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因为摇摆
因为摇摆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3,175
  • 关注人气: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

安意如

安姑娘

八戒

戒哥威武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瞎扯

分类: 流水日记
刚从丽江回来,要不先聊点儿艳遇?

    我是12月25日到的丽江。
    他们都以为我是去约炮的。
    因为是圣诞节。
    我只好笑笑,你们这帮肤浅的人啊。

     高手,过节都休息的。
     
     好吧,在我没去过丽江之前,我也跟他们一样,都以为云南的地里长姑娘,走哪儿都能邂逅,买杯可乐都能遇见倾国倾城。
     这种低智商的谎言,被一些口才较好且乐于装逼的男人们,打包带回了各自的城市,成为了茶余饭后吹牛逼的资本。三巡酒后,脸红耳赤,“嘿,你是不知道,哥们儿早两天跟丽江上了个姑娘,哎哟,那滑溜得,那润........”
     接下来,便唬得那些精虫上脑的屌丝们,全然忘了先照照镜子,就收拾背包发条微博,身未动,心已远,来到了在自己内心比东莞逼格高多了的丽江。
     也许三五天,也许半个月,屌丝们渐渐的发现丽江的姑娘们和他们那个城市里的姑娘,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1-10 18:30)
标签:

情感

分类: 越圈出逃


    我还剩下两瓶好酒。
    这就是我今年残存的全部。
    
    2013年的年末,我还满心憧憬着新的一年能给我带来一些改变,比如说中个五百万,或者说被某某领导一眼相中了给提拔一下,再比如说邂逅一段私定终身的爱情。
    总之就是幻想了很多。
    结果呢,就是我这会儿穿着棉袄喝着小酒正在电脑前打字。
    我投资了个饭店,开张刚两天,中五百万的愿望落空了,还欠信用卡八千元没还。我辞职了,去了云南晃荡了两个月,每天头晕脑胀的看云起日落,我遇见了一个美丽的姑娘,我挺喜欢她的,可最终还是选择了分手,很简单,我给不了她想要的未来。
    这就是我的2014年。

    抑郁症又犯了,我的安眠药计量成倍的增长,每晚爬上床之前都要恐惧半天,我害怕自己因为吃多了这种副作用极大的玩意儿而变成痴呆。
    死我倒不怕,我怕傻,给爸妈带来负担。
    毕竟五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3-30 10:57)
标签:

杂谈

分类: 自娱自乐

    据我妈回忆,生我那年的今天,空中未出现任何异常,没有紫气东来,也没有一声巨雷彻响云霄。只是特别的冷,外头呼呼的吹着寒风,医院里的人都还穿着大衣和袄子,而她就在床上等着我爸踩二十几公里的自行车来送饭。
    那时候,老爸还没开窍,我所指的是他还在单位上班,没有随大流出去干个体。天天累得跟狗一样,整日加班,挣的工资才差不多是我老妈的一半。
    说送饭,其实也不是说吃得好,老妈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体质,头六个月吃啥吐啥,后期才能吃一点蔬菜,姨妈给了他们一个酒精炉子,我老爹就每天买把冬苋菜,用一点点猪油,放点豆豉,熬一锅小菜,俩人吃。吃完了再蹬二十公里回去。
    这直接导致了我一出生就先天不足,营养不良。还没到足月,医院就给开了病危通知单,大概意思就是治三天,三天没成你们就考虑再生一个。或者就是直接放弃,可以省下很大一笔钱。
    说句讨厌的话,由于当时的家族里,在我这一辈儿,头四个全是丫头,好容易出现这么个男孩儿,还是个挺长脸的事儿,所以,老爹怀着砸锅卖铁倾家荡产都要把这小子救活的精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自娱自乐
    (陈茶)

    我好茶一口,仅仅是爱,也是习惯,与风雅无关。
    依稀记得小的时候,外公有一个超大的蛋黄色带旋盖的保温杯,杯身上印着一幅猛虎望月的画儿,盖儿上有很多被烟头烧焦黄的点儿,因为外公是木匠,叼着烟,低头拉锯时会被熏着,搁在上头,偶尔忘了抽,便会烧出一个疤痕。
    我从镇子的这头玩到那头,追鸡撵狗,打小朋友,偶尔也会蹲在旁边看外公摆弄家伙什,累了,便会抱着外公的腿讨水喝,他拧开盖儿,自己先嘬饮一口,尝尝温热,怕烫着我,然后对我说,你少抿一点,咂摸一下滋味儿,刚喝的时候会特别苦,咽下去就能尝出甜了。
    那种茶很一般,就是最普通的茉莉花,是我对茶的第一次接触,也是陪伴了我整个童年的香味儿。
    年纪略长,念小学了,父母决定把我从乡下老家接回了城里,那个时候的外公身体还特别好,穿着那个年代的青色老外套,黑裤子和皮鞋,有些白发,他端着茶杯坐在院儿里,看着爸妈忙前忙后的打包我的行李。
    童年结束,我回老家的时间越来越少,与外公见面的次数也骤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22 16:02)
标签:

