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艾青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图片播放器
博文



       纳木错尽收眼底之际,莫名其妙地想到天边。
       天边,是让人憧憬的词汇,让人自我诠释的世外空间。
       常常傻傻地想,傻傻地看,傻傻地找,雨后,雾中,夜里,遥望着天地的尽头,想像着那天水交接处: 天边为何样?天边在哪儿? 
       或许,天边就如这样,一洼草地,一池圣水,一块白云,不经意间,任凭漫步,任凭编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然乌湖的雨季,水,有些土黄,没有湛蓝,美在;山,有些单调,没有斑斓,美仍在。
      然乌湖雨季的美,或许不在意水的清澈,或许不在意山的多彩,一切尽在湖畔农家的气息里,一切尽在湖畔景物的静谧中……
      八月,我们走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讨赖河,是一条极富韵脚的河流,在干旱少雨的甘肃省嘉峪关市,它时而游刃有余,碧波清澈;时而又支离破碎,断流干枯。但是一直能保持成一条有姿态,有走向的绵延“流淌”,极为不易。这是一条颇具磁场的河流,不仅有地震断裂带的大峡谷与它组合成“眼波横,眉峰聚”的格局,在嘉峪关市境内,还有“明长城第一墩”和“冰沟口大峡谷”充当它的上阕和下阕,壮其声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悬臂长城建于明嘉靖十九年(公元1540年),由肃州兵备道李涵监筑,是肃州西长城的北端,盘龙锁关。
      
悬臂的名称,从查找的资料显示,我觉得应该分为两种解释,一种是形容其形态。长城从戈壁蜿蜒上山,从山下看,它像是挂在山头,故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金秋,最具代表性的物种,当属胡杨林吧!那金灿灿的叶子,在蓝调的天地之间,是大大小小的“金”字招牌。从九月上旬到十月中旬,胡杨的叶子从浅黄到金黄,持续时间长达一个半月。以胡杨林作定语的秋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能够牵扯出“地老天荒”感触的事物,永远都是少数派,永远都不会是簇新的。嘉峪关关城,便属于具有这种资历的元老。它只要静静地呆在某处,那里就会是隽刻时光的地方,那里就会呈现出一种文化的样貌。明媚又沧桑,古老又庄严。

    嘉峪关关城,以明代万里长城西端起点,明代长城建筑规模最为壮观、保存程度最为完好的军事城堡和丝绸之路的交通要冲,这样的地理坐标身份,前后三次走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车至波密,青绿替代标志性的粉红,静候我们的到来。
      波密至林芝,因高原野桃全境覆盖,而闻名遐迩。春季,去这里看桃花,已被许多人归入“人生必去”。然而,当你执着于它的一面时,往往会忽略了它的另一面。
       如果说春天的林芝波密,“有味”,擅长以连笔的方式和圆熟的转角,向我们展示桃花的肉感。那么秋天的林芝波密,则“有素”,擅长以素色来塑形素质,让我们看到桃树的骨感。
       美的场景,不同的时令,会有不同的格局展示。“桃”的整体格局,既可以是桃之灼灼,引吭高歌的,也可以是寂寥贴心,浅吟低唱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往色达佛学院的前一晚,我们住进甘孜格来民居客栈。选择它,是因为在网上预定旅馆时,看到不少好评,这些好评没有虚着说套话,归纳起来就是这里温馨如家。
       差点就错失了这个“家”,黑暗中,腾讯导航将车误导到“山重水复疑无路”的荒野,沮丧中我们试着给客栈打了电话,老板问清周边环境后,很快开车过来接我们。 见到格来民居,顷刻让我们知道,什么叫“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是谁看了都会喜欢上的一一漂亮精致的藏家花展处。
       格来一家人,是把信仰融入到日常生活中去的一家子。客栈设有佛堂,那是他们的信仰,每天早晨要供水、供灯、礼佛、烧香和念经。他们的日常,则是向来自五湖四海的客人们布施真诚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瓦切塔林,将寒凉和昂然,出色地安置在了同一片天地间。
      瓦切的塔林:形式昂然,内容阴晴。拿什么去对峙艰难困苦的岁月和此起彼伏的命运?你可以于此,去探秘佛陀释迦牟尼的“方式”,去探秘活佛班禅十世的“方式”。
       瓦切的经幡:形式寒凉,内容激扬。褪色残旧的经幡丛林,有股莽莽苍苍的浩荡之气,将藏传佛教浓郁的信仰,苍劲的经文,随风,蓬蓬勃勃地在传颂。
       擎起“善规”“善律”“大日如来”的蓝色旗帜,人生进进出出的通道矩阵,命运各种各样的机会矩阵,便少了暗,多了明,引导我们,心神合一,铿锵坚定地走出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唐代诗人王之涣“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给了我们无限的想象:塞外羌笛,落日余晖,山间人家,后院阁楼……
       桃坪羌寨,是诠释想象的地方,看上一眼,就会把这地域给惦念上。
       这里的建筑,紧扣水土。采用山上的片石,河边的黄土,然后,在半山腰上,磊叠胶合成地标式的碉楼和石屋,千年不瓦解,百年一个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追日mx
将躯体逐出 让灵魂独舞
个人资料
追日mx
追日mx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27,236
  • 关注人气:4,9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友情提示

  本博图文均为原创,凡使用的,请注明出处;需要在新浪博客之外使用的,请事先征得作者同意!

 

     欢迎光临,谢绝互相关注。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分类
新浪微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