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简介
谢谢。
基础资料
个人资料
园艺路125号
园艺路125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34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少年,对,就是你。你做过的梦里,这部电影再次重现了。这些大人为什么这么无聊啊?生老病死,写什么字呢?每一天被计划着去工作,被赚钱,被使用的人,都没有时间做梦。童年的梦里有些什么呢?大胡子飞行员是个傻子,小姑娘则是快被母亲和亲情改变的机器人了。谢谢,这动画片把我童年的梦想和纠结都柔化了。比如一个小子在暑假里被关在家里靠着一些螺丝,铁片,钉子等粗陋的构件,用左右手互搏术完成了一个又一个消耗时间的小童话。小王子终究会老去的,电影不会告诉你常识,左右手也不会,我们构建了一个及其功利的社会,花朵都会瞎鸡巴开。嗯,这个才是常识。我对我妈说,现在超市里的番茄比起童年吃过的都是不对味的,催熟的。菜场和超市里的土鸡鸭永远都是假的,价格还这么高。我心里暗暗地想到,土鸡和梦想,其实都是一样的,在这个城市里都是明码标价的。是你缺,还是我缺,铁?
      
    有时候会怀念起金庸古龙小说里说过的,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这个是成年后的事情了,要是有人说这样会变得更加好看,我宁愿相信你要好好的活着。就像没有见过一样。又是后来,我会觉得难受,但是只能暗暗地呕吐,有时候见你们也挺好,就默默的祝福。童话这么好,世间都不易。所以还是不要吭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又写了一条蛋特疼日记。之前的时候,我都在上班,15号的早晨我有点阴郁差点辞职。更早的这几年间我都在人间忙碌又苦逼的活着,有时候看一眼1900就觉得至少人间还有救,至少人是可以靠做梦活着的。其实蛋特疼这个事情,比起写诗来说只是个发泄的渠道。用幽默消解我见到的人间的种种不易和怪相也是一种派遣抑郁的通道。写诗不易,段子容易。生活不易,好看更不易。媚俗容易,艰辛不易。减肥不易,吃饱喝足容易。想起昨天删除的一条微波,原文是:人穷志短。想到这句也不容易。
     像李宗盛唱过的《山丘》,在人间这么折腾的翻山越岭的辛苦,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明白。其实就是就想看好看的。年少可以清狂,但是哪里又有那么多好看的妖精能历经时光和人海的茫茫还能保持住青春来见你呢?因此必须把好看加上引号。是悟空好看,还是八戒好看?是师傅好看?还是白骨精好看?再次提到了雪和火锅。年少时见过许多的人说雪。其实从小到大我就见过两次。总是觉得好看的事和物,一辈子见一次就好。哪里能有这么多的好奇和荒芜,去见了又见呢?所以说雪落下来,你就去吃火锅吧,火锅去去就来。见人间见自己说得是以见冰雪,最后还是要人间融化的。那么我让悟空来对你念一句:施主,你有蛋吗?你蛋疼不?要不要我给你治疗一下。
  再次说到见人间见自己。自己照一下镜子就能看到这个自己了。你做过什么梦,想要过 什么样的人生都不重要。生活的重锤总是把我们椿碎,并研磨成粉。一个人不停的掉下去,掉到最后就想起了光。光来的时候很快,去的时候更快。我见过自己被光照过的样子。每一个人都在梦里说着,只恐石凉花睡去。一觉醒来就是百年已过了。你见啥呢? 悔恨当初或者不见光?施主,你有蛋吗?你蛋疼吗?要不要我给你治疗一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返照

此致

    现在每天习惯的事是,偶尔去阳台上看看夜色,星星,云朵和抽烟。人间繁杂,只有阳台是个我无聊时喜欢呆的地方。一盆有点年份的仙人掌,是前任屋主的父亲种的,现在有一米五高了,每年夏季来的时候会开黄色的仙人掌花,每次喝完啤酒的深夜我喜欢对它撒尿。发财树和栀子花是后来买的,有时会长有时不长。一盆芦荟是我妈从家里带来插枝养活的,当时对它没有抱过希望,现在长得很好。一盆是我从其他地方摘种子长出来的花,这个花四季会有,不过繁盛一会就开花,枯萎一会就死掉,在夏天花开得最好。我于是把种子又收集了一点,花期一过后就撒几颗到花盆。一般不去刻意照料。每年也总有一两颗种子会发芽开花。这个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中间也有死掉的植物,所以拔草,施肥,浇花,这类事情都干过。就这样过了好几年,花花草草断续的长在阳台上。
    
