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丁爱笛
丁爱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5,747
  • 关注人气:1,8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05-06 07:34)
标签:

情感

也许是每天都有要忙活的事情做,也许是从小到大精力比较充沛,一直没觉得自己老了。直到有一天,记得是65岁刚过去不久,我挤上地铁10号线,正手吊着扶杆在想事情,有人轻轻拉了我衣襟一下:“大爷,您坐。”一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小姑娘笑容可掬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在这之前从来都是我给别人让座,别人给我让座这还是第一次,刹那间我还是有点特别不好意思。坐下后我悄悄问小姑娘:“我是不是看上去特别老了?”“也不是,”小姑娘说:“只是看上去到了该给您让座的岁数了。”这给我很大的震动,回家后我对着镜子照了半天,是啊,两鬓虽未全白,说花白一点不过份,额头两眼褶子好几层,加上两个肿眼泡,说你到了该给你让座的岁数还真准确到位。从那儿开始,也许是心理上认可了自己老了的事实,在公交车上给我让座的事越来越多了起来,我也从最初的不好意思逐渐变成心安理得了。别人对我的称呼从大爷变成老爷子我也听顺耳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04 09:19)
标签:

情感

永远的张革

    2016年在延安种植油用牡丹的季节结束了,从八月份一直忙到十月底,真是一天都没有好好歇歇.今年在延川县种了近70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30 07:54)
标签:

体育

情感

         ——回忆我的恩师王则珊教授(下)

艰苦训练、以身作则

做王老师的学生那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他是个做事有计划而且严格执行的人。当时中国体育界刚刚从日本女排的崛起认识了带领日本女排那些矮小女人登上世界女排最高峰的传奇人物——大松博文,他所倡导的“三从一大”即“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给中国体育界极大的冲击。王老师对此特别赞同,他就多次对我们说过:“体育训练无论多科学,运动量小是提不高运动成绩的,你要提高自己的运动成绩就是向自己的身体极限挑战,你运动量达不到极限怎麽突破?”我们那时的运动量以现在的学生眼光看是难以想象的。下午第二节课后3点钟开始,二个半小时内训练量总在一万五千米左右,这里有大量的变速跑,上坡跑,间歇跑,越野跑,及各种跑步的技术练习。记得有一次训练有8400米的间歇跑,每个400米要求在1分钟内跑完,每次间歇不能超过一分半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29 12:42)

              王则珊教授与其夫人杨一庄副教授

 

——回忆我的恩师王则珊教授(上)

    一直想写一篇纪念我的恩师,原北京体育大学体育理论教研组王则珊教授的文章,断断续续的动笔,总算写完了,了却我心头的一点念想吧。

2015年正月初六,原清华附中中长跑队的老同学老朋友在北京小聚,打电话给我,我因在延安与老岳父、老丈母娘过年,不能赴聚会,只能电话遥祝大家愉快。因听他们说聚会后还要相约同去看望我们原中长跑队的教练王则珊老师,就请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杂谈

历史

       老李头,大名李焕章。我们到张家河插队时他已经近50岁左右了,人有175上下。脸盘大大的,门牙板板的,性格坦坦的,从说话慢节奏语调就知道这是一个永远不急不燥的人。因为是老党员,所以总在我们大队有点小兼职,什麼党支部委员、管学校的贫下中农代表之类。但在我们二队,因为他腿不好,经常闹腿痛,一直在做饲养员的工作。也许是饲养员当的时间长了,平常总就见不多的几个人,养成了特好絮叨的毛病,凡事叨叨的没完,临了还问你:“解开了没有?”刚开始时我还真不适应,听他叨叨就觉得有点头大。但慢慢的,他的叨叨就听出点味道来,尤其是对天气的预测上。

        70年,我刚当队长的头一年,生产计划都是我刚当上队长后不久陆续公布的,谷子种多少垧,黑豆种多少垧,玉米多少垧,糜子多少垧,也都是我参照了过去历年的种植面积征求了队里几个老农的意见定的。从公布开始李焕章就找我叨叨说山地豆子种多了,说今年春夏都缺雨水,山地豆子种多了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情感

