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涂鸦
涂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4,131
  • 关注人气:38,8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客
草根名博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精品博文
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博文

 四川青州(眉山)出过四个历史名家,其中之一便是李密。

 

 人说“宁学桃园三结义,不学瓦岗一炉香”,几十个哥们一头磕在地上,最后跳槽的跳槽,投降的投降。可那李密确是个人物,早期的瓦岗大将也是如云,比如手下那左武侯赤发灵官单雄信,手使一把金顶枣阳槊,就奔李世民而去......好像不是这个李密。

 

 对了,那李密乃是凉州刺史李焕之子,不仅一手医术能回春,更是孔夫子挂腰刀,文武双全。曾随神武帝讨伐契胡部酋长尔朱荣之侄尔朱兆,占广阿,破邺城,受封并州刺史,官至正三品银青光禄大夫。但老本行从未丢过,一日见路边一美艳如西施,妩媚如貂蝉的女子袒胸露乳,挺着大肚,像是快要生产。那李密下得马来,伸手一抓马上的医箱......好像也不是这个李密。

 

 想起来了,正解乃是西晋李密,一篇催人泪下《陈情表》,实则抱怨那太子洗马从五品,芝麻绿豆一点大。看得晋武帝是“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雨。”,不仅两二八妙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上海

弄堂

分类: 点滴往事

年齿愈长,对玩乐的兴致就愈低,不像少时,一本烂书都能看得津津有味,翻来覆去地再三阅读。有时家长在屁股后面紧盯,哪怕只能靠语文书上带故事情节的短篇文章慰情胜于无,似乎现下回想起来也是个乐子。反倒是如今娱乐活动众多的年代,却失去了对自娱的渴望。上网看部电影都常常在快进中完成。


涂鸦虽贵为80后,咱们小时候的娱乐生活也十分枯燥贫乏,估计老帮菜不可置信,但也确实是那么回事。有了电脑开洋荤,也已经是快上高中的事情。虽然涂鸦出生在上海西南的徐汇,远离市区,但那时城市的发展迅速,钢筋水泥逐渐吞噬了一片又一片的水塘菜地,连附近的公园都被打造成烈士陵园,根本没机会享受老帮菜小时田野山林的逍遥游。


从而“弄堂娱乐”便成了我辈发挥顽皮捣蛋本性的地方。虽然不过也就是从木头人、过家家这些最小屁孩子的玩意儿到后来的捉迷藏和打弹子这区区几种玩乐方式。从此上海大小弄堂里孩子的吵闹喊笑声,媲美了老鲁所说的“虾肉馄饨面,五香茶叶蛋!”的叫卖声,成了上海弄堂文化的新象征之一。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脏话

中国

文化

杂谈

分类: 犬儒之谈

有新浪博友在文中大叹,中国人动辄在现实亦或网上抛出五花八门的国骂,从而作为当代社会道德滑坡的依据之一。涂鸦看罢,颇为不然。在我看来,当代国人的文明素质与教养的平均值,确实远远低于一些西方社会的人群。但把“脏话”数量作为判定标准之一,却有待商榷。起码西方人的脏话有时说得比咱们还顺嘴、频繁,而且开口的对象从文化精英一路直下市井壮士。人群的覆盖面积远甚于咱们,尤其是骂脏话的女士比比皆是。因此“骂脏话=没文化”的中国公式就完全没有办法套在鬼子身上。唯一不同的是,咱们的国骂确实博大精深,花样百出,足以编成如康熙字典一般厚重的教科书。而鬼子的骂词,翻来覆去就是那些玩意儿,离开了“F”词,那“英雄”气概,或许只能靠动手来体现。

 

涂鸦虽贵为80后,只是在中国学堂浸泡时,即使已经将各种国骂烂熟于心,但实践次数当真少得可怜。除了在几个要好的世兄弟之间,做做“口操”,聊以自慰。高中毕业前,根本没有胆量在周遭女生或是老师家长面前冒充过三句不离“直娘贼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语文

北大

教育

分类: 犬儒之谈

文/涂鸦

 

语文教材改革,乃是中国各地教育界年年最具争议的话题之一,往往一篇老文章的淡出亦或新文章的入选,都能引动一股大有炸平庐山的争论之势。当年因鲁迅先生在语文教科书上的“失宠”,所见的那些唇枪舌战,让涂鸦一肚子好笑:这些同志为何不想想,如果咱们的语文教育真的敏感脆弱到,有无一篇文章或者一位作家,便可以让语文教学天下大乱,那这种教育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而且要评选这世上有任何一门学科对教科书的倚赖最少,首当其充的便是语文教育。过了初入学堂的识字阶段,语文教科书完全成了消磨那45分钟上课时间的“课堂读物”,所谓的对“段落大意”,“中心思想”的学习,无非那些编辑语文教材的“上帝”们,对前辈作家的写作思想与学生学习思想的双重“强暴”而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涂鸦

 

适才去马未都先生的博客闲逛,摄取本周的“精神食粮”。老马在其中一篇文章里对北京福禄寿酒店的说道深得我心,那建筑当真恶俗之极,无论从建筑本身的造形到创意定位,当真一无是处,完全是典型哗众取宠的垃圾之作。唯一值得“称道”的地方,或许就是为网上缺乏传统文化知识的后80,90后以降的“长江后浪”们的启蒙教育,续上了丁点的文化香火,让后辈们还知道“福禄寿”是怎么一回事。所以美女作家对不上李白的诗句又何如,如今的晚辈,有几个能将文化入门的<<唐诗三百首>>,背出10首以上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文/涂鸦