    后来听人说起过人生有两种痛苦:一为事物正在消失;二为事物已经消失;我倒是喜欢极了天上聚散无常的云气。我在喝酒时见过,在夜色里见过。年轻时写过一句短句:小贾,我能摸一下你吗?于是就摸到鱼骨头了。这是一条年轻的开心或者伤心的鱼。摸到鱼骨头的时候,可以感觉到它在水里游动的样子。后来又见到王淳在一首诗里又一句大概是这样写道:我们吃鱼,胃里充满鱼的尸体。于是暗暗叹息,少年们浪费了很多年去吃鱼。忘记了鱼本来的样子。回到人生的两种痛苦"正在消失 "和“已经消失”。大概的记起霍金的一个理论,两种描述在时间上可以叫做“此刻”和“彼时”。如同在一张白纸上画出时间坐标轴上的对称两点。以坐标轴原点为中心,将白纸对折。如果“此刻”和“彼时”两点重合,霍金把这种现象叫做虫洞?或者穿越时光?原文的意思忘了,后来看矮大紧在他的节目里也诠释过类似的观点。那么这个说法里可以证明马尔克斯写:“昔年种树,今年种柳”;这句是对的。在残破的人生里有人去了虫洞回来找到你了吗?
    
后记:于是很多年后想到:喝酒的人们最后都去了远方,穿墙术,虫洞,童话,星空,杨树和柳树必然是要成排的。那就让我们慢慢安详的变老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返照

    09年从某地到本地及其的渴望吃火锅,最初和同事一周吃四次,整整吃了半年才过了瘾。见过一些后慢慢的觉得食物是一个地区的性格和背景。本地目前为止好像没有做这行超过五十年的,包括各种吹好吃的小面也有真假难辨。虽然也有店面打出招牌说是清朝开始的重庆火锅第一家,也不知道因为历史原因,中间传承中断了多少年?这个时代广告和包装和水分太多了,只听迁居到本地的长辈说过,最早是自然饥荒时期,那时候吃什么都是自己作汤锅加佐料,一家五口涮的都是外地白菜。而且这个白菜还得是有机会出差去外省才买得到的奢侈品。在那个年代,有菜吃也是件奢侈的事。一家五口老小坐在一起吃顿白菜火锅,就算没有肉食能吃到饱,也是完满。想一想当年也觉得比我爸他们幸福。我爸当年饿到浮肿差点就死了,这么推论下去可能就没有我在这里写微博和火锅了。

    所以很多年后喜欢看美食烹饪视屏,然后都时常对我妈说,这个怎么做,那个是不对的。有点愧疚,吃什么好和味道不好这个事情,有人关心你就是好的。吃什么好说是没用的,要自己去实践。我给他们做过菜,有好吃的也有失误的,此处省略。。。。。去年我得病了,整整三个月吃不下东西,每天吃中药,吃饭的时候才知道,万物虚空,悟空也是要吃饭的。有人给你做好饭,等你吃,在这个世界太难得了。

    在本地吃过很多火锅,食物是一个地区的性格。能认真吃饭的人是有福的。现在人们为了工作,难得好好吃饭了,喝酒的多,好好吃饭的少。去某地吃火锅,吃了一次我问老板,你的锅底加骨头高汤了?老板一听居然惊讶,然后坦然承认。所以一看就知道是很有人情味的人。本地火锅各种调味和秘方中间还有各种香精和浓汤宝。能良心的只加天然佐料和高汤的就少得很了。每次和同事再去的时候都是为了谋一醉,不知道老板是不是对我有印象,都极为热情有度又不是让人尴尬的那种。