历史


 

张卫光担任张家河大队的放映员时场景,这是1977年他工作时关家庄北京知青曲光画的速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健康

杂谈

 1970年深秋,队里劳动力奇缺,生产队里有近三分之一的劳动力都被派去出民工了。公社在关庄有一个李家沟大型水库要修。县里在永坪也有一个大型水库要修,同时县里在黄河边上还有水利工程。这些都从基层抽调大批劳动力,不但摊派了劳动力,所有这些劳动力的成本、花费、补贴都是基层生产队出。秋收缺劳力,而且我当了一年生产队长之后为了让队里的牲口更好的过冬,专门种了一些用作青储的饲料青玉米和燕麦等,也额外需要人力收割铡碎储藏。所有能动员起来的人力都挖掘尽了,唯一剩下的就是带头拼命干了。我带着5个壮劳力铡草,从早上开始一铡就是天见黑。就这麽拼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杂谈

往事之五:干部贪吃老牛肉 传秘方解馋虫

还是在1973年的秋天,正是收秋最忙的时候,一天我在场里带着二队的婆姨们打场,大队书记高挺荣跑来找我,说公社几个干部的饭派到我们二队了。我知道确实有3个公社干部下来到我们张家河大队检查各队的公粮留存情况,我原本以为他们打一晃就走呢,没想到还真留下了。“吃派饭呗,有啥了不起的要你大队书记亲自来,你在鹿山沟嚷一嗓子不就得了。”我说。“哪那麽简单,他们晚上要打平伙,还要喝点酒。知道你小子当队长出名了,种的菜好,点名要在你们队吃。”高挺荣说。打平伙就是几个人大吃大喝一顿,所谓聚在一起热闹一下。“哎,我可说好了,豆角黄瓜有,鸡蛋也能凑一些,我可没肉啊,临时到哪儿找肉去。你不是给我出难题吗?”我老大不高兴。“早就知道你小子不上路。”高挺荣说:“下面杨家坪煤窑刚杀了一头老牛,送了二十来斤牛肉来,就在小学校的办公室里。晚饭就在小学校的闲窑里就成了。话可说回来,你可别把牛肉煮不烂,做倒了名声。”高挺荣得意洋洋的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宠物

杂谈

王维雄,我们二队的一个社员,我们到陕北插队时他已年近40岁上下了。他早年跟随父母从绥德逃荒来到张家河,我问过他,那是1930年,他刚4岁。他父亲是绥德人,他母亲是米脂人。王维雄后来成了我的大姨夫,因为他的婆姨是我的丈母娘的姐姐。王维雄是我见过的陕北农民中最典型最杰出的代表,聪明、幽默、勤劳、节俭。无论山里地头上,还是村里大家挤在饲养员生的窑洞里开社员会,只要有他在,那一定欢声笑语不断。只要他愿意,说出来的都是四六句,又押韵又诙谐,常常逗得大家捧腹大笑。我有时奇怪,一个自己说他小时候只在私塾的门外听过几耳朵的人,按说就是完全没上过学,但出口成章的能力即或是学文的大学生也难望其背。我听他背过百家姓、千字文,也听他讲过三国、水浒、隋唐演义、西游记,都是头头是道,而且还夹杂着一些正经书上没有的情节。最出奇的是他还打得一手好算盘,加减乘除都很流畅,用食指和中指,口里念着口诀,把算盘珠子拨拉的脆响。他说打算盘的本事他是在永坪镇集上跟一个老先生学的。农具只要经过他的手整顿一下,怎麽都好使,无论是镰刀还是锄头。经他手盘过的炕,点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博客七周年

我的博客今天4277天了,我领取了徽章.  

  • 2010.01.06,我在新浪博客安家。
  • 2010.06.02,我上传了第一张图片到相册。
  • 至今,我的博客共获得127,916次访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