,当时拨号上网,查到我的分数是427分,起分线我都没看,后来听说是328分过线。那时没什么培训班,也没什么多媒体的资料。在云南这种偏远山区,这个分数绝对屈指可数。杨科长曾经亲自交代我们院长,建议去进修心血管内科。说彼是一个理论型的人,适合内科。而事实上,我喜欢的还是术科。 

  领导看我是一个执着的人,建议我学眼科。当时我心高气傲,要求去云南眼科最强的医院,昆医附四院,属云南省第二人民医院,也叫红十字会医院,解放前是一家教会医院。后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文/西地兰 

   我相信医疗行业的大多数人对 2013年6月那件贵州ICU耳光门记忆犹新,也可以说心有余悸。你说,一个危重小患儿,住进重症监护室,父母不能陪在身边,还被护士扇耳光。天下还有比这更悲惨的事么?彼时,医护人员又成了大中华众矢之的。此事,贵州二台首发。深圳电视台都市频道加了个惊悚的标题,主持人远在千里道貌岸然地评论。随之很多媒体进入,硬是搞了个大新闻。我们那曾想到网上的视频是被剪辑后以4倍的速度播放出来,显得护士的动作特别夸张。事情虽然尘埃落定,但是对医疗行业的中伤却木已成舟。深圳电视台都市频道的主持人们依然西装革履,短裙靓丽地在荧屏上谈笑风生,春风得意。 

   在贵州ICU耳光门之后不久,也是2013年6月的事情。复旦大学中山医院护士为患儿打针, 第一针没打好,找头皮静脉,家属非说头皮刮破了,就打护士,护士提起凳子自卫。到了深圳电视台都市频道上就成了“护士抡凳子砸人”,两个主持人一唱一和地诱导民众, 乐此不疲。说护士抡起凳子就砸病人家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1 17:57)
标签:

杂谈

文/西地兰

  先说几句题外话,有很多人认为在微博上医疗知识科普是改善医患关系的重要途径和方法。在我看来,民智的整体提升在于国民教育。有些人认为科普可以提高民众认知,还自诩功德无量,事实上是一种傻呵呵的自我陶醉。所谓科普,受众非常局限。就医学上来说,哪怕你们作为医生,你们天天在家庭餐桌上科普都不一定能够左右得了周围的人的医疗选择,这在孩子就医上尤其体现。比如孩子闹个病,婆说用这,娘说用那。怎么办?全民普及医疗常识如急救常识应该成为国民教育的组成部分,遗憾的是翻遍小学到本科教材没有任何一个章节对院外急救加予哪怕是只言片语的阐述。美帝学校专门有CPR课程,九年级的必修课,至少具备了急救的基本知识。这样的教育普及是现代化教育重要的一环。但是我们的中小学课本上要么是神农尝百草,要么是李时珍爬山涉水。再说,医疗科普,如果没有深厚的医学功底,娴熟的文字表达能力,严密的逻辑思维和对前沿指南深邃的洞察力,千万不要尝试医学科普。因为即便是教科书上任何一句看似金科玉律的医学表述,都可能让非学医的人产生歧义。

  新浪爱问医生栏目小编早就催我写写科普。基于以上原因,加之我认为从教科书或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人民医院-普外科-主治医师 西地兰

作为普外科医生,经常会管到一些斧砍刀捅,或者意外事故受伤的病患。这些病患最终大部分进入伤残鉴定程序,最新鉴定标准自201411日起施行。医务人员阅读《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应该不算困难,但也比较繁杂,节选《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25 15:51)
标签:

杂谈

人民医院-普外科-主治医师 西地兰

文/西地兰
中国人讲究孝道。这大过年的,多少人携子带妻千里奔袭,有道是父母在哪里家就在哪里。有网友问我,对电视养生栏目推荐的保健品怎么看。回家看到父母沉溺电视养生,老人辨别能力差,非要买。不给老人买吧,不孝!买吧,感觉那明明白白的就是一个坑! 我可以负责任地说,防火防盗,现在还得防电视养生。
先透露一下,著名的绿豆养生大师张悟本先生去年因脑梗入住北三院神经内科。有人当年囤下的绿豆还没吃完,我建议携带一麻袋绿豆去看望张先生。
当下养生电视栏目如雨后春笋、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神医及神医们的灵丹妙药对脑梗栓塞、癌症晚期、崩漏带下、阳痿不举通通立竿见影,除了不能让男人生个娃几乎无所不能。在巨大的经济利益驱使下,类似的栏目在各大卫视你方唱罢我登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25 15:46)
标签:

杂谈

人民医院-普外科-主治医师 西地兰

文/西地兰

急性阑尾炎占一般医院中急腹症之首位,约占普外科住院病人的10-15%;在一些腹部外科专著上认为,每一千个居民中每年约有一人患急性阑尾炎。以这个比例,西地兰认为每个人的人生在家属、亲戚、同学、朋友、同事等社会关系人群中都可能遭遇至少一例急性阑尾炎。这是一个大众化的疾病。

