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继续吹
风继续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90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李弘江,男,现居重庆,教书,游山玩水,偶有思绪,遂乱写一通,言由心生,断续无章。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7-09-29 10:54)
标签:

诗歌

分类: 诗歌如歌
      四季如春

草木的枯荣,没有了

夏雨和秋荷,或许还有

但我们的季节已不可避免地相同

就像我们时常念叨的

四季如春

 

这个城市,像极了我们所有的城市

这个秋天,也像极了我们所有的春天

 

然而,我们并不会感到意外,或者陌生

因为,我们根本无暇顾及

 

当各种绿的叶子挤满了双眼

我们或许有点厌烦

于是,再后来

我们就开始放肆地怀念

怀念童年秋天里高高低低的麦垛

怀念故乡冬天里长长短短的歌谣

                2017.9.29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4-01 09:00)
标签:

诗歌

分类: 诗歌如歌
                                     
今天,重庆差点就万里无云
可我还是没有打开窗户,走出去
也没有找到一种恰当的方式来怀念你
 
我就看着一只空水杯,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但对于你,我只字未提
            
对于我来说,十年前你是一把火
照亮了关于二十岁的所有黑夜
我们就着热血,把酒言欢
            
现在你是一片云,晴空当头
生活已变得赤裸裸,毫无遮拦
我们拥有着一切
当然,也可能瞬间就变得一无所有


                            2017年3月27日夜,于重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3-03 14:53)
标签:

诗歌

分类: 诗歌如歌

   舞 

傍晚时分,城市被点燃后

广场上就热闹了起来

 

一群年老的人

陆陆续续,汇集于此

 

他们踩着相同的节

严肃认真地舞动着

如同一朵朵鲜艳的朱槿整齐地绽放

 

他们的手紧紧地攥着时间

一分一秒,都不放松

仿佛谁即将惊醒他们的梦

 


   小镇

小酒馆已经挂上正在营业的牌子

情侣的往事也正漫步于黄昏后的街道

 

熟悉的路口

过往的游客投来好奇的目光

 

不停闪烁的车灯

把深藏在这里的一切秘密都照亮

 

于是,小镇她就变成了小镇

于是,小镇她就消失了

 

   路 

雪落下的时候,我记得是去年

那时你和他们,都还很年轻

而眼下

我们就只剩下这场雨

在冬季的深处,悄悄破碎

 

曾经以为我们是河流,会一往无前

后来,我们和很多个黑色的凌晨

都变成了一滴水

一滴沉默于大海的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1-15 08:32)
标签:

诗歌

分类: 诗歌如歌

  错过

你就安静地坐在木椅上

被阳光拉长的背影逐渐模糊 

 

墙上的钟在走

大理石还泛着光

我们都不说话

 

整个角落却早已被你腾空

 

   你

船停靠在这里,你就沉默于此

低头走路,认真吃饭

 

不再细数光阴

也不再追忆年少时光

 

每一个清晨都逐渐变得相同

七点过后,你就走向八点

 

是谁让岁月变得如此的狼狈

 

 

 

 

  小叶榕

已是寒风吹尽的夜晚

河滨路旁的那棵小叶榕

依然绿荫如新

 

很久以前,他就站在那里

保持着同一个姿势

 

他收下风中的每一粒尘埃

却成了路人照片中的风景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2-11 21:21)
标签:

诗歌

文化

分类: 诗歌如歌

  (一)存在

树,在低头生长

阳光爬满破旧的屋顶

我们,也没有因为四周的高楼

而停止诉说

 

 

(二)雨             

秋后的雨,落在这依旧繁忙的街头

我知道,你一定是裹挟了一路的风尘

才在午夜时分,洒落屋顶

 

可是,好像没有谁关心你的到来

柏油路也并没有因为你的降临而停止生长

他们或许都害怕遇见你吧,遇见被你打湿的脸

 

但是我想,有一只孤独的路灯

他一定是看到了你

 

 

(三)人

我们不假思索地倾诉

就像你,抬头看见了月亮

 

 

(四)城市                

风,温柔地掠过城市的上空

雨季就要来临

 

你有伞,可以遮挡这雨水

却没有屋子,装下整个秋天

 

 

(五)日常

清晨

一碗小米粥

再没有多余的话

 

然后

将生活的全部塞进口袋

混入过马路的人群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随行随记

   随行随记十一:霜降以后   

   

   “豺乃祭兽,草木黄落,蜇虫咸俯”

                               ----民俗

    

     突然发现,霜降已过三日,而窗外仍阳光明媚。

     在这样一个季节,原本是山狼藏起过冬的食物,蛰虫垂下头来准备入眠,万物都准备抖落一年的风尘,进入冬眠的节奏,而时间也逐渐在走入远方平静的山林。但你所看到的景象却没有改变,人们的节奏也没有改变。每一天并不是新的,季节的轮回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毫无意义。我们再也无心去留意身边的一草一木。何况这些被“请”来的花草,长年都是一个模样,都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就像在她身旁每天匆匆而过的影子。

     这一切都是我们用双手创造的,绿油油的一大片。但是,这似乎又在预示着一个悲剧,因为我们把原本用几十年的时间,或者说用一生的时间来呈现的关于生命的精彩,却在一瞬间消耗殆尽,这终是昙花一现。

     自然而然,乃谓自然。欣荣枯萎,花开花落,这原本是一个多么美丽的过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手机博客

