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莫言
莫言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00,950
  • 关注人气:28,54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扬帆计划
加载中…
为西南灾区捐思源水窖
博文
(2017-11-10 14:08)
标签:

杂谈


​       《檀香刑》是我写的第七部长篇小说,1999年动笔,2000年出版。

        小说的时代背景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

        故事原型是发生在吾乡的“孙文抗德”与“沙窝惨案”。德国人获得在山东修筑铁路和在铁路两侧五十公里的矿山开采权后,强盗嘴脸毕现,野蛮行径公然,巧夺豪取无忌,强男霸女不惮,朝廷腐败软弱,官员忍让退缩。吾乡义士孙文先生挺身而出号召村民,与德寇展开生死搏斗,最后被清廷与德军联合镇压,壮烈牺牲。此事地方史志有详尽记载,感兴趣的朋友可在网上查看。


​      

       小说还写了刽子手,写了酷刑,写了受刑的志士,当然也写了看客。这一部分是鲁迅先生的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7 16:02)
标签:

杂谈

​​

​人无疾病医何用,

玉无瑕疵匠必穷。

我愿舍身做鹄的,

万箭穿心诗自工。

丁酉二月录旧日俚句恭请方家两正

高密莫言

       少时,父亲就经常教育我们兄弟:一定要把字写好!人生来相貌丑陋,或出身贫困,那是没有办法的事。但字写不好,则完全是个人的原因。我父亲认为,只要肯下功夫,肯勤学苦练,就一定能把字写好。从书法艺术的角度来说,我父亲的话不一定正确。因为,一个没有艺术天分的人,无论如何努力,也成不了书法家。但即便是没有任何艺术天分的人,只要肯努力,也会把字写得好看一些。而只要字写得好看,即便不名一文,亦可走遍天下。为了说服我们,父亲还举过很多例子。其中一例说我们的一位先祖,去参加县太爷举办的社饮,因衣衫破旧,被那些身着绫罗绸缎的乡绅慢待。酒过数巡之后,县太爷令众乡绅赋诗写字。乡绅们先是相互推让,继而踊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28 09:54)
标签:

杂谈

​​

​​

​​当年手稿随意抛,

如今已经很难找。

此稿流落文学馆,

复制一份自存好。

稿上留有师改处,

编辑手泽如芳草。

电脑时代炫故纸,

不是遗少即遗老。

丁酉二月末打油诗释手稿事 莫言

​​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

打油诗曰:

  萝卜原本不透明,

恩师妙笔点龙睛。

学习先贤写梦幻,

不才因此得虚名。


      《透明的红萝卜》是我1984年冬天在军艺文学系读书时所写中篇小说。三天写出草稿,四天改抄完毕,此事同室同学可证也。

       小说原题《金色的红萝卜》,时任文学系主任、著名作家徐怀中先生挥笔改“金色”为“透明”,其时我意怏怏,后始悟先生改得高明。因此作发表后,“透明”几成热词,似乎成为一个美学境界,这种效应,“金色”何能达也!

       此作之灵感源于一梦境,但最终还是依赖着我童年时在桥梁工地上为老铁匠当学徒那段生活积累。若无亲身体验,肯定写不出那些打铁的段落。

     《透明的红萝卜》是我的成名之作,也是我第一部中短篇小说集的书名。这本书是作家出版社编辑的《二十一世纪文学新星丛书》第二辑中的第二册。李陀作序。序中谈到小说营造意向的问题。这是当时的热门话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5 10:00)
标签:

杂谈

文化

教育

马的眼镜

       莫言     2017.3


1984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5-06 19:49)
标签:

杂谈

各位朋友,好久不见。如说想念,那是谎言。如说不想,也是扯淡。

该见就见,不见不散。我回高密,浇麦抗旱。一片白霜,水里含碱。

我爹保证,亩产过千。不由感叹,忆起当年。亩产二百,已算丰产。

上周大雨,雷霆电闪。旱情解除,打马回转。今年口粮,不会犯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东亚文学论坛上的演讲——2010年12月4日

 

悠着点,慢着点

                                              ——“贫富与欲望”漫谈

   莫 

 

    感谢而且佩服日本朋友们,为论坛选择了这么一个丰满的议题。人类社会闹闹哄哄,乱七八糟,灯红酒绿,声色犬马,看上去无比的复杂,但认真一想,也不过是贫困者追求富贵,富贵者追求享乐和刺激——基本上就是这么一点事儿。中国古代有个大贤人司马迁说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中国的圣人孔夫子说过:“富与贵,人之所欲也;贫与贱,人之所恶也。”中国的老百姓说:“穷在大街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无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30 21:50)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法兰克福“感知中国”论坛上的演讲

2009年9月13日

 

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

 

 

     开了两天会,终于谈到了文学。(笑声)上个月,我因为胃出血住进了医院,出院以后身体虚弱,本来想跟有关方面打个招呼,在家养病,不来参加这个会议。但我妻子说:既然已经答应了别人,就应该信守承诺,尽管你一爬楼梯就冒虚汗,但我建议你还是要去。你若不去,对会议主办方很不尊重。听妻子话,我来了。我临出门的时候,妻子对我说:听说德国的高压锅特别好,你买一个带回来。(笑声)我这才明白她让我来的真正目的是让我来买锅。(笑声)我前天上午已经完成了任务,买了个高压锅在床头放着。(笑声)这次来呢,我还知道德国某些媒体给我上背上了一个黑锅——非常抱歉,可能给同传翻译的女士增加了困难,中国人将强加于自己的不实之词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09-03 08:57)
标签:

杂谈

    据《高密管氏宗谱》载,高密管氏,系浙江龙泉管师仁之后裔。师仁祖是宋熙宁六年进士,官至礼部尚书、同知枢密院事。多年来一直想找机会去龙泉看看,但一直没有成行。8月27日至29日,龙泉三日,攀白云岩,登石马岗,访后甸村管氏聚居地,终于了却了多年心愿。白云岩是师仁祖堂弟师复祖隐居读书处。师复祖淡泊名利,皇帝招他做官,他写诗婉拒。其中两句, “满坞白云耕不尽,一潭明月钓无痕。” 此岩极高,有崎岖山路通上。吾虽脚痛,但还是努力登攀上去。石马岗则是高密谱牒中所载管氏先祖从江苏辗转迁来时的落脚地,但据龙泉同族说,管氏先祖在石马岗居住不久,就迁到山下平川距城五里之后甸村。后甸村是一处大村落,后来因城建而搬迁。管氏大屋原有一大片房子,如今只余一间大殿,内部供奉着师仁、师复祖的塑像。据当地官员讲,此地将建“管师仁公园”。同族人邀我为师仁、师复祖供奉殿题写匾额“急公好义”,龙泉诸友多有要我写字者,我虽知字丑难登大雅之堂,但朋友们似乎都很恳切,也就一一答应。因马上要去青岛开会,昨日在饭桌上铺毡挥毫,一气写了数十幅。贴上几幅,供朋友们一笑。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