   以后总是在想,如果不上班了,不为了人世间那点虚幻的名利,和中午永远是了糊口的饭菜。能够在偏僻乡村有座房子,靠山近水,也不为什么人世繁华,晚上一个人喝点酒,有人喜欢,吃好吃的饭,寂静的度过每一个夜晚和清晨该多好啊。可惜人事难料,都是天地一沙鸥了。说起来这个梦想估计很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2 02:55)
    见过 许多做过梦的人,后来就不见了。后来还是喜欢一个人静默的喝酒,有什么话对自己说的时候觉得更安静和诚实?即使白昼的时候也是醉意熏熏,像个傻子一样说这样不好,那样不好。看了一个说负面情绪的微博。觉得人们喜欢把事物分作两类:一类是好的,相对的一面就是坏的。一时愣住了,很难想象到河流是消逝而去呢,还是是静止好呢?这个话题不能深究,不然王阳明又要不吃不喝的去和竹子格物致知呆个三天三夜直到昏迷了。
    
    只知道灵魂是不容易的。两个老妪如果聊家长里短,八卦花边能聊到一起也是不易的。要是随随便随便靠一个理论专家两句话就能让你解决人生难题,要么那是人间天地宽了;要么欢喜和感叹:你对人生感知到的事物都是光明。
    
    抛开日常生活,和不对的人喝酒交流是很难的。还是喜欢自斟自酌。这点被旁人批评过很多次了。一个不合时宜的人,不参与喝酒的社会生活,就是孤僻的怪物。在异乡,我们何尝不是一步一步的变成了一种自己不认识的怪物呢?一种乐此不疲,一种变幻各种形态。只是最后你们还好吗?云朵每天都在变幻不同的形态。

    时隔好多年,照了许多次镜子,白发多了,容颜越来越像个丑陋的老男人了,于是一个人再次想沉默了。结尾处再次用一下曾经写过的句子吧:空山不见人,你见不到的人就是死者了。月光是好的,几千年过去了,我们今天所见到的光,都是从过去投射过来旧时光。还是喝酒吧,兄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Ride on

想象一棵树去了更远的地方,
多少空山花鸟中
列侬在唱,人海茫茫
一生中之中作过的梦都太轻了。
杨树和柳树
必然要成行
云气往北方去
磨刀的人,磨啊,磨啊,磨。
我见你如见大雪。


大鱼时光

大雪如棉花和星辰
剔除星空,夜色和花朵
把大雪放进鱼的身躯
你好,现在
开始,过去
海面里波光褪去
在这波光荡漾里
而灵魂是没有形状的
鱼啊,鱼啊,
你是什么鱼?


9月17日

在阴雨天写下秋天之心的人
可能是个酒鬼或者
做梦了
听到海面的声音
无边落木萧萧下
酒鬼在梦里念道:
鱼啊,鱼。
空山不见鱼。

秋夜谈

雨水掉向人间
然后是寂静,
寂静与微风吹过草地的声音
ZZH决定又活过来
像一个重新开始的人。

9月20日夜里见鱼

把云朵放进大鱼的心里
鱼就去了天空
然后放进去雨水,河流
微风,大雪和傍晚。
要去更多的地方。
鱼是没有眼泪的
天上有多少鱼
正在荒废时光的人们头上飘过

对于错误的认识

夕阳去的更远了
比如秘密与消耗
一个老人在屋里喝水
雨后是湿润的空地
在漆黑的夜里植物秘密生长
你要快一些,再慢一点
空地上有草木和墓地
然后是飞机和草原,
野马在人间呼啸而过
你若肉身安好
大雨一定要落下来。