文化

分类: 诗歌如歌

         《他乡》之三:回到十月

                   

              这街头的烈日并未让天空安静下来

              与时间擦肩而过的路口, 在密不透风的街角

              你安静的脸庞让我回到十月

              十月,多么美丽的一个词语

              那是秋风吹过山岗的季节

              那是麦垛高高堆起的黄昏

 

              望着四周坚硬的楼群和人们的固执的面孔

              你突然明白

              你再也不能像十月的小伙伴们,手拉手走进金黄的田野

              或者,你也不能再如深秋的山雀,大声地把山歌唱给她听

 

              十月的风吹着,吹遍这个城市的每个夜空

              没有留下任何的,哪怕丝毫的,依恋

 

                                                                                                                                         2013年10月夜,无眠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随行随记

    还记得先生那篇故乡吧,此刻,这感受是多么强烈。    
      我们一直在惦记的,一直怀念的那个故乡其实都只存在于我们的记忆中,我们
都深爱着那个故乡。

      当再次靠近这片熟悉的土地,看着眼前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一条条崭新的爬向远方的柏油路,你会突然觉得你在这个世界已无处可遁。当这种感觉弥漫全身的时候,接下来便是一种无边的恐惧。是的,工业文明已经让你所生活的环境趋于雷同。而在这里,故土的人们都忙于在这个如潮涌般的时代激流勇进,他们都在向往去更高的地方呆着,他们都在梦想去更远的地方拼着。

      是啊,他们哪还有时间来和你一起追忆曾经的似水年华,曾经一起在秋天麦田里捉迷藏,一起在布满星晨的夏夜看萤火虫,一起在布满鹅暖石的河水里找鱼虾。他们太忙了,故乡的人们。
      记得先生也在故乡里表达了对现实故乡的不满,以及童年故乡的无限怀念。我不是一个太会煽情的人,当我只身回渝,深夜难眠之际,思及故乡所给予我的种种,情郁于衷,于是草草写下一二字。至于如何如八十年前先生般释然,则无从而知了。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1-05 13:47)
标签:

文化

分类: 随行随记

                    随行随记九:风中纸屑

 

   下火车的那一刻,我记得重庆还下着小雨,伴着冷风,高高低低的房屋都湿漉漉的,雾蒙蒙一片。

   这里的深冬是难得的暖阳,让人一时还适应不过来。

   接到他的电话时,说不上是一种悲凉,只是在得知他病重后我们都保持了长久的沉默,一种让人感伤的沉默。我猜想,沉默中的他或许想到了自己的过往。而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是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时光,那是已经过去了十年的时光。

   我们见面时是一个拥抱,他面带微笑。一种让人很意外的微笑。与成都这深冬的暖日似乎比较契合。我们在一个茶馆坐下,你一言,我一语。于是,以往的所有都在我们的谈话中若隐若现。但我总觉得有些话似乎他说不出口,我也说不出口。偶尔他也会轻声哼一些零星的歌词,不过是一些“沧海桑田”“梦中再见”“一路顺风”等。

  我们没有谈论他的病情,但从身边的朋友口中得知,他不过是时间长与短的问题罢了。

  临走的时候,我给了他一些钱。他极不自然地,口里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却又没有说,他把钱小心翼翼地装好,然后,我们挥手告别。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随行随记

                随行随记八:关于“自留地”

    “自留地”这个词来自诺水,我的故乡,以及母亲。

     在我家乡那边,每家每户后都会在自家屋后开辟出一小块地来,在这块地里,人们会种上蒜苗、徽菜、飘儿白......家乡的人们把这一小块地叫“自留地”。“自留地”不同于人们栽种主要农作物的田地,“自留地”一般就在自家屋后,种植的一般都是人们餐桌上最常见的家乡小菜。家里来了客人,离集市又比较远,于是,家庭主妇们就会马上去屋后倒腾一番,一会儿,一桌别具风味的家乡菜就上来了。

     在我有记忆的时候开始,我的父亲就很少回家。父亲在一个很远的镇上教书,基本上是一周才回一次家。那时,父亲的工资少得可怜,为了补贴家用,母亲就在屋子的后院倒腾出一块地来,在春天撒下菜种子,到了秋天,也就可以收获了。因此,在我童年的记忆中,总会有母亲在后院里弯腰劳作的身影。或者,偶尔起身朝着偷吃菜种的麻雀大声吆喝几声:幺噬......

     那时,我经常听见父亲半夜从学校回来时和母亲在油灯下的谈话,父亲无不是抱怨,抱怨工资太低,日子过得太艰难。而母亲却总是那句话:“咱家不是还有那块自留地么......”,于是,那块屋后自留地在我的记忆中就如咱家的风水宝地一般,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而它也总能带给我们惊喜:脸盆大的南瓜,白白胖胖的萝卜,郁郁葱葱的飘儿白。

     后来,父亲工作调动,来到了城里。母亲也就带着我和哥哥去了父亲那里,那片“自留地”自此也就荒废了。

     现在,父亲也到了退休的年龄,母亲也老了,而我则来到了更为遥远,更为繁华的大都市。一天工作的忙碌,半夜里,我却时常想起那个在我记忆里非常模糊的故乡,还有母亲劳作的身影,以及那片现在都不知去了那里的“自留地”。我想想,离开那片“自留地”差不多也快二十年了把,但它却总是毫无缘由地出现在我的梦里。

 

                                                               ------------对博客名字略作说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