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西周
西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4,823
  • 关注人气:2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人在旅途

总有一天

我会遇见

我内心的生命

我伫立在

横溢欲流的寂寞中

在那儿

世界万物一目了然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8-12-11 08:01)
标签:

杂谈

大凡领导,都喜欢老师早到教室上课,下课拖堂吧,因为有老师看管的教室,似乎要太平些。最近总看到领导们在表扬那些早来学校早进教室,甚至下班了也不离开学校的职工。他们大概不知道拖堂后让憋尿的学生多了。我觉得大家都应该多读读利哈乔夫,多读读《论教养》。于是,在这样的鼓励下,拖堂就成为一种有意思的校园文化了。

读《儒林外史》的时候,讲到周进撞号板时学生不懂这句话“喉咙里咯咯的响了一声,吐出一口稠涎来”的“稠涎”的意思,我解释是“浓痰”的意思。周进之所以昏迷是因为心口有“浓痰”堵着,后来学生发现这样的“浓痰”在范进那里让他得了失心疯,到范进母亲那里成了催命符,乃至于一命呜呼。还有鲁编修,也是因为听说朝廷让他做官,一口痰没咳出来就驾鹤西归了。一口痰蒙住了心,于是人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08 08:58)
标签:

杂谈

下雪天的早晨,不上班是最美的。在我看来,这时候最适合窝在被窝里,听《那些花儿》这样的歌儿,然后在这个空间,写几行类似“岁月静好”的字;而不必为了检查身体或者谋生奔波在刀一样的风里雪里……

可以一直以这样的姿势待到中午,不吃早饭也不会饿,因为你的心里很美,美的不是雪景雪景如何如何,所有写雪的好句子都被古人写完了,你只能对着茫茫的雪咏叹类似这一句:雪,真美,真厚,真白,真大……然后在继续抱窝,直到肚子饿了才爬起来煮点热粥,或者下个面条。

下午也可以出去拍个照之类,不能忘记美图秀秀,再用几句唐诗宋词打扮一下,发个朋友圈或者微博……或者看场电影吧,里面有空调。再或者就在家抱窝看手机电影?

晚上呢,最好弄个羊肉火锅,放点菠菜、蘑菇、粉丝之类,喝点红酒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2-07 19:27)
标签:

杂谈

最近以来,学校里活动很多。涉及我的大多是听课活动,校内公开课大多是走过场,听完拉倒,似乎也不议课,但是开课的老师大多认真准备,大约是怕讲错了会贻笑大方。这是开课老师的普遍心理吧?

尤其是语文课,人人听得懂,涉及的方方面面知识太多,不认真准备,出错稀松平常。这样的教训我自己就有。那时候没有手机,自己很年轻,教的学生也不赖,仗着自己记性好上课会扯闲篇。有一天,我在讲杜牧的《泊秦淮》,讲到最后一句时信口说《玉树后庭花》是李后主作的。那天没有老师听课,但是一个胖男生在座位上说我肯定讲错了。我这才意识到错连忙改口说是陈后主。那个男生说他其实也不知道是谁作的诗,他断定我错是因为杜牧是唐朝人,不可能引用南唐皇帝的诗……这件事让我印象深刻,它让我有段时间不敢扯闲篇,因为课堂上卧虎藏龙。我也明白,既然是上课,总归是要对得起听众,不管是学生还是同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1-02 14:41)
标签:

杂谈

小蒋是我家的钟点工,年纪跟我相仿。大约是儿子在隔壁的大学念书,她就在附近的小区租了房子,一边打工一边算是陪读。其实她自己的家住的也不远,就在句容,离大学城也就十几公里。

她本来在朋友家做钟点工,因为干活麻利认真,朋友就推荐给我。她的个子不高,眼睛大。你说话的时候,她的大眼睛挺有神的看着你说话,好脾气地笑着,让你觉得很有教养的模样,你也会觉得跟她说话蛮愉快的。她每周一来打扫卫生,而周一是我课最多的一天之一,直到六点多才能到家。所以我跟她很少碰面。

家里养了毛毛虫,狗毛特别多。平时老母亲都开了扫地机器人来吸尘。尤其是周一,老人家怕给她添麻烦,周一大清早就开了机器打扫。小蒋一来,老人家特别高兴,因为她终于有了说话的人了。

那天正好秋游回家早,正好遇见她。老母亲耳聋,大声地用南京话跟她说着什么,她一边在阳台刷纱窗,一边大声地用句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26 20:34)
标签:

杂谈

下午想去邮局办事,听说邮局距离学校不远,只需要穿过一个小区就可以到。对这里的地理位置我是大致了解的,于是下班就按着同事指点的路线出发。过了马路就是那个小区的后门了吧?正想着是不是这个后门时,抬头就看见一个女孩正是住在附近的班里学生。她正低着头看手机,走得很慢。我追上前,叫住她的名字问她我是不是可以从这个后门进去到达邮局,她有些迟疑,慢吞吞地说:“大概可以的吧……”我想,既然住在这附近,所说应该不会错。走进小区,树木参天,虽是深秋,但是依旧郁郁苍苍,曲曲柺拐,走到楼房尽头却是一截高高的围墙,此路不通!只好悻悻回头,问了路人才知道是隔壁那个后门进去方可通到邮局。

