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新浪微博
个人资料
帕里亚齐
帕里亚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1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连接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6-04-10 00:47)

最近看了电影《杀人回忆》,然后又看了一次《谜一样的双眼》,看完以后写了一些想法:

 以前看《谜一样的双眼》,纠结于“正义”的私刑。现在发现没有必要。

个体将施行暴力的权利委托给国家,而国家暴力无法维持正义,个体不得不重新拾起暴力,捍卫正义。但边界在哪里,泛滥的个体暴力(私刑)(即使符合正义)必然是不可想象的。

最近看《美国宪政历程》,即使制衡如三权分立,权力的天平还是很容易倾覆,个人的良知、道德、责任在制度运行中仍然不可或缺,甚至是依赖。

正义始终由暴力支撑,无论国家还是个人。暴力的边界是良知,但良知是如此软绵无力。

制度的设计只是利益各方的妥协。

电影《谜一样的双眼》不是为了探讨司法程序正义,同样《杀人回忆》也是。

胡胡乱乱地写到这里,我觉得有必要明晰一下什么是程序正义。

于是我认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8 10:46)

记录一下近来的想法。

最近认识了一位传媒学的朋友,所以又勾起这条筋。

关于媒体的小想法

2016311

先从媒体的引导作用看,没有现代媒体的话,人们传播信息就只能口耳相传,书信什么的,效率极低。技术发展产生的近现代媒体掌握了极大的“信息权”、媒体通过有选择的报道事实,改变反映事实的方式,来引导大众。掌握了信息就掌握了民心。

“这个期待(没有预设立场的媒体推动社会进步)从媒体本身性质来说是不会实现的,媒体本身带有议程设置,新闻都是人为挑选的结果,都不可避免带有预设立场。”

难怪一直以来,媒体都是思想战争的前沿。

此时媒体只是不同政派攻讦的工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如果有来生          (星)

作曲:格非

作词:高晓松​

以前人们在四月开始收获    (夕阳慢慢的依靠在西山)

躺在高高的谷堆上面笑着    (带着悄悄的一片夜幕降临)

我穿过金黄的麦田       (我穿过城市的灯火)

去给稻草人唱歌        (来到世界的角落)

等着落山风吹过        (那里有我的寄托🍗)

你从一座叫“我”的小镇经过  (你是一束来自星星的光芒)

刚好屋顶的雪化成雨飘落    (带着星星的问候到我眼眸)

你穿着透明的衣服       (经历过烈焰的试炼)

给我一个人唱歌        (穿越千万个光年)

全都是我喜欢的歌       (许下永恒的承诺)

我们去大草原的湖边      (我带着最明亮的眼睛)

等候鸟飞回来         (看最遥远/昏暗的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10 22:13)
生活给我开了一个大玩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2-05 22:59)

上一篇几乎是5年前了。弱弱的辩解一下,5年后才上来不是因为懒,而是这五年发生太多事情,但没什么值得记录的。就在刚刚,用浏览器编辑博客的时候,不知道按了哪个天杀的键,页面丢失了,几乎打完的这博客又得重打,我带着一点点的愤怒和很多的无奈,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个经验,博客应该在word里面编辑好。没事,没什么人看,不需要什么认真的辩解。

 这五年时间,一年兰州大学大四,三年江苏工作,一年新单位。

大四是最充实最明亮的时光了。每天义无反顾的做实验,忘我的打游戏,当然这是在得到工作offer后的,无后顾之忧的日子当然是最值得回忆的。现在回想,当时的意识和行为是相当明智相当有先见之明的。

三年江苏工作,除了一伙可以把酒言欢的同事,其余的黯淡无光,按下不表。

现在开始将这期间的记录一下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曾经认为“理性人做出的选择和行动取决于他所能获取的有关信息”。

然而《三体》中发生的事情却冲击了这一想法。

比如:选举程心作执剑人;立法禁止光速飞船的研究等等。这些事尚算可以用以上的想法解释,人类并未掌握地球外的信息,不知道地球在宇宙中的处境的险峻程度。

又比如假警报的流传以及引发的骚乱,这件事就把我的想法颠覆了。在信息流通迅捷的时代,假警报(消息)会迅速被澄清根本不会流传以至于出现全球骚乱。

回到我那个被颠覆的想法:“理性人做出的选择和行动并不完全取决于他所能获取的有关信息”。或者“人的能力有限,在做出行动和选择之前未能处理他所能获取的全部有关信息”尤其是在《三体》中的信息时代。又或者,理性人这个前提就仅仅是理想模型,人并不是理性的,尤其是作为群体的人做出行动和选择的时候。