且听风吟

对于大雪和消耗
风声带不来夜色
消失的人唱出一首好听的曲子
“咿-【---】呀,时光多匆忙”
你是钟声,
你是风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10 02:03)
    请了三天假 回家看老人,岁数大了病痛越来越多是难免的。来和去各一天,中间空着就一天。看到老人消瘦和患病的身体,然后想起如果父母老了,又如何,到我也老了又是如何?难免的会提到人生的衰老、死亡这些话题。有时好奇,假装自己也是一个老人,会怎么样去看待衰老和接下来的死亡这件事。怕长久的黑暗吗?怕花朵落满了山坡,只剩下一声叹息吗?摇了摇头,老人也是沉默的。我觉得可供老人的帮助不多,只能尽力宽解,比如注意饮食和生活保养等等。这些都是善意的谎言,不知道是否能让他们宽心一点。而他们想做的是,趁着死亡之前,买一口结实的棺木,找个附近风景好点的乡村里的山坡,立个碑,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生辰和死亡日期。为自己去另一个世界另谋出路。于是叹息一下,这也是最后的自我安慰了。
    关于“死”这个概念,最好的说法是唯物主义者说的,人死之后只是物质的转移,碳水化和物进入自然界另外的循环而已。所以没有灵魂就没有知觉,更不会有恐惧与后悔了。  比如:“人死如灯灭”。这句很唯物,即使人们读着有些伤感。如今看来,一步一步都在走进。你生来都是变老和死去的。知道了这个真理,再去看春红柳绿,花开花谢,美人迟暮,难免会悲观一点。比如听人起说烟花如何美好又短暂,我说人间又何尝不是消耗。应作如是观啊。你死后不会有人来问你:“君子意如何?”君子都死了,问也问不到答案的。
    接下来说说活着的事吧。看完苏轼和李白等人被贬谪的一生,再看看老杜,有人喝酒,有人煮肉,有人饿肚子,屋里一家老小住着还漏雨。人生的曲折小径里各有各的分曹射覆。你好即是好,不看也是好,挺好。我去喝酒也是好,不喝也是好。写到这里,我的愿望越来越简单了,没有什么想法,只是觉得活着也是很难得,趁着没死之前,做一只梦里的蝴蝶或草木吧。空山不见人这句话其实现在才知道,你没有见到的人,就是死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说起熟悉的人,大抵都是2000年左右的回忆了。那时候年幼无知,少年决定第一次写诗,傻逼似的排除万难去做梦。有时候想起吃不饱的日子,也想起梦想遥远,等等。像一只童子鸡一样去面对世界。后来去了一些地方见过一些朋友。有活着的,有死掉的。每个人都在努力的活着。越十年,人们活着。世道也活着。今日见你我,也是难过,明日见你我还是难过。也有一些很好的人,我曾见过,这些人去见了一整个世界。见瀑布,见流水,见沧海。有人婚娶离殇。有人暗夜歌唱,还有一些人消失不见了。

    见完人间之后,我想到的是吃好吃的。---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大厨们日夜忙碌,可惜,屌丝怎么能够环游世界呢?鉴于所有不可能肯定的事物的属性指向了唯一的可能性。所以我再也不介意喝酒这个问题了。朝闻道夕死可以吗?答案是,可以。

    每一个愁容满面的人,去往了不同的道路。让哈利路亚成为贫穷的抚慰是件虚构的事情。后来,我在长白发,喝酒,消耗时光。希望每一个人会有一个角落好好的安放自己的过往。哈利路亚,让橡皮擦擦掉灰暗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补充前言:看了下日期,是以前发出来又隐藏过的字。今天想把这个写的不好的很无趣的字再发一遍,因为,我有点难受,人世太长了,啤酒永远都喝不完。我觉得世界不可能变得更好,好的时光都是被用来消耗的。这是我在人间的所见所闻,如果难受,我也没有办法拯救谁。本文只是感受,不代表我对这个世界的悲观会减轻那么一点。)

    最近听过一首好听的歌,于是又想了想,从前我在干什么啊?有一整天的恍惚吧,似乎回忆穿越去了远方。光线从来都是从天而降的。比如在电影院陪人看《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这类黑的幽默反洗的片子,旁边有人哭,想了又想缓缓的呼吸一下,按下不表。可能是我从小不缺哭的原因吧,后来不爱去理解人们的悲伤了。现在基本上不太看言情片了。一本《红楼梦》本来就是虚构的,现在虚构得更多了。反而觉得认识的几个朋友比张嘉嘉这种鸟人更适合写这种80后的催泪剧本的。因为我看到的情节,基本上和小强靠上谱了。而且绝对更加好看,题外话,此处请忽略小强和其他人。

