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关于我

   潇水渔翁,真名李长廷。渔翁者,江湖也。白居易做翰林学士时,有同事六人。六人中后来有五人做过宰相。白感叹曰:当时六学士,五相一渔翁。

   潇水,湘江重要支流,发源于九疑山(蓝山境内),至古城零陵与湘水汇合,因有潇湘之谓。本人久居潇水之滨,故以潇水中渔翁自诩。2009年开博时曾有留言:浪迹江湖喜渔樵,而今上网弄新潮。抛钩不为名和利,钓风钓雨钓逍遥。

  本人系湖南省作协四届、五届理事,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开始发表作品,曾涉猎诗歌、散文、小说、戏剧、曲艺等多种文学样式的创作,迄今已在《诗刊》、《解放军文艺》、《湖南文学》、《飞天》、《山西文学》、《大西南文学》、《青年作家》、《天涯》、《红岩》、《滇池》、《花溪》、《芙蓉》、《江西文艺》、《儿童小说》、《巨人》、《创作与评论》、《民间文学》、《小说创作》、《小说月刊》、《短篇小说》、《剧海》、《小溪流》、《大众文学》、《南方文学》、《文学风》、《百花》、《人民日报》、《文艺报》、《文学报》、《小说报》、《羊城晚报》、《湖南日报》、《人民政协报》、《文化时报》、《三湘都市报》等全国数十家报刊发表诗歌、散文、中短篇小说、戏剧、曲艺等数百万字的作品,其中有数十篇(首)收入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北京出版社、天津出版社、云南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各种选集及其它选刊转载。散文、小说、诗歌、戏剧均有多篇作品在省级获奖。已出版短篇小说选集《苍山.野水.故事》,散文选集《山居随笔》及《湖南文艺湘军百家文库.李长廷卷》。

个人资料
潇水渔翁_om2
潇水渔翁_om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346
  • 关注人气:2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图片播放器
博文
标签:

转载

《盘王之女》解说词

 

   脚本和解说词作者:李长廷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11-22 10:04)

再说米酒


 

米酒有说不完的话题。

说米酒,其实就是说家乡,说过往的那些岁月,说城市人常常挂在嘴上的田园生活。

记得小时候,快过年了,父亲是一定要蒸酒的。白天忙不清,蒸酒一般在晚上进行。我的印象中,那时候父亲酿的并非货真价实米酒,而是红薯酒,蒸的也是红薯酒。很长一段岁月,酿米酒已成为一种奢侈。有时连红薯也接济不上,就只能去山里弄了土茯苓或丁榔果回来发酵酿酒,这种酒按父亲的说法,不过是哄哄肚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18 11:04)

话说米酒


世上的饮品,最令人神魂颠倒的恐怕就是酒了。

酒的种类繁多,米酒在当今时代的酒类家族中绝对排不上号,因为如今人们观念变了,衣食住行非名牌不可,不是名牌显不出身份,如果请一桌客,拿米酒给人喝,不要说客人不待见,首先主人心里就会发虚。有时候我心里未免纳闷,现在人们怎么了?餐桌上菜肴,一门心事往“土”和“野”上面靠,鸡要土鸡,鸭要土鸭,甚至连蛋,也是尊土鸡蛋为上品。光是“土”还不行,还得“野”,天上飞的,山里走的,河里游的,都在遴选之列,就连司空见惯菜蔬,也是“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6 09:45)

血鸭


人这一辈子,乡情是最挥之不去的情愫,无论你走到哪里,你的睡梦里,总有故土的轮廓。

乡情不是笼统的,它可以具体到一棵树,一口井,一座桥,一条河,一个小山包,甚至,一道在局外人看来并不起眼的菜肴。记得有一年,我去了泰国旅游,泰国的人文及自然风光,委实叫人大饱眼福,但每临用餐,总觉口味不对,于是就和同伴说起家乡的剁辣椒,此刻如果有一汤匙剁辣椒,简直是一种享受。同伴则开玩笑说,最好来一盘血鸭,再加半斤米酒,那才真叫神仙!