很多人就阑尾炎问题向我咨询。西地兰不才,所掐阑尾不以千记,到也以百数。决定写一篇通俗易懂,过目不忘的《大众阑尾》以飨有缘人。急性阑尾炎非手术治疗,目前的统计学认为,复发率在7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人民医院-普外科-主治医师 西地兰

文/西地兰

南方都市报首席记者占才强采写的《消失的右肾》一文,说的是湖北万润平木匠质疑在5年前的车祸手术中被“摘肾”。该报道被多家媒体转载,今日舆论哗然。报道中列举了多起类似案例。这么多的案例,难免造成全国医生在偷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9 10:54)
标签:

杂谈

/西地兰

  先说几句题外话,有很多人认为在这微博上医疗知识科普是改善医患关系的重要途径和方法。在我看来,民智的整体提升在于国民教育。有些人认为科普可以提高民众认知,还自诩功德无量,事实上是一种傻呵呵的自我陶醉。所谓科普,受众非常局限。就医学上来说,哪怕你们作为医生,你们天天在家庭餐桌上科普都不一定能够左右得了周围的人的医疗选择,这在孩子就医上尤其体现。比如孩子闹个病,婆说用这,娘说用那。怎么办?全民普及医疗常识如急救常识应该成为国民教育的组成部分,遗憾的是翻遍小学到本科教材没有任何一个章节对院外急救加予哪怕是只言片语的阐述。美帝学校专门有CPR课程,九年级的必修课,至少具备了急救的基本知识。这样的教育普及是现代化教育重要的一环。但是我们的中小学课本上要么是神农尝百草,要么是李时珍爬山涉水。再说,医疗科普,如果没有深厚的医学功底,娴熟的文字表达能力,严密的逻辑思维和对前沿指南深邃的洞察力,千万不要尝试医学科普。因为即便是教科书上任何一句看似金科玉律的医学表述,都可能让非学医的人产生歧义。

  新浪爱问医生栏目小编早就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2 22:35)
标签:

杂谈

文/西地兰

尊敬的各位领导、评委们、同事们:

  大家好!我是外科支部XXX,从事重症监护室护理工作,很高兴在这个伟大的日子和大家相聚一堂。我演讲的题目是《托起生命的蓝天》,以此表达人民健康卫士的心声。

  重症监护室窗外阳光明媚,看阳光奔波万里,看飞鸟追风逐云,尘世间一片生机勃勃。重症监护室内与之有鲜明的对比。记得,在一个夜班,普外科送来一位了不满二十岁的男孩子,车祸之后,整个人被撞得七零八落。全身多处损伤,脾脏破裂,做了急诊手术进入重症监护室。腹腔留置了很多管道,我在床旁整理引流管。忽然听到他尖锐的吼叫,拖长的尾音,相隔的另外一张病床上,一个中年男性颅脑损伤意识模糊的病人受了触动,哀声相和。其他的病人,绝大多数,已不能言语,枕着一声声悲鸣,半梦半醒。几乎没有人可以明确地表达他们的感受。只有陪伴他们的医务人员能够感受到他们的无助、恐惧,甚至绝望。固定频率的呼吸机发出沉闷的喘息声,心电监护仪嘀嘀嗒嗒的报警声,像时钟的声音。仿佛有一根弦,绷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紧……重症监护室里的空气是凝固的,连一丝丝风都没有。我们的工作就是帮助重症濒危的病人,走出监护室,让垂危的人走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尊敬的各位领导、评委们、同事们:

  文/西地兰

  大家好!我是普外科XXX。很高兴参加这一次演讲,炎炎夏日,骄阳似火,正如我此刻的心情。我演讲的题目是《白衣红心、青春无悔》,以此表达人民健康卫士的心声。

  我相信,很多医学生在刚刚走出校门的那段时间都会问自己,为什么选择学医?可以找到很多理由,而似乎每一个理由都是那样的模糊不清。直到进入医疗岗位,才慢慢的发现,这是一个让你一旦进入就舍不得放弃的职业。在经济浪潮下,你可能见过一些其他行业的朋友主动辞职下海经商,赚金千万。但是你很少听说医生放下柳叶刀,扔了听诊器,转行他业。他们守候着工资卡上那一份微薄的薪水,白衣红心、青春无悔。毫无疑问,医疗行业只是这个社会大家庭中很平凡的一个职业。我不想歌颂伟大,但是我必须陈述事实,不是吗? 

  昨夜凌晨两点,凉丝丝的风透过窗缝吹进办公室。我和几个极其焦急的陌生人谈话,告诉他们为了挽救他们亲人的生命立即手术的必要性。此时,窗外阳光明媚,对于睡眠不足的人来说格外耀眼。再批发两条阑尾,我就可以睡觉去了!这是我们普外科一个医生的网络日志。这就是一个普外科医生的日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