 

涂鸦少时,鲁迅曾是除钱钟书先生以外,个人最欣赏的一位文坛大家。总计三篇小说集,一篇散文集和近二十篇杂文集里的所有文章,我都曾细细品味研究并铭记在心,彼时情不自禁地便尊他为中国文学历史上不可多得的一位国学家。所以涂鸦现在的写作,就常常带着这他的恶毒刻薄,而敢于向任何人抛出抛出匕首和投枪的勇气,更是拜他所赐。

 

直到后来高中的某个暑假,疯狂迷恋上了西方哲学和唯心论,从而接触了西方现代文明和其下的大量文学产物,以及在了解了这些文学作品创作的时代背景和对社会的发展所起到的影响后,回过头来仔细的再看再想。似乎鲁迅先生在我心中的伟大形像已经渐渐逝去,才发现,原本我所认为的那个英勇的斗士,其实不过是一个只有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文/涂鸦

 

当初,涂鸦将拙作<<唐诗宋词早已被时代所淘汰>>贴出后,有不少网友提出了不同的意见,甚至昨日有草根名博的网友连续写了4个纸条,就拙文表示了异议。当然首先感谢这些同志的严肃以对,但自己至今认为,我指出的不过是一些文学常识而已,至少从民族感情上来说,我也不愿意唐诗宋词就此淘汰。可“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若是“民族感情”能够指挥文学,庶几有如此众多的爱国愤青压阵,咱们早就应该是在文学领域一览众国之小了吧。

 

其实众所周知,文学与其它艺术领域一般,其发展至今,依靠的也是一种逐代传承的智慧积累。而且与科学领域中的一个发明或发现被推出后,会引起迅速的发展不同的是,文学演进的过程十分缓慢,古诗从四言诗经起,历经了千年才演化出律诗。前些时候在文化社区看了某位博友关于古诗的零碎之语,谓唐代的政经强弱起伏,直接影响了唐诗的发展。但他却丝毫没有看出,文学的发展根本与社会生产力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而且各时代的文学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去年,“狼爸事件”的粉墨登场,堪称中国教育界的大事。虽然之前“狼妈”的教育方式在美国学界与社会闹得沸沸扬扬,但很多国人没有发现的是,两者并不等价。“狼妈”的出现,完全是对美国现行主流教育价值观的反叛与否定,乃是子午谷里出奇兵,用自己背世(美国社会)的教育观,将两个女儿带向了“成功”之路。相反从本质上来说,中国“狼爸”的出现,只是代表了中国现行家庭教育的缩影,除了手法较为激进与极端外,根本与千千万万普通的中国家庭管教子女的观念毫无二致。

 

然而遗憾的是,原本应该引起众人深痛反省与检讨当代中国家庭教育的大事,最后产生的也是瞬时效应,哗哗开锅了一阵子,便悄无声息。跟老张那部拍得五颜六色,看似场面宏大却毫无实质的<<黄金甲>>一般。当然如今中国独有的人文特点之一,就是只求表象,不求内在,热闹完了也就热闹完了,所以勿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得去年底,郑渊洁先生出来抨击班干部制度,旋即引来了网络上的热论,连那篇似乎乃是大人代为捉刀的小学生檄文,都被炒到烂成了稀饭。那时见某新浪博友肉麻吹捧这位子虚乌有的小学班干部,惊呼中国当代孩子的思想成熟,却不想想,即使这篇文字真是出自一个孩子之手又何如,恰恰凸显的是那些长江前浪的尴尬,洋洋洒洒一网络,搞了半天的大批判,最后竟然还要靠一篇孩子的文章来呐喊助威,为自己的观点增加胆气,当真是出息人干出息事。

 

作为中国教育的过来人,其时看了郑渊洁先生的评述,涂鸦当真是无限感慨,谁都不能否认,从小学起,咱们就得时时刻刻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管教,家长老师自不必说,连自己的同窗世兄弟,也会成为自己提心吊胆的对象。而这套班干制度的存在,使得一个班级往往比《大红灯笼高高挂》里的那个家庭还乌烟瘴气,今天在一起打闹嘻笑的玩伴,转眼便会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得1998年法国世界杯那会儿,半夜球赛还未开始,“小喇叭就开始广播了!”,哎哟我的涂鸦妈呀!那家,比韩乔生都能整词儿。最不待见老涂鸦那没出息的熊样,总是不敢言语。有一次我实在憋不住,便回了我妈一句嘴:“老姐,自己老公大半夜穿戴笔挺在家看球,没穿开档裤出去包二奶就算不错了,您知足吧,还想怎么样?”,气得我妈立马扭头就去睡觉,涂鸦半响才慢条斯理地在旁回了一句:“小涂鸦啊!你爹身体不错,还能活几年。真的,别让你爹再多遭罪了。”

记得曾经看过一篇文章,是谈82年,坐着跟王小波等一群同学在大学里看球的往事。虽然全文硬伤累累,但看完还真是让我羡慕这些老同志。可怜我其时刚从娘胎里出来不久,没赶上贝阿尔佐特的意大利军团大出风头的年代。而虽然正因为普拉蒂尼、劳德鲁普、博涅克这80年代初,扬威欧洲的黄金三角组合,让我后来成了铁杆的尤文图斯球迷,不过这崇拜之情也是从后世的足球报刊杂志里看来的。而斯蒂法诺、普斯卡什这些更老的一代球星更不说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