其实,对于这个地方,很多年前我是极其熟悉的。刚上班的那会儿,天天从老街走,天天从邮局过,闲的时候,还会停下自行车,进去买杂志,或者买邮票信封之类。那个时候的学生到底还会来邮局买《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19 08:19)
标签:

杂谈

早些年的时候,喜欢看武侠小说。最喜欢的一部是《天龙八部》,最喜欢的人物就是乔峰,那种迷恋的劲头,到了恨不得上课也偷着看的地步。我现在回头想,可能江湖侠客身上有真性情。现在看的书大多短篇,甚至短到只是一幅字或者一副对子。无论长短,依旧迷恋书里的真性情。也许是因为在真实的成人世界里,人或多或少要戴着面具吧?

对于戴面具的人,从前我总是很排斥,总觉得这是虚伪或是虚荣。许多年过去,不想有时候有的场合自己也会选择一个面具戴上,这才明白原来虚伪或者说虚荣是人的本性。于是慢慢选择理解或者慈悲地看待。

有篇外国小说叫《芳邻》,很短;给我的印象很深。故事讲了一个颇有姿色的女人喜欢到邻居家串门,每次去的时候都说家里人对她多有爱,引起邻居家女人的羡慕和男人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是篇新课文,虽然文章早就读过。文章写得很有文采,比起《论教养》好像更让学生喜欢读,估计是很多比喻的缘故。当我问“第三间小屋安放我们自己的什么呢?”,他们很快地回答“自己的思想”,我问“自己的思想”指什么呢,他们说就是不人云亦云。我想问,我们可以做到么,可是我没有问。

坚持做自己,多么难!

坚持做自己,有时会被视作另类,或者怪物,而不被周围所容。如今,有了微信,有了群,大家说着一样的话,一样声音,仿佛这样才和谐。突然有了不一样的声音时,众人沉默。我知道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我真的很佩服吴敬梓,他的书写得真好,把名缰利锁下众生百态冷静的写来,九十多个人纷纷登场又纷纷离去,不对谁浓墨重彩,也不对谁惜墨如金,冷静,客观,一双冷眼静看众生“你方唱罢我登场”,看着这凡夫俗子熙熙攘攘争名逐利,他如同笔下杜少卿一样微微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07 19:18)
标签:

杂谈

      一天不知怎的没看到早晨如何,就忽然间到了黄昏。
      一周似乎更快,过了周三,周四周五缩水了一般直奔周日去了。于是一个月一年呼呼而过,过着过着,麻木了。
      从前,那里是怎样的呢?我似乎一点儿也记不起来了。那天经过的时候,我想拐进去看看,可是我想看什么呢?那里定然是陌生的废墟,长满了我不认识的荒草。连电视上的那些明星都老了,世界上有什么可以不变的东西呢?《古诗十九首》里有几句写得极好: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现在科技发达了,白昼可以用科技手段拉长,夜晚可以秉烛游的地方也不多,到处都是亮灼灼的灯光,刺得人眼疼?倒是可以纵情一游,可是可以安静地秉烛一游的地方也找不到或是游不起了,
      有人说,能够感受悲哀的心灵是健康的。因为大凡美丽的东西都使人伤感,这样的境况在一些人眼里也可叫做无病呻吟,就像杜慎卿在日光下看见自己的影子徘徊惆怅了很久一样。
     我经常跟他们说放羊娃的理想,说的时候很有睥睨的意思,我知道我在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9-08 09:23)
标签:

杂谈

七月二十九晨,日光熹微,独往栖霞寺寻幽。138公交半时遂至,山门巍然,侧门入,栈道通幽,欣然至桃花扇亭。

坐亭中,读鲍文卿回宁,秦淮风月,吴氏笔下含情,甚是亲切可爱。时闻脚下溪流淙淙喧响,秋虫唧唧。四下无人,忽闻长一声短一声“咕——咕咕”,不多时,远处亦有应和,听得痴处,方觉宋儒所谓“万物静观皆自得”万分有理。

初日高林,至地藏王殿为友请得经书,人头涌涌时,归。

回首向来处,无限庄严、光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9-04 16:32)
标签:

杂谈

开学了,有点忐忑,42双眼睛看着我的时候。这是一个两年经历了8位语文老师的班级,如此沧桑的经历,是我教书以来不曾见到的。他们的眼神里似乎有期待,有疑惑,也有探寻。

开场白:我喜欢3班这个“番号”,因为我教书8届,教过5届3班,所有的3班都很有意思,我相信你们也是个有意思的集体。听说你们两年经历了8个语文老师,我是第九个,也是你们初中语文老师中的终结者。九者,久也。希望我们一起把这个终结的标点画成感叹号。

第一节课我们的课堂很活泼,我说如果想让我尽快认识你,你就在课堂和作业上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不想让我记住你,就含蓄些。

这节课我们学的是张岱的《湖心亭看雪》,明代小品,不难。阅读时要求自己翻译,画出你认为难翻译的字。大多数画的是:“强饮三大白而别”的“强”,“莫说相公痴”,然而有几个画出“余住西湖”的“余”,“是日”的“是”,带着惊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