身处异国他乡,谈论剁辣椒,谈论血鸭米酒,实际就是一种乡情的萌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平生不善结交,在几十年的人生旅途中,可称为知交的只有那么寥寥几位。其中长廷兄、再征兄为最。虽然我不敢说与他们是高山流水管鲍之交的知音,但我们性格相投,爱好相近,相互尊重,相互牵挂,从1955年进入初中同学至今已经61年,我们从未中断过联系。以前通信不发达时,也曾经年没有信息,但心中都时时思念着对方。前年重阳节前夕,我对他们的思念之情尤炽,特想一见。但长廷兄在永州,再征兄在三亚,明红兄在长沙,而我则在衡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09-10 16:49)

打牙祭

 

最近参加一次聚会,享受完美食之后,嘴一抹,忽然想起“打牙祭”这个词,颇觉有些趣味。在我的老家,“打牙祭”又叫“打平伙”,但我认为“打平伙”不如“打牙祭”来得有文化内涵。“打牙祭”这一说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不得而知,但我在读吴敬梓的《儒林外史》时,见到十八回中有这样一句话:“平时每日就是小菜饭,初二、十六跟着店里吃牙祭肉。”看来“牙祭”就是“祭牙”, 也就是吃肉,或者说开荤的意思。是对牙齿的安抚,也是对心灵的安抚。

最有趣味的是这个“祭”字,用得真是绝妙。“祭”有敬畏的意思。我们的先人,历来视“祭”与“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古井里流出来的故事

(《章回小说》2016年2期)

 

 

 

一、古井断源  鸡公寨年关出怪事

 

      这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一。二十一,打主意;二十二,上街去(ke);二十三,送灶王;二十四,小团聚;二十五,磨豆腐;二十六,砍肥肉;二十七,杀阉鸡;二十八,舂糍粑;二十九,样样有;三十晚上大团圆。在乡下,二十一人们已经很忙碌了,已经处处充满了过年的喜庆气氛了。这天早晨,天刚蒙蒙亮,村长的老爹就去井里担水磨豆腐。这时候四周山头全是浓浓的雾幔,这雾幔把山水田园甚至脚下坎坷的小径罩了个严严实实,对面几十步远近,便什么也看不清爽。村长老爹高一脚低一脚,好容易来到井边。勾头一看井里也是盛满了雾。今天雾可真是大,他唠唠了一句,然后像往常一样将一只水桶向井里舀去——却又奇怪,井里居然空荡荡,没有水!村长老爹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俗话说“力气用不尽,井水挑不干”,怎么井里会没有水?他以为是自己弄错了,就捋手捋脚,摸索着身子下到井里去。我的个妈!当真没水!村长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狗日的狗

 

唐水玉刚刚拉开车门,始终缠住她裤腿不放的思玉,身子一个弹跳,如一件揉成一团的雪白绒衣,很准确地就进入到车内,并迅速攀爬上副驾驶座位,大得出奇的两只眼睛,骨碌碌转了两三圈,转出一种特有的风情。上车,找座,然后顾盼生辉,这一系列动作,连贯,自然,典雅而又高贵,让唐水玉见了,脸上顿时就笑成一朵花,立马极夸张的“哇”了一声,便迅捷敞开柔柔软软胸怀,将其搂入其中,嘴里吐水泡般吐出一连串“乖乖”:乖乖!乖乖!我的乖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新锐

主持人语  谢有顺  李德南

东方快车(科幻小说)  飞氘

一场没有抵达的停泊  王琨

“讲故事的机器人”——论飞氘的小说写作 任瑜

 

现场

湘资沅澧组曲(组诗)  陈惠芳

在浓淡的乡愁中守望家园(创作谈) 陈惠芳

欲返不尽 相期与来——陈惠芳诗歌的乡土性研究  黄曙辉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5-08-17 15:35)
标签:

文化

漫步永州一中

 

    人生路漫漫,谁也料想不到前方何处有一个急速拐弯在等着自己。我原本在零陵高山寺住家,时间近二十年,以为那片密密的丛林,应该就是我终身的依托,谁知后来家庭变故,一时心血来潮,毅然舍弃掉高山寺颇具诗意的鸟语蝉声,去了冷水滩居住,企望在潇湘平湖边,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后来证明这其实是想当然。历经十数年之后,还是因为家庭变故,我又辗转回到零陵。

    绕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圈子,回到原点。

    有朋友给我发短信问什么缘故,我略一思忖,回了一首打油诗:大梦醒来是早晨,也无风雨也无晴。岁月已老何须问,且将杯酒慰平生。

    不过这次我没有再去高山寺安家,虽然那里曾给与我难以估量的文化熏陶,但我不想生活在自已往昔的记忆里,那样会使我目前的心情更为压抑。

    因为事出仓促,几乎没有怎么物色,便胡乱在湘口馆路一处地方租了一套住房安顿下来,虽是名符其实“蜗居”,总算让飘浮不定的一颗心有了一个栖息之处。

    对于居所我历来极少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