杂谈

分类: 流水日记
    其实我一直想写一篇有关于爸妈的文章,只是不知该从何说起。
    因为,我很少与他们有过多的精神交流,近几年略有改变,双方会因为一些关于家庭的未来走向或是其他重要的决策、决定进行探讨,说白了就是家庭会议。可幼年和少年时期那就不用多表了,我从初中起一直在外念书,归家时间每月大概也就两三天,比姑娘来大姨妈的日子还短点,大学时,学校就在市区内,可我但凡不是快饿死了,也不会往家跑一趟,偶尔电话,也只是草草的几句便收线,再后来,我外出旅行,几个月才回一次家,他们到也乐得清闲,该上班上班,该打牌打牌,在同事的提醒下,他们才会想起,哦,原来我还有一儿子~
    我把自己归纳为那种放养的野小孩儿,可我妈却不承认。她认为她在我的婴幼儿乃至小学时期喂了本人很多的营养品,这保证了我的身体素质非常强硬,为后来我的流浪生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比如说生病少,耐高温,抗严寒,吃嘛嘛香以及其他的等等。最后,再表扬自己的遗传基因无比优秀作为收尾。
    我说你这样有意思吗?
    所以我说吧,处女座很恐怖吧。

-------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25 18:05)
标签:

杂谈

分类: 自娱自乐

 

    四万哥和因为爱情

 

    有人说,喜欢的人就是一座城。他同样(她)喜欢你,便会敞开城门让你进去,若他(她)不喜欢你,任凭你如何扣门,也入不了半步。

                                            ----纯粹为了装文艺逼,跟四万哥一点关系都没有的题记

 

    四万之所以叫四万,跟钱是没有关系的,因为他龅牙,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像麻将牌里的那张,所以,这小号就慢慢的喊开了,虽然直到他临走的那天,还不知道我们嘴里的四万就是他本人。当然,他还有其他的绰号。因为我们要倡导文明用语,所以那些说出来同等于骂街的小名我们就不提了。

    四万就是当初我第一天去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20 23:12)
标签:

杂谈

分类: 自娱自乐

    大多数的人相信,有这么两种人会经受考验。
    一种是经历过磨练后变得强大,挺过来的人。
    而另一种,死了。
    其实还有第三种人,他们在苦境中学会了如何浴火重生,在灰烬中涅槃。他们选择待在磨难中,经历厄困。当他知道一切之后,拥抱痛苦才会更加容易。

                                    ---想辞职却没胆子只能发这种心灵鸡汤鼓励自己的题记

    2011年1月4日,我正式去南城上班。
    如果撇开我当年在工地上搬砖、洗扣件和拖水泥车子不谈的话,这可以称之为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记得当时是10年末,天气特别的冷。我刚从新疆回长沙不久,宅家调理。棉袄热茶烤火炉,上上网,看看书,打打游戏,看看黄色网站,倒也惬意。一万四千公里的旅程,身心疲惫,特别的让人的想歇一歇。
    当时维汉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流水日记

    记得当时考驾照的时候,我一摸方向盘,教练就开始蛋疼,他满脸悲愤的看着兴奋到连哈喇子都快飞出来的我,一遍又一遍的提醒,可不可以慢一点啊朋友,一开始不要这么快啊。。。。。。好危险的。请你先系上安全带可以吗?

    主要是那时候我还不会换挡,以为只要车子能动,猛踩油门就能窜得好快。

    一档天王,专业伤车。

   

------------------------------------

   

    现在路上的车,可是越来越多了,快餐模式的驾校培养出了一大堆职业性的马路杀手,以及前方一千米无任何阻碍物还依然死守三十码不敢加速的紧张份子。

    我偶尔突然超车,目的就为吓他一跳。

    不过有一次差点玩出事故,就再也不敢乱来了。

    我是个急性子。

    慢吞吞的时候比较少。

 

------------------------------------

 

    当年路规不严肃,人的安全意识也不强。我还没驾照的时候就偷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12 11:45)
标签:

休闲

分类: 流水日记

 

 

 

    初次听到这歌儿的时候,我刚好经过五一路的地下通道。似乎记得那是09年一个能把人热得半死的夏天,空气里充满了干燥。

    卖唱的小伙靠在墙边,抱着吉他,自弹自唱,嗓音沧桑。不过在副歌处破音了,我忍不住停下来多看了几眼。

   

    当时我的吉他水平还停留在一闪一闪亮晶晶的阶段,也就是说,但凡能弹出半首歌的就比我牛逼。不过还好,我现在会了。

 

    后来去了丽江,每天跟游魂似的背心、拖鞋溜达在整个束河,以及各个店铺。旁边的酒吧偶尔有歌手弹唱,在K2的院子里就能隐约听到。哪首歌点中了我的穴,我就突突突突的跑过去,站人家面前听,也不管人家乐不乐意。当然,我一不买酒,二不给钱。

    其实束河的唱歌业真发达不到哪去,没啥创新,无外乎手鼓吉他,然后往死里改编各种煽情歌曲和齐秦。再要么就是放“束河古镇镇歌”,“滴答”。三句话来回倒腾五分钟,整得你满脑子的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跟他妈定时炸弹倒数计时似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