      后来看星空那段就燥了。忽然想起稻城亚丁这个地名。这个地名是如此相似。8月底决定辞职的时候差点就去了,结果这部片子让我前天看到了那里的风景。再次想起几年前看过的黑天才写的回忆录那几篇字,确实不错。也让我发现,我这几年终于懒得写诗了。我写字的时候认识的人们许多都安静于生活了,写诗的人越来越少了。如果有什么想写的也是旧事,情事,道理或者是烹饪和美食了。记得曾经听人说起过,如果一个人爱怀旧了并且头发白了,说明他已经老了。写这篇字的三年前我总是照着镜子,看看有多少白头发。

     现在我来说这部片子的理解吧,猪头一开始爱上柳岩就是错的,此处略过。邓超的情节就有点虚构了。片子是在重庆拍的,不过这个故事没有说到重庆的立交桥是经常堵车这个细节,还有张天爱那个更假了,因为本地的的人世很多的是在某相亲节目上面。所谓“人间不拆”。

    所以说电影可以为我们创造一个光怪陆离的理想世界,即使它不够完美,至少有人可以在里面大哭大笑一场。可惜,现实世界的伟大就是把:嬉笑怒骂艰难曲折,一 一 包容其中,难怪马尔克斯写了《百年孤独》。每一次一个人写游记和烹饪故事的时候,我就知道花朵总是会开在不同的世界里的。基本上以上是告予贵方知悉,谨此祝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19 23:59)
    以前年轻一点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有光。光可以照着我去远方。这么多年下来,每一次对着镜子找自己的时候,都觉得这个老少年,越来越老,越来越难看和沉默了。三十以后,就很觉得光和理想是很稀缺的东西,就像我在《哈利路亚》里写过的结束语:哈利路亚,让橡皮擦,擦掉人生的昏暗吧。从小是个敏感又阴郁自闭的人,和人说话聊天也是极度自卑的。一个自己有光的人,可能把光都藏起来给自己看了,他的外表和世界是一样平凡无奇,现在可以和商人聊天,和本地的棒棒一样骂脏话,开粗俗的色情玩笑,哈哈大笑---这是个让人喜悦的表演。大家都在这个充满恶意的世界里苟于残喘。在这个辽阔的世界里,包罗万物。你不知我,我不知你。在夜里都关上门点灯去热爱自己的光和孤岛去了。现在想起来,年轻时的我鲁莽又愚钝,真诚又粗暴。无知又诚实。于是方文山在歌词里写道:旧故里城春草木深这个典故的时候。我想到的是旧故里的草木又被割掉了几茬。我们匆匆忙忙的在人间活着,吃饭,喝酒,对人说爱,说不爱,都是草木灰了。于是想到的是大学里教授上早课点名的情景:XXX,来没有?重复问三次。“哦,XXX没来啊,把那个给X了。”这话对于急于修够学分的少年们就是黑色幽默的X了。
    
    后来我喜欢的是云,蛾子几年前去了纳木错,那是一个我心心念念的地方。我一直坚信所有的云都是在纳木错上空形成的。他在微博上面发了很多照片@ 我,我把每一张都存了。后来蛾子结婚生子,又离婚了。除了去年过年时微博上回了一条消息以后,至此再无消息。这些有光的,臭屁的,老少年们都是好的。我想说的是祝大家晚年幸福。光景有穷尽,人间是无赖。
    
    至此,我见过好多人间了:生离,死别,错过,相向,陌路,暮色。短短几十年,人都是要死的,最后都是草木灰。李敖临终前说那几句话是对的,化解与和解。身前是草木灰,死后成灰了。今天去博客把很多年前的字回看了一下,黑夜里写过的字和做过的梦都是好的。人间那么短,让我睡一会。睡完就去见人间,见云朵。
    
    于是又看到了几年的字,读完内心触动,时光的力量是强大的,中间我们不断变幻容颜和语言,但愿初心仍在,使自己不辜负自己,虚度许多光年。于是转发一下,隔了好几年以后我想继续认真的写字了,十年,二十年后可以再看一看傻逼的,衰老的自己,这些对抗时光做过的徒劳又艰辛的努力。它们可能就是我的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