其实早在叶文洁的思想转变过程中,就已经灌注了作者的想法——人类的道德自觉是不可能。并且在作为群体行动时更表现得幼稚,就像作者所说,如黑暗森林中的无知小孩,更谈不上理性。作者的这一想法贯穿了整部小说的人类的(群体)行为。

 

延伸开来,难道说,群体共同决策的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电影中最终改变政府决策的是民众投票所表达的意愿。而改变民众意愿(或者是使民众产生这种意愿)的是电视(媒体)中播放的被“泄露”的某高官言行的视频。
  看来,在普选制度成熟,民众表达意愿的渠道畅通(民众管理政府;民众自我管理)的情况下,民众和民众的意愿依然是被操控的。
  民众的意愿决定于民众所处的环境。而今天,大量信息的便捷流通使这环境变得非常庞大,以致于民众无法及时完整的了解环境的所有变化。因此,民众仅凭所掌握的信息作出的意愿本身就未必能使其所在环境中达到最利。
  此外,媒体是信息流通的主要操控者,操控信息的流通间接操控着民众的意愿。试想,当民众看到的不仅是高官的言行还有13区中的罪恶,又或者政府对罪恶的无力,民众的意愿肯定有所改变。
  “一方面政府不能以行政和立法的手段干涉媒体实行言论自由,另一方面媒体又必须承担这个自由相适应的责任,用严密的职业道德来规范自己的行为。”——《选举的困境》。
  依赖媒体的职业道德来确保言论自由(信息流通的即时全面,民众表达意愿的渠道畅通),与依赖政府的职业道德,或者国王的“职业”道德,有什么区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曾经一段时间热衷于《模拟城市》游戏。
《城市》是十九世纪工业革命以来所有城市发展模型的集合。而《城市》作为游戏也就是仅仅能做到这些。玩家只能从已形成理论系统写进游戏算法的城市模型中,寻找玩游戏过程里遇到的城市问题的解决方法。所以玩家辛辛苦苦建设的城市只是世界上某个城市或者某几个城市混合的翻版。刚开始接触《城市》的时候还奢望能建立完全的自己设计的城市,甚至新的城市模型。的确,精确模拟甚至创造一种城市模型,不是普通个人电脑能胜任的。这时候《模拟城市》也已经不是游戏了。就像用计算机模拟如何从星云到恒星再到黑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亲爱的朋友:

    欢迎您在新浪博客安家,您的博客地址是:http://blog.sina.com.cn/u/1675935825

    您可以用文字、图片、视频记录和展示最真实的自我,与网友交流,与线上好友聊天,还能通过手机发表博文和上传图片,随时随地记录心情和身边趣闻。

    我们为您提供了丰富的炫酷模板来装点您在网上的家园,强大的音乐播放功能更能陪伴您的网络生活。准备好了吗?现在就开始精彩的博客之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5-09 22:51)
标签:

杂谈

分类: MSN搬家
五一去了宁夏,总得写些类似游记的东西,否则就对不起几天的劳累和随着鞋子从宁夏来到兰州的沙子了。
可是真不知道怎么写游记。写流水账显然很不好。挑些好玩的写吧。

西夏王陵

西夏文是人为短时间内“创造”出来的。其实从这里可以看到西夏人,至少元昊是很有远见的,从文化的角度维护西夏民族,使其不至于这么容易被中原文明同化。类似的例子还有朝鲜人,他们的文字也是很短时期内造出来的。只可惜,和大陆边缘的朝鲜不同,西夏位于大陆中央,不得不生存于夹缝中,皮之不存,毛将附焉,西夏文失去依托而消亡。

银川

天下黄河富宁夏,同为黄河上游,经纬度气候地形都相差不远的两个城市,银川环境感觉明显比兰州好。银川市区内的马路多数比较整洁,而在兰州一旦远离西关南关兰州大学等市中心区域,马路就会蓬头垢面,兰州空气也没有银川的清新。估计和银川的重工业没有兰州发达,而且较兰州新兴规划较好有关。不过,兰州的教育和公交系统要比银川好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